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孔鲤 | 毛泽东最后的日子:他活在未来

孔鲤 · 2018-09-09 · 来源:书林斋
毛主席逝世42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没能熬得过去的他,最后究竟想些什么。也许可以从他晚年的三次痛哭中看见端倪。

  1975年10月01日的早上,本该是毛泽东呼呼大睡的时候,从延安开始他就养成了早上睡觉、下午和夜里工作的习惯,但此刻的他正独自一人靠在床头,自言自语,工作人员(也许是张凤玉)走了进来,听见了毛泽东说的话:「这也许是我过的最后一个国庆节了,最后一个十一了吧。」

  这一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6周年。毛泽东已经很久没有在台前出现了,上一次还是两年前的十大。

 

  此时活跃在人们视野中的那个人叫邓小平,他又被起用了,此刻他正在不远处的中山公园里以国务院总理的名义出席首都群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26周年游园联欢活动,前一天晚上他也以这个名义举行了庆祝国庆的招待会。

  同一时刻,远在乌鲁木齐,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正跟在陈锡联后面看着陈锡联发表讲话,陈锡联是中央代表团团长,他们在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20周年的庆祝活动。也许正在做讲话的陈锡联会想到两天前在病床上给他叮嘱注意事项的国务院总理。

  国务院总理叫做周恩来。和往日里的癯然容仪不同,此刻的周恩来已经躺在医院里十天了。十天前他又做了一次大手术,手术过后,医生(也许是张佐良,也许是吴蔚然)遗憾地说,周总理的癌细胞已经扩散至全身,无法医治了。闻言的邓小平说,尽一切努力,减少痛苦,延长生命。

  周恩来自己也感受到了这一点,再早些时候他就对张佐良说过,他的病再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不如搬回家去住。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曹操这首两千年前的诗句,也终于要应验在这批人身上了。两天后,毛泽东和周恩来的老部下,云南省委第一书记周兴也要去世了,周兴在建国以前是保安处的负责人,是隐蔽战线的领导人。

  让我们把视角拉回到毛泽东身上,工作人员听到了他那句话,连忙说:「怎么会呢?主席,您可别这么想。」

  可是怎么不会呢?哪有不死的人呢?毛泽东也这么回答他,老人摇摇头,认真地说:「『万寿无疆』,天大的唯心主义。死神一面,一律平等,我毛泽东岂能例外?」

  虽然曹操在那首诗里也说了,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但老人毕竟已经走过了八十二个春秋,大限将至,他的感受无比强烈。

  老人和曹操一样,也是一位诗人。

  年轻时的老人,纵身一跃,遨游湘江,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激情澎湃地高呼,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后来年轻人长大了,变成了中年人,但时间磨难却没有磨平他的心志,他反而更加豪迈、更加壮阔,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他睥睨古今,人猿相揖别,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

  中年人也会变老的,但老和老是不一样的。七十岁那年,他放眼望全球,捭阖纵横,与挚友郭沫若齐声笑道,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放话说,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但如今他已经八十二了,他已经很久不写诗词了,最后一首也是写给郭沫若的,却再不见当初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冲天志气,却只剩下了回望两千年的坚定。

  「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这首诗里提到了两个人,一个叫孔丘、一个叫嬴政,一个叫孔子、一个叫秦始皇。两千年以来,没有谁比他二人对中国的影响更大了,一儒一法相济,将中国历史往前推了两千年,等历史推到毛泽东面前时,他终于发现,自己也必须面对这两个人了。

  是学孔子,高呼仁义,和所有人和睦相处,彼此相安无事走下去?

  还是学秦始皇,高高在上将反对的人全部推倒,独自一人站在高台?

