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 正文

清湖渔夫:存款洄游、市场博弈与银行体系震荡(下)

作者:清湖渔夫  更新时间:2014-07-16 08:49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互联网金融观察之十一:存款洄游、市场博弈与银行体系震荡(上)   

  银行的反击之一:为了结算体系的安全

  在我们的传统观念中,企业在市场的垄断地位问题,因为西方经济学的伪善说教而被置于贬抑的价值判断处境。实际上,正是因为在市场中垄断地位的形成,企业才获得了市场交易关系或者借贷关系形成的主导权与控制权。不只是在中国市场,就是在西方国家的市场,垄断日益发展并且垄断程度越来高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垄断成为企业获得市场生存保障的必然手段。

  在目前的市场态势中,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仅仅占据了信用市场的一个特定环节——活期存款和短期的定期存款市场环节,并且支付宝和余额宝联合起来在这个市场环节形成垄断,阿里巴巴、支付宝公司和余额宝基金本身就是一个垄断的资本联合体。不过大多数人没有看到,银行在存款和贷款市场占据全信用链的垄断地位,并且为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提供生存的外部环境。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即使在活期存款市场与短期定期存款市场攻城略地,其市场规模不过1万亿元左右,占银行理财产品的10%,与中国银行业的107万亿存款相比,前者仅有后者的1%左右;而且用于日常结算支付的活期存款因为中国人的储蓄习惯原因毕竟有限,即使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将市场份额再翻番,也未必能够撼动传统银行业的市场统治地位。这一点在中国市场如此,在西方国家同样如此。

  以余额宝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业态希望获得金融参与权,通过智能接口牢牢把握未来支付系统,并进一步扩展到贷款、投资等领域。于是它们同我国银行业之间关于存款市场主导权的争夺战也就爆发了。如何运用自身的市场垄断地位,夺取市场份额和获得利益,成为双方市场博弈的基本内容。这不仅是企业行为的应有之义,也是国有资本的市场“自由”!各家银行在自身市场地盘被新兴金融业态迅速蚕食的情况下反应过来,一改与它们合作的初衷,开始采取对立立场,不再束手待毙。从2月末开始,农行、工行等多家银行“出于保护储户资金安全的考虑”,纷纷降低快捷支付的转账限额,为储蓄卡向余额宝转账设置限制。几乎与此同时,微信理财也遭到工行、建行、中行、中信、浦发、平安等多家银行的“转账限额”。代表银行利益的银行业协会“出于维护公平竞争金融市场秩序和国家金融安全”的考虑,建议把余额宝类的互联网货币基金纳入一般性存款而非同业存款,计缴存款准备金;同时,提前支取罚息。

  在银行业调低支付限额之初,一些崇尚“金融自由与创新”的所谓专家学者“喉舌”,对银行的正常市场行为进行歪曲和误导,指责银行用歪招或者孬招。这些“可敬”的先生们和女士们可能忘了,在支付宝创建之初,中国的绝大部分银行都给予了合作,从而支付宝和余额宝才有了勃兴的机遇和根基。中国国有银行资本对支付宝和余额宝这种外资业态的合作,却引来了“恩将仇报”。支付宝公司和余额宝基金很快就开始挖这些伙伴银行的墙角;他们在指责银行行为不当的同时,不知是否想到支付宝公司和余额宝基金这种口里称伙伴、转身捅刀子的行为是不是不地道呢?这些单方面指责银行行为的人们恰恰忘了所谓的市场“公平”,在他们的观念中,中国的银行业就应该对支付宝和余额宝打着“金融创新”的伪善名号的肆意妄为忍气吞声并且任人狂虐;因为他们看国有银行时的套着有色眼镜和无缘无故的狭隘与偏执,国有银行因此具有“原罪”,维护银行自身利益和对背信弃义的“伙伴”的市场制裁也就“邪恶”了!

  这也警示了中国的银行业,所谓的“市场公平”不是别人恩赐的,而是靠自己挣来的。2011年之前,建行跟阿里巴巴的小微企业贷款合作计划执行了两年,阿里巴巴从建行学到了大量专业的信贷风险控制的依据和方法,随后阿里巴巴认为其中的大量互联网金融的赚钱机会该自己赚取,不应该分给别人,两家合作转冷。这也是刺激建行自己做电商平台“善融商务”的原因。阿里能做“初一”,为什么建行就不能做“十五”?

