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 正文

阶级斗争学说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精髓——重读《共产党宣言》等书的笔记

作者:陈士榘  更新时间:2014-11-12 14:36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  责任编辑:南岗

  (陈士榘,中国共产党第九、十届中央委员。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国现代国防工程的奠基人。)

  一

  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来就是无产阶级从事革命,进行阶级斗争的科学,是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不久以前,重读了《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论马克思恩格斯及马克思主义》、《论合作制》等四本书,回顾一下国际无产阶级和我国革命斗争的历史,深深地感到一条阶级斗争的红线贯彻始终,越发感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战斗性和生命力,越发感到学习、掌握和运用这个锐利武器的迫切性。

  一切老修正主义者和现代修正主义者总是千方百计地“企图真的修改马克思主义的基础,即阶级斗争学说”①。他们说,资本主义可以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可以经过资产阶级议会道路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极力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从而阉割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精神。

  面对着现代修正主义者适应美帝国主义的需要,向各国人民革命、向马克思列宁主义大举进攻的严重时刻,要求每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坚决保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纯洁性,高举世界革命的大旗,将革命进行到底。作为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中国共产党的每一个党员,有必要加速提高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水平,才能适应整个斗争形势的需要。

  我在重新学习了《共产党宣言》等四本书之后,深深地体会到,读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就能够更深刻地领会毛泽东思想,更深刻地认识到毛泽东同志的伟大和正确,也深深地认识到,阶级斗争学说,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当前是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好时机,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观点,毛泽东同志的论述,同现实斗争联系起来,并且同新老修正主义的论调相对照,就能“立竿见影”,真正把毛泽东思想学到手,在阶级斗争中,永远保持正确方向。

  二

  阶级斗争的这条历史规律,早在一百多年以前,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已阐明。他们指出,自从原始公社解体以后,“至今所有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②。马克思和恩格斯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对资本主义社会两大敌对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作了分析,对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阶级斗争作了分析,从而对阶级的存在和阶级斗争的发展作了科学的论断。马克思在致卫登麦尔的信中曾这样概括地论述:“……我所作出的新东西就在于证明下列几点:(一)阶级的存在仅仅是跟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的;(二)阶级斗争必然要引导到无产阶级专政;(三)这个专政本身不过是进到消灭任何阶级和进到无阶级社会的过渡。”③这里告诉我们,要通过阶级斗争,特别是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来消灭阶级和阶级斗争,这是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的核心。历史完全证实了这些论断的科学性和革命性。我们只有以阶级、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把握住这条理解一切阶级对抗社会的阶级斗争发展规律的基本线索线,才能认识形势,才能使自己始终处于主动地位,才能在阶级斗争中不致迷失方向。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贯认为,阶级的存在总是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的。阶级不是从来就有的,它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一定阶段上的产物,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原始公社里就没有阶级。后来,由于生产力有了一定的发展,出现了剩余生产品,交换发展了,随着私有制的出现,便产生了阶级。可见,阶级存在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决不是你说它存在,它就存在;你说它不存在,它就不存在。就现代资产阶级本身来说,它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的产物,是生产方式多次变革的结果,是生产力有了较高发展的结果。当生产力高度发展之后,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消灭阶级,就成了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总之,阶级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人类社会的历史,除原始社会以外,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从没有阶级社会到阶级社会,最后通过社会革命,过渡到更高的没有阶级的社会。归根到底,这是为社会经济的发展所决定的。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是分析人类社会历史问题的根本武器。离开了这一原则,就只能走上邪门歪道,滚进修正主义泥坑。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贯认为,阶级斗争必然要引导到无产阶级专政。因为,社会化的大生产与资本主义的私人占有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根本矛盾,由此引起了资本主义一系列的矛盾。这主要表现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对抗,个别工厂中生产的组织性与全社会中的无政府状态之间的对立。这些矛盾发展的结果,正如《共产党宣言》所指出的,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同时也还造就了将运用这武器来反对自己的人——现代工人阶级,即无产者。也正如恩格斯所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日益把大多数的居民变成为无产者,因而,就造成了一种在死亡的威胁下不得不起来完成这个革命的力量。资本主义迫使巨大的社会化的生产资料日益转变为国有财产,因此它自己指出了完成这一革命的道路。无产阶级将夺取政权,而把生产资料首先变为国家的财产。”④就是说,无产阶级最后经过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消灭资本主义旧社会,和建立共产主义新社会。这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所阐明的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以及完成这一历史使命的方式。然而,反动统治阶级是不会自愿让出政权的,是决不会放下屠刀的。可见,以暴力实行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是多么重要。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一文中指出:只有把承认阶级斗争扩展到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我们运用这块“试金石”,就可彻底戳穿现代修正主义的伪善面目。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贯认为,无产阶级专政本身不过是进行消灭任何阶级的过渡。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必须有一个过渡时期。这个过渡时期的主要特点是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同时存在。列宁指出:“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换句话说,就是已被打败但还未被消灭的资本主义和已经诞生但还非常脆弱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⑤在这个过渡时期,阶级与阶级斗争始终是存在着的,而无产阶级专政则是这一过渡的前提条件。无产阶级在夺取政权之后,“必须有专政制度。第一,不无情地镇压剥削者的反抗,便不能战胜和铲除资本主义……第二,任何大革命,尤其是社会主义革命,即令不发生对外战争,也决不会不经过国内战争”⑥,为了进行对内或者对外的战争,为了消除在战争中所造成的混乱状态,镇压各种反革命分子与坏分子的阴谋破坏,必须实行强有力的专政。同时,“无产阶级运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所有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手里,即集中在已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更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⑦。但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不是为了永远巩固自己的阶级统治,而是为了消灭一切阶级。《共产党宣言》指出:“如果说无产阶级在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中一定要团结成为阶级,如果说它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并以统治阶级的资格运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那末它在消灭这种生产关系的同时,就消灭阶级对立存在的条件,就根本消灭一切阶级,从而也就一并消灭它自己这个阶级的统治。”这是达到没有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必由之路。如果按照现代修正主义的那一套,在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条件下,就想出什么“全民国家”和“全民党”等等,那就不可能有阶级的彻底消灭,就不可能有共产主义;而只能导致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蜕化变质,只能导致资本主义的复辟。但是,全人类终将进到无阶级的社会——共产主义,这是任何反动势力也阻挡不了的。

