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该死的中国教育界!

学十不得一 · 2014-08-2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产业化的中国高等教育,商品化的中国高等教育,是可以用逼出汉奸的!

  题解:这是个跟风贴——有人在反对高等教育产业化,所以,俄也跟一帖子;不过这也是个“厚积薄发”的帖子,数年前因为有过一些“不和谐”的见闻,想说几句很不和谐的话,现在挂出去,也算是早在“酝酿”;帖子全以的中国高等教育为靶子,但是,更要捎带上整个中国教育界,因为无论是高中,还是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甚至于幼儿园,都在以产业化的高等教育为榜样,拼命的打造产业化的教育模式,向最广大的草民收取昂贵的“教育商品”卖价。

  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甚至于中国国教育界,俄没有太多的高级理论敲打之,但是,俄有不和谐的见闻,抖落出来显显现在产业化的高等教育的丑恶嘴脸!

  早年间,上小学,在学校当教导主任的大舅母常拿回些开会的文件放在书桌上。时不时,俄也扫上一两眼,不认识的字很多,但是,有些文字还是认识的,也是能常见到的——“我们的教育事业”、“教育事业”、“做贡献”等等。那时,看不懂这些文字的含义,但是,总有了印象:在中国,教育是个事业,联系到思想品德课的课本上的事业用法,做贡献的语境,原来教育事业是个很崇高的事情。

  现在想想,当年上学很幸福的,每学期学费只5块钱。到初中7块5毛钱。到后来上高中,翻倍了,15块钱。杂费、书本费,加总也没过四十块钱。还有每月5斤粮票的“收入”冲抵,还是感觉很幸福——现在回想。脑子赶不上心思,N多“远大理想”也没实现,做了工人。工作不到6年呢,俄干活的这个分厂就下岗歇菜了。于是,到外地谋生,找了份库房管理的工作,和一台收录机作伴。

  99年冬天,机器里有了“教育界”哭声,揪心泣血的嚎啕大哭:多少年来,中国教育界的价值被低估了,中国教育的作用被无视了!俺们为国家培育了参天大树,但是,官府只给俺们种草的工钱!不公道!俺们要加钱!俺们也不向官府要工钱,俺们要向念书的娃们要钱!教育是种商品,要搞产业化,要向工厂做东西一样,要讲求市场经济,物以稀为贵!要想得到不容易享受的高等级的教育,就要掏大钱向俺们教育界高价买!国家不许插手这个事,国家不许用国库的钱养活培养大学生!要让他们花自己大人的钱向俺们中国教育界买!

  这嚎啕声,宛若静夜里飘渺逼近的哭泣声声入耳,声声让人汗毛倒竖:不是说中国教育是事业么?是讲贡献的么?咋滴成了以牟利为目的的产业和商品???俄的同事们,自从下了岗就对当工人寒了心,死活要把孩子培养到大学捞个文凭,别再和爹娘一样倒霉,可是广播机器里教育界的鬼哭狼嚎不是在和人作对么?!乃们这些教育界的人,早年都是被国家花钱培养出来的,咋滴乃们过了那个幸福时候,现在就要断了别人上进的路子?乃们走过了那条路,却回头挖个大坑,要把后来人活埋了不成?不要脸么!国家的钱也是老百姓创造出来的!国家花钱老百姓的钱培养大学生,理所应当,为什么乃们不许?老百姓的钱不许用在培养老百姓的子女上大学这个用场上,反倒是要另外花大钱向乃们买,你们是些神马东西么!中国的高等教育资源是乃们一家独霸了不成?这伙子东西,骂它们个“臭老九”不冤枉!就差再来一次文革把它们再狠狠的踩在人民脚下狠狠地踩!

  一时间愤愤然,俄就不信国家会看着这伙子臭老九嚣张!

  2000年夏天,总算向领导争取到了两礼拜一天的假,可是第一个假日刚开头,就有邻居/同厂一起下岗的对俄说:你们工段上的某某向俄打听你了,你小心点,估计找你借钱。

  当时,小小的腿软了一下。俄问:此人和俄师傅是一把子的,平常看不上俄这一辈的,这怎么可能?他好意思?

