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中华医药

“哲”、“政”与“医”

夏天的小白兔 · 2011-12-06 · 来源:乌有之乡
“文化自觉”研讨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医政哲学杂谈之二

   

                      “哲”、“政”与“医”  

                      ——皇帝的新装该脱掉了  

                     夏天的小白兔  

看到这这个题目,人们想到的与“哲”字相关会有哲学、哲人、哲理、规律等,与“政”字相关的可定是政治、政党、政治制度、政治家乃至政治流氓等,与“医”字相联系的有医学、中医、西医、医学家、医生、郎中、病人、护士乃至兽医等等。  

世人对于三个字是个什么态度呢?  

还还真不好说。真正研究相关领域的人士是非常谨慎的,因为他们可以称得上“哲”。  

    《皇帝的新装》,是丹麦著名童话作家安徒生的代表作之一。这个有趣的童话为我们描绘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奢侈的国王每天只顾着穿衣服,不管其他任何事,两个骗子就投其所好对其进行忽悠,皇帝和众大臣都是“聪明人”,都看到了新装的雍“雍容华贵”,结果皇帝就这样穿着“华丽的”新装去游行,最后一个孩子天真的一句话“皇上没有穿衣服,光着屁股呢!”。  

    这个故事也是“童言无忌”这个成语的具体诠释。安徒生先生之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他是个“哲人”, “以童言道”。  

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西方的唯心论本身就是邪教,唯有中国的哲学——“易”才可以称之为哲学。也正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来深深地懂得“易”的含义,中华文明才能够基本上符合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至于历代统治者们“明知故犯”是由于他们的自私造成的,也正是晚晴后期那些仅仅注重个人利益的封建统治者们才使得近现代中国陷入灭亡的境地。  

至于“政”则是“正”也,“道”也,天人合一,符合天地人间的客观规律才能称得上政治,政治学应该也是这样的学问。历朝历代的初期的统治者都是清醒的、明智的,因为总体上他们都基本上遵循了这一人间正道,但是,随着历史的进程,其后代滋生了穷奢极欲的生活方式,结果是统治者自己给自己安装了定时炸弹。  

关于“医”者,古代也是精通上述“哲”的圣贤承担,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知人”。他们把中国的哲学在人体健康祛病的实践经验加以总结,才创立了中国医学。故此《内经》的核心思想就是“不治已乱治未乱;不治已病治未病”,体现了防患于未然的理念,认为治病与治国是相通的,提出“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概念。  

由此看来,医政哲学本来就是一体的、一个体系,其目的是直接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类,以便政通人和、国泰民安。  

本来我们的文化和文明,如果没有统治阶级的“自我腐败”是不会出现朝代不断更替的历史现象。到了近代,如果满清地主阶级统治集团和现代封建官僚地主资产阶级具有最起码的文明和文化底蕴,也不会遭受一百多年地侵略。  

哲学是研究客观世界和人类思维运动变化规律的学问,敢于正确认知这一规律,唤醒人民大众并付诸实践的人才能够占到历史的潮头,引领人民走向光明。毛泽东就是这样的人,他老人家曾经多次提到张鲁的五斗米教,是因为张鲁至少是悟通中国医学的人。  

中国道教形成以前和其后,中国的历史上是不乏这样的先哲的,但是,因为历史条件的局限性,特别是“官人”及其附庸的自私性,使很多智者不得不走向圣山大川,称为“闲云野鹤”。因为把认识到的客观规律(包括人类健康的规律),号召大众并付诸实践不仅仅是勇气和胆量的问题,而且还经常要冒着生命危险,这样的人士多了就形成了中国的道教。几经沧桑,现在的道教早已是“面目全非”。  

但就,医道来讲,春秋战国以后就每况愈下,因为秦越人(扁鹊)就是被医道底下的晋国御医因为担心其“饭碗”而嫉贤妒能给害死的;古代针灸的超级大师也曾经因为给皇妃针刺噫嘻穴治病,皇妃倒在了其怀里,而被皇帝处死。这两个故事,或者往事,使许许多多的医者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不得不谨慎,所以才有“医不出门”的说法。  

之所以有“医不出门”的古训是有道理的:一是,中医郎中一个人就是现代的一座医院,各种毛病都能调理,用现在的话讲叫做“敢于担当”——一切为病人着想,“医者父母心”;二是,“不出门”是为了更快的“出门”——更好的为人民服务,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药理和心理同时发挥作用,以达到最佳最快的效果。三、也存在有“免责”的成分,不是郎中医术低,而是病人已经是“病入膏肓”。  

所以,那种把哲学、政治学和医学分开的人士,根本没有资格治国、治病,更不要说“治人”——教化民众了。  

不信,请观察当今的世界和中国,有多少是“裁缝”,又有多少人甘愿当“皇帝”。“民猪派”、 “普世派”、“法治派”、“政党派”、“先富派”、“笑贫不笑娼派”、“爱资病”、“CEO派”、“带路派、“新老右派”、“裸官派”等等各类骗子已经是急不可耐,蠢蠢欲动,急切盼望其山姆大爷早日派大军登陆中国,岂不知毛主席的新中国早已打掉了美洲虎、欧洲豹的獠牙,再也不能先过去一样,架起几门大炮就能征服整个中国。他们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黄海的军演也好,南海挑衅也罢,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藉此给其豢养的走狗大气,寄希望于大小汉奸对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围攻撕咬。无奈何,毛主席把打狗棒法的秘籍已经留给了广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因为这些接班人偶感风寒,一时的大意而失荆州。只要我们抡起打狗棒法,按照“打狗秘籍”,不管是狼狗、猎狗、赖皮犬、牧羊犬、狮子狗、疯狗、野狗统统地都会成为中国人民的“下酒菜”。  

