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 正文

浅谈台湾的统一问题

作者:吴铭  更新时间:2019-04-30 09:10  来源:吴铭再评说  责任编辑:小石头

  我们常说,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就是指,当我们遇到实际问题时,要会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方法,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地研究问题,看出问题的本质,抓住主要矛盾,提出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不留后患。能否吸取历史的经验教训,提出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并真正解决问题,这是对马克思主义者的真正考验。遇到问题束手无策、或者手忙脚乱,或者文不对题,这不是一个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者。我们说,我们党是个大党,不是指,或者说首先不是指我们的党员人数多,我们的组织机构健全,我们的国家大,我们的武器装备先生,我们的军队人数多,而是要看我们是否真正地掌握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否能够找出解决重大现实问题的办法。

  诸如解放台湾,或者说统一台湾之类的问题,我们党此前已经遇到过多次,比如香港问题、澳门问题、西藏问题等等。应该说,不是什么新问题。只是和以前的西藏问题、香港问题、澳门问题,具体情况有所不同而已。

  我们应该看到,在香港回归问题上,我们解决得还有值得探讨的很大的余地。我们通过基本法,派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收回了香港的领土主权,但,我们显然没有收回香港的经济金融主权,港币还是美元的代用品,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的经济金融没有领导权和决定权;没有收回香港的司法主权,香港大法院的法官,还是英国人,并不受新中国宪法和法律的约束,也不遵守基本法;我们没有收回香港的文化教育主权,香港的大学等教育机构和文宣机构,也不听众于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今天,几乎所有的反动势力,都敢于猥集香港,不择手段、极其嚣张地诬蔑、歪曲、攻击中国共产党、党的领袖特别是毛主席、党的革命和建设历史、社会主义和中华民族。我们以为,有一纸基本法,有一支人民军队驻守香港,有一个派出的官方机构,就解决了香港问题,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已经被现实击碎了。我们上了李嘉诚、李柱铭等大资本家的当,上了史久镛这种所谓国际法专家的当,致使在香港回归后,我们反而在香港问题了陷入了被动,香港问题解而未决。

640.webp (1).jpg

  同样是“一国两制”原则,澳门问题的解决,要比香港好得多。原因在于澳门问题要比香港简单很多。而台湾问题显然又要比香港问题复杂得多,如果我们不充分思考收回港澳问题的经验教训,不充分地结合台湾问题实际,不充分预见统一之后的各类严重问题,不充分发挥我们党的政治优势、革命传统和光荣作风,我们很可能在台湾问题上,重新陷入类似香港问题上的困境。

  现在看来,在解决领土回归问题上,我们有两种经验,一类是资本主义的经验,就是香港回归和澳门回归的经验;一类是社会主义的经验,就是和平解决西藏、新疆、绥远等问题的经验。显然,后者要成功得多。

  我们应该吸取西藏问题上的成功经验,因为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有较大的相似性和复杂性。西藏问题的和平解决,及而后历史实践表明,西藏经验是非常成功的,是值得我们记取的。

  我觉得,吸取香港回归、西藏问题和平解决的经验教训,在台湾问题上,应该有以下原则值得思考:

  一是不能放弃用军事手段解决问题、加强军事斗争准备这个关键手段。西藏问题之所以能够解决,西藏上层之所以能够接受和平谈判,接受17条,其中一个关键的原因,是其军事抵抗受到沉重打击。军事上的失败,使那些反动的、动摇的西藏地方政府上层认识到,靠军事顽抗是不行的,靠外国势力的所谓援助,是靠不住的,远水不解近渴。除了和中央人民政府进行谈判,他们别无出路,所以,才在民主友好力量的协调推动下,开始了谈判解决问题的途径。

  二是解决问题的重点在于统一之后。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17条签订之后,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但这并不意味着西藏问题就真的解决了,这距离真正的解放还有很远的距离,关键问题,西藏上层农奴主势力对人民的残酷压迫没有解决,西藏人民当家作主,还没有实现。事实证明,西藏上层反动势力,在帝国主义的鼓动支持下,错误地判断了形势,他们并不愿意放弃对西藏人民的压迫和剥削,不愿意向党、向人民靠拢,他们顽固地坚持自己的反动立场,最终,1959年,西藏上层在美帝国主义和印度上层资产阶级反动势力的支持下,错误判断了形势,置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的忍让、劝告于不顾,悍然发动反革命叛乱,试图重建其失去的天堂,当然遭到失败。这和当前香港上层亲帝国主义的反动势力长期制造动荡、破坏香港的稳定和人民的利益,有着惊人的相似性。

