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 正文

伟大的友谊,光辉的历程!

作者:师伟  更新时间:2019-01-08 11:40  来源:师伟微博  责任编辑:晨钟

  题图是周总理最帅气飒爽的一张照片,拍摄于1954年日内瓦会议期间。日内瓦会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次以五大国之一的地位和身份参加讨论国际问题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主要讨论如何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

  周总理如此自信豪迈,源于数百万解放军志愿军的浴血奋战、来自全国人民的支持、来自统帅毛主席的运筹帷幄!

  在中国,单讲主席则必然是毛主席、单讲总理则必然是周总理。足见毛主席和周总理在人民心中的地位!

  两人风风雨雨走过几十年,有过矛盾和斗争吗?当然有、我们不否认这一点,然而合作和默契是两人之间的主流,那些妄图从中搞事的人是非常可笑的了。

  周总理曾经深有感触地说:毛主席下决心要做的事,你可以表示反对,但不要轻易表示反对。在历史上,有几次,我曾认为主席的决策不对,表示反对,但过一段时间都证明他的决策是对的。以后我就谨慎了,不轻易表示反对了。但后来又有一次,我确信主席错了,我坚决表示反对,但实践却又证明是主席对了。因此,对主席的意见和决策,你可以反对,但不要轻易反对。

  所以本文题目是“伟大的友谊、光辉的历程”,这样的概括是贴切的。

  本文在纪念周总理逝世之际,以图片方式回顾周总理和毛主席一起走过的光辉历程。

  1920年毛主席在湖南创建共产主义组织,1921年,周总理加入巴黎共产主义小组(中国共产党八个发起组之一)。因此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建党元老。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1925年10月的广州,毛主席时任国民党中央代理宣传部长,周总理当时是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政治部主任、忙于东征,两人互相佩服对方的才干,互邀对方来做报告。

  1931年12月,周总理从上海来到中央苏区,成为苏区的最高领导,期间和毛主席有较多的合作和交流,所以在1935年的遵义会议上支持了毛主席,毛主席在党内的领导地位开始确立。自此两人半个多世纪的合作走上正轨。

  遵义会议(绘画,1935)——

  长征结束后在陕北合影(1935)——

  在延安(1937)——

  在延安(1937),另一人是博古,很年轻啊——

  延安机场(1937),周总理同国民党谈判归来——

  在延安凤凰山毛主席住处(1937),另外两位是朱老总、林伯渠——

  在延安(1937),另外两位是朱老总、博古——

  与毛主席、任弼时在延安(1938)——

  中共中央主要领导合影(1938),前排左二毛主席、后排右二周总理——

  欢迎从苏联回来的任弼时(1939)——

  在七大主席台(1945)——

  赴重庆谈判,在延安机场出发(1945)——

  迎接赫尔利(1945)——

  在延安(1945)——

  在延安机场(1946)——

  昆仑纵队期间在陕北神泉堡(1947)——

  在西柏坡(1948)——

  在北京火车站迎接宋庆龄(1949)——

  开国大典(1949)——

  在莫斯签订中苏友好互助同盟条约(1950)——

  全军运动会(1952)——

  还是在全军运动会(1952)。这张很好,衣服湿了但很兴奋,仿佛从画面能听到笑声——

  在怀仁堂(1952)。这张很有名,是很多年画的素材——

  在中南海(1954)。另两人是朱老总、陈云——

  在一届人大一次会议上(1954)——

  会见日本友人(1955)。左二为廖承志——

  在七届六中全会(1955)——

  北京各界庆祝社会主义改造胜利联欢会(1956)。现在有不肖子孙反过来企图要混改啦——

  接见科技人员(1956)——

  在中共八大(1956)——

  在中南海(1956)。另两人是陈毅、张闻天——

  在北京机场等赫鲁晓夫时对表。此照引起苏联不满(1959),认为中国领导人在抱怨苏联人不守时——

  接见全国妇女工作会议代表(1960)——

  七千人大会(1962)——

  在首都机场与女民兵(1962)——

  接见冶金科技人员。另一人为薄一波(1963)——

  在首都机场(1963)——

  观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1964)——

  访苏归来。这张照片名气很大(1964)——

  出访归来(1964)——

  国庆在天安门城楼(1965)——

  在金水桥席地而坐、观看国庆焰火(1966)——

  在天安门(1966)——

  在天安门(1966)——

  中共九大(1969)——

  九大期间接见王进喜(1969)——

  与人民大会堂工作人员合影(1970)——

  接见基辛格(1972)——

  观看斯里兰卡总理赠送的礼物(1972)——

  在中共十大(1973)——

  握手(1974)——

  迟暮的战友(1974)——

  赠诗(1975)——

  说明:此作是否是主席手笔?似有争论,但大家认为作品内容符合暮年的两人心境。

  诉衷情

  父母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如今江山红遍,江山靠谁守? 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9/01/397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