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 正文

“苇哥”泼墨向天歌——记开创中国芦苇风光画的当代著名国画家陈华民

作者:辽宁王忠新  更新时间:2019-05-19 07:58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苇哥泼墨向天歌

  记开创中国芦苇风光画的当代著名国画家陈华民

  

97399cda6e66308213557e72b1f5a3f7.jpg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描绘的芦荡茫茫十分迷人。中国当代著名国画家陈华民似乎有种莫名的宿命,就连着这“蒹葭苍苍”。他出生在芦苇荡,成长在芦苇荡,深爱着芦苇荡,他不仅用画笔犁开芦苇风光画的先河,更为保护芦苇湿地泼墨向天歌!

  一、他为芦苇而生,生如一根芦苇。

  从1943年3月的一天,陈华民降生在辽宁东沟县(现为东港市)桃源村一个农家的炕头,陈华民的童年,就涂抹着芦苇无边的绿色。

  儿时的陈华民经常到苇荡捉“杜鲁”(当地对一种螃蟹的称呼),这螃蟹特别在于自己打个洞在里躲藏。捞小鱼、掏鸟蛋、挖蛤喇等。记得一次下雨,他睡觉一睁眼,苇荡里的螃蟹竟爬到炕上。至于“笛声依约芦花里,白鸟成行忽惊起”,更是司空见惯。苇荡带给他儿时无穷的童趣和欢乐。

  作为穷人家的孩子,他稚嫩的肩膀过早担起打苇柴的负重。可苇子是造纸的重要原料,政府只允许割 “瞎苇”,就是散长在苇荡边上,国家不收割的苇子。而入冬和开春打“瞎苇”,甚至要驾冰排,那很危险。但对陈华民来讲,也很刺激,用现在时髦的话讲:痛苦着欢乐!

  一回首,伴着芦苇的一青一黄,陈华民已经七十有七了,他一直生活在东港,人生的大部分时间,又都生活在苇荡,除了那世外桃源般的美景,这芦苇荡里的村落、人文、亲情、乡恋,悲伤,还有那埋葬亲人尸骨所竖起的石碑等,就成了陈华民的根,深深地扎在芦荡中,他感慨万千地说:“我与芦苇共命运,我就像芦苇荡这大家庭的成员一样!”

  哲学家帕斯卡尔曾说:“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而 陈华民则感觉:自己能生在苇荡,那是得天独厚;自己能开创芦苇风光画,也获得于芦苇荡的积淀,更是自己对芦苇荡的回报。都说“绘画的功夫在绘画之外”,陈华民苇荡的生活,大约就是个精彩的诠释。

  二、他于画坛断然转向,开宗立派出芦苇风光画。

  任何一个人的命运,总和大时代相连。原本像根芦苇一样平凡生长的陈华民,唱着“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的歌曲,从一个农家子弟,凭借绘画的天赋,竟被县文化馆招为“以农带干”,又被转正为美术文化干部,并当上东港市文化馆的美术部主任。

  陈华民画国画、版画、水彩画、 水粉画,国画中的人物、山水、花鸟等他都画,什么具象、写意、工笔,几乎无不涉猎。他的写生画稿,就画出千幅之多。而且,正儿八经画出点名堂,他的年画“生在富中”获第五届全国年画展二等奖,他的山水画“家乡情”被中国国家画院收藏、 “江山多娇被”人民大会堂收藏,他还被全国六届美展特邀为评委等,还在俄国、日本、韩国、西班牙等国举办画展。如此顺风顺水地画下去,陈华民在画坛上的名利双收,当有不俗地表现。

  画作不断获奖,可陈华民总觉得心中有点郁闷。他看着自己获奖的画,总觉得在中国的画坛,多几张不嫌多,少几张不嫌少。咋能跳出天下山水的“千人一面”,这是他长久的困惑。

  2008年7月的一天,他在文化馆推窗远眺,看到夕阳下一抹芦苇特别抢眼,由此想到自家老屋四周已不见一株苇子,心弦突然被重重拨响。或许,这是一种呼唤,让他猛然感到“天降大任于斯”的悲壮,若能画出传递思想的芦苇,这不仅是对山水画的开拓,也是对家乡保护生态的宣传,更能画出属于陈华民的自我。

  为此,陈华民重起锅灶画芦苇,戛然于画坛沉寂一年,再现“江湖”时,他拿出创作的40幅芦苇画“试水”,意想不到《中国书画报》竟以“陈华民首创中国芦苇风光画”为题发表。“你若花开,清风自来”,一时画坛引起强烈反响,他也被誉为画坛的“苇哥”。

  作为著名美术史学家、美术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理事的薛永年这样撰文评论“苇哥”:“陈华民以一个北方人的文化视角,聚焦在‘北国风光不入画’的无人问津的芦苇风光世界里。他以芦苇风光的题材,新的表现手法,形成了陈华民独特的芦苇风光语言符号和自己的艺术模式。”再直白点说,就是陈华民给中国的山水画开宗立派出芦苇风光画,这应是画坛的开疆拓土!

  三、能在画坛独树一帜,芦苇风光画有何不凡?

  这画“苇”一画就10多年,那“苇哥”的芦苇风光画有何不凡?