  邻居说,他家小鬼今年考上学校了,钱紧还下岗,正急着到处叨挖钱了,回家一天,你就少上街吧。你也知道,从他爷爷给阎锡山开始干活算,一大家子都在这厂,外头的关系少啊…………

  俄的腿又软了一下,于是,尽量回家躲着,不轻易出门,第二天早早去单位上班。

  回了单位又回想起99年冬天广播机器里中国教育界的鬼哭狼嚎,看来,这样的恶鬼哭号是有背景的,国家真的不管老百姓了,任凭恶鬼们糟害了。城市居民被工厂下岗弄寒了心,都不愿让孩子当工人,都想培养成大学生,可是高等教育们又把大学教育当高价商品卖,这无论如何像是一个阴谋!

  浮想联翩……。

  后来听说,早先倒了的厂子股份制重开张了,要人,所以又回去了,——因为给交养老保险么。厂里遇到了那个传说中打听俄的某某,已经不再一个工段了。见面还和早先一样,点个头算招呼,话也不说一句。很想知道他咋地解决他孩子学费的,但是,不敢。

  股份制了,大不一样了,人人出钱入股,人人都是厂里主人,所以,干活要多干,工钱不可以多要求。早先四班三运转成了三班三运转,每天累得臭死,回家只是在睡觉。约略听人说,母校被推向社会了,总厂不管了。

  某天被一阵急急的说话声惊醒,细听是亲戚的孩子要上高中,要交学费,来借钱了。感觉这不算个事,不过是几十块钱,就算涨了,也百八十么,急什么急。可是亲戚一张嘴就说出个3000,极度的困倦让俄没法子细想这3000是一年的学费,还是一个学期的花销;这个学校就是俄们厂办的子弟中学,俄的母校。推向社会了,学费也涨,靠,从15块涨到3000,放到股市里,这个涨法要拉多少涨停板???

  上大学涨价了,咋滴连上高中也跟着起哄?国家就不管一管?老百姓咋活?这是高中,那么,产业化的高等教育——大学,又该向学生们要多少钱?没概念。不过,从那个某某打问俄的回忆里可知,这个钱,绝对是五位数的!广播机器里的恶鬼哭号是有背景的!国家不管老百姓了!

  这是俄自己身边的见闻,学费猛涨的不值得产业化的高等教育——大学,还有高中也跟风吃屁祸害人!

  懒得打听那3000块钱是一年学费,还是半年花销,反正知道,中国教育界是些没廉耻的坑人畜生!那年上大学的花费是个什么光景,懒得打听。尽管懒得打听,但是前年看《冰眼看日本》这本书时,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例子——在22页上的一段话让俄大大的震惊了一下,原文是这样:

  “女人比男人长寿,也不是说每一个女人都比每一个男人长寿,总有鳏夫和光棍。那些鳏夫和光棍要想再婚就难了,你说那些老太们活的滋滋润润的,谁愿意找一个老包袱来伺候呀?可是没个老伴这些老头还真没法活,因为什么都不会呀。所以有不少老鳏夫、老光棍就到国外找老伴,南美、东南亚什么的。中国来的也不少,四五十岁,夫妇下了岗,儿子又要上大学了,怎么办?狠狠心,离婚嫁个日本老头。这样的中国大嫂老冰也见过几个。过得怎么样老冰也不知道,反正老冰总是对她们讲这句话:‘再坚持几年,老头死了,家产不一定能得到,起码那年金总是你的,到那时候再回去吧。’”

  看,这个光景惨不惨?虽说俞天任先生在话里说:大嫂们过的日子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从他安慰大嫂们的话里可以知道,大嫂们是极不愿意走这条路的,她们是很想回来的。很想回来的原因,窃以为,大嫂们在日本生活习惯不适应什么的倒在其次,最要紧的恐怕是她们在生活中饱受歧视与凌辱!日本鬼子没几个好杂种!国家能出手培养大学生的年头没这光景,但凡国家把培养大学生的大部分费用包下来,至于这些中国的四零、五零大嫂们要走离婚嫁日本老杂碎这条路???当年的日寇祸害中国妇女多了,现在中国妇女被中国教育界的高昂学费逼得自找日本杂碎,这叫他妈什么事!孔子说“苛政猛于虎”,那个话里反映的暴政史实和现在的暴政现状是一样的!中国大嫂为给儿子上大学筹钱嫁日本老杂碎,与两千多年前草民为躲避暴政宁可被猛虎伤害是一个想法!暴政比饿虎残忍,产业化的中国教育比日本鬼子更凶残!