  都没有。他选的是第三条路——他与人民群众和睦相处,把其他人推倒。也因此在他死后,他必然会成为孔子和秦始皇之外的第三人——具有极大争议和极大影响的第三人。

  这是他最后十年留下的面貌,这张面貌必然不会随着他的离去而消散,而会活在很远的未来。

  但他不只有这一张面貌,在他大量的诗词里,有一首非常特殊,那是写给他第一任妻子(如果罗氏不算的话)的。

  《蝶恋花·答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词中的「骄杨」,指的就是他的第一任妻子杨开慧,至于为什么是骄傲的骄而不是娇嫩的娇,很久以后他对章士钊说:「女子革命而丧其元(头),焉得不骄?」

  是的,杨开慧死了,而且死了很久了,死了很多年了,四十多年前的十月份,杨开慧被军阀何键逮捕,由于坚决不愿屈服,11月14日,她在长沙浏阳门外识字岭英勇就义,年仅29岁。

  也还是在11月,毛泽东和杨开慧的大儿子毛岸英,牺牲于朝鲜战争的战场上,死的时候还没他母亲大,才28岁。

  根据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回忆,1959年09月09日,毛泽东拿出一个不起眼的旧皮箱,皮箱里有着一些很不起眼的旧衣物,一顶棉军帽、几件旧衬衣、一双旧袜子和一条破毛巾,这时毛泽东会拿到偏僻又见光的地方晒一晒,李银桥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后来的秘书张玉凤也有过类似经历,1964年10月上旬,毛泽东准备出远门的前几天,他突然要张玉凤把旧皮箱里的东西拿出去晒一晒,张玉凤没有问毛泽东保留这些旧衣物做什么,只是按照毛泽东的意思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打开晾晒。

  很多年以后,毛泽东去世,人们在清理他的遗物时,这才又发现这套旧衣物,经过查验,终于发现这套旧衣物是毛岸英的。毛泽东自己的生活起居非常马虎,纽扣时常都不能对齐,但这套旧衣物却叠得整整齐齐,谁也不知道。

  1960年11月25日,毛泽东本来在菊香书屋里批示邓子恢关于重点商品粮地区存在问题的报告,批好后突然不顾外面寒冷,走出屋子,唱起了京剧《李陵碑》:「……金乌坠玉兔升黄昏时候,盼娇儿不由人珠泪双流,七郎儿回雁门搬兵求救,为什么此一去不见回头?……」这一天,是毛岸英牺牲十周年。

  就在同年,当毛岸英妻子刘松林的妹妹张少华和毛岸青走得越来越近时,毛泽东显得十分高兴,几天后专门主动给在大连疗养的次子毛岸青写信:「……听说你同少华通了许多信,是不是?你们是否有做朋友的意思?少华是个好孩子,你可以好好同她谈一谈。……」

  在毛泽东的心里,一直都视杨开慧为自己的夫人,这一点到了晚年都没有变过。1962年11月15日,听说杨开慧的母亲去世了,连忙写信给杨开慧的弟弟杨开智:「得电惊悉杨老夫人逝世,十分哀痛。望你及你的夫人节哀。寄上五百元,以为悼仪。葬仪,可以与杨开慧同志我的亲爱夫人同穴。我们两家是一家,是一家,不分彼此。望你节哀顺变。敬祝大安。」

  杨开智是杨开慧的弟弟、毛泽东老师杨昌济的儿子,他不是共产党员,但他有五个家人为共产主义事业献出了生命,除了姐姐杨开慧和外甥毛岸英外,还有堂弟杨开明(1905年-1930年)、表弟向钧(1906年-1928年)以及女儿杨展。

  要是论及毛泽东身边受难的亲人,那会更多。

  弟弟毛泽民、毛泽覃、毛泽覃第一任妻子赵先桂、毛泽覃第三任妻子贺怡、毛泽覃之子毛楚雄、妹妹毛泽建、毛泽建丈夫陈芬、陈芬与毛泽建的幼子、毛岸英岳父刘谦初、毛岸青岳父陈振亚、表侄王德恒……

  这里还没有算上毛泽东失踪的那些亲人们。

  终于,轮到了毛泽东。

  1976年的夏天,毛泽东病情恶化,提出想回湖南韶山滴水洞休养,中央没有答应,但消息传回了湖南。收到消息的杨开智独自一人从长沙来到北京,找到了一位姓雷的军官,托他告诉毛泽东,说想要见一面。当时的毛泽东已经卧病在床许久,看到照片后立刻认了出来,这就是杨开智,等听说杨开智专门来到北京后,毛泽东要求立刻见他,却被医生制止,毛泽东最后决定,等病情有所好转后就见。

