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 正文

司马平邦:抵毁毛泽东的德国人背后还有谁?

作者:司马平邦  更新时间:2015-02-08 08:45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readpic.jpg

  视频链接:我哥们儿司马平邦

  http://www.weishi.com/t/2002059099437860?pgv_ref=weishi.sync.sina&pgv_uid=1106222

  如果不是这个叫雷克的德国小伙子自己发一条骂我司马平邦的短视频,我也不会注意他到底都在说什么,以及他说的这些东西后面的秘密。

  2月6号,雷克在新浪微博发出这条“德国自干五有话语权”的《我哥们儿司马平邦》的短视频,视频的终端是在微视上,一天时间转了1000多条,还有七八百个留言――咦,我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德国哥们儿来着?这引起了我的兴趣。

  看后,我觉得在雷克的背后,应该有另外一双手。

  雷克视频用两件事骂我,一件是我很早很早以前做过的一个网络视频节目(应该也有文章配发),我原来的说法是“文革是一场没有法制约束的‘大民主’”,这里的“大民主”是需要打上引号的,并具体论述了当民主这东西失去了法制的约束就会很容易变成文革的中国教训,其实,我是在强调法制与民主共同建设的重要性,所以,我个人对文革中的那些极端做法是持否定态度的,这也是我从来的想法;但在雷克的视频里,他只斩取了“文革是大民主”的片面说法,将原意完全倒过来。他还说,这是我在一个电视节目里说的。

  首先,他一个德国人,居然挖出我好几年前做的节目,这就是令人不可思议的本事,其次,他还能将原话巧妙地砍头斩尾,拿着被歪曲过的意思攻击我,我怎么也不相信这是他一个德国人自己可以独立完成的。

  其实,我从来没有在电视节目中说过这样的内容(我倒想去说),中国的电视节目这样的内容也不可能发表,可见,雷克接受到的信自应该是二手的,是别人给他策划出来的。

  我估计雷克是根本就没看过我关于此事的原意表达,因为有中国人在为他提供弹药嘛,他们现在似乎更需要在这个过度崇洋迷外的国家里,找一个外国人表达他们的意思。

  另一件,就是我对刚刚发生的约旦飞行员卡萨斯贝被IS烧死的评论,关于这件事的评论,我先是一条一条发在微博上,后又觉得微博140字不能完全表达清,就连续写了3篇长文章(正在准备第四篇),我看到其中某条微博,好像正被一帮公知们狂乱转发,他们用“如果司马平邦觉得他姐长得好看,就一定是想强奸他妈”的自虐式思维得出结论是我支持IS,他们认为只要能把这层意思猛烈转发,就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指马为鹿,把白说成黑,这真是一帮三孙子鳖犊子完蛋货――其实,我从来就没有说过支持IS,而且也一再强调烧死卡萨斯贝的行为非反人类,只是说美国带着约旦等中东盟友对IS发动空袭,不过是黑吃黑的战争游戏,烧死卡萨斯贝的IS是罪恶的,但美国未经叙利亚合法政府授权越境轰炸,且炸死难以计数的平民,也是罪恶的,而作为飞行员,卡萨斯贝也可能犯下了这样的罪恶,这不,昨天就有一位美国女人在轰炸中被误炸死(还有多少被误炸死的平民没有被报道出来呢)?

  以恶制恶,当然都该谴责。

  此外,我还认为,中东地区如阑尾一样被遗留下来的君主制、长久以来美国在中东的各种干预,以及现在越来越强大极端主义是中东的三大乱源,等等。

  但在雷克这小子的视频里,就一下子变成“司马平邦支持IS”这一种片面观点,然后他在这条定义下开始了胡乱的调侃,其目的还是强化司马平邦支持IS――我还支持你老木呢。

  这是我断定雷克不过是一个前台干活儿的另一个原因,我相信,如果他真的认真读了我关于此事的全部评论,是不会得出“司马平邦支持IS”的结论的,但如果是那样,他可能也就拿不到他的中国金主给的人民币了吧。

  凭经验,如此高难度的造假,古今中外只有中国公知们能完成。

  所以,至少在这个视频里,我认为,这个好玩的德国小伙子雷克也就是一个传声筒,别人装上子弹,他来放枪。

  正因为,那种叫做中国公知型号的枪支因为放过太多假弹,在中国互联网上已经因自干五的崛起,以及国家对意识形态的治理,给整哑火了,或禁掉了,仅存的如曹林先生虽然仍然在放枪,也只能是左放一枪右放一枪东放一枪西放一枪,有时还不得不要冲自己放一枪;但他们又何尝甘心于自己的失败,于是不知从什么鬼地方划拉出这么一支屌丝洋枪,装上中国公知们造假造出来的子弹,一通乱放。

  到现在,我也不支持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就不能放洋枪,而是反对给包括洋枪在内的任何枪装上中国公知牌的假弹,雷克啊,你可看好了,那些公知牌假货会炸膛的,小心崩你自己满脸花。

  但,我觉得雷克真要是只造造我个人的假,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说实话我是笑着看完这个短视频的,有时候自己被讽刺也是件挺好玩的事,他让我知道德国除了有贝肯鲍尔、克林斯曼和比埃霍夫这样的绅士,还有这种鳄鱼阿三一样的货;在与我办公室所在的大厦里,就有不少从德国来的专家学者,曾经有两个在中国服务了好多年的机械工程师,曾经很熟悉,在我的印象里,他们的作派和思想与雷克完全不同。

  下面我再说说另一层意思:

  德国公民雷克先生为了反对我的被造假出来的“文革是大民主”的说法,直截了当地在视频中用非常恶毒的语言咒骂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说他是“上面一个胖子,那个胖子吃红烧肉,吸英国烟,去游泳,写诗,还玩文工团,然后下面的老百姓就不停地喊万岁,不喊的话就会被整死,喊的话很有可能一样被整死”。

  这话的恶毒,我认为与茅于轼的“毛泽东曾经奸污过无数妇女”和袁腾飞将毛岸英烈士的牺牲称为“挂炉烤鸭”都有一拚。

  其实,他做视频质疑我个人是次要的,抵毁、污蔑毛泽东才是最主要的,当然雷克个人可能不明白这层意思,只有他背后的那个人明白。

  毛泽东,作为当前这个中国合法政府和执政党的最重要创建人,在今天,仍然可以被一个来中国营生的德国公民,在中国的媒体上,用中文视频如此公开辱骂讥讽,而且还可以骂得畅行无阻,还可能骂得赚到某些中国人付出的厚厚的人民币,唉,今天的中国真的变得让我看不清。

  再者,一个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打工营生的德国青年,居然能把抵毁、污蔑毛泽东的生意做得堂而皇之、风生水起,乐于和敢于如此深度地参与到抵毁、污蔑,甚至是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共产党合法性的行动中,我不知道现在那些天天强调意识形态正确的共产党官员们看后会做何感想?

  现在,雷克的这档“德国自干五有话语权”的网络话题视频已经推出50多期,我也只看了两三个,其中就有如那本嘴欠的法国杂志一样,直接煽动种族和宗教歧视的内容,而且在微视平台上堂而皇之地存在着。

  我更想知道,代表德国的德国驻华大使馆对此事会做何想――当然雷克只是自称自己是个德国人,这只有在向德国大使馆求证之后才能确认。

  我相信那些嘴欠的内容,如果现在让雷克回到德国,或去到法国,他是绝对不敢发表的,但在中国他却敢,他为什么敢?

  或者你换一种思考方式,他如果不说会怎样?

  关于其它细致的东西,且听下回分解。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5/02/338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