  中国的产业化教育就是苛政、暴政!该死的中国教育界!

  与高等教育产业化相配套的措施是“高校扩招”。好事情?俄看未必!

  所谓“高校扩招”结合“产业化的高等教育”,直接催生出一个怪胎——工厂式的大学生生产线——把培养大学生像工厂里做工业制成品一样的大批量流水线生产。

  工厂生产工业品,是有很多的检验手段检验产品是否合格的。天平一秤,斤量足不足可见分晓;色卡一比,可知颜色是否纯正;卡尺一量,可知尺寸误差是否在公差之内……但是,“产业化的高等教育”中,你用什么样的手段检验你培养出的大学生是合格的?学校的考试???狗屎!哪一个领了毕业证的大学生都是被学校的考试认可了合格的合格产品。但是,这些合格产品为什么还有很多找不到工作???不要说什么别的原因,其实只有一条硬指标卡着:你的素质不过关,用人单位看不上!学校的考试是在扯淡!毕业证没有含金量!

  而且,我们还要知道,工厂生产产品,批量越大,本钱越小,售价越便宜。但是,产业化的高等教育连年扩招,可以说生产大学生的批量越来越大,但是,生产大学生的成本——学费却根本不见下降,反而连年上涨!涨势汹汹,可与房价比拼!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不是把市场经济规则引入高等教育了么?为什么学费不跟着市场经济的规则走,越来越便宜,反而越来越贵?

  房价高企,这里头多少还有些流氓逻辑在对付门面:适合盖房子的地皮越来越少,所以地价也越来越高,所以房价越来越高;丈母娘们对女婿的“刚性需求”也会推升房价上涨。这些理由虽然流氓,但是,总还能糊弄脑残,但是,这个学校的学费越来越高,可就连脑残也糊弄不了了。学费大涨,你的根据何在呢?房价有地价和丈母娘们在支撑,这些大学的学费高企你凭什么呢?

  (十一谨按:丈母娘/准丈母娘之所以敢要天价彩礼与房子,背后透露出的是中国现在凸显,日后成为中国大害的一个国情:旨在灭绝中国人口的“计划生育”政策,被改开政权以酷烈残忍的专政手段强力推行三十多年后,显现出了“威力”——中国人口男女比率严重失衡。年轻的女孩子(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已经成为一种“奇货可居的稀缺资源”!你要想丈母娘们不要天价卖闺女,想都不要想!出不起天价,那么,老婆无望。所以呢,现在无力买老婆者,要么妓女那里解决,要么用变态手段针对女性进行暴力性侵犯,更甚至于变态杀人。现在,是这个光景,日后,难保不会如网络“危言”——发动抢夺女人的战争。)

  当然,有这样的歪理在辩解——很多的人上大学,大学供不应求,学费必然要上涨。这是个歪理,根本不成立的歪理(稍后论述)但是,即便认真讨论这个歪理,这个歪理也无视这样一条原则:一种资源越稀缺,那么,可以享用这种资源的人应该是越来越少,而不是越来越多!按着这个原则,能上的起大学的人应该是越来越少的!上大学的门槛——入学成绩应该是越来越高的!但是,现实的情形是——一方面所有大学都在疯狂扩张扩招,降低入学门槛——降低入学成绩门槛,把稀缺的资源向更多的人开放;他方面却大肆太高学费,抬高生产大学生的“成本”。这很有些请君入瓮的味道么!一种稀缺的资源被很多人“分享”之后,它分摊给每个人的益处是极少的,甚至于说,是根本没有的——狼多肉少么!那么,稀缺的大学资源被扩招后的众多学子“分享”之后,那么,势必导致大学教学水平的急剧下降,甚至于根本不对学生进行必要的教学!换言之,萝卜快了不洗泥,扩招后的大学,教育质量必然是快速下降的!这个判断有大学生的就业率做证明!据说广东就有念过大专的学生,毕业无法就业,竟然“回炉”念技校,学手艺谋生当工人!

  这就是个铁证!产业化的高等教育,扩招后的大学,教育水平直线下滑!

  该死的中国教育界!