  当然,谁都知道了,毛泽东最后病情并没有好转。

  这一年死亡的不只有他一人。去年年底是康生,这年年初先是周恩来,然后是皮定均,紧接着是周世钊和李大章。到了七月份,张闻天和朱德又相继离世。七月底,徐今强刚去世没几天,震惊中外的唐山大地震来了。

  当夜,毛泽东被转移到有抗震能力的二零二号平房,同时抓紧要华国锋去看唐山的情况,在得到汇报后,放声大哭,这是毛泽东晚年三次痛哭之一。《关于唐山、丰南一代抗震救灾的通报》是毛泽东生前圈阅的最后一份文件。

 

  08月26日,毛泽东索要了生前阅读的最后一本书宋代洪迈的《容斋随笔》,许多年来一直都有人在思考为什么。其实人到了这时,做的很多事都可能是最后一次了。要想窥探毛泽东在最后的日子里所思所想,不如从他晚年不停要人读的《晋书》里找答案。

  09月07日,毛泽东仍然在索要关于三木武夫的材料,当时日本正在进行大选,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只能在纸上画三横,又用手敲了敲木质床头,可惜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只看了几分钟就又昏了过去。

  第二天,谁都知道毛泽东快不行了,与一个个来跟毛泽东送别。在同叶剑英握手时,他看了叶剑英很久,世人后来一直在猜测原因,但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因为第三天,也就是09月09日0时10分,毛泽东在北京去世,终年八十三岁。

  英籍作家韩素音在听闻毛泽东去世后,写了一篇文章《毛泽东生活在我们的未来》:「他逝世了,但他也生活在我们的未来,因为他的境界往往超越了眼前的时空……」

  十多年前,当蒙哥马利问毛泽东接班人问题时,毛泽东说他可能快要见马克思了,当然要早早定好接班人,自己也好卸下担子,中国有句古话,七十三、八十四,自己可能熬不过去。

  七十三他熬过去了,并且释放出了极大的生命力。但八十四没能熬得过去。

  不知没能熬得过去的他,最后究竟想些什么。也许可以从他晚年的三次痛哭中看见端倪。

  最后一次是唐山大地震,上面已经说了。

  再前一次是在1976年春节,他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观看了电影《难忘的战斗》,当看到解放军进城时,忽然忍不住放声大哭,谁也拦不住。

 

  再前一次是1975年秋,也就是毛泽东喃喃自语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过国庆节的前后,当他在阅读一首词时,突然旁若无人地嚎啕大哭,那首词是南宋陈亮的《念奴娇·登多景楼》:「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

  参考资料:《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年实录》、《毛泽东年谱》、《周恩来年谱》、《邓小平年谱》、《毛泽东文集》、《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各国各界悼念毛主席声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历史的真知》、《汪东兴日记》

  附文

  那年,毛泽东24岁,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作者:孔鲤

  1917年12月26日,毛泽东在湖南度过了他的24岁生日,那天的他可能在长沙,也可能在浏阳的陈赞周同学家中种树。总之,翻遍史料也没有他在那一天的具体记录。

  无事可载,暗流涌动,军阀混战,天下大乱。

  如果按照农历来看,那么出生于癸巳年十一月十九日(1893年12月26日)的毛泽东,24岁生日应该是在丁巳年十一月十九,恰巧在1918年的1月1日元旦,万象更新、新年更始,但依旧无事可载。

  24岁,对于传统的中国人来说,这应该是第二个本命年。然而就在1917年秋季,他在当时的老师、未来的岳父杨昌济给他的著作《伦理学原理》的批注里就写下了「数百年外侮内斗中民众个性屡被君主官僚残害之重弊,举国凡有压抑个人、违背国民个性者,罪莫大焉;故我国三纲所在必去,愚民愚治尽除,方有优塑民众强盛希冀」的话,以示他与传统的决裂。

