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 正文

当世界第一碰瓷世界第二,我们只能吃瓜吗?

作者:马青青  更新时间:2019-05-19 09:57  来源:激流1919  责任编辑:晨钟

  01

  日不落大英帝国VS德意志的崛起

  1669年,查理一世人头落地,英国国会正式宣布英国为共和国。20年之后,《权利法案》通过,英国资产阶级在法律方面确定其在国家中的统治地位,英国资产阶级与封建统治阶级长达49年的斗争落下了帷幕。在政治上确立统治地位的英国资产阶级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发展扫清了障碍,工业的迅猛发展、市场的不断扩大如同催化剂一般刺激资产阶级的不断地、迅速地变革生产方式、生产工具。当法国还在进行推翻封建统治阶级革命的时候、当普鲁士还未建立德意志帝国的时候,英国资产阶级开始一场“悄无声息”的工业革命,蒸汽机的运用摆脱了自然条件对生产机器的限制,英国资产阶级率先用机器大工业完全取代了工厂手工业,英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国家。

  工业发展,对外战争的胜利,殖民地的扩张带来的是英国版图的扩大,世界是英国的:北美和俄国的平原是英国的玉米地,加拿大和波罗的海是英国的林区,澳大利亚是英国的牧场,秘鲁是英国的银矿,南非和澳大利亚是英国的金矿,印度和中国是英国的茶叶种植园,东印度群岛是英国的甘蔗、咖啡、香料种植园,美国南部是英国的棉花种植园。英国取代曾经的西班牙的世界霸主地位成为“维持”世界秩序的主要的力量。

  1871年普鲁士统一,不久世界迎来第二次工业革命,人类社会开始步入电气时代。电力的应用、内燃机的发明、现代化学工业的发展,重工业领域庞大的资产设备等又一次改变了生产方式,资本越发的集中了。频发的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导致中大批量的小资本家的倒闭,也加速了垄断资本的出现,资本主义进入垄断资本(帝国主义)阶段。这个阶段的的资产阶级已经不满足于国内市场了,居于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的意志以国家的意志表达出来。垄断资本之间对于贸易、市场等方面的竞争不仅是资本家之间的商业摩擦,而且也是帝国之间的较量。作为后起的德意志帝国虽然在没有搭上工业化的第一班车,但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方式以开挂的速度赶英超美,在1873年——1930年德国的工业生产总值在资本主义世界的比重由13%变成16%(英国则由32%下降为14%),然而德意志帝国并没有获得与其经济力量相匹配的殖民地,其殖民地的面积在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地位远比工业生产上的地位相形见绌。所以德意志帝国的资本输出的必然要求渴望着全球市场和殖民地的重新分配,贸易的摩擦不可避免地要进行,纵使德意志帝国和其他帝国主义有着频繁地贸易往来和广泛的商贸合作也无法阻止帝国主义之间瓜分世界的斗争。

  02

  巴塞尔宣言与第二国际的破产

  1912年,国际形势异常紧张,两大帝国主义之间的斗争已经不局限于“剽窃、复制他人产品”和要求贴上“Made in Germany”标签(19世纪,发展中的德意志帝国肆意山寨各国工业产品,生产各种各样的廉价劣质产品。不满于德意志帝国的商品对市场的冲击,英国通过侮辱性法案要求德国商品贴上Made in Germany的标签以说明该商品是粗制滥造的“垃圾货”)这种商业上的摩擦,两次摩洛哥危机(20世纪初期,法、德两国争夺摩洛哥,所引起的战争危机)和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将帝国主义之间的军事摩擦、局部战争推上高潮,世界战争一触即发。

  资本主义从自由竞争到垄断,旧有的、封建的阶级不断消亡,只有无产阶级的力量随着资本主义大工业的发展而增强。在德意志帝国,1912年3月,鲁尔(指德国鲁尔工业区)爆发了25万煤矿工人大罢工;在英国,罢工浪潮也风起云涌,1912年爆发了有100万人参加的、持续了五个星期的煤矿工人总罢工。在俄国,仅在1912年4月就有40万矿工为反对半农奴制的剥削和压迫,举行了大罢工。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为的是本国资产阶级的利润最大化,因此是反人民的只是发挥着促使战争爆发的作用。而无产阶级的斗争与资产阶级的斗争,是旗帜鲜明反对资产阶级的争霸,无产阶级不希望战争,战争只是资本家的饕餮盛宴,而各国无产阶级不过是本国资产阶级争霸的炮灰。1912年欧洲各地此起彼伏的工人运动表明联合起来的工人力量具备停止战争并且夺取政权的可能,所以在战争阴云在欧洲上空密布的时候,需要革命者们发挥主观能性跟工人阶级说明即将可能爆发的战争是帝国主义之间战争,号召“世界各地用的工人一切方法来表达你们的意志!尽一切力量在议会中提出你们的一致抗议,联合起来举行示威游行的发起群众运动,利用无产阶级组织和威力所赋予你们的一切手段,以便让各国政府经常看到敏于观察、生气勃勃、坚决保卫和平的工人阶级的意志!”