  而且,我们还知道,在“计划生育”肆虐中国三十几年来,中国念书的学生娃子占人口的比例是越来越少的,绝对数量也是越来越少的:

  年份全国小学生在校人数

  201099407043

  2009100714661

  2008103315122

  2007105640027

  2006107115346

  2005108640655

  2004112462256

  2003116897395

  2002121567086

  2001125434667

  2000130132548

  1999135479642

  1998139537993

  1997139953696

  资料来源:教育部网站http://bbs.gdmm.com/thread-2558900-1-1.html

  从1997年开始,中国在校学生的人数是猪年下家那个的。但是,也就是从1999年开始,产业化的中国高等教育被大力推行,这算什么?是不是个阴谋?

  基于连年下降的在校学生数字的高考学生的人数也是越来越少的:

  2005877万人

  2006950万人

  20071010万人

  20081050万人

  20091020万人

  2010957万人

  2011933万人

  2012915万人

  2013912万人

  http://www.eol.cn/html/g/tsgkrs/

  从2008年开始,参加高考的孩子人数也在减少,对大学教育的需求实际上也在减少!产业化的高等教育的根基已经不复存在了,产业化高等教育行将崩盘了!那么,依照市场规律,高企的大学学费理应降价!但是,听说,今年大学学费还是大涨,涨幅最大者,几乎涨一半!http://www.51test.net/show/4329220.html

  这是为什么?!合理的解释就是在大多数人还不清楚产业化教育行将完蛋前,加大收费力度,力保收入总额继续上升,至少保持不变,痛宰国人最后一刀!

  可笑的报道在这里http://gaokao.eol.cn/kuai_xun_3075/20140604/t20140604_1125232_4.shtml《2014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为939万人止跌趋稳》,文中说,高考人数连年下滑,一路高歌猛进扩招的上海大学们要面临0分上大学的尴尬了!换言之,从分数的角度看,乌龟王八蛋都可以上大学!

  现在的大学是培养高端人才的地方么????

  嗬嗬嗬嗬嗬嗬嗬……………………呸!!!!该死的中国教育界!

  依着所有正常人的常识,能够大批量生产的货色,绝对是大路货,而不是精品!大学生本该是精品,但是,在“产业化的高等教育”加上“高校扩招”这两手指挥下,培养出的大学生必然是质量一般般的大路货!出来的绝对不是“名门淑媛”,而是一群粗使丫头!甚至于还不如这个粗使丫头!不培养出人格卑下的流氓就很不错了!于此,俄有很不和谐的故事要讲,很不和谐,但是,俄还是要讲,就是要讲,让人们好好看看“产业化的高等教育”竟然培养出品格卑下的流氓!

  请看俄的所见所闻,很不和谐,很不和谐!

  2008年,北京的焰火把很多人弄得五迷三道的,天朝威武!可是,11月份,又下岗了!这一次,没有向外地“盲流”,只是在本地找了一份小区保安的活计先将就着。工作不到半月,某个夜班就遇到一件事情:

  夜里八点前后,有一头发几乎全白的老人家到俄们值班室,这老人家衣着齐整、华贵,象个有钱的主,外地口音。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分外的何其友善,不是装的。见了俄,就愤愤然“诉苦”,求助,无论如何,去管一管楼上住户。在他家楼上那户人家,有房子不住,租出去了。租房的是一伙子学生,都是太原理工大学的学生(一开始奇怪,怎么太原的学生到四十公里以外租房?细听才知,这学校乃是太原理工大学在俄们这里的分校,和俄们那厂是邻居),整天连课也不上,只是鬼混,从早上五六点开始到半夜2点以前,没有一会儿消停的,早先有过交涉,但是小鬼们还对他很不客气。职介找到学校,没人搭理。小区物业也投诉了,根本没用,房主也不见面。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无论如何你们管一管……然后又絮絮叨叨:这些小鬼们就不心疼爹妈来钱不易,花上大几万的钱来学校不去上课学习,就知道整天不出门的鬼混,学校也不管,老师也不问,将来闹出个事情对得起谁………………

  有些为难:这是邻里纠纷,保安专对付偷盗一类的“对外”事情。这怎么办?俄一边安慰这老人家说,等到夜班带班长一来俄们一定马上出动,一边对这老人家有些不满,不过一群学生么,有什么样的能耐?鬼混?这个话可说的重了!不过呢也奇怪,这个学校和俄们那厂就是邻居,这些小鬼不在学校住宿舍,跑这么远来租房自住?可能???十来分钟过后,老人家走了。八点半左右带班长来了。俄向他报告这事,带班长一听楼号,换衣裳的动作快了:那幢楼和跟前的几幢楼都是有钱的大户,都是复式结构,不能怠慢,赶紧的走。俄问,啥叫个复式结构?带班的说,就是屋里头有小二层的,上下两层建筑面积都在一百四五十平方以上,赶紧的走。