  三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处在资产阶级由进步的革命阶级转变为反革命阶级的时代,马克思主义学说是随着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的发展而发展丰富起来的。列宁是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在和第二国际机会主义的斗争,以及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斗争中发展和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推向一个新的阶段。毛泽东同志是当代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思想是在帝国主义走向崩溃、社会主义走向胜利的时代,在中国人民的伟大革命斗争中,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创造性地发展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不仅是我们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强大的思想武器,而且是我们反对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反对现代修正主义和现代教条主义的强大的思想武器。

  毛泽东同志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创造性的运用和发展,就表现在他对阶级斗争问题上作了多方面的精辟的论述和高度的理论概括。他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的天才结合,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阶级分析的方法,进一步丰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解决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许多有待解决的问题,引导中国革命绕过了一个一个的暗礁,夺取了一个一个的阵地。

  毛泽东同志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般原理,运用到同欧洲资本主义国家有很大不同的中国来,这就需要在理论上有极大的勇敢和极大的首创精神。还在中国第一次国内革命的初期,毛泽东同志就指出,分清敌友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我们要分辨真正的敌友,不可不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及其对于革命的态度,作一个大概的分析”⑧。从此出发,毛泽东同志首次对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阶级关系作了最透彻的分析,成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阶级关系分析的典型范例。他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里,不仅分析了社会各阶级,而且又具体地分析了一些阶级中的各个阶层,这就使我们能够更正确地处理好各阶级的关系。毛泽东同志根据中国社会特点,把中国的资产阶级区分为买办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他指出,买办资产阶级完全是附属于帝国主义的,是极端的反革命派;民族资产阶级是具有两面性的阶级,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在革命高涨时,或者向左跑入革命派,或者向右跑入反革命派。因此,在同民族资产阶级联合时,要时常提防他们,不要让他们扰乱了我们的阵线。这就为中国革命分清了敌友,奠定了“又联合又斗争”的政策基础。毛泽东同志指出,广大的农民(贫农、中农)和其他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最接近的朋友”,是无产阶级可靠的同盟军。这就为中国革命找到了伟大的革命力量,从根本上解决了无产阶级革命领导权的问题。毛泽东同志分析了中国无产阶级的本质和特点以后,进一步指出,中国无产阶级虽然人数不多,却是新的生产力的代表者,是最有前途的阶级。由于无产阶级生产集中和经济地位低下,最能战斗,加之有了自己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政党,所以,只有无产阶级才是中国革命的领导力量。毛泽东同志指出:“一切勾结帝国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以及附属于他们的一部分反动知识界,是我们的敌人。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一切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最接近的朋友。那动摇不定的中产阶级,其右翼可能是我们的敌人,其左翼可能是我们的朋友。”这就在革命的紧要关头,既反对了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又反对了以张国焘为代表的“左”倾机会主义,奠定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根本思想。

  基于上述分析,毛泽东同志“从中国是一个政治经济发展极不平衡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大国这个事实出发,从中国的反革命营垒内部不统一和充满着矛盾这个事实出发,得出以下的结论:(一)许多农村小块革命根据地能够在反革命政权的包围下发生、坚持和波浪式地向前扩大;(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和革命根据地,是我国民主革命中工农联盟的主要形式,是我国无产阶级领导全国人民争取解放的主要斗争形式;(三)革命根据地是中国人民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的伟大革命阵地,革命人民就是依靠这样的根据地,来打击反革命的进攻,积蓄和锻炼自己的力量,作为革命进攻的出发点;(四)革命武装和革命根据地的存在和发展,必然会提高全国人民群众的革命觉悟,逐步动摇反革命统治的基础,促进全国人民革命的高潮。毛泽东同志就是这样根据中国革命的经验,提出了在中国条件下革命发展的新公式,从而使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国家与革命的学说在东方一个大国的广阔土地上得到了新的胜利,并且充实了新的内容”⑨。同时,在毛泽东同志的直接领导下,一直坚持在工人阶级及其政党——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坚持在斗争中把共产党建设成为一个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武装起来的、有铁的纪律、掌握斗争艺术、密切联系群众的成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坚持正规武装与地方武装相结合,群众斗争与武装斗争相结合的原则。这就是中国人民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下,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所走过的光辉道路。

