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社会捣江湖

luwu883 · 2012-03-14 · 来源:山石

经济这个玩意儿,似乎只有专家学者可以口若悬河高谈阔论;平民百姓似乎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听,未必能够全了解、全明白;不明白、不了解之处拼凑些文字向各位讨教,不至于大逆不道吧?门外汉看经济话题,当然没有专家学者般引经据典的能力,能够从常识角度看经济话题已经蛮不错了;本来(经济)知识就欠缺,假设拥有常识的权力也被剥夺,别说谈论经济话题,甚至洗耳恭听都只能在云里雾里。常识角度谈经济话题,也许牛唇不对马嘴,也许错误百出,请见多识广(经济学家等)者不吝赐教。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余年,改革开放30余年;这里有二个耐人寻味的数字:30年、60年。一个国家、一个政党执政,为何要切割成二半,切割者必然比百姓清楚,不明白者深究也查不出个所以然,还是省点力吧。据说,不少人把前30年视作计划经济,后30年视作市场经济;是否就是为了区分二种不同经济(发展?)模式,才把一个执政党的60年历程切割成二半,不得而知。

破旧立新,不破不立;不知是为了破除“旧”的计划经济模式,还是为了推行、确立“新”的市场经济模式,总之,自从把60年切割成二半后,各种前后30年的比较就粉墨登场了,各种赞赏后30年辉煌成就的颂歌近乎铺天盖地,各种讥讽前30年的“艺术”纷纷招摇过市,肯定与否定以自打己的方式热闹异常。中国社会、中国人对市场经济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很熟悉;貌似新的经济模式也许早已超越了“新”这个程度;可能只是陈旧模式乔装打扮后重新粉墨登场而已。中华民国时期已经开始学习、实施(现代)市场经济,得到诸多老牌市场经济国家“手把手”的言传身教,基本掌握了市场经济模式的真谛。曾经的“朱门酒肉臭”很辉煌,曾经的“路有冻死骨”很现实;如今推出市场经济,是否为了恢复当年的辉煌,或者为了重塑当年的现实,不得而知;所有的意图、目的都在云遮雾障中,想知也许很难知。

前30年与后30年也许经济(发展?)模式不同,未必就有可比性。前后30年所处的历史关口不同、世界环境不同、基础条件不同、、、无论从什么角度,无论以什么方式都缺乏可比性。把前后30年分割开来,只可能分割执政史,只可能分割建设史,不可能必然存在可比性。缺乏可比性未必不存在关联性,后30年也许犹如最后一根稻草压垮骆驼,也许如同最后一把柴烧开一锅水。把压垮“骆驼”归功最后一根稻草,难免有偷天换日之嫌,把烧开水归功最后一把柴,难免有偷梁换柱之嫌,另外可能有某种厚颜无耻的味道。铁轨不可能是一天铺就的;通车典礼后,车辆畅通时,嘲笑筑基时无车可通的艰苦,讥讽铺轨时无车可通的艰辛,难免有忘恩负义之嫌。

任何经济(发展)模式都有各自的利弊,只有利没有弊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不可能存在的,十全十美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不可能存在的;选择了任何经济(发展)模式,都有个总结经验、教训逐步完善的过程。计划经济有利有弊,市场经济亦有利有弊;计划经济的利或弊,市场经济的利或弊,经济学的门外汉当然说不出啥,留待经济学家们解读也许稍妥。利或弊说不出个啥,普通常识还是有一些的:决定采用任何经济(发展)模式后,都需要探讨如何扬长避短,研究如何趋利抑弊;夸大某种经济(发展)模式之利,或者夸大某种经济(发展)模式之弊,都可能欠妥。