  俄的制服是最普通的灰色保安服,但是,带班长的制服是警服式样,威风得很,好像一个警察领着一个保安要做什么。俄们先在那幢楼的单元门边上按了密码,而后上了三层,敲开了老人家的们。开门的正是那老人家。老人家是很有些激动,更带着气愤,还要跟上俄们上四层一起理论。带班长劝他在屋里呆着,没必要自己上去。而后和俄一起上四层敲门。门是俄敲的,门开时,俄差点笑喷了:三十度的开门角度,里头探出肥肥白白一身肉,圆圆晃晃一脑袋像个…………鳖。开门的小鬼一看俄的制服,口气硬得很,你是做什么的?你来作甚?谁让你来的?

  这时带班长从俄身后走近,口气更硬:谁说俄们不能来?你是不是房主?

  一见带班长这身警服,小鬼软了很多多,门开的角度成了六十度,但是,一身肥白的肉还是在门口堆着不打算让俄们进去。但是,俄一米八的个子的目光早就越过那不到一米六的脑袋把屋里看个一清二楚:

  里头”风光旖旎“,一派夏日光景;里头人来人往十来个,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丫头和小后生。小丫头们一律低胸露乳吊带短裙,下摆长不及膝光着腿;小后生们一色的光膀子,紧身小短裤。男男女女,你摸俄一把,俄掐你一下,来来回回的跑来跑去搂抱扭打……俄一下子明白老先生说的”鬼混“是啥意思了。这哪是学生,都是一伙子臭不要脸的男女么!门口那堆肉反应挺快,一下子把门开的角度还原成三十度,肉在门开处堵着。俄一转身下了楼梯到四层和三层楼梯中间转角处站定回了一句:“你们那堆破烂,叔见过!”

  老实讲,脑子绝对的凌乱!反反复复是老先生话里的一个词:鬼混!

  在俄的脑子里顺着鬼混二字敷衍出这样几句话:一群不要脸的男女足不出户的鬼混!一个淫乱窝子!这它妈什么学生,什么学校,咋滴管理的学生?!这些男女的爹娘交上大几万的钱,学校就教育成这个样子?这些“能耐”用得着人教?街上的狗子都会!国家出钱培养大学生的时候,没一个这样的!凌乱、凌乱………………

  约莫二十来分后,那小鬼对带班长的客套夹杂着对楼下老人家的辱骂停止之后,带班长下了楼:真没法子,只能物业经理找房主,俄这身皮只能把今天咋呼住。

  天亮了,等着交班,又见老先生,俄有些不好意思,实际上去了和没去差不多,因为老先生的脸色不太好,像是没睡好的样子。看来,带班长的那身警服也没起多大作用。不过老先生还是说了些感谢的话,更让人有些受不了。当然,还有不住的唠叨:你看看那些女娃,还要脸么?还小了,就那样,以后咋嫁人啊。这一回,俄不嫌老人家说话重了,俄很同情老人家了,真的!不过呢,老人家的话有些“虚”,现在的世道,正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们才有多多少的男人不顾死活往死了追,那些女娃们的“前途”不可限量哦^_^

  不是有郭美美么?

  这段经历想起来还觉得恶心,不过,“设身处地”想一下,俄要是那些学生娃子,俄绝不会去学校上课………………^_^

  咋说呢,那个光景让俄咋滴捧得起书,看得清字?但是,反过来说,要在学校里,在老师严厉的管束下,在宿管阿姨的詈骂声中,女学生们会正经很多,有流氓潜质的男学生绝不会乱来!学校里一定会男女判然有别,这个念书的环境是有的!这个书是有心思念下去的!严格的,甚至于“封建”的校规纪律,是学生出成绩的最要紧的一个保证:保证学生们来了,都是在课堂、宿舍、食堂里生活作息,除了念书之外一切歪门邪道都不会有,学生的才会有一个纯然的心境专心学习。但是,以俄的见闻,在这所太原理工大的分校——收人学费大几万的产业化大学里,这个严格的校纪是木有的!纯然的求学上进的校风是无存的!把学生放羊式的撒出去不管,让小鬼们有着自己的动物本能尽情地自己胡来,这就不是大学应有的品格!这是一个绝对没有师德的群体才会做出的没廉耻事情!

