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 正文

三峰:A股股灾,金融战中隐现索罗斯魅影(修订稿)

作者:三峰  更新时间:2015-07-04 09:52  来源:深察智库  责任编辑:南岗

  (三峰,深察智库战略分析师)

  一、股市暴跌,证监会查无罪魁?

  中国股市从2015年6月12日最高点5178,仅仅经过11个交易日,一路暴跌1331点到6月30日的3847,众多网民大呼股灾,许多专业人士更称这是一场金融战。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轮股市上涨,高杠杆高风险的场外配资规模巨大,场外融券的泛滥,股指期货、港沪通等金融开放和自由化政策的盲目推进,各种投机和内幕交易盛行,是此次暴跌的原因。许多资深学者认为证监会信奉新自由主义采纳自由放任的市场模式,监管不力导致了上述问题。

  6月29日,盘中跌破3900点关口,监管层午后紧急发声,否认场外配资强平致A股暴:

  【证金公司表示,一般认为场外配资主要通过恒生HOMS系统接入证券公司交易系统,沪深两市近两个交易日通过HOMS系统强制平仓金额不超过40亿元,今天上午强制平仓规模约22亿元,合计占交易量的比例很小。张晓军称,从对场外配资初步调研情况看,通过HOMS系统接入证券公司的客户资产规模约4400亿元。】

  这一说法与专业机构的估计差距很大。据《东方早报》,场外配资公司人士估计场外配资规模大约1.7万亿-2万亿,远高于证监会的估算:

  【目前场外配资包括民间配资和伞形信托。初步估算,配资公司大约有10000家,平均规模约为1亿-1.5亿元规模,保守估计整体的配资规模约为1万亿-1.5万亿元。而伞形信托主要资金来源为银行理财资金,理财资金权益类产品规模大约为1.7万亿,其中有一部分是做定增项目配资、两融收益权等业务,假设40%~50%是伞形信托,则这块的存量约为7000亿-8000亿元。此外,场外配资还有一些其他的方式,包括互联网+P2P等模式,很难统计,综合来讲,总体规模大约1.7万亿-2万亿元。】[1]广证恒生在近期的一份研报中表示:“估算各种形式的场外配资规模可能有1-1.5万亿。” 4月17日证监会曾表示,“证券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2]

  4月17日证监会严查后,场外配资规模应该会受到影响,这自然会逐渐反应到股市上。中国股市自6月15日开始就出现连续暴跌,场外配资规模自股市暴跌开始更应该是逐步减少的,而且可能是按照杠杆级的速度缩减。但证监会只调查6月29日前后两日的场外配资规模和强制平仓金额,自然是无法获得真相的,也自然与专业人士的估计存在差异。

  从6月15日开始两个星期,中国股市从5178点到3795点,下跌了近27%,市值减少了近18万亿。可以确定,股市经过暴跌和股灾后,但至6月29日仍然还有5000亿高杠杆的场外配资。如此巨额、高风险的场外配资助涨、助跌,显然是6月15日开始的这轮暴跌的元凶之一。那么,是什么因素引爆了巨额场外配资的自我踩踏?

  分析认为是外资通过股指期货做空A股导致的。如果这一说法属实,那么证监会于2015年4月新推出的几项股指和全面做空机制就成了罪魁祸首之一。这一说法同样遭受证监会的驳斥,证监会认为外资利用期指做空A股市场传闻不实:

  【当前,市场传闻南方基金香港公司、高盛等外资机构做空A股市场。中金所对参与股指期货市场的所有38家QFII,25家RQFII的期、现货交易情况进行了核查。经排查,南方基金系RQFII没有在中金所开户交易。包括高盛在内的QFII、RQFII在股指期货中只能做套保交易,这些机构近期在股指期货市场的套保交易符合规则,没有所谓的大幅做空行为。中金所将继续加强市场监测监控,切实维护市场秩序,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市场操纵行为。】[3]

  证监会当前这些说法的潜台词是:没有查到也不怀疑有人恶意做空股市,证监会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股灾是正常的“市场”调整。

  证监会的这一表态尚未完全对冲专业人士的分析。

  CCTV证券频道首席策略评论员许一力6月29日发表文章认为,暴跌的真正导火索,是异常敏感的杠杆资金和股指期货存在高度相关性,从而为大资本做空股市谋取暴利提供了可能:

  【自从5月份监管层对场外配资严查以来,每逢下午1:30到2:30左右这个时间段,市场往往都会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因为目前活跃在我国资本市场上的场外配资公司,基本都把每一个交易日下午的1:00到2:00规定为客户追加保证金的时间,一旦客户在这个时间段内没能按时补充保证金,而对应的个股又出现进一步下跌趋势,配资公司就会在接下来的时间段内做好随时强行平仓的准备,这样一来由于时间点过于集中,任何一家配资公司对客户实施强行平仓都会引发某一只个股的下挫,而持有这只个股的投资人也许是来自多家配资公司的客户,杠杆比例也从1:3到1:5不等,因此下跌又会引发其他配资公司的强行平仓,进而进一步加深个股的跌幅。……一个投资者从70万开始1:5配资炒股,没两个月,本金就从70万到1000万了。暴跌前,他的股票市值经配资后,都是5000万了。结果,两个暴跌,他的本金包括最初的70万,就全部打水漂。……在10%的下跌幅度下,个股面临的不仅仅是5万市值蒸发,而是由此引发的50多万资金快速抽离的可能性,而且股票跌的越凶,诱发的平仓盘就越多,抽离的资金规模就越发庞大,进一步助推个股的下跌,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引发次轮千点暴跌行情的真正导火索,就是配资资金与股指期货其实是存在高度相关性的。……很多配资公司都专门聘请了专业的股指期货团队为他们运作股指期货对冲,同时很多资金量的配资客也有做股指期货对冲的需求。

  一旦场外有机构大举做空股指期货,很多弱势股就会迎来大跌,而配资公司此时往往会借势通过强制客户减仓或平仓的方式进一步做空股市,从而在股指期货上谋取暴利,而这一切都是属于配资公司和少数大资金量配资客的游戏,大资金量的配资客根本不会被强平出局,因为在股指期货市场上谋取的暴利足够他们进一步补足保证金,而小资金量的配资客对此毫无应对之策,最终沦为了这轮踩踏的牺牲品。】[4]

  按照上述分析,场外配资的抽离,可能从6月15日就开始了。

  经济观察报刊7月2日登张彬文章则明确指出,期指市场的恶意做空,尤其是对中证500指数期货主力合约IC1507的恶意做空,是这一切的元凶:

  【恶意做空者是谁无从考证,但是对于市场的影响是致命的。从最近几日的市场表现来看,其演进路径可以归结为:IC1507率先砸盘,负基差持续扩大,带动正股市场杀跌,引发场外融资爆仓、场内融资盘平仓、公募基金赎回,先跌停的股票卖不出去,只能卖出尚未跌停的股票,造成A股市场的大面积跌停。简言之,上述过程是自我负反馈的过程,而涨跌停板制度的存在将负反馈的过程无限拉长。】

  张彬进而强调,做空有两类:套保或者投机,由于近期期指市场卖盘巨大,三大期指尤其是IC1507频频跌停,所以,“必然存在一种甚至多种势力的恶意做空。”[5]

  其实仅从本周三7月1日当天的期指盘面,就可以明显看出有一种或多种势力在恶意做空股指期货:

  【周三早盘,期指早盘低开震荡上行,上午保持高位震荡态势,中证500期指强势震荡,盘中大涨近5%。午后开盘,期指震荡下行,14:30左右期指跌速加快,三大期指全线下跌。盘后期指跌速不减,沪深300期指盘中跌逾8%,上证50盘中跌逾7%,收盘稍有回升,中证500期指全部合约封跌停。】

  量跃资本首席经济学家张捷认为,通过期指、ETF等金融衍生品做空大盘的利益极为巨大:

  【当前我国股市最大风险在于有了股指期货以后,通过金融衍生品做空大盘的利益极为巨大,这已经不是对个股的做庄,而是对大盘的做庄。6月29日,沪深300的期指总成交是39753亿元,而相关股票成交是7040亿元,股指期货成交量已远远超过股市股票成交量。这背后的盈亏是按照成交量乘以涨跌点数计算的,股指期货的盈亏超过股票很多倍,股票可以成为操纵股指的工具,对其中的联合做空必须有所重视。】[6]

  那么,到底是哪股势力在恶意做空期指?