  再晚个几天,毛泽东就把他这段话放进了自己的作文《心之力》里,这篇文章被杨昌济打分105分(百分制)。

  不用很多年,一年后的毛泽东也许就会对这篇文章的观点加以驳斥了。因为这篇文章是唯心主义的,比如开篇第一句话:「宇宙即我心,我心即宇宙。细微至发梢,宏大至天地。世界、宇宙乃至万物皆为思维心力所驱使。」

  很多年以后,毛泽东接受斯诺访谈,提到这篇文章时说:「在他(杨昌济)的影响下,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心力》(《心之力》)。那时我也是一个观念主义(唯心主义)者,我的文章大受杨教授的赞扬。给我那篇文章一百分。」

  除了《心之力》,毛泽东在批注里还留下了这些话语:「吾人恒厌乱而望治,殊不知乱亦历史生活之一过程,自亦有实际生活之价值。吾人览史时,恒赞叹战国之时,刘项相争之时,汉武与匈奴竞争之时,三国竞争之时,事态百变,人才辈出,令人喜读。」想到未来发生的种种,不免有一种三岁看到老的感慨。

  那一年,马克思主义虽然已传到了中国,但它在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影响,无论是现在的毛泽东,还是后来的李大钊和陈独秀,都对马克思主义几乎没有认识。

  其实,早在江南制造局编印的《西国近世汇编》里就已经出现了「欧罗巴司」(社会主义)和「康密尼」(共产主义)等词汇,但只是提及而已。而按照学术界的研究,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最早介绍出现在1899年2至5月上海广学会办的《万国公报》第121至124册里的由英国社会哲学家基德所著《社会进化》一书改编的《大同学》,这篇文章由李提摩太节译、蔡尔康撰文,虽然是为基督教传播,但却正式提到了马克思、恩格斯及其社会主义学说的著作。在论及工人运动、工人罢工时说:「其以百工领袖著名者,英人马克思也。马克思之言曰:纠股办事之人,其权笼罩五洲。突过于君相之范围一国。吾侪若不早为之所,任其蔓延日广,诚恐遍地球之财币,必将尽入其手。然万一到此时势,当即系富家权尽之时。何也?穷黎既至其时,实已计无复之,不得不出其自有之权,用以安民而救世。」

  此后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传入,但究竟没有李大钊那两篇文章来得振聋发聩,具体可查看王钰鑫的《试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一文。

  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到1917年12月26日。

  这一天,遥远北方俄国的十月革命也才刚刚过去了一个半月,还没有一个中国人意识到它即将对中国产生的巨大影响。此时距离李大钊于1918年11月15日写出《庶民的胜利》和《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两篇文章以及喊出「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的口号还要等上将近一年的时间。

 

  意气风发的毛泽东,也是得到1918年的4月14日才和萧子升、萧三、何叔衡、陈赞周、邹鼎丞、张芝圃(张昆弟)、蔡林彬(蔡和森)、邹蕴真、陈书农、周明谛、叶兆桢、罗章龙等人在长沙岳麓山刘家台子蔡和森家创立新民学会。学会宗旨是「革新学术,砥砺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会员守则为∶「一、不虚伪;二、不懒惰;三、不浪费;四、不赌博;五、不狎妓。」会议推选萧子升为总干事,毛泽东、陈书农为干事。不久,萧子升去法国,会务由毛泽东主持。

  湖南近代史上最重要的进步青年团体踏上了历史舞台。

  1920年下半年,新民学会的许多会员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后,学会逐渐停止了活动。

  但这已经不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创办的组织了。

  就在1917年的9月25日,毛泽东发起组织第一师范湘潭校友会,得到湘潭同学的赞同。 当年12月14日,湘潭校友会在一师开成立大会,毛泽东报告该会的筹备经过及宗旨等。

  而如果我们再往前看,早在1915年11月,毛泽东就已经被选为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友会文牍,这一职务毛泽东连任四届,直到1917年10月8日,被选为一师学友会总务(负总责)兼教育研究部部长。

  当选学友会总务后的毛泽东,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工人夜校。

 