  在那里晃过了春节,晃过了冬天,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下,厂子复工了(俄们去过国资委了^_^),但是,依旧惨淡,活计不多,闲下来,把一冬天的见闻各自交流。俄把那些小鬼的光景当个新鲜事说,反倒引来一阵哄笑:你问问老K,他家那一窜院子的十五六间房,有一大半住着这个大学的男女学生,你去看看那些光景?

  老K家就在厂子比邻的一个城中村,他家有很大一个院子,有十五六间放出租,有很多租房客俄是知道的,但是,怎么这么巧,这些学生和俄见到的那些小鬼都是一伙的?

  俄的感叹还没开始呢,一群人就不住的扔出荤段子,简直和网上的论坛一样,最后,话题集中在那些女学生会不会大着肚子砸了自家招牌?老K总结陈词:一般不会。这些小鬼们鬼得很,可精了。不过也有不精明的闹出事来,那样的少。

  不知为什么话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一二分钟吧,老K恶狠狠的骂到:现在管国家的没有好鬼!这些大学的校长没一个好杂种!黑了心收了钱,娃娃们就不管了,都是些甚东西了!

  那次“论坛”后,上下班对那些往来于城中村租住房与校园的学生们留意起来:男一伙、女一帮拉拉扯扯有之;男女成双成对挽臂搭肩竟然更多!当然,手里还少不了装满吃食的塑料袋,或者还有装着生鲜蔬菜的!哈,学校的本事还没学成,居家过日子的能力倒是慢慢养成了,嗬嗬嗬嗬嗬嗬嗬…………呸!!!什么狗屁学校!产业化的大学就是这个德行???把高等教育当商品卖天价的大学就是这样管理学生的?!

  不要看那些小鬼们一个个人高马大的,但是心智发育很不成熟!自控能力有多强,很可怀疑。小鬼们自控能力不强,必须要由大人们——老师、学校严加管束,但是,有么?放着学校宿舍不住,出来男女同居学校也不管,这是什么缺德学校?收人大几万块钱学费,就把小鬼们放出去不管?都是些什么东西!!!

  是不是只有太原理工大的这个分校是这样呢?这个事情俄是到处打听过的,尽可能的打听,这样的光景真不是特例,有不少在外地上过大学的小鬼们都有在外租房的经历,就有在学校外头租房胡搞的经历。俄打听到的事例有一半是在QQ群里知道的。在俄混出混进的论坛,有人拉俄进这个群,进那个群,一共八个QQ群,里头的小鬼们多了,把自己那些腌臜事当个能耐抖甩的人很多。这样的“分校”很多呦^_^

  《吕氏春秋·察今》:“尝一脔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信夫!

  不和谐么?当然,但是,这就是事实,容不得人不去直面的事实。满脑子男男女女腌臜事的后生女娃能有心思学真本事,那是饿得发昏的胡说八道!产业化的教育向草民和草民的孩子们要高价,但是,收了草民的天价学费后,却不把小鬼们严格管教起来,任由小鬼们凭着动物本能胡来,这些小鬼们连一个正常的学习环境都没有,这能学到正经本事么???没有正经本事,怎么可能有高的就业率?这应该就是产业化教育的特点!

  该死的中国教育界!

  当然,俄也不是说所有在外租房的学生都有做坏蛋的可能,不是的。因为很多在外租房的学生是有家长陪伴读书的,一般是母亲,母亲不但是在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而且还是做人的良师,这样的在外租房上学,是可以培养出好样的精品大学生的!但是,男女在外同居,或者勾帮结伙混居者,那是绝对出流氓的窝子!

  中国古语:万恶淫为首。人的性道德的堕落是人所有堕落的开始。也是整个社会出种种问题的根子。这些早早就鬼混淫乱的小鬼们,在日后的恋爱与婚姻中,对恋人,对配偶,对家庭是否负责,很成问题!这样的不负责任,连带的是另一个人,乃至于一个家庭的悲剧,也要连带这个社会付出不小代价。

  上大学是向上的标志,也是进一步向上的开始,但是,遇上那类“分校”,怎么可能学上真本事???真本事没学到,但是,对社会的破坏本事到学到了,产业化的中国教育就是要这类学校大行其道?