  凤凰财经援引相关人士的分析认为,此轮做空势力操作水平极高,完全不是国内机构的做法,疑似与索罗斯相关的国外顶尖投机团队所为:

  【对于今天的过山车行情,绝大多数人的分析是从下周冻结新股申购资金去考虑,根本没同时观察期指和股指的关系,今天先是期指有主力突然大肆作空,继而引起300指数跟跌,根本不是先抛股票而使指数下跌,是期指作空导致指数下跌,其操作手法与九七年索罗期在香港市场通过期指作空港股一样。目前主力的资金非常巨大,完全不是国内机构的做法,操作水平极高。】[7]

  境外大额资金通过股指期货做空股市的迹象是十分明显。一些国内跟风的小股资金也获利颇丰,例如:

  【6月26日,通过做空期指,“周楠傑期指1号”日盈利58.25%。5月28日,市场急转而下,“周楠傑期指1号”反手做空,日盈利41.75%。从5·28大跌到6·26·股灾日不足一月,在市值海量蒸发同时,是一些激进做空股指期货的期货私募猛然冒尖,其中,“周楠傑期指1号”两度在大跌日做空股指期货而获巨利,在4个月不到时间内盈利逾10倍。】

  二、转折点在4月16日,新自由主义思维之下,监管机构放出全面做空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此轮暴跌中率先砸盘、频频跌停的中证500期指,以及上证50期指,正是今年4月16日刚上市的期指。哪个部门哪些人应为其盲目推出期指承担责任?据新华网报道:

  【4月16日,上证50和中证500股指期货上市仪式在上海举行。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肖钢出席上市仪式并作重要讲话。他指出,这是我国金融期货衍生品市场体系建设迈出的重要一步,必将为我国资本市场的稳健运行和改革创新注入新的动力。】当时的中小投资者就普遍担心,【中证500股指期货,会成为中小股票的“大杀器”】。[8]虽然监管机构一再散播舆论称不会成为大杀器,但是最后确实变成了大杀器!

  做空中国的另一渠道,是新加坡交易所交易的富时中国A50指数(FTSE China A50)。据该交易所的数据,2015年前三个月,该指数期货合约量已经飙升至1,790万张,同比大增165%。

  4月16日、17日或许是中国股市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中国监管机构4月17当天表示为加大市场的股票流动量,将允许机构投资者借股做空,同时将可以做空的股票数量扩大至1100只,而4月16日晚上传闻就已流出并反应到美股,随后4月17日美市A股ETF全线下跌且跌幅较重,重跌5%。[9]如果之前的做空机制只能影响个别和小范围股票的话,4月16日开始的做空机制已经能够触动股市全局,然而监管层对即将发生的恶意做空行为却没有做出任何预防措施。

  这一轮外资通过ETF做空中国股市早在2015年2月份就开始了。据数据追踪企业Markit和彭博社提供的数据显示,截止2月23日:【追踪中国A股市场的美国最大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中的空头头寸已经占全部流通份额的6.3%,而这个比例在2014年结束时候仅有0.1%。】[[10]] 彭博社汇编的数据,至3月11日,【投资者买入的德银X-trackers嘉实沪深300中国A股ETF(X-trackers Harvest CSI 300 China A-Shares ETF)看跌期权合约数量自1月的低位大增四倍至44,760份,创2013年11月——该ETF成立以来的最高水平,推动看跌/看涨合约比例升至五个月新高。】[[11]]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监管部门于4月17日全部放开了做空机制。至2015年6月18日,彭博新闻社的数据显示:【美国最大的跟踪人民币计价股票的ETF的做空意愿已经升至流通股数的16%,创下历史记录。做空赌注较上月翻番。交易员上周从追踪中国A股的ETF Deutsche X-trackers Harvest CSI 300 China A-Shares ETF中撤出了2.58亿美元的资金,创下2013年该基金开创以来的记录。】[[12]]

  4月16日左右做空机制的全部放开,展示了监管部门典型的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思维。即当认为股市存在泡沫时,不是通过政府手段干预和控制股市理性走稳,而是寄托于市场做空机制平衡泡沫,结果客观上将股市泡沫形成和破裂过程变成了股市庄稼和大资本掠夺散户和中小资本的盛宴。

