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 正文

邋遢道人 | 亲历朝鲜:朝鲜六日游之一——关于朝鲜的吃饭问题

作者:邋遢道人  更新时间:2016-07-29 09:38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7月16-21日和家里领导参加了一个“朝鲜金刚山六日游”,感触颇深,遂写些文字供有兴趣的人参考。

  交完预付款,我家领导就告诉旅行社她吃素食要旅行社安排。旅行社工作人员不耐烦地告诉领导说“不用”——朝鲜基本没有肉。还特别嘱咐饭菜可能不够要带点吃的,方便面面包之类。方便面易碎买了面包点心。当时心情就不好——虽然早知道朝鲜闹饥荒,但游客还是应该让吃饱嘛。北京旅行社的一个胖子在北京机场候机楼2号口送我们这个团。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很严肃的说:到朝鲜要注意,不能离开酒店,不要随便议论,不经允许不要乱拍照,否则会引起麻烦,千万千万!有人说听朋友说没这么厉害,胖子告诉她那是以前,今年中国投票支持联合国制裁,就严了。心情一下子坏到极点,后悔不该去了。胖子说他们社不随团,由朝鲜方面接待。

  到朝鲜第一顿饭就让领导犯了愁:除了酸菜以外其他菜都有肉,而且领导一点辣的不沾,酸菜也享受不了。这下旅行社要带的面包饼干还真起作用了(图一为两人份的饭菜,图二为一人份朝鲜族特色“铜碗饭”)。领导只好告诉朝鲜的金导安排一个素食。由于任务单里没有,一些路上的就餐点就只好吃饼干将就了,于是第四天面包饼干就吃完了。

  图一、图二

  朝鲜肯定缺粮少肉,但并不会因此慢待游客。朝鲜旅行社是不把利润放第一位的国企,克扣游客对自己坏处肯定大于好处。2012年我和领导参加过南朝鲜六日游,吃得明显比朝鲜差——除了最后一顿烤肉平时饭菜真的不用考虑素食不素食,但人家南朝鲜利润至上天经地义!

  一直到返回,并没有北京胖子说的那样可怕。我们去的两个主要地方是靠近日本海的金刚山地区和开城地区,属于“前线地带”,敏感地方比较多。金导在我们刚下飞机时也交待了注意事项:军事敏感地区不要拍照,导游会告诉大家;同时不要对军人拍照。还告知在对方不同意情况下不要有意拍摄普通人,朝鲜人不习惯不乐意外国人对自己拍照。仅此而已,而且执行极不严格。在板门店有人与军人讲解员合影拍照,他就很配合(其他武装军人不合影)。一路上每次到军事管制地区金导都提示不要拿出手机、照相机(因为有时会忘记。在金刚山通向南朝鲜、电网封闭的路上金导嘱咐不要拍照,一个北京老头忍不住用录像机对路边山坡藏在隐蔽蓬里的战备汽车录像,连他老伴都觉得不合适骂了他,但导游也只是口头制止)。确实,对人进行特写拍照往往会碰上对方扭脸不配合,其实这种情况中国少数民族地区也会这样。我也拍了一些普通人的照片。

  回国后把在朝鲜拍的一些农村的房子的照片发在微信上,有人说会不会是朝鲜把旅游路线两边特意搞得很漂亮。在旅馆电梯里一个北京年轻人神秘地告诉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很可怕的!”开始觉得有可能,不过认为这很正常——客人来我们家领导也是叫我马上收拾屋子倒掉垃圾。后来发现还真不是这样:我们去开城的那一天正是朝鲜试射三颗导弹的那天,而且射击位置就在我们去开城公路的黄州地区。所以一出平壤就让下路了,回来又在这个路段相反一侧下路。下路后走的常是狭窄颠簸的小路,而且不断因大巴太宽过不去退回改道。有的地方司机开得比走的还慢!这些小路周边肯定无法事先“布置”。但拍到的人、农舍和建筑与其他地方没差别。由于大路离村子较远,我拍的农舍基本是小路上拍到的。在平壤通往元山港和开城的公路两旁都有一行漂亮的格桑花,我还以为这只是在大路上有。但是到了崎岖的小路,两旁也有一行格桑花——只是尘土落满没了色彩而已。(前面是小路边,后面是“国道”边)

  朝鲜显然并不刻意打扮——不必要,没几个客人!