  1912年11月9日,瑞士巴塞尔,第二国际召开紧急会议,欧洲各地的社会主义革命者在这里聚集。这次会议地议题只有一个:国际局势和反对战争的统一行动。经过集体讨论,一致通过了《国际局势和社会民主党反对战争危险的统一行动的决议》,即著名的反战的《巴塞尔宣言》。宣言认为:

  (1)各国社会党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反对战争,如果战争一旦爆发,那么便利用战争去促进社会革命;

  (2)英国和德国之间的敌对态度是欧洲和平的最大威胁,号召两国社会党人缔结限制海军军备和废除海上捕获权的协定,以缓和德国与英法之间的敌对状态,消除对世界和平的最严重的威胁;

  (3)德、法、英三国工人在国际活动中肩负重任,该国工人应迫使本国政府不给奥匈帝国和俄国以任何帮助,不对巴尔干的混乱局面进行干涉,并严格遵守中立;

  (4)警告各国政府:如果它们胆敢发动战争,等待它们的将是普法战争引起的巴黎公社革命和日俄战争唤起的俄国革命的命运。

  当战争真的来临,第二国际各国社会民主党公然无耻地违背《巴塞尔宣言》的决议,站在本国资产阶级政府一边。德国社会民主党叫嚷“俄国入侵”,声称“不能在这危险的关头,把祖国置诸不顾,叫嚷要“保卫祖国”,在国会中投票赞成军事预算。还派人在前线鼓动士兵,为德国垄断资产阶级卖命。奥地利社会党也支持政府,还蛊惑人民为“解放战争"而战。法国社会党则声明“保卫法兰西文明”,抗击德国侵略。比利时社会党领袖王德威尔得,竟然出任帝国主义政府大臣。英国社会党、俄国孟什维克,都成了帝国主义的帮凶。在俄国,号称马克思主义之父的普列汉若夫公然宣称:“大家都有权利和义务保卫自己的祖国;真正的国际主义就在于承认各国社会党人(包括同我国交战的国家的社会党人)都有这种权利……”

  第二国际这些机会主义分子是垄断资产阶级长期以来,以其垄断利润的一小部分作为小嗯小惠,培养出来的一个工人贵族阶层。这个阶层同垄断资产阶级有着共同的经济基础,因此,他们便要为维护帝国主义的利益而卖力。在这些机会主义分子的领导下——为了“保卫祖国”,法国工人向德国工人开枪,德国工人向法国工人开枪”。帝国主义列强对占世界人口一半以上的许多民族的压迫,帝国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之间为分赃而进行的竞争(甚至不惜采取战争),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压迫镇压,一些列资本家真面目都在“保卫祖国”的口号中,都在崇高的“爱国”热情下,都在为了“民族复兴”的目标里消失得一干二净,无影无踪。

  03

  帝国主义战争与家国情怀

  “所有一切压迫阶级,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都需要两种社会职能:一种是刽子手的职能,另一种是牧师的职能。刽子手的任务是镇压被压迫者的反抗和暴乱。牧师的使命是安慰被压迫者,给他们描绘一幅在保存阶级统治的条件下减少苦难和牺牲的前景(这做起来特别方便,只要不担保这种前景一定能“实现”……),从而使他们顺从这种统治,使他们放弃革命行动,打消他们的革命热情,破坏他们的革命决心。”

  ——《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是来抑制阶级冲突,使这种压迫合法化、固定化的一种“秩序”。阶级社会中国家和民族依旧具备阶级属性,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各个帝国主义之间发动战争完全就是一场资本家之间的战争,国家意志就是资产阶级的意志,国家不过是资产阶级实现阶级统治的工具,所以本国工人阶级难道要为了剥削自己、镇压自己的资产阶级卖命吗?难道要为这样的“国家”卖命吗?难道要为这样的“民族”卖命吗?

  1840年后的中国在西方列强的侵略下节节败退,1900年1月,大清慈禧老佛爷为维护清廷摇摇欲坠的统治,发布支持“扶清灭洋”的义和团的诏令,原本来要剿灭义和团的官府转变成扶助义和团的力量,官府不仅给义和团发放饷银甚至邀请义和团成员去各地开坛聚众。八国联军侵华后,清廷节节败退,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社会,向列强卑躬屈膝。慈禧一干人逃往西安并于1900年9月7日发布上谕,称“此案初起,义和团实为肇祸之由,今欲拔本塞源,非痛加铲除不可”,从此各地清军予以剿杀。对待义和团前后矛盾的清廷打的是自己的小算盘:为了应对外国列强的侵略,晚清统治阶级大力支持义和团,甚至比义和团还积极;为了不让八国联军把自己从统治阶级的位置上移除,晚清统治阶级绞杀义和团比八国联军还积极。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阶级社会国家是统治阶级操控的机器,国家代表统治阶级的利益。

  回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作为当时的德意志帝国,处于统治地位的资产者会怎么论述即将爆发的战争呢?德意志的资产者们会叫嚣:

  “我们伟大的祖国正在和平崛起,然而大英帝国却在处处阻挠我们。伟大德意志也要求阳光下的地盘。英国人叫嚣的德意志威胁论完全就是子虚乌有,全球化经济发展的年代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时代,合作才是主旋律,共赢是全球的好结果。没人能够阻挠德意志帝国民族的崛起、国家的富强,如果有我们毫不畏惧,必将迎战,奉陪到底!每一个德意志的公民,爱你的国家,爱你的民族,将你的全部热情都投入到保卫祖国发展前行伟大事业中去吧!”

  一战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我们:无论是后起之秀还是原来的世界霸主,只要是资本主义国家,政权维护的都是资产阶级的利益。本国资产阶级在瓜分剩余价值的斗争中都会煽动本国工人、农民的民族情绪、家国情怀,以达到把工人、农民为本国资产阶级充当打手以及炮灰的目的。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是响应资产阶级的号召而不是揭露政权的资产阶级属性本质,结果必将是本国工农助纣为虐,最终损害的还是工农自己的利益。

  爱自己的祖国,爱的不是资本家,爱的是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民。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402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