  当年10月30日,毛泽东亲自起草招生广告:「列位大家来听我说句白话。列位最不便益的是甚么,大家晓得吗?就是俗语说的,讲了写不得,写了认不得,有数算不得。所以大家要求点知识,写得几个字,认得几个字,算得几笔数,方才是便益的。我们第一师范办了一个夜学,这个夜学专为列位工人设的。教的是写信、算帐,都是列位自己时刻要用的。讲义归我们发给,并不要钱。夜间上课又于列位工作并无妨碍。列位大家想想,我们为甚么要如此做?无非是念列位工人的苦楚,想列位个个写得、算得。列位何不早来报个名,大家来听听讲?」

  此举足可以看出青年时期的毛泽东就已有实地操作、搞实践的想法和行为了,其实说到实践,这年更早一些,也就是暑假,毛泽东就和萧子升徒步走完了大半个湖南。

  1917年7月中旬到8月16日途经长沙、宁乡、安化、益阳、沅江历时一个月,行程九百余里。未带一文钱,写些对联送人以解决食宿,沿途探访了社会上各式各样的人。

 

  也是在这一年,毛泽东开始在全国初露头角。1917年4月1日,以「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在《新青年》第三卷第二号发表《体育之研究》。强调体育强国,提出「文明其精神, 野蛮其体魄」的口号。

  文章说:「国力苶弱,武风不振,民族之体质,日趋轻细。此甚可忧之现象也。提倡之者,不得其本,久而无效。长是不改,弱且加甚。夫命中致远,外部之事,结果之事也。体力充实,内部之事,原因之事也。体不坚实,则见兵而畏之,何有于命中,何有于致远?坚实在于锻炼。锻炼在于自觉。今之提倡者,非不设种种之方法,然而无效者,外力不足以动其心,不知何为体育之真义。体育果有如何之价值,效果云何,著手何处,皆茫乎如在雾中,其无效亦宜。欲图体育之效,非动其主观,促其对体育之自觉不可。苟自觉矣,则体育之条目,可不言而自知,命中致远之效,亦当不求而自至矣。不佞深感体育之要,伤提倡者之不得其当,知海内同志,同此病而相怜者必多。不自惭赧,贡其愚见,以资商榷。所言并非皆己实行,尚多空言理想之处,不敢为欺。倘辱不遗,赐之教诲,所虚心百拜者也。」

  并在这篇文章的第八章节《运动一得之商榷》里提出并发明了自创的毛氏六段操,名之曰「六段运动」∶「(一)、手部运动,坐势。1.握拳向前屈伸。左右参,三次(左右参者,左动右息,右动左息,相参互也)。……(六)、调和运动,不定势。1.跳舞。十余次。2.深呼吸。三次。」

  在这几年里,毛泽东的想法多变,时而高呼体育强身,时而希望湖南独立,时而强调唯心主义,时而呼吁教育强国。

  教育强国,这也是他进湖南第一师范的原因。1913年春天,在写给父亲毛贻昌的信里说,冥思苦想后,觉得自己最适合于教书。

  这个时候(1917年12月26日)的毛泽东,还从没出过湖南省。直到第二年(1918年)8月,才最终决定北上,与蔡和森等人会和。

  1918年8月19日,毛泽东同罗学瓒等一行到达北京。后与蔡和森等八人住在距北京大学不远的三眼井吉安东夹道七号三间狭小的房子里,「隆然高炕,大被同眠」,生活清苦。今址尚存,为私人住宅(吉安所左巷8号,旧时的门牌是吉安所东夹道7号)。

 

  正是这次的北京之行,改变了毛泽东的一生。

  1918年10月,经杨昌济介绍,毛泽东认识了北京大学的图书馆主任李大钊,并在北京大学图书馆担任助理员。这期间,时常看到李大钊和旁人在谈论马克思主义,耳濡目染也接触到了许多相关书刊。比起李大钊写那两篇文章,还早了一个月。

  而那首著名的《沁园春·长沙》,其实要等到毛泽东1925年回到湖南时才诞生: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去世。时年32岁的毛泽东于秋天路过湘江,写下了这首词。