  对于国内旅行社的态度和朝鲜实际情况的差异,我在第三天就觉得不对劲,在从金刚山九龙瀑布下来的时候与女金导(金进慧女士,三十出头。还有个男金导金成日,显然是 “安全部门”的人,但确实也主要负责安全——旅客安全)一起走,我问她是不是中国旅行社不了解这边的情况。她回答说她早注意到这个问题,一直很纳闷:中国旅行社的人与这里一直往来不断,完全了解朝鲜情况,为什么要这样说?有什么必要这样?金导介绍说,今年来朝鲜旅游的中国人比去年少多了,比高峰期(世纪初)减少三分之二。还说由于韩国人也不来了,现在很冷清。我问是不是中国政府参加联合国制裁朝鲜于是对中国客人政策更严厉了。她感到很诧异,说没有的事儿。

  我马上意识到不是中国旅行社说的原因:只要朝鲜欢迎中国游客而不是拒绝,游客突然大幅减少就很难是朝鲜方面的事儿。今年以来赴台旅游大幅减少应该与赴朝旅游大幅减少的操作者和操作方法应该是一致的。

  我当然不会把这个想法和金导交流,于是兴致勃勃地给金导出主意:应该开辟一条从新义州开始一直到上甘岭的“抗美援朝六日游”:从鸭绿江大桥开始,包括志愿军总部、毛岸英烈士墓地、价川德川的那几个“里”和长津湖到元山港的几个战场、一直到临津江和上甘岭。我说会有很多中国人对这条路线感兴趣。她说其实早就有了这条线路,是宣传不够,还说这条线路如果搞也是中国老年人感兴趣。我说其实那条线都是老人来,现在还是暑假,我们团有年轻人么?她说也是。

  我给她算笔账:中国每年赴韩旅游600多万人,人均消费2000美元,加上旅行团的费用有3000美元。这就是180亿美元。朝鲜就算只吸引100万中国游客,每人只消费1500美元,一年也有15亿美元收入。按国际市场200美元左右一吨稻谷,能买差不多750万吨粮食,朝鲜人不种地也够吃一年。

  正讲着突然想起走前看到环球网一则新闻的题目:《韩媒:韩国部署萨德决定未影响中国游客赴济州旅游》。于是没了兴趣说下去。

  ——真搞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

  说到朝鲜,几乎没人不说朝鲜人吃饭的问题,最常见的话就是“朝鲜怎么一直养活不了自己!死皮赖脸的向全世界要饭”。

  吃饭的问题分两个层次。一个是制度层面的:朝鲜政府为什么至今不能满足普通老百姓最基本的吃饱问题。另一个是现实情况:目前朝鲜吃饭问题解决的怎么样了。由于我对农业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于是在这方面特别留意了一下。

  关于朝鲜的农村制度情况和农业政策,刚去的时候不好问。从平壤到金刚山走了差不多一天,一路上观察朝鲜田野情况,发现很有意思:朝鲜无论平原还是山区,几乎把每一寸能播种的地方都种上了庄稼。尤其是丘陵山区,一点缓坡哪怕只有几平米也会种上豆子、土豆或玉米。每条水田田埂上都种有两行黄豆(朝鲜人爱吃豆腐豆芽),大田所有边边角角都会精心种上豆子或土豆。不仅大路两边如此,崎岖小路边也是如此。

  下面六张图应该一目了然,不过最后一张要解释一下。路边种豆子路沟种水稻不是重点,重点是水稻这一行靠上边一段深绿色是什么?是一种大叶水草。而且这一段的水比水稻的水深。一路上我多次看到路边这种种法,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不都种上水稻?后来想:这可能是一个旱时浇地涝时蓄水的小系统?

