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 正文

张志坤:中国右派的日子开始难过了

作者:张志坤  更新时间:2015-09-29 08:21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中国右派的日子开始难过了

  张志坤

  当代中国有庞大的右派势力,与西方国家通常概念的右派涵义不同,当代中国的右派是一些极力鼓吹民主化,推动中国向西方普世模式看齐的人。有人说,他们在西方属于左派,但是,西方的左派大体都持平民立场,政治上倾向底层民众,而中国的右翼势力恰恰相反,他们是新兴资产阶级的代言人,站在有钱人一边为富豪说话,这一点他们与西方的右派相近;但是,他们又始终挥舞民主的旗帜,把民主化当做其政治圭臬,这一点看起来又使他们与通常意义上的左派混淆在一起。所谓中国的右派势力,其实就是这样一种政治大杂烩。

  政治大杂烩历来具有投机优势,中国的右派也是这样,改革开放至今三十年的历史也是中国右派在中国大搞投机的历史。曾几何时,右派在中国相当得势,政治上,他们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甚至左右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际进程和发展方向,成为一些掌权者的思想教父;经济上,他们捷足先登,不但实现了先富,而且以人类经济史上最快的速度成长为当代中国的富豪阶层。如果问中国历史上哪个时期资本家阶级最强大,回答无疑就是现在;在文化上,与右翼相联系的观念、价值、习俗,情趣在中国得以大行其道,而中国传统的、革命的东西则弃之如敝履,崇洋、媚外虽然被主控舆论所诟病,但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却愈演愈烈,好莱坞烂片在中国就是好莱坞大片,中国街头服装广告穿衣服的基本上是洋人,这类现象比比皆是。正因为如此,所有中国的右派把这一切都概括成所谓的“滚滚大潮”,他们认定中国必将皈依到西方的体系中去,必定要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都成为跟在西方后面亦步亦趋的附庸或仆人。

  但是现在,中国右派已经被碾在中国历史前进车轮之下了。至于这些原本坐在车上的贵客们为什么忽然滚到了车轮之下,个中原因相当复杂,主观的客观的,内在的外在的,远远不是几句话就能讲得清楚。但笔者以为,这实在是中国右派之咎由自取,是他们根本目标下驱使下的必然结局。因为他们的根本目的,不是让共产党变得更好,而是想办法把共产党赶下台去,所谓“民主”也好,“普世”也罢,核心指向就是把中共赶下台,把政权交出来;对于中国,他们并不是想让中国实现崛起复兴进而在各个领域超越美国,而是要让中国臣服于美国,做美国的附庸,服从和服务于美国的领导。所以,右翼势力对现如今中国一切都予以否定:政治上否定自不待言,经济上也基本否定,而在民族文化上否定得更加干脆、彻底。总之,在中国右派的价值体系中,所谓中国崛起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类,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的无稽之谈,在他们看来,衡量中国进步与否的核心标志,就是美国对中国的认可度与认同度。现在,美国及西方对中国的认可度与认同度正日趋走低,于是,中国右派也必然要下跳下车去阻止中国车轮如此这般地前行了。

  这样一来,中国右派在中国社会的位置就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在政治角色上,他们从中共的合伙人与合作者蜕变成了中共的掘墓人;在社会角色上,他们从中国社会的多数与主流蜕变成少数和逆流;在民族历史与文化的角色上,他们的大部分人就不得不脱下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文人的外衣,露出其西方政治、经济与文化教义之圣徒的真实面目。他们就是这样地现了原形,就像西游记里的妖怪,总要在最后现出原形一样,虽非其本意,但结局只能如此。所以这其实不是他们的一种进步,而是一种堕落,因为这样一来,他们操纵和影响中国改革进程的能力就越来越微弱了;蛊惑民众,左右中国社会舆论的能力也越来越低下了;而其政治与历史价值据也不免要直线下跌,跌得比上海股市上的股票还凄惨,因为上海股市上的股票还有回升的时候,而中国的右派却看不到任何回升的希望(有关这个问题,请参阅笔者文章《右翼力量在中国的影响及今后出路》)。

  具体地说,现如今中国的右派正在遭遇三重打击:

  第一,执政者强力反击。基于上述政治角色的蜕变,中国的右派开始把矛头指向中国当局的合法性,并将这一点当做一个主攻方向,其攻势的主轴是“宪政梦——历史虚无主义”,“宪政梦”指向的是体制,而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则指向政治合法性,并由此展开综合攻势。这使执政当局终于认识到,当代中国政治的最大危险不是“左”而是“右”,执政者如果不能很好地应对来自于“右”的危机,则中国政治必然要出现风雨飘摇的危险(有关这个问题,请参阅笔者文章《当今中国的政治危险是“右”而不是“左”》)。于是,当局开始了一系列的反击,右翼大V们迭受重创,右翼舆论在新媒体上遭到整肃,一些著名的右翼理论及右派骨干被边缘化,等等,反击力度相当大,以至于现如今右派对当局恨得直牙痒,虽不敢指名道姓地攻击开骂,但字里行间已经尽露无异。

  第二,老百姓已经唾弃。当代中国新右派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对爱国主义进行最坚决最彻底的否定,他们不但把近现代的爱国主义彻底打翻,而且也将中国历史上的一切爱国主义都彻底打翻;不但要挖共产党的祖坟,也同时要挖中国祖坟。也就是说,他们要将中国从思想上价值上在历史的高度上彻底遗弃。这是他们的使命所决定的。但是,现在,以骂中国而博眼球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这一点不同于改革开放时期,哪个时候,谁骂中国谁就能出名,骂得越狠越到位就越出名,就越有影响,但现如今不行,现如今中国人民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回归自信、自强的民族本色。骂中国的人要成为过街老鼠了。总体而言,现如今中国人尽管对现实对社会对执政党仍然还有诸多很不满意的地方,但由此所导致的诉求是“改”而不是“革”,颠覆性的鼓噪在中国没有市场。遗弃中国的人必然被中国所遗弃,直接表现就是来自老百姓的唾弃。所以,不管中国的一些右派人物在美国在国际上有怎样的影响,也不管他们有多大的势力,但在中国老百姓那里却没有号召力与感染力,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他们的那一套嗤之以鼻,并且随着中国老百姓日渐觉悟,他们必将为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所唾弃。

  第三,西方主子开始遗弃。不管中国的右派分子们是否承认,站在全球战略大格局的视角看,他们都是美国的政治工具。所以,有关中国右派战略意义上的工具属性,不但中国国内的政治观察家有这样的看法,即便是美国及西方社会的政治家战略家,也持此相同或相近的看法,所有的人都认为,在政治上改变或者演变中国,希望寄托在中国的右派身上。正因为这样,因此长期以来他们都得到西方的大力扶持,包括精神道义和物质金钱等各个方面,用一句网络术语说就是“狗粮”。但是,随着和平演变中国的可能性渐行渐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正针对中国实行战略转型,要在战略策略上实施新的路线方针,于是,中国右派在“国际社会”眼里的战略地位就直线下降了,简单地说,在美国眼里,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用处了,指望他们来演变中国基本不可能,而只能靠美国自己赤膊上阵了。这样一来,“狗粮”自然就会急剧减少,包括精神的和物质的,这是对中国右派一个沉重的打击。其实,只要中美之间的斗争走向公开化、表面化,右派的日子就要日益艰难,这是不言自明的事情,何况抛弃走狗的事儿美国历来没少干,仅就中国方面而言,就先后已经丢弃好几拨走狗了,对此,台湾的国民党人最清楚不过了。

  笔者以为,在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的战略大背景下,上述三种打击将持续发酵,让中国右派的日子相当难过。这一点与左派完全不同,当代中国的新左派是自觉自发产生的,并不是外部势力扶持下的产物,没有政治上的工具属性,信仰坚定而真诚,不搞政治投机,因而穷且益坚,从来没有日子难过一说。中国的右派则不然,原来养尊处优惯了,忽然间生存条件恶化,这日子无论如何也是难捱难受的。正所谓风水轮流转,过去他们一直给别人带来危机,现在轮到他们自己面临危机了。

  中国右派开始遭遇空前的危机,这是当代中国政治最大也是最有影响的新变化之一,对于这个变化进一步的具体发展,人们需要给予密切的关注。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5/09/352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