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 正文

聂焱 | 从英国“脱欧”看美英欧三角关系

作者:聂焱  更新时间:2019-04-02 15:29  来源:峰锐观察  责任编辑:小石头

  英国艰难地“脱欧”过程,暴露出美国、英国与欧盟的三角恋情早已变了味:情已逝,只剩下相看两相厌,只剩下互相利用。

  01

  先说英国与美国的关系。

  英国与美国是“特殊的”亲密盟友关系,这个“特殊”关系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直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主要表现在:两国军事科技与情报高级别互换畅通,彼此互享对方的市场与金融特权。

  那么英美关系的“特殊”性的基础是什么?不是两国领导人经常互相吹捧的“文化与价值观一致”,那只是拿来忽悠人的表象,真正的基础是:彼此都有不可替代的利用价值。

  所以,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或者利用价值不再是“不可替代的”,那么英美的特殊盟友关系也将动摇。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得到巩固,但霸主需要马仔,需要小弟,而英国为延长曾经的日不落帝国的半衰期,制定了“抱大腿”战略,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都奉行依附和追随美国的政策。

  双方一拍即合。

  美国有了一个曾经的世界霸主做小弟,智商、体力和影响力都是其他小弟望尘莫及的,自然要给予英国特殊地位;英国有了世界霸主在身后,在欧洲可以狐假虎威,在国际事务上也可以继续指手画脚,延缓帝国的衰落过程,享受做马仔带来的好处,天塌下来又有傻大个顶着,何乐而不为。

  英美特殊盟友关系就这样延续到今天。美国致力于维护一个有利于美元霸权的世界秩序,英国致力于协助美国世界警察的地位,同时获得跟在美国后面瓜分利益的第一优先权,包括获得了许多秘而不宣的外交利益。

  但“脱欧”带来了变数。

  02

  这就不得不先说说英国与欧盟相杀相爱的一段孽缘。

  英国是孤悬于欧洲大陆之外的岛国,对欧洲大陆既觊觎,又防备。历史上十四世纪开始的百年战争,就是英国与法国为争夺欧洲主导权而结下的血海深仇。

  后来英国和欧洲大陆国家为争夺势力范围的战争,还蔓延到了美洲大陆,美利坚合众国就是这场混战的产物。

  因此,英国是不愿意看到欧洲大陆的统一与整合的,除非这个整合与统一是在英国的主导下。但随着大英帝国的衰败,英国已没有能力去整合与统一欧洲了,所以只剩下一个选择:通过欧洲大陆的分裂来施展英国的影响力、保全英国的利益。

  在这一思路之下,英国直到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生效的十五年之后,才于1973年加入欧盟的前身“欧洲共同体”。这也是为什么欧盟进一步整合出欧元区时,英国坚定地保留英镑,拒绝加入欧元区。

  在一些国际事务上,英国在欧盟内扮演的是美国棋子的角色,在伊拉克战争、乌克兰危机等事件中,一味追随美国,又争当反俄急先锋,无视法德等欧洲国家的利益,让欧盟无法统一立场。

  对于英国的离心离德,欧盟主要国家法国和德国看在眼里,恨在心头,但惧于英国背后的主子,不得不与英国虚与委蛇。

  终于等来了英国的“脱欧”。法德表面上很痛心,内心其实在偷乐。更何况吃了我这么多年,不吐出来点东西就想走,没那么便宜。

  英国在欧盟这么多年,虽然在财政与边境政策等领域丧失了一点自主权,但却获得了更大的市场和原材料基地。英国差不多一半出口商品目的地是其他欧盟国家,超过一半的商品进口也是来自其他欧盟国家。

  这也是为何英国“脱欧”如此困难的原因之一:从经济与贸易关系上来说,英国更需要欧盟,而不是相反。

  但是,从战略上来看,苏联解体、东欧变色,欧洲一体化出现了新趋势,法国试图南进,德国则要东进。对于法德主导建立大欧洲的意图,英国看在眼里,不满在心头。

  对于务实的英国精英来说,捞不到政治资本,还要背上一大批经济欠发达小国的财政包袱,纯属吃力不讨好,绝不能接受。

  更何况法德主导的大欧洲,势必将成为美国地缘战略中的竞争对手。英国继续留在欧盟做“两面人”,这种“无间道”的日子有点儿力不从心了。

  再说,世界形势正在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抱大腿”也不能太死心眼,貌似自己抱的大腿有点瘦了,脱离欧盟,不必再做卧底,又可以拿回自主权,考察是否多抱几条大腿的可能性,很划算。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英国从精神上、理智上、战略上都想离开欧盟,但“肉身”却有点儿离不开了。享受惯了欧盟的大市场、物流人流零障碍便利,英国人与英国企业又如何能放得下这些好处与便利呢?因此,主张“留欧”或者“软脱欧”的英国人绝不是少数。

  脱欧还是留欧,硬脱还是软脱,有协议才脱还是无协议也要脱,英国人议论纷纷、众说纷纭,没有统一意见。英国政治精英们貌似“算无遗策”的八份脱欧方案全部遭到议会否决,欧委会主席容克讥讽说:我知道英国议会对啥说“不”,就是不知道他们会对啥说“是”。

  英国民意对“脱欧”议题越分化,“脱欧”就越不顺利,欧盟的疑欧派就越谨慎,欧盟也就越稳固。

  一贯玩弄“分而治之”的英国佬,这次被“分而治之”玩弄了。

  03

  无论英国“脱欧”结果如何,这一过程已经影响到美国和欧盟的关系,或者说开启了欧盟“脱美”的长征。

  从前,英国宛如美国插进欧盟的一个棋子,阻挠欧洲一体化的同时,挟持欧盟为美国的霸权吆喝,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一旦英国脱离欧盟,或者被欧盟边缘化,都会使得美国顿失一条套在欧盟身上的一条枷锁。没有英国搅局的欧盟,会不会如脱缰野马般不受控制了?可惜呀,正在扶植中的“新欧洲”国家在国力与影响力方面,没有一个能替代英国的作用。

  美国的担心成了现实。在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盟之后,法国立即加快推动欧洲防务自主,德国、奥地利领导人则频频向俄罗斯总统普京抛媚眼,意大利与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

  显然,过去美国利用英国牵制欧盟、再利用欧盟牵制打压俄罗斯与中国的策略,需要调整了。

  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不甘心呀,于是号称“选举策略师”的班农横空出世,到欧洲各国游说整合极右翼,希望在五月欧洲议会选举中,助力疑欧派上位,破坏欧洲的经济与政治整合。如果各国的民粹派代表霸占了欧洲议会的大多数席位,想象一下,届时欧盟的立法机构是整天上演吵架呢,还是吵架呢?

  看来,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也继承了旧大英帝国政治精英在殖民地惯用的“分而治之”的权谋。

  见到美国政治势力的悄悄渗透,法国总统马克龙也不甘坐以待毙,他近日向欧洲民众发出公开信,主张在经济上竖起“欧洲企业优先”的大旗,在制度上设立保护民主机构,防止“外部势力”介入欧洲选举。

  美国与欧盟,曾经作为志同道合的“外部势力”,干预别国的政治经济事务;如今不约而同,急急嚷嚷要防范“外部势力”干预本国选举。

  正所谓“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9/04/401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