  等到了1958年,毛泽东在谈到这首词时说:「击水:游泳。那时初学,盛夏水涨,几死者数。一群人终于坚持,直到隆冬,犹在江中。当时有一篇诗,都忘记了,只记得两句:『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回到1917年,就在毛泽东度过24岁生日的一个多月前,他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由他指挥的军事行动,很多年后毛泽东只说过一句:「这是我军事活动的开始。」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湘粤桂联军与北军王汝贤、范国章部在湘潭接战。在南北军阀混战,北军败走,南军未到长沙之际,北军溃军王汝贤部在第一师范附近徘徊。

  为防长沙城惨遭屠戮,毛泽东以学友会总务的名义,把学生志愿军组织起来,布防学校周围山头。当溃军向北移动时,联络警察分所,利用他们的真枪射击,志愿军放鞭炮助威, 高喊;「缴枪没事!」溃军不知虚实,惊慌失措,纷纷缴械,由商会出钱遣散。

  全校师生议论说:「毛泽东通身是胆。」

 

  那一天恰好是1917年11月15日。一年后的同一天,李大钊发表那两篇文章。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

  文章开头提到的毛泽东的那位同学陈赞周,后来和毛泽东一起去了北京,再后来同蔡和森等人一起留学法国。在很早的时候,他就这样评价过毛泽东:「润芝(之)气质沉雄,确为我校一奇士,但择友甚严,居恒骛高远而卑流俗,有九天俛视之慨……堪称益友!」

  一百年前的今天,1917年12月26日,毛泽东24岁整。那时的他撞了很多南墙,他还没想好自己要做什么,也没想好怎样才能真正的救中国。但是没关系,年轻就是试错的资本。「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只要你敢跃、敢飞。

  一百年后的今天,2017年12月26日,你多大?

  (参考资料:毛泽东《心之力》、《体育之研究》、《毛泽东年谱》、《毛主席诗词十九首》,李大钊《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王钰鑫《试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最浓缩的毛主席编年史(建议收藏)
  2. 九·九的怀念——纪念毛主席逝世42周年
  3. 伏牛石:毛主席的九月九
  4. 岳青山:106岁维族老人圆梦北京看毛主席唱《东方红》,唱响了历史的公道!
  5. 九月九的哀思……
  6. 钱昌明:人们为何念念不忘毛泽东?——纪念人民领袖逝世42周年
  7. 听听农妇是怎样评价毛主席的
  8. 顽石: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全文)
  9. 聂焱 | 从刘强东涉嫌性侵案看到什么?
  10. 郭松民 | 从《霓虹灯下的哨兵》看社会主义新文化建设——纪念毛主席逝世42周年
  1. 郝贵生:“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
  2. 刘强东性侵案背后的故事,或许要比性侵本身劲爆得多
  3. 黄卫东:中美贸易战双方得失分析与对策建议
  4. 教育部欠全国人民的岂止是一个道歉,背后还有什么
  5. 寿光之殇:始料未及的天灾,揭开积淀已久的人祸
  6. 张志坤:直到今天,他仍然让一些人感到恐惧
  7. 从“刘强东案”谈我国社会的阶级意识
  8. 孙锡良:“刘强东事件”的过敏反应
  9. 崔永元手撕澎湃新闻,爆食盐大问题!
  10. 天下苦资本久矣——刘强东事件中,公众为什么不仇富?
  1. 刘少奇能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
  2. 乌有之乡拟于近期在深圳举办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
  3. 人民军队的源头是刘少奇吗?
  4. 中产阶级,你为什么不满?
  5. 钱昌明:强大的苏联怎会顷刻解体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教训
  6. 崔永元凌晨突发声,这次是关于国内的谣言
  7. 辽宁王忠新:坦赞铁路兴衰带给人们的思考
  8. 邓爷说过“飞夺泸定桥是虚构的”么?
  9. 荒唐的图片,荒谬的纪念
  10. 郝贵生:“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
  1. 岳青山:106岁维族老人圆梦北京看毛主席唱《东方红》,唱响了历史的公道!
  2. 曼城青年的“打砸抢”,摩拜终于扛不住了
  3. 郝贵生:“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
  4. 二战后,为消灭中华民国,美国费尽心机
  5. 90后已经“穷”得叮个啷铛咚隆呛了
  6. 教育部欠全国人民的岂止是一个道歉,背后还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