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 正文

我看春晚小品《占位子》

作者:智广俊  更新时间:2019-02-11 13:26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我看春晚小品《占位子》

  智广俊

  开心麻花团队演出的小品节目《占位子》,让我开心地笑了一阵子。笑星郝建、马丽等几个演员的演技不凡,他们通过演绎几个学生家长为自家孩子在班里争座位的平凡小事,竟能取得出彩的喜剧效果。这个小品无情地讽刺了学生家长扭曲的教育观,抨击了教育领域里存在的丑恶现象,让观众在笑声中引发对我国教育现状的思考,可以起到促进教育改革的作用,这真是一部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好作品。

  剧中五位家长为了给自家子女在班里争座位,不择手段,丑态百出,是有点不文明、不雅观。但剧情是从现实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艺术形式上虽然有点夸张变形,但故事本质上是真实的,观众可以理解他们作为学生家长的苦衷,人们可以接受这个小品。因为剧中这几个家长就像是生活在我们周围的人,甚至有我们自己的影子。今天中国的教育,可以说发生了严重的扭曲,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都围绕着升学分数指挥棒来转,由此产生的一些现象堪称荒唐。请看,中学名校周边盖起了家长陪读楼,有不少家长不顾自己的工作事业,离家租房,陪孩子从初中读到高中。有的家长,甚至从孩子上幼儿园起就开始了陪读。大城市里的孩子从两三岁起,就要参加各种培训班,父母星期六日比上班都忙,他们要陪着孩子去上课。我小时候在县城上学,都是自己走着到学校,而如今小学放学,校门口挤满了接孩子的家长,而且家长一直要接到孩子上了初中才算结束。自古学生看书是天经地义的行为,可如今多数老师和家长把学生读课外书,尤其是文学方面的书,视为大敌,千方百计地防范阻拦,但同时硬要把海量辅导教材塞给他们读,以此来确保子女升学考试中能得一个较高的分数。过去图书馆新华书店人满为患,现在还有多少年轻人进去?中学为了升学率,初中阶段就进行了文理分科的所谓改革,素质教育的理念早被抛弃了,这种做法能够培养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学生吗?家长为了给孩子选一个重点学校,不惜以十几倍的高价购买学区房。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不惜一切代价,这是很多家长的至上选择。至于为给孩子在班里选一个好座位而贿赂老师,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新闻报道,有一个中学的班主任,诈骗了学生家长几十万元钱,不是这个班主任有多大的能耐,而是学生家长为了孩子啥都舍得付出。可以说,如今我国这种教育不正常的现状,古今中外都没有见到过。难道我们对这种教育现象不能讽刺鞭挞吗?别拿什么神圣学堂说事,神圣学堂里的腐败事多着呢!别说,学校是高尚纯洁的场所,有的学校已经沦陷成为了一个对学生极不公平的激烈竞争场所。别说小品亵渎了教育,而是我们教育本身出了问题。

  当然教育上的问题,光怪教育部门也不公允,我们人才政策就有问题。大学要分一本二本三本,分别划录取线。单位录取毕业生,把是否名牌学校毕业视为硬条件。就连学术领域里至高无上的中科院选院士,也把候选人有没有博士头衔、国外留学经历作为了潜在的硬条件。屠呦呦够牛吧,她获得了诺贝尔奖,可就是进不了科学院的大门。袁隆平科研成果够厉害了吧,可他屡次申请院士,屡次碰壁,直到他成为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才挤进了中国工程院的门,就因为他俩属于所谓的三无人员。在这种状况下,就不难理解家长为了孩子的学习成长所做出的一切,他们怕自家孩子落后在人生起跑线上呀。

  我十分赞成文艺作品要弘扬正能量,来凝聚人心,鼓舞士气,净化社会,但反对浅薄的、庸俗的做法,要求一味歌功颂德,每一个文艺作品中都要突出正面人物、英雄人物,认为只有这样才算是健康的作品。文学、文艺有多种的表现形式,讽刺只是一种艺术手段,鞭挞假丑恶,同样会起到振聋发聩的社会引导作用。卓别林扮演的流浪汉,形象并不高大,但剧中通过这个流浪汉的表演,却起到了揭露讽刺资本主义社会的巨大作用。鲁迅塑造的阿Q,身上并没有多少劳动人民勤劳、朴实的品质,阿Q也没有与统治阶级反抗斗争的像样行为,但鲁迅通过阿Q这个形象,揭露了中国人人性中潜在的丑陋心理特征,促醒了人们的觉醒。依我看,在历代作家塑造的文学形象中,阿Q比李逵武松更具有社会的积极意义。赵本山塑造的农民形象,幽默风趣,虽然没有多少正面光彩行为,却感动我们几十年,起到了很好的寓教于乐的作用。

  舞台上的小品能否站住脚,关键在于接地气,要看剧情是否能引起观众的共鸣,演员的表演能否得到观众的会心一笑,主题思想能否对社会发生积极的作用。在作品中尽情讴歌社会上的美好事物,与无情揭穿社会上丑陋现象的脓包,同样都是有益于社会的。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认为《占位子》是一个优秀作品。

http://www.wyzxwk.com/Article/wenyi/2019/02/399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