  银行的反击之二:利率定价权的针对性运用

  余额宝及依附于它的市场舆论,拼命炒作货币基金的高年化收益率,不过是在争夺存款市场的利率主导权和定价权,同时对中小银行趁火打劫。这种行径首先引起了国有大银行的警惕。据经济观察网2014年3月7日报道,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市场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接近余额宝基金的人士告诉记者,虽然每天都会向几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就协议存款进行询价,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成一笔交易。一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相关人士表示,过高的“价格”是其拒绝交易的主要原因。其中涵义不言自明,交易及利率能否形成,余额宝基金说了不算,至少在大银行面前说了不算数,大银行不会是余额宝基金利率叫价的跟随者,不会与余额宝基金订城下之盟。在目前的市场结构中,余额宝增殖模式的确立是以向银行贷放协议高息存款为资本回流环节的,国有大银行拒绝协议存款的针对性措施,在存款借贷关系上切断了余额宝基金同国有大银行之间的本息回流的途径。本属于商业银行的存款被余额宝基金获取再存入商业银行后,原本0.35%的活期存款和3.75%的两年期定期存款立刻被抬高至5%-6%左右。虽然协议存款转向了中小银行,但是国有大银行压缩这类货币基金的市场生存空间的企图已经明确昭示。

  自2012年6月以来,商业银行获准将利率在官方基准水平上额外上浮10%。尽管如此,国有五大行通常遵照央行制度的指引,一般都将储蓄利率设在低于上限的水平。但是在余额宝基金引领的市场冲击到来后,多家银行还推出了类似的货币基金理财“宝”,如工商银行的“天天益”、平安银行的“平安盈”、交通银行的“快溢通”,中国银行的“活期宝”和民生银行的“如意宝”。各商业银行包括那三大行都在拼命发售银行理财产品,给客户支付的回报率也高达5%-6%。银行通过理财产品,逐渐稳住自己的存款业务阵地。在此方面中信银行为其中翘楚,4月28日,中信银行携手信诚基金在其理财平台“中信银行薪金煲”上推出第一只产品“薪金宝”,该产品最大的亮点是申购赎回全自动,打破了客户在银行储蓄、投资理财与刷卡消费等行为间的障碍,成为首只可在ATM取现的货币基金产品。其产品构成的优点与互联网企业的货币基金媲美。据该行年报,中信银行2013年实现网络银行中间业务收入7.74亿元,比上年增长141.11%,个人网银客户数1031.14万户,比上年末增加274.49万户,增长36.28%;公司电子银行客户数21.51万户,比上年末增加3.15万户,增长17.19%。

  银行间的基础利率在大银行的市场操作下走向下降。上海银行间拆借市场(Shibor)利率自2月份以来的市场高峰渐次回落。3月3日隔日拆借利率已经跌破2%;一周、两周分别下降到2.821%、3.734%,一年下降到5.0001%。据中研网2014年4月17日报道,银行间短期市场利率全面回落。其中,隔夜利率下跌15.10个基点收于2.2980%。1周利率回落71.80个基点收至2.7260%。2周利率下跌38.50个基点,收于3.0030%。1个月利率下跌1.70个基点,收至4.0850%。另一方面,3个月、6个月、9个月、1年期利率与前一交易日持平,分别收至5.5000%、5.0000%、5.0000%、5.0000%的水平。央行在四月份以利率招标方式进行了期限为14天、28天的正回购操作,交易量分别790亿元、930亿元,中标利率分别是3.8%、4.00%。此外一年期限的贷款基础利率报价5.7700%,与前一交易日持平,高于同等期限银行间市场利率水平。

  银行间市场同样是中小银行短期信用资本来源的一个重要渠道,Shibor连续下滑,大大压缩了中小银行为货币基金的协议存款提供高息的余地。在Shibor连续下滑,国有大银行的基准贷款利率保持稳定的情况下,中小银行的贷款利率水平上升就有可能引起优质贷款客户从中小银行转向国有大银行,也就是一般而言的“贷款搬家”,因此,中小银行面临货币基金和国有大行的双重压力,相应的协议存款利率的上浮余地越来越小。

  目前余额宝领军的互联网宝宝产品已经超过50只,并基本实现了网络平台的全覆盖。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互联网宝宝产品占全部货币基金的比例高达70%,规模超过1万亿元。2014年5月13日,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跌破5%,回落至4.985%,与最高时的接近7%相比已经下滑超过两个百分点。根据数据统计,4月以来,52只互联网宝宝产品中,只有24只收益率超过5%,占比不到一半;而与此同时,银行系的宝宝们的收益率却奋起直追,收益率普通保持在5.5%上下。

  一旦中小银行开始跟从大银行的脚步,利用互联网货币基金依赖银行开展协议存款业务的软肋,协调一致打压协议存款利率报价至银行理财类产品的收益率之下,差距扩大,那么货币基金的大规模赎回潮就会出现,这恐怕也是中小银行避免生存环境恶化、使自身经营回归正常的正道。如果在银行理财类产品的收益率高于协议存款利率,并且两者保持双双下降,以活期存款做文章的所谓互联网金融浪潮就会急剧退潮,相关的货币基金就会普遍面临解体的命运,黯然退出它们曾经风光一时的市场。这也是中小银行的市场差别化策略的用武之地。同时深入银行基础业务领域的外资“黑手”就会暂时缩回去。