暂且不论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利弊,60年的共和国建设史已经被某些人分割开来,那就遂了某些人之愿,把前后30年分割开来看各自都发生了什么。建国之初,硝烟未散尽,万废待兴;被驱逐的列强不甘心、不死心,采取“封锁”措施,意图把年幼的共和国扼杀于(襁褓)春萌之中;工人、农民基本处在文盲、半文盲状态,生、老、病、死无依无靠;工业(技术、设施、设备、、、)基础异常薄弱;社会上各类歪风邪气兴风作浪,官僚、资本家、土豪劣绅想方设法复辟、倒退,重新压在劳动人民身上作威作福、、、中国共产党、中央人民政府动员、号召全体人民昂首挺胸站起来,提倡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发扬艰苦奋斗精神,采取“计划经济”措施,拯救面临崩溃的经济。顺便说一句:票证“经济”不是我国首创,不少(含发达)国家都在战后采取过票证经济,这方面可不敢居功自傲。计划经济,把极其紧缺的、有限的经济(资金)偏重急需的、特需的普及教育、医疗、养老保障等方面;同时以“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姿态稳步发展,开始了工业门类基本齐全的建设。鼓励、赞赏工人、农民读书、识字、学知识、学技术,培育了一大批有知识、懂技术的工人,制造出无数个响当当的自主品牌,促使诸多老字号增加了活力;农业大兴水利,尽可能避免、减少自然灾害。为了防止平均主义,鼓励更好地管理,干部分20余个等级;为了防止混吃大锅饭,刺激劳动生产积极性,工人分八个(技术)等级,涌现了一大批革新能手、生产标兵;各类奖、惩措施并举,有力地推动了管理、生产、建设。向世界伸出热情友好之手,提出《和平共处5项基本原则》,明确表示“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的态度,粉碎“列强”、“霸权”封锁、扼杀共和国的意图,堂堂正正走进联合国;欢迎各界爱国志士(回国)共同参与建设,广开门路促进科技发展,尊重科技人才,以“二弹一星”向世界、向社会、向科学致敬。把一个毒品泛滥国管理成基本无毒品国,把娼妓改造成劳动者,弘扬了社会浩然正气。为了防止干部(官僚?)资本家、、、重新欺压劳动人民,推出干部(星期四)下放劳动制度,倡导批评与自我批评,要求党员、干部紧密联系群众,自觉接受群众监督,不脱离工农、劳动人民,不忘本,杜绝产生新权贵、、、前30年做的事远远不止这些,请恕不多唠叨;前30年不可能全都是光辉灿烂,亦不可能一无是处;其中当然有诸多经验、教训,如何总结、如何研究已属另一话题,请恕另行探讨。前30年打下了政治、经济、社会基础是勿庸置疑的,无论是把60年切割成二半,还是往前30年泼脏水,都无法否定前30年取得的成就。

计划经济(前30年)时期物质确实短缺,这是无法否定的;其中的因果关系是很明晰的,是不该、也不容忍混淆的。战后、万废待兴,被驱逐者不甘心、基础薄弱、、、形成的物质短缺;计划经济稍稳地拯救了处在崩溃边缘的经济,较妥地缓解了处在激化状态的矛盾。万废待兴、基础薄弱等是因,拯救、缓解是计划经济之果,这是明摆着的真相,不用“揭密”就清清楚楚地明摆着。把物质短缺说成是计划经济造成的,或者把计划经济等同物质短缺,显然是某种颠倒是非黑白的胡扯。计划经济是个“种树”、“挖井”、“砌灶”、、、基础建设期;种树、砌灶、挖井时缺果吃、少水喝显然不是种树、砌灶的问题;乘凉、摘果、喝水者感恩种树、砌灶(基础建设)者才可能是人间正道;嘲笑种树、砌灶(基础建设)者,讥讽挖井(基础建设)者的艰苦奋斗,不仅只是混淆视听的作为,更可能有忘恩负义、厚颜无耻的成份。经济学家当然知道物质短缺与计划经济之间的因果关系,当然清楚前30年的历史背景;忽略、混淆前30年的历史背景,颠倒物质短缺与计划经济的因果关系,也许能证明某些经济学家居心叵测的立场、态度,无法说明计划经济的利或弊。

计划经济当然存在某些缺点,当然存在某些问题,这是确凿无疑的;如何探讨这些存在的缺点、问题也许需要研究,这类专业性的话题留待专家、学者施展才能,请恕门外汉略过不表。有一点也许无需澄清就明摆着:计划经济不是造成物质短缺的原因,反而是计划经济摆脱了物质短缺的困境,促使经济发展形成某种平衡。

