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 正文

曙光||对话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利加乔夫:改革的一瞥

作者:曙光社论  更新时间:2019-05-23 17:03  来源:曙光网刊    责任编辑:青松岭

  编辑部按

  5月21日下午,经俄共中央批准和介绍,本编辑部在俄罗斯国家杜马大楼见到了原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叶戈尔·库兹米奇·利加乔夫同志。

  利加乔夫同志对戈尔巴乔夫时期的改革中的宣传工作的改革做了一定的介绍和评析。

  现在采访速记稿全文翻译刊发,供各位读者同志参考。

  

  对话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

  叶·库·利加乔夫同志

  利加乔夫:您们好!

  热:您好!叶戈尔·库兹米奇,很抱歉打扰您,我是来自俄共莫斯科市委的热里诺夫。

  利加乔夫:您们想做些什么?

  热:采访,叶戈尔·库兹米奇,就像其他人做过的那样。

  利加乔夫:让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热:叶戈尔·库兹米奇,像您这样的一位忠诚的共产党员,而且还是政治局委员,为什么会允许党以这样的方式管理苏联的宣传工作呢?宣传如何让社会主义直接崩溃?

  利加乔夫:首先,我想表达我对所谓改革的态度。在我们之间有着差异很大的两个极端,一方面是戈尔巴乔夫和雅科夫列夫,另一方面,利加乔夫,我们之间的对于改革的意见存在很大的分歧。我被视为保守派的头号人物,而他们主张改革我们的社会。但是我相信这个政权很稳固,它很好地服务于我们的社会。它使这个国家从一个落后的国家变成一个先进的,强大的世界大国,对此我们不能忘记。

  热:但是例如在苏维埃政权下,我们长期物资短缺。

  利加乔夫:什么?是的,物资短缺......不,不,你错了。我反对这样的说法。我相信苏联体制下,在党的领导下,我们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得到改善和完备。但是,在八十年代中期,戈尔巴乔夫上台了。这是悲剧的开始。

  热:好吧,叶戈尔·库兹米奇。另外,你是否赞同过度的宣传会导致社会主义的被破坏呢?

  利加乔夫:不!我对宣传的理解完全不同。我赞成不惜任何代价的加强宣传工作,因为这将有助于改善人民的生活,加强国家的力量,加强苏维埃制度,并使整个社会充满社会主义民主的气氛。但是,我们的“民主报纸”却把国家带到了错误的地方。

  热: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了这个情况的呢?

  利加乔夫:我不知道确切的日期。但是,引领国家前进的不是没有新闻界的同志。在这方面,我们有非常强大的媒体,像《真理报》,《苏维埃俄罗斯》,他们非常准确和客观地涵盖了生活。但是我不赞同叶戈尔·雅科夫列夫的《莫斯科新闻》的立场。虽然我们与他有正常的人际关系,而且我们有时也会和他见面。但是,这份报纸没有推动任何建设性的东西。

  热:那您是如何与他们斗争的呢?

  利加乔夫:我没有直接负责管理媒体。雅科夫列夫具体管理这方面的工作。

  热:但是当你对一些报纸上发表的文章感到不满时,你对戈尔巴乔夫和雅科夫列夫表达过你的意见么?

  利加乔夫:我们经常在书记处讨论这个问题,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在政治局讨论,特别是当他们开始回顾整个苏联的历史时,当他们开始歪曲它的时候。当然,我也并不赞成只展示过去的积极方面。在斯大林统治下,有违纪行为。我告诉你,也有违法的罪行。但是这也都是片面的。总的来说,戈尔巴乔夫和雅科夫列夫的对待历史的极端消极的态度是导致我与他们发生冲突的直接原因。

  热:那戈尔巴乔夫是如何回应你的批评的呢?

  利加乔夫:好,永远都回答好。他从不反对我,也没有和我争论。他向雅科夫列夫和梅德韦杰夫发出了改善此事的指示,但所有这些指示都淹没在文件的海洋中,最终落入了垃圾桶。后来,雷日科夫和我再次提出这个问题,戈尔巴乔夫再次支持我们,并且愤愤不平的说“这个耻辱怎么可以持续下去!”,但是然后一切都像再次进入了沙漠,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我也试着和编辑们直接讨论过。比如,维塔利·科洛季奇的事。他当时的竞争目标是什么?

  热:《星火》。

  利加乔夫:对,《星火》,在他之前,总编辑是萨福罗诺夫。但由于他的年龄到顶了,他们决定派人替下他。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后来他们一个又一个的替下了几乎所有的人。来自雅科夫列夫的意识形态部门的人给我打电话。说:“建议科洛季奇.叶戈尔·库兹米奇,您想和他谈谈吗?”“他喜欢做什么?” 我问到。“写作,”他说,“他写了一本关于美国的书。”“然后,”我回答说,“我会读这本书,请寄给我一本。”这本书太薄了,现在我已经忘记了它的名字了。而且我注意到他在这本书中不太客观公允,指责美国的时候没有过硬的依据。她在左翼群体中也没有取得什么广泛的反响。不是很真实,也不是很公平。虽然有着种种的缺点和不好的地方,但是我还是邀请了他。在谈话中,他又强烈地推荐了这本书。对于我的意见,他回答我说,“不,不,叶戈尔库兹米奇,你低估了美国!这是我们的主要敌人!”,然后我们又聊了聊其他的一些事,我认为他的观点非常可以接受。所以就支持了对他的任命。然后我也经常阅读他的刊物《星火》。嗯,你知道的!当遇到问题时,我打电话给他,并为会面精心准备。我打算和他争论,谈谈优点和缺点。但事实证明他在浪费时间。他打开我的办公室的门,抬起手臂走进来:“叶戈尔·库兹米奇,我很内疚!我没有顶住压力,签了名!我总是表现的很弱小!但是,请给我时间,我直到我掌握这项业务!”后来,我第二次邀请他,他再次抬起双臂进入。他总是使用这样的策略,然后他离开我的办公室,然后继续按老样子做。

  热:但你也同意了与他的会面。另外,你在第十九次代表会议上投票关于宣传的决议。也就是说,正如他们过去常说的那样,你把你的水倒在你的意识形态对手的磨坊里......[1]

  利加乔夫:不,那是正确的解决方案。 绝对正确。 我没有反对意见。 我投票赞成了

  热:好吧。我们知道了,另外,您参与了最高苏维埃的新闻法的起草和讨论吗?

  利加乔夫:几乎没有。 它是什么时候颁布的?

  热:1990年。

  利加乔夫:1990年6月底,举行了第二十八届代表大会。 在那次会议上面,我没有被选入政治局。 当然我也知道我不会当选,因此我没有参加新闻法的工作,况且我也不会处理法律问题。

  热:明白,叶戈尔·库兹米奇,那你现在主要在做什么工作呢?

  利加乔夫:我现在在写回忆录,我已经写了好几本回忆录,需要有人把我们经历过的那段历史记录下来,然后我会时常去各地参观,看看目前我国社会的发展情况。

  热:好的,谢谢您,叶戈尔·库兹米奇,我们今天就到这,期望与您的下次见面,祝您身体健康。

  [1]译者注:俄罗斯谚语,即指支援了对手。

 

点击进入延伸阅读:利加乔夫的悲剧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9/05/403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