  更而且,我们还应该明白:既然市场经济引入大学生的培养中来,既然高等教育产业化了,那么,必然要由市场规则说了算,那路放任小鬼们在外鬼混,培养流氓的“分校”们,很应该倒闭,关门,歇菜,下课!但是,六年过后,现在那个“分校”还是很滋润的熙熙攘攘!估计,全国的这路“分校”也是这般光景吧???

  奇高的学费,学生的爹娘有山大的压力,就是学生本身,压力也不小,那可是一笔巨额的前途投资。为了早早收回那笔巨额投资,很难说那些孩子们会想些什么法子。俄认为,在出国的留学生中,很可能有很多人遇上了外国坏蛋对学生说,解决你家的困难,你小小的出卖一下你那个用高学费压榨你全家的中国,你干么?有好处滴呦?大大滴呦?干不干?会不会有人做汉奸?会不会?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有人不会,这是好样的,是所有中国人的楷模。

  但是,“白沙在涅与之俱黑”,谁敢排除那些留学生里会有出汉奸的可能?这个保证估计没人会打包票,而现实的例子中,就有留学生会出卖祖国!

  “清华女学生卖国求荣:破解北斗系统后拱手送美”——这个帖子,在网络上有人认为说的是真事,有人也在辟谣,但是,在俄看,这是真的!产业化的中国高等教育,商品化的中国高等教育,是可以用逼出汉奸的。因为,产业化的高等教育这是个暴政,既然暴政之下草民可以不怕与饿虎为伴,那么,暴政之下,草民也会出卖祖国——祖国除了用产业化教育这个暴政对我压榨与迫害,那么,我有必要对这个祖国客气???

  爱国心,真正的崇高的爱国心是一种责任心——不求回报,不计付出的的崇高责任心。但是,现实的讲,人分三六九等,不少人的爱国心就是一种最普通的感恩/回馈心——国家待我不薄,俄有必要做应当的付出。但是,反过来说,如果某个政权领导下的国家对草民尽是暴政,那么,对国家兴亡漠然视之是良善之辈,而心术不正者,大群做汉奸是不可免的!陈舜臣《鸦片战争》里,这样的草民汉奸很多哩!这些草民汉奸之所以帮着英国军队攻打清军,根子就在满清初年,满清初年的“沿海迁界”对鲁、浙、闽、粤人民造成的惨绝人寰的屠戮与凌虐造成的痛苦回忆。(关于这一史实,文后贴出)之所以提到“沿海迁界”,就是因为,在俄看来,产业化的中国高等教育对想上大学的学生以及家长的戕害,和满清“沿海迁界”对闽浙草民的屠戮没什么不同!“沿海迁界”催生出东南沿海草民对满清政权的仇恨,那么二百多年后的鸦片战争中,那里草民协助英军对抗清军,理当然!不单是鸦片战争重的沿海草民,就是抗战时期,在日军发动对蒋记民国的“打通大陆交通线”的战役后,河南草民也趁势围攻溃败国民党军队——这些国民党军队太坏了!比日本人还坏!

  把高等教育产业化,把高等教育商品化,迟早会有“鸦片战争式”的汉奸大批出笼祸害中国!话重么?俄看不重!可要小心呐!

  很该死的中国教育,产业化的中国教育!

  关于满清“沿海迁界”:

  据顾诚先生《南明史》记载,在无力对抗台湾郑氏政权对满清的进攻的情形下,康熙朝想出了“沿海迁界”的损招,何谓“沿海迁界”?概述之就是:

  满划定一个濒海范围(从濒海三十里左右,到濒海四十里、五十里、乃至到二三百里不等),设立界碑,乃至修建界墙,强制处在这个范围内的沿海居民向内地迁移,人为制造一个无人区,避免沿海居民与台湾郑氏整体权有接触,颠覆满清政权。对于胆敢不迁移的,杀无赦,有敢越界的,也杀无赦。在“沿海迁界”期间,如果满清统治者觉得迁海的距离太近,还会继续下令,迁的更远一点,他们对纵横海洋上的明朝余脉——郑氏集团的恐惧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

  据顾诚先生《南明史》记载:

  “广东迁徙沿海居民在康熙元年二月,清廷派科尔坤、介山二大臣巡视海疆,‘令滨海民悉徙内地五十里,以绝接济台湾之患。于是麾兵折界,期三日尽夷其地,空其人民’。

  康熙二年“华大人来巡边界,再迁其民”。

  “甲寅(康熙三年)春月,续迁番禺、顺德、新会、东莞、香山五县沿海之民”。“初立界犹以为近也,再远之,又再远之,凡三迁而界始定”。

  “沿海迁界”沿海百姓罹难横死的惨状是有记载的:

  “令下即日,挈妻负子载道路,处其居室,放火焚烧,片石不留。民死过半,枕藉道涂。即一二能至内地者,俱无儋石之粮,饿殍已在目前。……”

  也就是说,能活着迁徙到内地的百姓,不足20%!而这20%到了内地,也没有饭吃,生生被饿死,成了饿殍!

  单单是迁移人口倒也罢了,可是谁也想不到还有阴毒招数:

  “稍后,军骑驰射,火箭焚其庐室,民皇皇鸟兽散,火累月不熄。而水军之战舰数千艘亦同时焚,曰:‘无资寇用。’”

  就这些么?不止!

  “当播迁之后,大起民夫,以将官统之出界,毁屋撤墙,民有压死者。至是一望荒芜矣。又下砍树之令,致多年轮囷豫章、数千株成林果树、无数合抱松柏荡然以尽。……三月间,令巡界兵割青,使寸草不留于地上。”

  连草木也不放过,呵呵,这就是康熙朝,满清的能耐!

  屈大均《广东新语》说广东省的情况:“东起大虎门,西迄防城,地方三千余里,以为大界。民有阑出咫尺者执而诛戮。而民之以误出墙外死者又不知几何万矣。自有粤东以来,生灵之祸莫惨于此”。

  阮旻锡《海上见闻录》中说“上自辽东,下至广东,皆迁徙,筑短墙,立界碑,拨兵戍守,出界者死,百姓失业流离死亡者以亿万计”。

  可能夸张,但是,沿海人民罹难横死那是无疑的!

  众所周知,自南宋以来,中国沿海,尤其是东南沿海,早已成为中国经济最有活力的风地域,早已成为创造中国管财富份额最大的地域,而且更由于财富的集中,哪里所养育的人口密度也最大。但是,满清康熙朝的这个“沿海迁界”,无异于把中国的经济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无异于把生长于斯的芸芸众生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看看那不到20%的生存率!康熙朝,何来什么“康熙盛世”???

  倘若说,康熙初年的“沿海迁界”与年幼的康熙无关的话,那么,康熙做了鳌拜亲政之后,所有“沿海迁界”的恶果,就是康熙就无法推卸责任的暴政了!对于“沿海迁界”这个暴政,康熙深以为然,还大力改进——修筑“界墙”。在康熙亲政之前,满清只是以插旗、木栅、篱笆为界。后来,或是“浚以深沟”,或是“筑土墙为界”;到康熙亲政后,干脆征发民夫大兴土木,把土墙改为砖石砌就的“界墙”!

  “(康熙七年)正月奉文,着南北洋百姓砌筑界墙,从江口至枫亭。墙阔四尺,高六尺,每户计筑二丈一尺。界口起了望楼一座,遇海另筑界堤。”

  “关于沿边设兵戍守的堡塞,福建称之为寨、墩,广东称之为台、墩。大致情况是:‘界畛既截,虑出入者之无禁也,于是就沿边扼塞建寨四,墩十数,置兵守之。城外乡民按户征银,照丁往役。……一寨之成,费至三四千金,一墩半之。拷掠鞭捶,死于奔命者不知凡几矣。’‘寨周阔百六十丈,墩周阔十丈不等”。“五里一墩,十里一台,墩置五兵,台置六兵,禁民外出’。”

  “沿海迁界”把中国最大的财富创造之地变成了无人区,满清的税收自然大受影响,不过,这个是有办法滴:

  “惟以浙、闽、山东等处因迁而缺之课额均摊于苏、松不迁之地,曰摊派,而盐课之额极重矣。”

  羊毛出在羊身上!杀了此处羊只,那就去彼处剪羊毛!

  如想详细了解康熙年间“沿海迁界”的酷烈与残忍,可以看顾诚《南明史》(光明出版社)757页-775页。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五月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5.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6.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