一部人类的历史早已证明,没有核心信仰的国家和民族,是可怜的国家和民族。印度这个国家和民族历史上因为信仰的混乱和事实上的缺失,导致其曾经近代被英国一个撮尔小国殖民三百年,即使现在也不过是多国豢养的没有脊柱的杂交狗之一(不包括普通民众),日韩更是侵害故主或者先生的美国的哈巴狗(不包括普通民众)。  

一个民族的信仰也应该是与时俱进的,俄罗斯在列宁斯大林的领导下,本来形成了新的符合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新信仰——列宁主义,但是,由于赫鲁晓夫的低能、勃列日涅夫的白痴和戈尔巴乔夫的背叛,导致了前苏联的崩溃,到现在俄罗斯还是一个严重的“类风湿患者”。俄罗斯就是个有了英雄而不知敬重,有了信仰因为官僚统治者的自私而不能自拔的国家。  

新中国之所以能够社会主义旗帜高高飘扬六十年而不倒,就是因为中国具有数千年的优秀文明,尤其是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特别是毛泽东把这种古老的文明与时俱进,从而使中国的医政哲学文明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水平。我们有哲学武器、思想武器、中国医学为代表的文明武器,就不怕任何歪理学说,就可以实现人类的大同,首先是中国的大同,从而为人类世界作出更大的贡献。  

有什么样的哲学就会有有什么样的国度。资本主义世界几百年对于人类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一定会受到历史的惩罚和清算。美国的邪恶,也一定会受到惩罚。今天刚看过《一万年前的旅行》,通过考古实证材料描述了一万年前美洲印第安人的狩猎生活,但是,扮演那些“原始人”的都是屠杀印第安人的白人后代,或者说准后代。当然作为考古学,并无可厚非,但是,印第安人就是你们的曾曾曾曾曾祖父灭绝的呀!  

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拂了三十多年,党中央和邓小平同志原本是借助人类文明的积极成果来发展我国的生产力的,但是,被一些信仰不坚定的“阳光下的爱国者”,而出卖了。小平同志一直强调的是:“鼓励一部分人靠合法劳动和诚实经营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大家共同富裕”;“如果中国产生一个资产阶级,中国的改革就真的走到邪路上了”等等。他们拉大旗作虎皮,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号,干着损害党、国家和民族的事情。比如:因法学精英们忽悠而成功取消“流氓罪”,导致精英们、一些贪官污吏以及先富起来的人流氓成性成堆;提倡性教育、性开放导致中国的婚恋观出现严重了的扭曲,给民族的繁衍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整个中国社会因家庭危机增添了无尽的不和谐因素等等。就连党校的教授和司马南pk,就公开放言司马氏乃政治学的“小雏”,以赌徒的心态生成司马南“把宝押错了”,我才发现这小子不是个好鸟,却原来是一只“秃鹫”——专食腐肉家伙;要知道“既无拜佛意,何不出空门”,你如果敢于辞去党校教授一职,不拿共产党及其人民政府的薪水,退出共产党,那才算爷们,否则就是“一个身披袈裟,躲进寺庙混吃混合的踢踏僧”,即使按寺庙的规矩也要被乱棍打出三山门的。  

近百年来的科学是有了飞跃的发展和进步,特别是电子信息科学,这种科技的进步和医学几乎没有关系,即使有关系也仅仅是能够帮助人们建立系统的医疗档案,还可以实现远程会诊,但是,必须是中国医学占主导地位,西方医学只能是配角。比如:各种影像技术应用于人体及其“西门庆式”的治疗方法,只能会造成人们的切实伤害,对于恢复健康几乎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就拿治疗癌症来讲,我的一个学生的单挑就在北京某医院先动了切除手术,几个月后又做了“微创”手术,结果还是四十岁不到就走了;现在我们每年进行数十万乃至近百万的癌症手术,其程序就是手术、放疗、化疗、透析等等,每个手术都是成功的,但你们敢于公布治愈率而不是手术成功率吗?就拿一个小小的痔疮来讲,人们被你们一次一次的手术结果怎么样呢?又治愈几个呢?敢于公布治愈率吗?再说“更小”一点儿的疾病——感冒,难道真是你们的消炎药治愈的吗?你们研究过感冒长期服用抗生素类的危害到底是什么吗?即使有所研究敢于公布结果吗?  

   

   

其实夏天的小白兔的职业乃大学教师也,研究中国医政哲学近二十年,生活在中医文化环境即过半百,不是为了生存,仅仅是为了中华文明之道,为了国人尽快地逃出西方医学这个魔掌。  

就本人的体会来讲做点儿事情太难了,特别是真正的有益于人民的事情就更难了,何况中国医学已经被妖魔化了近两百年,人们对于中国医学的常识几乎是一无所知,而当下的人们又被“医学科学”和西方资本集团的绑架。  

在弘扬中国医学这一点上,我们还不如日本和韩国,尽管他们是从我们这里拿去的。但是,在这一点上我发现我们的国人并不喜欢“出口转内销”的中国医学,而在美国和欧洲人家到有很多人享受着中国固有医学文明的成果。  

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我们每个人,特别是卫生部的老爷们,不应该认真反思吗?  

   

坚信并积极实践者,如有需要可来信告知summerguiyincai@sina.com,将尽力提供帮助——帮你和你的家人传授一些人体消、防的健康技术。  

 2011-12-5   

    待续  

医政哲学杂谈之三

              向幸福出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利永贞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7.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8.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9.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10.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