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 正文

李济广:当前最充满危险的是混合所有制运动

作者:李济广  更新时间:2015-01-30 17:23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搞市场经济而又允许私有资本存在,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存在已难以避免,但混合所有制不是国有经济改革的科学方向,像国资委研究中心彭建国说的“一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潮即将来临”,即以运动式大力度推进混合所有制更是危险的。

  第一,泛泛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将成为彻底私有化的催化剂。

  一段时间以来,各地和一些央企不断推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对此,英国《金融时报》将之形容为中国的第二轮国企私有化浪潮,伦敦《经济学人》将其称之为中国国营企业改革新一轮私有化潮起,俄罗斯之声报道,奥斯特洛夫斯基认为,中国私有化进程已经开启,不会再有退路。这些看法虽然与政治顶层的说法不一致,但也不是空穴来风。

  把混合所有制限制在小规模和一定范围内,不会使中国成为私有制为主体的国家和社会,而在公有制经济退居非主体地位的情况下,持续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必将使公有资本变成无足轻重的存在。在以往,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无疑缩小了国有资本在全社会资本中的比重,在今后,如果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让私有企业混进国有资本而是让国有企业混进私有资本——同时让私有全民雨后春笋般创业而让国有企业死一个算一个——就要演变为最后一轮大规模的私有化运动。例如,如果混合所有制未成为某一国有企业不得已的解困性融资途径但却非要上市,如果搞好某一项目并不必须与私有资本联合、不是必须被私有资本收购,不是必须让私人入股,但为了混合却非要这样做,如果将国有股售予——即使合理定价——职工和领导干部,如果大规模引进所谓战略投资者和私人合作者——即使依法合规、公开透明,没有利益输送——也都会进一步蚕食国有资本的比重,最终,国有企业大部分将被私人资本所接管。

  彭建国说改革是有红线的,红线就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实际上,现在国有资本已经没有多少了,私有化用不着像上一轮私有化运动那样实行世纪大奉送。彭建国说在新一轮国企改革大方向上,逐步纠正了“新一轮私有化”、“国退民进”、“国有企业从竞争领域全面退出”等错误观念,不知是自欺还是欺人?彭建国说他所说的改革是有底线的,底线就是坚持基本经济制度,这是无稽之谈还是“有稽之谈”?是不是睁着眼睛说XH?

  第二,像彭建国说的推进混合所有制意味着“一场真正的大改革即将开始”将使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自信彻底崩溃。

  彭建国说,“国有企业实力”+“民营企业活力”=“混合企业竞争力”。这就是说,搞混合所有制的依据就是国有企业不可能搞出活力来——搞不出活力来还要他干什么?有活力的必然逐渐有实力。实际上,共产党人坚持“共产”制度,把公有制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根本原因就是自信公有制经济具有比资本主义所有制经济具有更高的效率,能够比私有制搞得更好。认为公有制经济必须搭私有制的便车才能维持下去,认为共产党员领导干部只有享有剩余价值索取权,才能好好干工作,客观上是对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的根本不信任。这种不信任会导致全社会对社会主义大面积丧失信心。

  许多人已指出混合所有制不是搞好国有经济的充分条件,即不可能“一混就灵”,而实际上更为重要的问题是,混合所有制也不是搞好国有经济的必要条件。私有化大企业治理弊病也不少,如果私营企业有好的经营机制,国有企业完全可以借用;而如果引进私人资本甚至让私人资本控股,则国有企业会发生不同程度的质变。公有制经济去掉诸多弊端和腐败,进一步提高效率的充分必要条件是人民参与监管、领导相互制衡和国家制度干预。

  第三,混合所有制及其私有化的推进将使中国上层建筑进一步发生性质演变乃至危险的巨变。

  虽然张维迎们早就说经济基础的演变已经完成,但毕竟还有一些国有企业放在那里。等到国有资本只剩百分之十,那时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和资本主义的性质区别怎样体现?要是谁跟你说社会主义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封建主义就是天皇的领导——你不觉得无语吗。

  李铁映同志说得好,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名称就叫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是“共产“主义,而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遗憾的是,那么多的共产党的党务人员、青年团干部、喋喋不休不知所云的特色专家甚至“马克思主义专家”和政治课教师,甚至被忽悠忘记了或不知道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的基本内容——他们可能会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倒是好,退休制度改革使他们不用再担心某某党解体后会失去退休待遇了。消灭国企和消灭共/产党、颠覆国家主权没有区别,消灭国企的主张也比刘晓波和宪政派危险得多而且也富有成效,而不断把主张消灭国企的大腕当作座上宾,这是否意味着主张消灭国企至少不是啥问题?

  人们大讲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但是,不坚持公有制怎能坚持马克思主义吗?权力精英要说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但不坚持“共产”制而坚持一部分人的领导那是要为了什么?说要维护意识形态安全,要加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难道抓意识形态就是为了不让人们乱说话,让人们必须与方针政策保持一致、与领导保持一致?如果不认为公有制占主体是社会主义社会是必须的特征,如果认为公有制经济没有自立能力,那到底让高校师生树立什么理想信念和什么价值观?社会主义理想跟共和党的信念区别在哪里?共产党一党执政的根本理由就是共产党要实施公有制的社会而不许别的政党和势力破坏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社会制度。共产党不坚持共产制怎样从逻辑上证明自己的优越性和存在的合理性?那不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吗。

  吴敬琏认为国有经济必然变成权贵资本主义。但真正的国有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也不能存在权贵,所以真正的社会主义谈不到权贵资本主义。只有经济基础变成资本主义,再允许少数权贵存在,才会演化出权贵资本主义即最坏的资本主义来。多年来,许多地方政府站在资本家立场上打击“恶意”讨薪,再一次验证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且是法制难落实的上层建筑——你想想为什么不像美国。房价高是因为房子不征遗产税、房产税、闲置税、土地增值税,象征性征收所得税,基本不征营业税,贷款还优惠,这对那个阶层有利?中国养老金,机关事业单位替代率也未达到国际平均水准,企业就更少,与此相应的是富翁们在世界上赶超美国,还有就是大批人在私企上班时工资就太低,缴费也少——上班工资都没有达到与GDP水平相适应的正常退休金水平——退休后退休金还能比在职工资高多少?一个钟情于私立学校私立医院也就是贵族学校和贵族医院的官员,你认为他是什么性质?

  在一个剥削为主体的情景下,在一个普通群众更为弱势的情景下,在一个腐败不公现象弥漫社会的情景下,在一个党委书记们与资本家打得火热的情景下——非竞选加私有化体制下这是必然的——,一旦关键时刻叶利钦式人物登高一呼群起响应,想让私本家做“男儿”挺身而出保卫纲领为公产的党?副总统、总理、国防部长、副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克格勃主席、国防理事会副主席加在一起指挥不动没有社会主义理想的军队和警察,怎样保证这样的故事不会重演?

  搞不好,混合所有制对私有化的扩展,将直接导致资改派取得颠覆性的最后胜利。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5/01/337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