  从博弈的过程中我们还可以发现,大银行和中小银行的对策措施各自不同,缘于它们自身不同的规模经济水平和市场处境。它们的各自为战也从侧面说明了我国银行业协会的功能机制仍然十分原始。银行垄断的组织形式在各国可谓各不相同,但是在面对外来威胁、关乎整个行业生存与发展的具体应对上一般都会协调一致对外。西方国家的银行业协会,一般而言是银行卡特尔的垄断组织形式,通过卡特尔和辛迪加模式,本国银行业资本联合,进而强化本国银行业自主地位。在市场体系中,如果撇除西方伪善的所谓反垄断观念的迷雾,我们可以发现各国资本对市场的垄断组织形式和控制方式多种多样,核心和实质在于垄断合乎资本的市场生存需要、保持对市场的控制力和在价格形成上自己说了算。我国的反垄断观念的流行,不过是我国一些根本就不了解垄断的资本实质、食洋不化而亦步亦趋的“西方经济学家”们操纵教育和文化过程的社会后果,他们坚持用西方的经济价值标准而不是我们自己的价值标准来衡量我们自己的市场组织活动与行为。

  鲶鱼效应和银行体系震荡

  鲶鱼效应(catfish effect )一词来自于西方。因为沙丁鱼不爱动,被捕上来不久就会死去,于是渔民将一条鲶鱼装进了装沙丁鱼的鱼舱,沙丁鱼要想躲过被吃的噩运,就必须在鱼槽内拼命不停地游动。鲶鱼的加入使得沙丁鱼群在威胁下充满活力。

  在当前的互联网金融浪潮中,就有人认为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业态,已经成为我国银行信用市场搅局的“鲶鱼”。他们认为,互联网金融做了传统金融业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支持中国的中小型企业的发展。虽然互联网金融在银行牌照、税收政策方面的不平等,互联网金融和银行业并不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互联网金融这只“鲶鱼”目前还不足以撼动传统银行业的地位,但是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业态的迅速兴起,可能会倒逼银行业加快金融改革和创新的步伐。

  的确,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业态,以互联网平台以及大数据技术为依托,抓住了市场瞬间出现的机遇(钱荒),在活期存款和短期定期存款市场重构了我国的信用资本循环模式,推动了信用资本循环链或者金融过程的一系列变化,在我国的银行信用市场掀起了一波浪潮。而对这波浪潮的观察与解读却不能限于乐观层面。笔者认为,这波浪潮具有两个方面的意义。

  一方面,因为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业态所占据的市场环节仅限于活期存款和短期定期存款的范围,,因为目前的法律限制无法扩展到社会信用链的其他环节,仅仅引起了中小银行和小微企业的暂时生存困境,进而引起银行信用体系的短期震荡,并且支付代价。中国的银行共有107万亿存款。根据银行年报中数据显示,贷款和存款利息的“息差”在2.5%到3%之间,银行从中大概赚取2.5万亿到3万亿,这部分钱占据了银行80%以上的利润。计算银行息差应该以贷款总额为基数,2013年人民币贷款余额71.90万亿元,按照在2.5%到3%之间的利差水平计算,息差收入在2万亿元左右。2013年银行业实现了净利润 1.38万亿元。目前新兴的货币基金规模以11000亿计,原本银行只需要支付活期存款利率0.35%,而现在通过余额宝们归集到货币基金麾下,则需要支付4%到6%不等的协议存款利率,以年化收益率4%计,11000亿元每天支付的利率就高达1.2亿元,比活期利率多1.1亿元。很显然,在市场中资本的活动规则不会改变,提高的社会融资成本,通过规模经济水平有限、成本消化能力较差的中小银行向小微企业转嫁,最终进入产业领域,构成这些企业的产品成本的一部分,必然累积到最终消费品价格上,还是由我们那些所谓占了“利息便宜”的社会大众来负担,羊毛不过出在羊身上。这些外国资本通过新型金融业态赚得脑满肠肥之后,还将自己树立为为中国大众谋金融福利的“金融民主”标杆。

  另一方面,因为新型金融业态在市场中攻城略地,也让我们看到了我国银行业的不足,比如银行应用信息技术进行产业升级的必要、监管部门在我国实际金融利益受损时态度游移不定、银行业对于到来的金融攻击反应迟钝、银行业协会的功能定位缺失、利率市场化和与国际接轨论调的再度甚嚣尘上、强行改变我国目前利率管理体系的企图、我们该如何应对随时随地可能发生的金融攻击等等。从这个角度和意义上讲,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业态的确起到了镜鉴作用。

  以支付宝和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浪潮,已经经历了它们勃兴上升期,目前已经开始从高峰回落。无论是其涨潮或者退潮,都具有自我强化和加速发展的特征,其兴也忽,其亡也忽。中国银行业中的中小银行在这种往复性循环中坐了一把过山车,银行业因此在震荡中又经历了一个轮回。(续完)

  参考文献:

  《利率市场化与金融安全》,清湖渔夫;

  《透视市场中的竞争观念和垄断观念》,清湖渔夫;

  《金融过程与利率双轨制》,清湖渔夫

http://www.wyzxwk.com/Article/jingji/2014/07/323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