  看看这几张图片,哪里有一点像集体经济搞出来的!坐在车上我就与黑龙江的两个老兄争论起来,我说我当过知青,朝鲜一定允许开小片荒,集体不可能搞得这么细。因为这包括探查、计划、布置、实施、检查等几个环节。如果是个人家庭,一下子就搞定了。如果是国营集体,整个过程干部都要亲临一线,干活的还要真愿意干,才能搞成这个水平。而黑龙江的老兄说朝鲜不允许搞自留地。

  问了金导,发现我们都没猜对。金导说,朝鲜有自留地,每个农户有100坪(约半亩)自留地。但不允许自己开小片荒。我说金导“你确定”?!她说朝鲜市民干部学生军人每年收种季节都要到农村劳动总计半个月,她知道这里的政策。后来我注意到一些插空种的庄稼就在大田里面,个人种,收的时候就有瓜田李下之嫌,也就相信了。

  我为什么会特别注意“朝鲜人竟然把每一寸能种的地都种上了”?因为这里面学问大了。

  朝鲜政府为什么不能喂饱朝鲜人?道理很简单,朝鲜耕地少人口多,政府很难单纯依靠种地让朝鲜人吃饱肚子。短期实现,长远也难。

  金导(男)认为,朝鲜如果达到人均每天1公斤粮食的产量就没问题了。他说的很对,中国八十年代初就是达到人均360公斤时不再发愁吃饭问题了。每人每天1公斤,2500万人就是900万吨。

  朝鲜约12万平方公里,80%以上是山地,且多为大山,世界粮农组织认为其可耕地占18%(3240万亩)。1996年朝鲜耕地近200万公顷(3000万亩),其中水田约60万公顷(900万亩)占30%。目前总人口约2500万,人均耕地1.2亩,人均水田3.6分。朝鲜寒冷一般只能种一季。主要粮食作物为水稻、玉米、大豆、土豆。

  这些数据可得出这样结论:首先,朝鲜土地资源基本到了天花板(耕地开发了92%);其次,要想吃饱粮食单产必须达到300公斤以上(人均1.2亩,还要全种粮食不种经济作物。中国粮食播种面积占全部播种面积约70%。好在朝鲜似乎很少种经济作物,棉花靠进口,主要穿化纤衣服)。

  单说农业,实际朝鲜上世纪八十年代粮食总产即达到900万吨,按当时人口计算接近人均500公斤,自给有余。1985年南朝鲜大灾,朝鲜还赠送南朝鲜粮食。朝鲜早在60年代就实现了农村电气化、机械化。年化肥产量达到300万吨。农业现代化比中国和南朝鲜都先进得多。

  先不说为什么发生了变化,只说当前情况。目前朝鲜田野里已经看不见农业机械,看到过一个农民在玉米地里撒化肥,倒是看见几次牛车拉着粪桶几个人用水瓢撒人粪尿的场面。女金导说市民也有积肥支援农村的义务。网上有大量的“朝鲜出现化肥荒民众相互偷粪便”,2013年4月4日凤凰卫视吕思宁主播也表情深重地告诉大家:“朝鲜规定每人造数百斤人工肥料民众被迫偷粪“。

  在同样条件下,每0.6吨化肥可以增产1吨左右粮食。中国粮食产量在八十年代前后实现温饱,与这一时期化肥产量激增关系很大(从七十年代初的1公斤/亩到1980年的7公斤/亩到1985年的10公斤/亩)。这些年朝鲜化肥产量大约有30多万吨(10公斤化肥/亩。按总施用量/耕地面积计算,下同),农业生产条件大约相当于中国八十年代中期水平(中国1985年:10公斤化肥/亩)。

  我们可以用中国情况测算一下朝鲜农业产出潜力(中国水稻播种面积约为总播种面积30%,与朝鲜相当。但中国气候温暖,复种指数高得多)。

  85年中国亩均化肥使用量大约十几公斤,粮食单产194公斤。按此标准朝鲜也只有不到600万吨的总产,人均233公斤,相当于中国60年代中期水平,略高于印度现在水平。目前朝鲜的粮食问题还没解决。