  三、做空中国:外资的坐庄和索罗斯的足迹

  早在2015年6月3日,素有“债券大王”美誉的金融大鳄格罗斯(Bill Gross)表示,下一个具有做空机会的是中国股市,尤其推荐做空深圳综合指数。[[13]]

  格罗斯与索罗斯有着密切合作并得到索罗斯的信任和鼎力支持。据悉,格罗斯的新东家骏利资本(Janus Capital)称,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旗下私募投资基金Quantum Partners已对格罗斯管理下的一个账户投资了5亿美元,并表示格罗斯将依据类似于“骏利全球无约束债券基金”(Janus Global Unconstrained Bond Fund)的投资策略来管理这个账户。[[14]]

  格罗斯表示,未来的中国经济增长无法支持深圳综指仍处于目前的点位。从技术面来看,该指数与击鼓传花有相似之处。中国散户投资者以历史上最快的速度申请新开股市账户,加速了股价以夸张的速度上涨。同时,中国的出口增速在放缓。由于人民币盯住美元,与亚洲其他国家货币相比,其竞争力正在减弱。而目前中国出口业以及经济发展速度的放缓也使得中国的资产价格正处于危险之中。因此未来中国深圳综合指数将有很大的做空可能。

  《华尔街日报》6月5日报道称:

  【现在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如何才能最好地做空深圳股市。骏利资本拒绝就此置评。】[[15]]

  格罗斯具体如果做空中国A股,他当然是保密的,他当然不会公开通过那个公司、账号及哪些人及哪些途径方式来做空中国股市。格罗斯六月初放出公开信号,那么他可能在五月就已经高位套现并着手准备在股指期货做空了,5月底应该就已经开始做空了。他在6月初放出消息,就是给全球的对冲基金和投机资金,包括中国国内炒作股指期货的资金发出了信号:国际巨头将在6月份做空中国A股。

  外资势力尤其是美国金融势力,肯定是中国这次股市暴涨暴跌的主要庄家之一,索罗斯、格罗斯仅仅是其中的代表之一。据花旗监测到的和它自己能够承认的数据:中国股市暴跌前,即6月10日至17日这一周时间内,中国的ETF基金就向美国流出16亿美元,6月3日至10日这一周时间内,中国股票基金则向美国流出71亿美元:

  【资金一边流入美股,一边却在持续流出新兴市场。据海外媒体报道,花旗给出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17日的一周时间里,新兴市场基金共流出21亿美元,其中,中国的ETF基金流出16亿美元。相比于上周,此前一周的资本外流情况更加严重。根据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的统计,截至6月10日的一周时间里,新兴市场基金共流出93亿美元资金,创下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单周流出规模,其中71亿美元来自中国股票基金。EPFR此前公布的数据则显示,2014年全球新兴市场基金整体资金流出230亿美元,这是自2011年以来最大规模资金流出。有分析人士担心,这种情形有点像是2013年夏天的重演,当时美联储警告将结束量化宽松(QE),随后新兴市场经历了大规模的资本外流。如今,随着美联储加息时间点临近,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债券收益率飙升和资本外流似乎在所难免。】

  也就是说,自格罗斯6月3号发出信号,号召资本从中国撤出做空中国后,外资有个加速撤退的趋势。当然,格罗斯、索罗斯自身资本的撤退,则应该在6月3号之前了。

  再考虑到同一时间段内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及瑞信等外资投行纷纷唱空A股,断言沪指将大跌30%至50%,这一切都是国际金融战的典型特征。

  随后中国股市在6月中旬开始连续下挫,6月底形成股灾。

  6月30日,格罗斯在骏利资产管理集团一份投资展望中更是煽动称,中国将出现经济危机:

  【格罗斯还表示,危害市场稳定的事件会促成自我发展的抛售浪潮,其中可能触发抛售的事件包括希腊债务危机的恶化可能引发对其它欧洲国家的担忧;驱动债券价格走低、美元走强的货币政策措施;以及新兴市场或中国出现经济危机。】[[16]]

  索罗斯的布局还不仅仅是一个格罗斯。索罗斯表面上退休,并且积极参与政治谋划和拉拢政治关系,但是仍然在幕后指挥自己的团队改头换面准备对中国等国家的金融袭击。至少在一年以前,索罗斯的前团队就在为做空中国而大举布局。2014年4月21日路透香港报道,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前投资团队将在2014年第三季在香港成立一支对冲基金,最初资本至少为1.5亿美元,成为2014年该地区最大的新创基金之一:

  【这只名为Pleiad Investment Advisors的对冲基金公司由Kenneth Lee和YOSHINO Michael Stephen共同创建,而这两人曾在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专注投资中国及日本市场。这家基金公司大部分资本可能锁定期会在3年以上。而其中大多数来自HS集团提供的种子资金,HS集团是由黑石集团离职的高管Michael Garrow和高盛离职高管Johannes Kaps去年创建,该集团主要是为亚洲新成立的对冲基金提供长期稳定的初始资本。】[[17]]

  当时,中华元智库创办人张庭宾认为,随着沪港通的推出,“索罗斯们做空中国的所有条件也基本具备。”

  四、新自由主义改革导致的股灾要靠深化新自由主义改革来解决?

  今年以来,索罗斯一项重要任务是推动中国的资本项目开放。为此,索罗斯不惜对中国进行威逼利诱,2015年5月19日,索罗斯在世界银行布雷顿森林会议上,一方面放言中国遭遇经济危机后将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方面呼吁美国允许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促使中国“允许人民币在市场上自由兑换”以促进经济发展。[[18]]

  学者余云辉对此表示极度担忧:

  【只要中国放弃资本项目管制,那么,以华尔街为首的国际资本可以联手起来进一步推高人民币汇率,拉升中国的股市和债市,然后,反手做空中国,引爆金融危机。索罗斯倡导的“刺激反射理论”可以再次应用于掠夺中国百姓的财富之上。】[[19]]

  然而,证监会并不认为之前过度的放松监管、推进金融自由化和对外开放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如放开股指期货和做空机制,允许高杠杆场外配资、港沪通等等)有误,其解决股灾的办法,是用进一步的金融自由化和对外开放。

  626股灾的同时,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于6月26日上海2015陆家嘴论坛发表重要讲话,当人们期待他用什么方式解决股灾的时刻,他表示要尽快推行人民币自由兑换,他说:

  【对外开放已迈出重大步伐,但是,资本项目尚被管制,人民币尚不可自由兑换,这无疑阻碍了我们构建开放型经济体制的步伐;……人民币汇率,肖钢指出要提高国内国外两种资源的配置效率,促进国际收支长期基本平衡,因此我们必须完善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形成机制。为达此目标,必须大力发展外汇市场,增加外汇市场的参与者,有序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浮动空间,尤为重要的是,央行必须大规模减少其对市场的常态式干预。】[[20]]

  另外,在股市暴跌的时刻,肖钢6月26日上海2015陆家嘴论坛进一步提出“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战略新兴板,与创业板错位发展”,以及坚持“放宽上市准入门槛”,这进一步加剧了市场恐慌。

  再例如在7月1日晚上,证监会推出了一系列放松监管、刺激股市投机和金融自由化的政策来应对股灾:

  【晚9点左右,沪深交易所宣布下月降低A股交易结算费。其后,晚10点左右,证监会更是发布了两融管理办法。提前实施的办法规定,允许券商在客户信用基础上,和客户商定展期次数;取消维持担保低于130%两个交易日内追加担保比例不低于150%的规定,允许券商与客户自行商定补充担保物期限与比例的具体要求。】[[21]]

  另外一个重大举措,就是推行内地与香港的基金互认,进一步拓宽外资投机A股和肆意进出A股的通道:

  【内地与香港基金互认将于7月1日起正式展开,中国证监会也在受理申请前一日就基金互认安排下的常见问题做出解答,包括24个问题,对申请条件及申请程序各方面细节做出解释。基金互认的初始投资额度为两边市场资金进出各3000亿元,海外投资者可曲线进入A股。】[22]

  这里,无比强大基本逻辑是:新自由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改革导致的问题,要靠深化和推进新自由主义和市场原教旨主义改革来解决?

