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 正文

正宗草民 | 致周永森先生: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作者:正宗草民  更新时间:2016-03-26 11:08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致周永森先生: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正宗草民

  “文似看山不喜平”,看来周永森先生喜读、品评他人之文,也善文,草民自然非对手,今敲键发言,目的几乎没有,因为文革的话题太大,毛主席曾把文革当作他一生中所干的两件大事之一,可谓这非一般之大,都过去了半个世纪,“流毒”却仍广泛,影响也仍极其的深刻,故常常触动许多人的敏感而脆弱的神经,弄得他们寝食难安、焦虑压抑,进而触发他们对爆发于半个世纪前的文革的深恶痛绝之情绪,如胡老公子就愤愤地疾呼要“坚决守住彻底否定文革这条底线”。人嘛,是情感动物,心中有怨气——什么怨气大可不管,发泄发泄于健康大有裨益——也就难以怪之喽。周永森先生说文革是悲剧,草民记得温**同志也是这么肯定的。

  草民不懂政治和文道,但一把年纪的经历告诉我,不能同意周永森先生的某些说法,鉴于此“文”的用意不是评论、更非批驳,而是交谈,所以不会“剑拔弩张”——草民也无此本事。心平才能气和,否则,岂不辜负了这2016年的盛世春光!?

  周永森先生说:“不少人明知道文革的危害,但是一想到现在的让人生气的问题,如贫富差距大、贪腐官员多、民营企业家普遍行贿、政府乱作为和不作为,社会诚信缺失、道德沦丧,环境被破坏,教育不公平,医保不公平,工人下岗,农民工讨薪被打等等,就坚持说文革好,起码文革时期,没有这些问题。这里面多少有点赌气的成分,心情可以理解,道理上可就不是这回事了。”先生没有道出“文革的危害”究竟有多大或多巨大,但先生是文革的坚决反对者——这一点可以确定,且与《决议》精神保持一致,甚好。然而,周永森先生所例举的现实中那么多的严重问题,怎么就不狠狠地抨击一番、究一究根源呢?而且还说人家“多少有点赌气的成分,心情可以理解”,更而且,有着这么多严重问题存在的社会,还有公平正义可言吗?《宪法》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不知周永森先生对此持何态度?

  指名道姓批评乌有之乡网刊上的一些文章作者,当然完全可以,但硬说人家是“根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来证明文革的正确。”这就有失偏颇。草民也不能过言,若过了,文被删除是小,牵连网刊就很不地道了,还是烦请先生猜一猜草民想说的话吧。

  周永森先生说:“由于经历过文革,个人印象深刻的是三个教训,不吐不快。”巧了,草民也全程经历了文革,却无论如何也总结不出什么“教训”来,这就好比笨鸟总是飞不高的。

  “教训一:个人崇拜,颂圣文化,公然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周永森先生不会不知,毛泽东何许人也。没有毛泽东,(或许)就没有中国共产党的继续存在,也就没有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人民共和国也就无从谈起了。因而,草民以为,对一个为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建了伟业立下巨功的人民领袖,是应该崇拜的,也是人心所向,历史的必然现象。只有无人可供崇拜的时代,才是悲哀的时代。

  老百姓一般是不懂马克思主义的,如草民。也知道新中国不是毛泽东他一个人打下来的,这个麾下有百万雄师的统帅还不喜欢打枪、佩枪,但一旦离了他,第五次反“围剿”就彻底地失败了。这足以证明;群龙须有首,且此首得高明无比,方可战胜强大的敌人。所以,我们在不应该忘记千百万革命将士(包括先烈们)功劳的同时,更不应该忘记毛泽东的丰功伟绩!做人更要有良知、懂感恩。

  而且,有一点尤其需要指出:中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封建社会史的国度,一切旧观念旧传统不会随着社会制度的突变而消失于一夜之间,所以,尽管毛泽东并没有刻意地抬高自己,他也无须再抬高自己,但老百姓愿意喊“毛主席万岁”,“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这怎么理解呢?其实老百姓不是愚民,即便是,也极不可能愚到相信人真能活到10000岁的地步,西藏的翻身农奴倒是把毛泽东当作活菩萨的,今年的人大会议上,西藏代表还戴着像章哩——可以说西藏代表“愚昧透顶”吗?先生?至于公道不公道,实际上公道自在人心

  “教训二:依靠文革式的群众运动实现社会变革,是靠不住的。”坦率地讲,草民以为文革本身(应该)是一场探索性质的大革命运动,故毛主席说过几年再搞一次,这应该是出于打江山易坐江山难的考虑。周永森先生彷佛只看到了文革时期的乱,却没有看到文革时期社会仍井然有序,机关枪的突突声草民确实是从文革中才听到的,但没有看到或听闻过持枪的武卫队员在随便开枪杀人。今能与昔相比么,这一点?但凡群众运动,不管它是什么“式”的,都是靠得住的,从苏维埃时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土地改革到抗美援朝的实践证明,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是历史的创造者。失去了人民群众这片大天,终将一事无成,这不是什么“大道理”,而是符合马克思主义原理的真理而已。

  改开的历史与前恰恰相反,成了“精英”创造历史,劳动者的巨大作用被彻底地低估,甚至被抹去了,草民想,周永森先生应当弄明白这一点。

  “毛主席,悲剧人物呀!”——可叹周永森先生又错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楚霸王项羽、农民造反领袖李自成、太平天国领袖洪秀全等确是悲剧人物,但这些历史名人能跟毛泽东比肩吗?不说别的,至今毛主席画像还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即使明天就被取下,毛泽东也已足够荣耀了,况且毛主席逝世时已经83岁高龄,老话讲得好,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所以又何谓“悲剧”呢?先生想必是中了“毛泽东晚年孤独论”的剧毒吧?