  对于过渡时期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特别是社会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毛泽东同志给马克思列宁主义宝库增添了新的内容。不少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没有遇到过,他们只能作些科学预言。我们说,任何一个事物或社会的发展,都必然以矛盾为发展的动力,这本来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观点。但是现代修正主义者却力图抹煞社会主义社会中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来篡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同志则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原理,根据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尤其是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实践,进行了科学的理论概括和总结。他指出:“在我国,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⑩。他经常地教导我们说: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这两段简短的话,深刻地告诉我们,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有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社会,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由于社会主义国家中,谁战胜谁的问题没有解决,搞不好,还有资产阶级复辟的危险;过渡时期的阶级斗争集中表现在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上,解决这个问题,是整个过渡时期的任务;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在阶级斗争的情况下进行的,如果只顾建设,忽视或者忘记阶级斗争,势必犯错误。毛泽东同志要我们牢牢记住:帝国主义总是要对我们进行各种各样的颠复活动的;反动阶级和反革命分子总是同国际上的反动派互相呼应的;加之资产阶级的影响、旧社会的习惯势力、一部分小生产者的自发资本主义倾向仍然存在;还会产生一些贪污盗窃、投机倒把和新的资产阶级分子,而社会上的阶级斗争不可避免地要反映到党内来。在这种种情况下,我们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同时,一定要在经济战线、政治战线、思想战线和文化战线上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并将整个革命进行到底,以保障社会主义建设的彻底胜利,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

  在农村中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这是过渡时期阶级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对经济的发展、工农联盟和政权的巩固有着极大的关系。毛泽东同志对我国土地改革后的农村经济情况和新的阶级关系进行了科学分析,解决了农业社会主义改造依靠贫农、下中农团结中农的阶级路线问题,制订了一系列实现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理论和政策,从而完成了对我国五亿农民的社会主义改造,并创立了人民公社制度,使农村社会主义阵地得以巩固。这不仅证明了列宁合作制思想的完全正确,而且对列宁合作制思想作了重大发展,进一步丰富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学说,丰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毛泽东同志彻底粉碎了一切修正主义者的荒谬论点,为取得社会主义国家防止修正主义的腐蚀和资本主义的复辟,锻造了一件锐利武器,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作出了伟大贡献。

  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之后,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掀起了反共反人民的世界风潮,接着发生了匈牙利事件,南斯拉夫的修正主义分子、我国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也兴风作浪。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同志总结了国内外的正面的和反面的经验,提出了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社会中两种不同性质的矛盾问题,这是具有极其伟大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的。对于两类不同的矛盾能否处理得当,关系到社会主义革命的成败问题。因此,他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首先要求我们严格区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指出:“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时期,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围;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都是人民的敌人。”毛泽东同志并且提出了处理两类矛盾的不同方针。解决敌我矛盾,是用专政的方法,就是说在必要的时期内,不让他们参与政治活动,强迫他们服从人民政府的法律,强迫他们从事劳动,并在劳动中改造他们成为新人;解决人民内部矛盾,只能用民主的方法去解决,只能用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服教育的方法去解决,而不能用强制的、压服的方法去解决,即必须采取“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他还在这里特别强调了在一定条件下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相互转化,强调了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等。在毛泽东思想指导下,我们就在我国充分地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使得整个国家的政治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之而来的是经济建设的迅速发展。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社会中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问题,这是毛泽东同志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创造性地运用,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阶级斗争学说的重大发展。毛泽东同志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既是一部伟大的哲学著作,又是我们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纲领性文件,制订路线政策的理论基础,同时也是我们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有力武器。

  还是由于有了毛泽东思想,中国人民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取得了巨大的胜利。毛泽东思想还受到了全世界的革命人民的欢迎。他们从中国革命的经验中,从毛泽东同志的著作中,获得了革命的武器。尽管过渡时期的阶级斗争是长期的、曲折的、复杂的和有时是很激烈的,只要我们刻苦学习,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关于阶级斗争的学说武装起来,我们就能够胜利地担负起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任务,就能够战胜国内外的一切阶级敌人,就能够把消灭阶级的斗争进行到底。一个无阶级的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一定会在全世界实现。

  【注释】:

  ①《论马克思恩格斯及马克思主义》第二○六页。

  ②《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大字本,第三五页。

  ③《马克思恩格斯文选》第二卷,第四五二页。

  ④《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七六页。

  ⑤《论马克思恩格斯及马克思主义》第四二一页。

  ⑥《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第二四二页。

  ⑦《共产党宣言》第六五页。

  ⑧《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三页。

  ⑨《中国人民革命胜利经验的基本总结》《红旗》一九六○年第二○、二一期。

  ⑩《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http://dangshi.people.com.cn/GB/170835/176549/176553/10548529.html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14/11/332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