  五、索罗斯的战略算盘:外国资本和买办资本为何要制造股灾

  当然,在人民币自由兑换之前,在外资可以迅速灵活地大规模撤出中国之前,仅仅外资本身是无法制造股市的暴涨暴跌的,他还需要买办资本和中国民间本土资本的配合。上述三大资本联合构成了本轮股市暴涨暴跌的庄家,其中外国资本和买办资本为主要庄家。而中国民间庞大的本土资本则是外资和买办资本指挥驱赶的庞大羊群。例如,【乐视网CEO贾跃亭自2015年6月1日至3日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3524万股。其中6月1日减持股票均价68.5元,6月3日减持股票均价73.33元,合计成交金额近25亿元。】[[23]]整个家族减持多少?其自称是百亿规模。

  贾老板仅仅是跟随外资撤退的中国民间本土资本之一。

  危害最大的势力则是买办资本。在当今中国,没有权力当不成买办。6月3号格罗斯发表做空中国股市的号召的一周多以后,6月15日,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李剑阁在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发表演讲,批判国家牛、改革牛,唱衰股市,认为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正在威胁改革所以股市不应上涨,从而配合索罗斯、格罗斯引爆了此次股灾。李剑阁称:

  【“改革牛”和“国家牛”都是以改革和国家的名义为牛市背书,同样是很危险的。股市有涨有落是正常的,就应该让它自然地走,政府部门最好不要对行情发表意见。……我认为,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危险是不改革,更大的危险是改革往回走。……现在国有企业到底怎么改?已经改了什么?还要改什么?方案似乎十分模糊。举目看全国,谁在改?改什么了?也很茫然。……我认为,导致不改革或者改革往回走的最大威胁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民族主义抬头,另一个是民粹主义抬头。民族主义盛行以后,对改革开放是绝对的阻碍。……最近一位官员在其母校清华大学校庆时做的演讲,引起了民粹主义式的攻击。……从2003年开始,中央财政投入这么多资金到医疗卫生领域,我们却很失望地看到,目前中国的医患关系是改革开放以来,甚至是建国以来或有史以来最最恶劣的。为什么?原因当然很复杂,但用民粹主义思维鼓吹老百姓看病不该付钱天经地义,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中国要解决老百姓看病问题,第一,发展公立医院之外,必须要大力鼓励社会资本办医,同时让各类医院都能够平等地纳入医疗保障体系。】[[24]]

  李剑阁的真正用意非常明确,他认为,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是在用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搞改革,因此对他自己所推崇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原教旨主义改革产生了威胁,他认为存在不改革和改革往回走的趋势,其中包括国企没有私有化(还有央企合并)、医疗行业回归公益化去市场化资本化等等。

  众所周知,2015年4月1日下午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强调: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服务体系的主体;要把深化公立医院改革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着力解决好群众看病就医问题;要坚持公立医院公益性的基本定位;要落实政府办医责任。这就明确了医疗服务体系改革的公益化大方向。随后,新华社也发表新华时评,认为公立医院作为医疗服务体系主体,要姓公,不能再搞市场化、商品化改革。[[25]]而李剑阁的讲话就是要否定习近平公立医院为主体、公益性为主体的医疗改革思路。这被李剑阁攻击为民粹主义思路。

  因此,李剑阁认为,中国改革在停滞和倒退,所以股市不应暴涨。

  身为汇金操盘手的李剑阁不仅仅是唱空股市,而是做空股市:

  【5月28日,汇金公司减持了工行与建行的股份,这也是汇金首次减持“四大行”的股份。根据港交所披露的公开信息,汇金于5月26日在A股场内减持工行和建行,金额分别为16.29亿和19.06亿元。】[[26]]

  作为四大银行的大股东,国有金融资本的主力,李剑阁指挥汇金在5月底减持银行股份给中国股市带来了什么风向标式的影响和战略冲击,是不言而喻的。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到,索罗斯、格罗斯等外资投机资本也正是在5月底或者5月中旬减持中国和中国概念相关资产、高位套现的。李剑阁对格罗斯可谓亦步亦趋:格罗斯们5月底减持,他也减持。格罗斯6月初放言做空中国股市,李剑阁则6月15日也发表演讲看空中国股市,直接引发了史无前例的大股灾。

  李剑阁先生给中国上了生动的一课:汇金、中投等等本来是都是国家资本,但是如果由美国培养、美国洗脑、美国控制的芝加哥男孩、新自由主义官员来操盘,就会变成杀伤力巨大的买办资本。