  三是民主改革是重中之生。西藏问题的真正解决,不是在17条签订之后,不是在解放军进驻西藏之后,也不是在平定基本上层反动势力的叛乱之后,而是在健全建立党的组织领导、贯彻党的性质宗旨、进行民主改革、废除基本农奴制、解放了西藏农奴之后!百万农奴从封建农奴主的压迫、剥削中解放出来,团结在党的领导之下,团结在社会主义之下,建立人民政权,成为西藏的新主人,他们成为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坚定力量。尽管近些年西藏也出现一些动荡,出现一些反革命事件,但是,这些事件在党中央和西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都迅速平定,无碍大局。以达赖为代表的反动势力,尽管有帝国主义的支持,但仍然很难在西藏形成政治势力,远远不能和中央政府和西藏人民相对抗。

  四是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权力完全掌握在党和西藏人民手中。西藏人民站起来之后,参加政权建设,组织生产劳动,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迅速发展了西藏经济,繁荣了西藏文化,人民群众的生活迅速提高。西藏的经济、文化、司法主权,完全掌握在中国人民手中,外国势力干涉不了,也无力干涉。

  综观之,西藏问题和平解决,与新疆、湖南、云南等地一样,是稳固的,持久的,西藏经验是完全正确的。台湾问题要比香港问题复杂得多,帝国主义必然千方百计破坏我国的统一和团结,其手段和程度要远过于香港。如此,在确定对台大政方针时,是运用西藏经验,还是香港经验,需要我们认真考虑。那种不吸取经验教训,一味强调香港经验的做法,很可能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我认为是非常愚蠢的。著名学者李毅、王卫星的有关方案建议,非常肤浅,此二人尚不具备思考问题的最基本的能力,不足为训。

  那么,相应地,在台湾问题上,我们也应该把握好以下几个原则:

  一是绝对不能放松军事斗争准备。要充分考虑到国际反动势力干涉台湾问题的可能。解决台湾的军事斗争,实际上是和国际反动势力作斗争,至于台湾军队,几乎不能构成对解放军登岛作战的阻力。进行军事斗争准备时,要把相关帝国主义反动势力作为斗争的主要对象,与可能的政治斗争、外交斗争、经济金融斗争、舆论宣传斗争紧密结合起来。

  二是必须充分收回各类主权。必须突出对领土主权、政治政治主权、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思想文化主权的完全收回,不能再搞半拉子工程,这需要事前就有充分的思考和准备,注意清除新自由主义的影响,再不能受所谓国际舆论的干扰,以受到他们的叫好为荣。

  四是重点放在统一之后。鉴于台湾问题的复杂性,考虑到香港回归后,国际国内反动势力相互一直相互勾结,制造动乱,必须高度重视防范国际反动势力,在台湾统一之后的不择手段的各种干扰、挑拨、破坏,要紧紧依靠台湾劳动人民,团结台湾的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争取、改造、分化台湾买办资产阶级,清除国际反动势力在台湾的“暗桩”,清除其资本势力!

  五是进行全面彻底的民主改造。这是最难的一个环节。必须确立党的领导,建立各级党组织特别是基层组织,建立党领导下的经济、金融、文化、司法、教育系统,尤其要注意废除台币,把人民币作为唯一货币,收回金融主权,不能再和港币一样,台湾继续充当美元在台湾地区的代用券。要把台湾人民组织起来,让其能够保证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加强两岸经济、金融、教育、文化联系,真正将两岸人民的血肉联起来。

  如果一步到位有困难,可以分步做,但不能不做,不能半途而废。

  我非常希望用大陆华西村、南街村的经验,建立集体化生产组织,这是确保党的领导的基础。要把台湾劳动人民组织起来,而不是搞什么市场化,对劳动人民不管不问。如果若干年后,台湾劳动人民生活没有提高改善,人家会问,既然有华西村、南街村等地那么好的经验,又能让我们致富,又减少国家负担,为什么不给我们用?

  六是独立自主是关键。我们不和任何国家、势力讨论台湾问题!任何国家和势力也不有资格和我们讨论台湾问题,因为台湾问题是我们的内政!任何国家干涉台湾问题,在台湾问题上指手划脚,向分裂分子提供任何援助,都是敌对行为。这是一条必须坚守的前提条件!同时,对于来自大陆的带有买办性质的资本,坚决禁止进入台湾地区。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9/04/402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