  “教训三:是不讲人道。文革序幕就是文字狱,逼死邓拓,害死吴晗。侮辱人、打人、监禁人,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中国的专制传统,使中国政治界长期缺乏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现代社会意识,文革体现得极其突出。”在此地,周永森先生讲了三层意思,一是搬出了封建社会的“文字狱”,意即为了搞文革而不惜回归到封建时代,这揭露与批判的力度足够大,哪么毫无疑问,毛泽东也就成了“专制独裁的封建皇帝”,但疑问是,“逼死”、“害死”的残忍来自何源,究竟何因,先生没有交代清楚,这显代很遗憾。二是文革就是法西斯的代名词,蒋介石当年的做法也不过如此而已了。三是中国政治界(确切说,应该是整个中国社会)必须有“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现代社会意识。”好了好了,“现代社会意识”如今好像都有了,但草民的又一个遗憾是,周永森先生回避了“现代社会意识”下的现实,令人们已经忍无可忍的现实。草民说的是“回避”,回避不等于没看见,而回避的前提很可能是麻木不仁。周永森先生文章的最要害问题远不止此,如同网刊编者按所言的那般。

  周永森先生说:“但是,无产阶级专政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阶级压迫,它是“半国家”。在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之后(中国是1956年),阶级开始消亡,阶级压迫的对象消亡了,阶级压迫的工具国家也自然开始消亡。阶级和专政成为历史,革命大功告成,也成为历史。中共八大要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这其实已经近乎马克思预设的轨迹。毛主席一定已经摸到了这个轨迹,《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说,暴风骤雨式的大规模的阶级斗争已经结束,今后的主要任务是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的矛盾,就可见端倪。坚持下去,毛主席很有可能找到阶级消灭后新型社会治理的方法。可惜,毛主席没有坚持。这对毛主席,可能是一念之差,对中国,可就是天翻地覆。”在此,“半国家”的概念非常新颖,新颖得让人莫名其妙不知所云。照此“理论”,中国1956年前就是“半共产主义”了,从1956年起便开始“共产主义”了,理由是:“在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之后(中国是1956年),阶级开始消亡,阶级压迫的对象消亡了,阶级压迫的工具国家也自然开始消亡。阶级和专政成为历史,革命大功告成,也成为历史。”然而,当我们回眸1956年的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现实时,竟发现帝国主义正紧紧地封锁着新中国,台湾的蒋介石仍不甘心于在大陆的失败,企图实施反攻大陆而卷土重来,试想在此状况下,原先依仗蒋家皇朝而盘剥欺压劳动人民的人们中,有多少能在大陆安分守己规规矩矩?他们甘心于“消亡”吗?回答当然是:不!因此,与时俱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仍然有这样的表述:“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但是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其中就包含着被消灭的阶级即剥削阶级里的“人还在,心不死”的意思

  周先生,我们还应该明了,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共产主义不可能在一个国家里实现。正因为如此,在社会主义阶段仍得进行革命,仍应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而且要防止和反对修正主义,否则,历史周期律便会大作其法;地球人皆知,卫星上天红旗落地,亡党亡国,前苏联便是这样的前车之鉴。为周先生所不屑一顾的那些在被讥诬为“极左”的乌有之乡网刊上投稿发布议论、评判和肯定文革的文章的作者,其中有学者(教授)和网友,他们不是空手帮,不是游手好闲之辈,而是现实批判主义者,由于太多的“非公平正义”现象在现实中的反映,引发了他们深沉的思考,于是有的就从文革身上去寻求答案,或得到一些启发,而这是为主媒所不屑不容,为公知西奴们所攻击耻笑的“营生”。上面周先生所说的“贫富差距大、贪腐官员多、民营企业家普遍行贿、政府乱作为和不作为,社会诚信缺失、道德沦丧,环境被破坏,教育不公平,医保不公平,工人下岗,农民工讨薪被打(草民补充:讨薪者被公判,后又有同地农民工用跳楼的方式讨薪)。”——实际上还不止这些,但就凭这些,已经足以说明我们与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相距十万八千里了,单评一句“多少有点赌气的成分,心情可以理解”就能了事的吗?因此,草民建议周永森先生改变一下自己的观点,放弃对文革的批判和否定。古人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在非毛化、去毛化和把毛泽东妖魔化的妖风妖雾中生存了几十载的作为过来人的我们,应识庐山真面目,这其中之一,便是重新充分认识文革。

  2016.3.25

附:

  周永森:文革悲剧与伟人悲情——乌有之乡评论文革文章浏览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6/03/360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