  遥想加入世贸前后,吴敬琏配合外资超低、唱空中国股市的行为,不禁让人感叹历史又在重复:前者是悲剧(大半个中国都不明真相,被吴敬琏忽悠),今天则必定是笑剧(普通国民都明白了,但还是发生)。

  在楼市泡沫继续膨胀的情况下,适当提振股市本来对国家、对百姓都是好的战略选择,何况还有一带一路的战略需求。国家有战略,然而新自由主义势力控制的执行部门却搞成了暴涨暴跌,搞成了外资、中国买办资本、中国本土大资本联合坐庄掠夺中小资本和散户的大赌场、屠宰场。如果政府不代表人民严格干预和控制市场,市场必然是由大资本乃至外国大资本所主导的,市场决定一切就是大资本决定一切,散户和小民绝无决定市场的能力。今天中国股市的股灾又一次证明了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外资及索罗斯、格罗斯们为何要打压中国股市?考虑到中国金融买办势力即将推出的人民币自由兑换就十分清楚了。如果在2015年年底人民币自由兑换彻底实现前,中国股市暴涨到万点左右,那么当人民币实现了自由兑换后,大规模进入的投机性短期性外资热钱如何抄底、如何套现、如何掠夺中国?因此,外资的意图就是在2015年底人民币自由兑换基本实现之前,以已经进入的外资挂帅,动用买办资本撬动本土大资本,高位减持套现,趁着人民币汇率高峰时刻逃离中国,将中国股市打压到两千点,再尽量压低人民币汇率。人民币自由兑换实现后,大规模进入的投机性外资热钱迅速抄底,拉高股市,推高人民币汇率,再撬动整个国民财富,引发史无前例的大泡沫,将股市于2016年中期推到万点左右乃至更高,随后在2017年再刺破泡沫,高位套现,洗劫整个中国(这时不光是散户,国有金融资本和中国庞大的民间资本也将成为洗劫对象),耗光中国外汇储备,获得巨额投机利益迅速撤出,迫使人民币大贬值,引发中国经济社会危机,推动颜色革命,随后再从经济政治上彻底殖民中国、从版图上肢解中国。这恐怕就是索罗斯们及美国情报机构的战略算盘。

  【注释】:

  [1] 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47,20150630522009297.html

  [2] http://stock.cnstock.com/stock/smk_scxw/201506/3460379.htm

  [3] http://news.cnfol.com/zhengquanyaowen/20150701/21027334.shtml

  [4] 场外配资崩盘的真相http://finance.sina.com.cn/zl/stock/20150630/074922550258.shtml

  [5]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marketresearch/20150702/130622572166.shtml

  [6] 应加大对做空市场的监管规范力度http://news.163.com/15/0702/02/ATG1G91M00014AED.html

  [7] http://finance.ifeng.com/a/20150701/13812020_0.shtml

  [8] http://news.xinhuanet.com/finance/2015-04/17/c_127700217.htm

  [9] http://finance.qq.com/a/20150417/050081.htm

  [[10]] http://finance.qq.com/a/20150226/008400.htm

  [[11]]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data/20150316/093921728911.shtml

  [[12]] http://finance.ifeng.com/a/20150619/13788058_0.shtml

  [[13]] http://gold.hexun.com/2015-06-04/176463863.html

  [[14]] http://gold.hexun.com/2014-11-21/170653032.html?from=rss

  [[15]] http://view.inews.qq.com/a/FIN2015060500677002

  [[16]] 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forex/20150701/085122560704.shtml

  [[17]] http://news.cnfol.com/guojicaijing/20140422/17645077.shtml

  [[18]] http://finance.ifeng.com/a/20150521/13722664_0.shtml

  [[19]]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610/12/11002742_477108076.shtml

  [[20]]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06-26/925593.html

  [[21]] http://finance.ifeng.com/a/20150702/13813153_0.shtml

  [22] 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44,20150701522470186.html

  [[23]] http://industry.caijing.com.cn/20150604/3897739.shtml

  [[24]] http://opinion.caixin.com/2015-06-19/100821072.html

  [[25]] http://news.xinhuanet.com/2015-04/02/c_1114855074.htm

  [[26]]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y/20150528/130222289535.shtml

http://www.wyzxwk.com/Article/jingji/2015/07/347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