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对余孚“重新启蒙:五四运动90周年反思”一文的批评

不死先生 · 2011-10-25 · 来源:乌有之乡
胡德平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对余孚“重新启蒙:五四运动90周年反思”一文的批评

     杂志“炎黄春秋”2009年10月版有一篇余孚的“重新启蒙:五四运动90周年反思” 此文有许多精彩的观点,然而全文渗透着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不满与对马克思理论的歪曲或者说无知。现在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年代,不是那个打棍子,戴帽子的时代,任何观点都可以发表,讨论。当然我对他此篇文章的批判也是一种讨论。

      现在我们把他“反思”一文的总结“重新启蒙---对人类历史的思考”原文抄录如下。

<马克思正是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的创导者。马克思要造成一个自由联合的社会。在那里“每个人”的生产条件都要“控制起来”只有在这样的社会里才有可能实现马克思设想只有这样的绝对的专制统治才能实现绝对的自由.因此马克思对西方在人类自己的实践中不断探索,不断改进,不断总结经验才产生的科学,自由,民主予以全面的否认.原因是在他们的理论体系里只有在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所产生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这完全是捏造,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诬陷与攻击。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人类文化的结晶,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是从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发展过来的。阶级斗争也不是马克思的发现,这是早期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研究的成果,马克思再三说,他只是指出阶级斗争必然导致资本主义的覆灭。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阅读吸收了大量的人类文化结晶,年久日长把脚底下的大理石都磨了个坑,怎么说,是对西方在人类自己的实践中不断探索,不断改进,不断总结经验才产生的科学,自由,民主予以全面的否认.呢????

至于“自由”“民主”,余孚更是在胡说八道。

     马克思告诫我们“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人要掌握自由就必须了解客观规律,按客观规律办事,这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科学发展观。人类进入什么社会,不是那个伟人说了算。不是人自己说了算。是由生产力的发展决定的。民主也是一个发展过程,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是对封建社会的专制的否定,是一种历史进步。但是他仍然是一种少数人的民主,是金钱的民主。而共产主义社会的民主是对资本主义的民主进一步的发展。专制,绝不是共产主义,而是封建主义。

    余孚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和马克思所说的在共产主义----“自由联合的社会” 。

     众所周知,共产党人是为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的,难道共产主义社会就是余孚所说的一个绝对的专制统治才能实现绝对的自由”的“一个自由联合的社会“?

     只要有一点马列主义的常识就应该知道马克思的理论基础就是世界是物质的,有自己的发展规律,是不以人的主观意识而改变。我们的主观要符合客观。社会的发展也有它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的基础就是生产关系要符合生产力的发展,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社会不断的从低级向高级发展。国家是私有制的产物,人类社会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从原始的存在了几十万年的公有制社会进入了私有制时代,尽管从道德上看一下子降到了罪恶的深渊,但它是历史的进步。我们历经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现在到了我们现在的资本时代,生产力还在不断的发展。

     马克思告诉我们随着生产力的无限发展,私有制会成为生产力发展的锁链,它必将被否定。人类社会会进入一个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资财富会像喷泉一样爆发的公有制时代,那就是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是一个社会,不是国家。在那个时代国家已经不存在,是自由的联合体。请问国家已经不存在了,还有什么专制统治???

----余孚说,:"马克思要造成一个自由联合的社会。在那里“每个人”的生产条件都要“控制起来”只有在这样的社会里才有可能实现马克思设想只有这样的绝对的专制统治才能实现绝对的自由"----

难道马克思主义真是如此吗?这里牵涉到对“无产阶级专政”一词的理解,我们看看马克思是如何说的吧。

    马克思在他的“哥达纲领批评”一书中是这样说的:

“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专政。”

在这段行文前还有一段。

“在一个集体的,以共同占有生产资料的社会里,生产者并不交换自己的的产品,---因为这时和资本主义社会相反,个人的劳动不再经过迂回曲折的道路,而是直接的作为总劳动的构成部分存在着。---

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恰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带有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

所以在这里平等的权利按照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的法权."

-------

但这些弊病,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在它经过长期的阵痛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里产生出来的形态中,是不可避免的."

     从上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在这里首次提出了<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论点,这个社会阶段以后在其他的著作中被称作为社会主义社会.(请参看恩格斯有关科学社会主义的论文)

     马克思告诉我们,共产主义社会是世界大同,不存在国家是人类的自由联合体,而在第一阶段马克思指出,还会有一个已经没有现代国家功能的管理体制,那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对于这个无产阶级专政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现在的脑袋无法想象。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我们无法用私有制的意识去想公有制时代的制度,但它决不是余孚所说的,"。在那里“每个人”的生产条件都要“控制起来”只有在这样的社会里才有可能实现马克思设想只有这样的绝对的专制统治才能实现绝对的自由"----

      余孚的最大错误就是用用私有制的意识去想公有制时代的制度,把它与苏联修正主义的的“无产阶级专政”等同起来。

      应该看到在马克思生前"社会主义"一词就被滥用,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一书就对形形式式的社会主义进行过严厉的批评.马克思过世后,形形式式的社会主义层出不穷.有阿拉伯的社会主义,缅甸的社会主义,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德国纳粹(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还有原苏修的社会主义.

这些社会主义都是现在私有制社会背景下的社会主义,都不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由于他们的理论与实践都违背了客观规律,违背了马克思主义,从而都导致了失败的命运.

    苏联修正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内含着独裁,连西方的民主国家都不如,怎么能与马克思的公有制下的无产阶级专政相提并论呢!!!

      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社会主义阶段,物资财富已经极大丰富,已经不存在劳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城乡差别以及一切的阶级与基层的差别.人与人之间已经不再有集团与集团之间的利害关系.没有官吏,------只是由于这个阶段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带有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所以还需要管理,还需要会计,这就是马克思告诉我们的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的社会体制---无产阶级专政.

    可见苏修的无产阶级专政.与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完全是两码事,怎么能相提并论呢.怎么能用苏修的错误来攻击马克思呢?----

    没有官吏的社会怎么会有独裁,专制统治呢? 说轻了,余孚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说重了就是诬蔑,陷害,攻击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建立在财富已经极大丰富,一个公有制社会的前期,作为一个自由联合的社会,的前期还需要管理,还需要会计,但这绝不是什么绝对的专制统治。这是一个比现代民主国家更民主的体制,在这个时期,由于社会已经不存在货币,不存在交换,不存在官吏,不存在现代的国家管理制度,所以绝不会是少数人的民主,金钱的民主更不会是什么专制统治,而是一个全社会的大民主,是全社会人的自由联合体.

    应该看到,我们现在是在一个私有制社会,不可能想象一个没有货币,没有国家的时代。何况我们见到的只是苏修的无产阶级专政,或许会把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与苏修的无产阶级专政等同起来,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作为一个老资格的同志却不懂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进而诬蔑攻击马克思主义.违背了一个中国做共产党党员的基本准则,这不能不是我们党的悲哀。

             ---2009.12.26于上海四团镇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利永贞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7.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8.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9.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10.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