  中国单产超过300公斤是2010年。但必须知道,中国复种指数高,化肥施用量世界第一各类粮食品种单产在全世界都是顶尖水平,朝鲜农业生产条件短期内不可能达到中国目前水平,因此只靠改善农业生产条件朝鲜人基本没有希望吃饱。即使实现了单产300公斤,但人口一增加就又不行了。

  在网上看到批评朝鲜政府没让朝鲜人吃饱的帖子到处都是,话说的都很难听。不少人拿南朝鲜做例子嘲笑朝鲜。其实他们不清楚,南朝鲜粮食自给率只有30%,一大半靠进口,因为南朝鲜人均耕地面积比朝鲜还小很多(人均6分地,但平地较多人均水田面积与朝鲜相同)。只要有充足的外汇,5000万人口的南朝鲜当然饿不着。就算南朝鲜一粒粮食都不生产,5000万人口人均360公斤粮食,无非1800万吨粮食。按照芝加哥粮食期货价格,每吨稻谷略多于200美元。36亿美元的事儿。网上说一个国庆就有20多万中国人到南朝鲜旅游, 花出去6亿美元能买300万吨粮食。

  因此,朝鲜人吃不饱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朝鲜被“国际社会”封锁,没有石油做化肥,没有柴油开农机,出口被限游客稀少外汇短缺。更主要的是,“国际社会“曾经冻结了朝鲜的外汇很多年。人均耕地1.2亩,这种封锁既让朝鲜难以生产足够的粮食,又无能力进口。

  上面的账美国人肯定也算过,他们知道只要封锁和制裁朝鲜,冻结朝鲜外汇,挑唆朝鲜传统盟国不再搭理朝鲜,朝鲜就一定发生饥荒。时间长了,政府很可能因严重饥荒自行崩溃。因此,挑动南北朝鲜关系紧张,加大对朝鲜军事威胁,迫使朝鲜做过头反应,在利用“国际舆论”丑化朝鲜,策动联合国对朝鲜制裁,就是这十几年来美国对朝的基本国策。美国和南朝鲜当局都在等待朝鲜支持不住的那一天。

  贫道为什么特别在意朝鲜人见缝插针种庄稼?因为这里可以看出朝鲜人的表态:我们会千方百计撑下去,绝不投降!

  估计朝鲜这样做实际播种面积扩大了不少于10%。

  第二个关于吃饭的问题是:现在怎么样了。

  根据女金导介绍,朝鲜市民(朝鲜城市化率应该在50%以上,因为80年代就达到70%)每人每天600克主粮,其中80%是大米。小孩少一些,但也有有的工种每天1000克的情况。朝鲜计划经济搞得很细,妇女怀孕一个月后会每天增加100克粮食供应,直至孩子出生。金导说农村各村独立核算,收获物完全按工分分配。我马上问金导:完全按工分分配,小孩儿和老弱病残怎么办?她说,不能劳动的人按另外政策,即按定量标准。我没好再问标准是多少。

  假定朝鲜现在平均口粮为500克/人/天,就需要粮食450万吨/年,加上工业用量,总计应该550-600万吨需求量。这个水平接近朝鲜目前粮食产量,与印度目前水平接近。

  朝鲜2014年开始增加化肥进口,2015年前4个月就从中国进口5万吨化肥,激增数十倍。朝鲜是个“口号国家”,最新流行的是“化肥就是粮食,化肥就是社会主义”。 用煤作原料(朝鲜有煤炭资源)生产化肥的兴南化肥联合企业预计年产化肥恢复到80万吨。加上进口,朝鲜今后化肥供给能力会接近中国新世纪水平。也就是说,朝鲜缺少化肥的日子快过去了。

  这样看,虽然已经有了更严厉的制裁,只要吃饭问题基本解决,压力会大大减轻。这恐怕让国际社会很失望。

  朝鲜六天,作为“国际社会”的一份子,见到朝鲜人总有些负罪感……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6/07/368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