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 正文

“日本最省女孩”的神话

作者:黎明  更新时间:2019-08-13 16:45  来源:激流1921  责任编辑:晨钟

  作者︱黎明

  编辑︱龙哥

  消费主义并非“消费者”个人的选择和创造,而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

  “日本最省女孩”的神话

  现年33岁的咲(xiào,同“笑”)小姐被一档日本综艺节目节目称作“日本最省女孩”:她通过自己15年的省吃俭用,在日本埼玉县所沢(zé,同“泽”)市先后于6年前、2年前和今年买下了3栋房屋,这3栋房屋的价格分别为约1000万日元、1800万日元、2700万日元(分别约合人民币66万8301元、120万2943元、180万4414元)。

  我们首先剥去媒体的胡乱炒作(比如年轻女孩省吃俭用15年买三栋“千万豪宅”、连1日元都要记账)和网友们的盲目赞叹,咲小姐的真实情况并没有报道中的和想象的那样夸张。

  我们先来看看咲小姐的“豪宅”们。第一栋房子,3间房;第二栋房子有4个房间;第三栋是一栋已建成28年的3层小楼,4室1厅。 

 

图1 咲小姐的三栋“千万豪宅”

  和想象中的豪宅相去甚远吧。

  咲小姐居住的埼玉县所沢市位于东京市区的西北部。以所沢市役所(类似于市政府)为例,到东京站(东京市中心)的直线距离为31.5千米,乘电车到东京站要换乘一次,花费约1个半小时,路程距离为44.9千米。

 

图2 所沢市位置

  所沢市类似于咲小姐所购房屋的房价如图所示。

图3 所沢市相关房价

  日本购房贷款利率较低且稳定。根基CEIC经济数据库公布的数据,今年日本购买私人住宅的贷款利率为0.41—0.45%;同一数据库中的中国个人住房贷款利率在5.68%。

  根据报道,两年前咲小姐在购买第二套房屋时的工资约为17万日元,加上两栋房屋的房租收入23万日元,咲小姐的月收入为4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万6732元)。2017年,日本20-29岁女性的平均年收入为386万日元。如果以月收入40万日元来计算,时年31岁的咲小姐的年收入为480万日元,并没有我们想象的夸张。

  再来看看咲小姐精打细算的程度。如图,人家就只有一笔记账为1日元,结果宣传出来就让人感觉咲小姐随时的记账都为1日元;后面的5日元、20日元的例子也是一样的。仔细一看,会发现记账本上还是有大开支的,如图5的另外三笔数额为30000日元、3272日元、3693日元的记账。 

 

图4、图5、图6 咲小姐的记账本

  所以在了解实际情况后,“日本最省女孩”的最省神话也就很容易地破灭了。

  是谁缔造了消费主义?

  虽然神话破灭了,但缔造“神话”的根源并没有消失,我们可以再来看看对“神话”的一种解释。

  《新京报》在8月8日A03版发布一篇题为“‘日本最省女孩’给消费主义者上了一课”的文章。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9/08/08/612703.html)

  这篇文章批评了当代年轻人的消费主义。文章说道:“在这位日本女孩身上,我们找到了那种在很多年轻人那里丢失的朴素的财富观:那就是勤俭节约,把钱攒下来用于投资和‘扩大生产’”。

  文章站在道德高地上指出:“如今很多人已经普遍信奉消费主义,人生应该享乐,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享乐,当下国内还流行起了各种消费贷。”

  文章希望咲小姐的例子“能够多少纠正一下年轻人中间流行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观”。

  什么是消费主义呢?说白了消费主义就是靠消费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它的一面是物质条件下的身不由己,另一面则是对现实的无奈逃避。

  连玲玲在《打造消费天堂》一书中指出,现代的购物也是一项休闲活动,消费不仅是购买有形的商品,也是接受无形的感官刺激,“借由建筑、橱窗、商品陈列所展示出来的消费文化,创造神奇壮观的梦幻世界,灌输消费意识形态,进而合理化资本主义的经济秩序。”

  那么,是谁缔造了消费主义?

  《新京报》的文章说来说去,归纳起来就一个意思:丢失朴素财富观的年轻人创造了消费主义。Nothing could be further from the truth.(没有什么比这更错了)

  和新京报文章截然相反的是,消费主义并不是被作为消费者主体的劳动者(同时也是真正的生产者)所创造的,而是被掌握着生产、运输、销售、宣传等全过程的老板们所缔造的。比如七夕节被商业力量从乞巧节包装成了“中国情人节”,无中生有的“双十一”、“双十二”、“8.8购物节”等等,都是这种缔造的产物。

  消费主义并非“消费者”个人的选择和创造,而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人的消费(更准确的说是消耗)从人类形成的时候就有了;而现代意义下的消费比消耗多了一层含义,即商品交换意义上的消费(买卖)。

  消费主义,也只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才存在。在市场经济占据统治地位之前,绝大多数人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如小农经济的男耕女织,商品经济作为局外人而存在着,自然谈不上什么消费主义;而超越市场经济的“按需分配”时代,不存在购买行为了,因而也就没有什么商品经济意义上消费可言,自然也不存在消费主义了。

  所以嘛,《新京报》的朋友还是收起对消费主义的批评吧,要不然大家真正战胜了消费主义时,您该后悔当初不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9/08/406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