社会捣江湖,是非捣混淆,对错捣混沌,因果捣颠倒;摘果、收获、享受者嘲笑、讥讽耕耘、种树、劳作者。工人、农民、劳动人民把共产党推、送上了执政的位置,执政党理所当然应该感恩工人、农民、劳动人民,理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理当管理(经营)好(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的企、事业)国家、社会,做不到这些应当引咎辞职回家卖红薯去,甚至应当追究失职、渎职、违法乱纪的言行。执政党做了些理当做的事,被捣成江湖的社会一混淆,成了工农、劳动人民向执政党感恩的题材、资本,本末倒置、因果颠倒对执政党、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都弊大于利。

由计划经济而后选择市场经济,可能有诸多原因;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也许是:市场经济能更快的推动经济发展。当然经济学家比普通百姓更清楚是何原因,这种“更快”的猜测估计八九不离十;至于是否另有其它原因,由于能力有限,拼命猜也猜不出个所以然,还是省点劲不猜为妙。选择了市场经济(发展)模式后,各类(以经济学为主)专家、学者抛出诸多有关市场经济精辟的论述,各类经过粉饰的市场经济之优、之利的言(舆)论近乎铺天盖地,似乎有某种“相见恨晚”的急不可待。论述、言论近乎达到满溢的程度,请恕不凑这份热闹了。市场经济当然有其优点、长处,未必就不存在缺点、短处;是否就是必须的、必要的选择,可能有待商榷、探讨。有个清晰的“真相”事实也许需要重申:前30年的耕作、播种,才可能有后30年的摘果、收获;这种前后之间的关联性不可能因为(选择)模式不同而被切断、被否定。

近、现代的市场经济已经运行了数百年,其中的利、弊正在日逐显现。近、现代市场经济创建之初,社会、经济学家为“发现”推动市场经济背后那双无形之手而沾沾自喜,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背后那双推动之手逐渐呈现出“私欲澎涨”的本质,逐渐呈现“贪婪”的面目;也许由于“惯性”的原因,也许由于“快速”的原因,社会、经济学家也许无暇顾及审视“背后之手”的本质、面目,这双背后的无形之手依然强而有力。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随着科技进一步发展,产能过剩与资源紧缺的矛盾也许将日趋尖锐,消耗(排污等)过度与自然循环的矛盾也许将日趋尖锐;由于市场经济的趋利性,由于背后强而有力之手的不断推动,很难缓解这类矛盾。市场经济的本质决定了缓解这类矛盾的可能性近乎不存在,更别说(提)从根本上解决这类矛盾。

人类在大自然中生存,是大自然中的一份子,大自然中不可能仅有人类,大自然的资源、环境不可能、也不该任由人类私有独享;尊重其它(含有害?)物种的生存(权力)环境,是人类应当遵守的规则,是人类应尽的职责、义务;公众在社会中生活,是社会中的一份子,社会不可能只有经济这个层面,社会的资源不可能、也不该任"一部分人"私有独享;尊重公众(含老弱病残)的生活(权力)环境,缩短贫富差距,减少甚至铲除人欺人的(政治、经济层面)土壤,提升公众的生活质量,也许是人类应当遵守的规则,也许是社会需要努力的目标。大自然的资源是有限的,人类借市场经济"东风"忙着消耗、挥霍自然资源,子孙是感恩祖先?还是唾骂祖先?很难猜?不猜也罢。大自然循环的速度是有限的,人类在市场经济背后之手推动下,产生各类(绝对不止三废)废的速度远远超出自然循环的速度,并且以肆无忌惮态势发展下去,若干年后人类也许将无立锥之地;皆时“感恩”还是“唾骂”这类问题也许不存在了,猜都不用猜。

人类任私欲无度澎涨以求高速,纵容贪婪恣意妄为以求发展,扯些“开发”大旗横冲直撞,并且以“私欲”、“贪婪”为推动力的高速、发展为傲,很可能步“恐龙”后尘,成为在自然界(史)生存、发展稍短年代中的成员。人类越早意识到“贪婪”之弊,越早摆脱背后“强而有力”之手掌控,越早明白有计划地、合理地利用自然资源,越早明白有计划地、恰当地和自然循环保持适度的平衡,越可能长治久安;越可能功冠千秋,越可能福荫万代。

山石

相关文章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4.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5.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8.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9. “洋垃圾”外教
  10.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5.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6.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7.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8.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9.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0.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