  这是专门以芦苇风光为题材的画。中国古代画芦苇,虽偶有画过《芦花寒雁图》,但独立将芦苇作为题材成画的极少。任何一门学科的确立,必须有独特的研究对象。陈华民前无古人地独开以芦苇为题材的风光画,这是为中国的山水画拓展了一片天地。中国美协理事,原辽宁省美协常务副主席、全国美展总评委李秀忠评价:“在中国画坛上还不曾有过以芦苇为主题性创作,并取得成功的先例。”而陈华民“起点很高,气魄很大,很是了得”。

  这是以新的表现手法画的芦苇。在全部科学中,最饶有意味的就是方法论。任何大师级的科学家、艺术家、理论家,必有独特的研究方法和表现方法。陈华民将积累几十年的多种绘画技巧,打破之间传统的绘画分界,尽收于集中表现芦苇。“在表现手法上冲破常规,冲、写、泼、拓,将水墨特性和宣纸的渗化效果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芦苇山水画的多色彩运用,更是大胆的突破!薛永年对他的评论:“在全面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品格基础上,又将形式与技法重新进行了大胆的革命”!

  这画风鼓荡雄健的力感和奔腾的美感画坛大家必有成熟画风,“苇哥”的芦苇风光画画风体现着“七少七多”:有江南小桥流水的韵味,但少了一点婉约,多了一点大气磅礴;有南方田园画的诗意,但少了一点精细,多了几分粗犷豪情;有水乡风光的娟秀,但少了一点柔弱,多了一点风骨硬朗;有江南风光的精巧,但少了一点密致,多了一点跌宕壮阔;有传统山水画的泼墨为主,但少了一点色彩的单调,多了一点斑斓艳丽;有国画注重意境的传承,但少了一点虚无,多了一点虚中求实;有对水墨画章法构图的坚持,但少了一点雷同,多了一点个性鲜明。

  四、打上地理标识,方能跳出千人一面

  中国画坛不仅山水画存在“千人一面”, 就是人物画、花鸟画等,也都如此。要害就在于画作缺乏“地理标识”,以致它山不知何处山,此水不知何方水。

  滨海湿地的特点就是独特地标。辽宁鸭绿江口滨海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10.81万公顷,就位于“苇哥”的家乡东港市内,“苇哥”将这湿地概括出三大特点:

  湿地紧连大海。紧连渤海和黄海交界的海天与苇荡的交汇,形成一种中国独有的,令人震撼的壮阔。

  湿地苇荡如林。根据水热和生态环境差异,我国将芦苇划分五大苇区,鸭绿江口滨海湿地芦苇,当属“北方沼泽苇区”一部分,可当年对辽宁芦苇品种调研分类却独落了丹东,以致今天丹东芦苇还没有自己的学名。可你若精彩,天自安排。鸭绿江入海口湿地的北方滨海芦苇,其长的粗壮、高大,尤其芦花穗紫、穗长,明显有别其它芦苇,当地人将其叫“大苇”,管苇荡叫“苇林”,足见气势非凡。

  湿地是鸟类天堂。这一望无际的芦苇湿地是鸟类的乐园,还是世界迁徙鸟类的重要驿站,那上百万只连续飞行八天八夜,还一昼夜飞行1400公里,被誉为“永不停歇飞行的鸟”的斑尾塍鹬,更是湿地一大奇观。

  在带写实的表现中凸显地理标识艺术高于生活,但艺术必须来与生活。“苇哥”的芦苇风光画之所以跳出“千人一面”,就是画作紧紧抓住鸭绿江口滨海湿地的特点,多视角、多层面地表现。无论海天与苇荡衔接着,显现层次跌宕与大气磅礴,也无论苇荡画面点缀的小鸟和小生物,都带有写实特点。“苇哥”的芦苇风光画在强烈的地理标识中,与“千人一面”的山水画,就相揖而别了。

  在画芦花中凸显芦苇画的个性。一到秋天,鸭绿江口滨海湿地的芦花开的特别长,特别的丰盈,特别的恣意,特别的壮观。可谓“月明疑似飘大雪,白日枝枝摇浪花”。芦花在百花谱上没名,但在陈华民笔下有意,在陈华民的眼里,芦花是苇荡的魂。相比画苇叶,凸显的清雅、清寒、清净,陈华民“与自然为伍,用我家之法”,在画芦花中画芦苇,更有动感,更有形象感,更有色彩感,更有表现力,更能凸显个性,也更有冲击力。为此,“苇哥”画芦苇以芦花为主调,用多种色彩凸显芦花,“苇哥”的芦苇风光画,就鼓荡起鸭绿江入海口广袤湿地芦苇荡的雄风。

  如此这般,“苇哥”无疑是有故事的画家,也是能点燃人们激情的画家,或许,还是能引起画坛思索的画家。

  结束语:习总书记要求文学艺术家要从当代中国的伟大创造中发现创作的主题、捕捉创新的灵感,而在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讲求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是发展观一场深刻革命的时代,陈华民深深植根于鸭绿江口滨海湿地,以长久的生活积淀,以强烈的家国情怀,以深厚的绘画功底,以创新的技法,去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的创作实践,去助力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环境更优美,应该成为画坛一个提倡。

http://www.wyzxwk.com/Article/wenyi/2019/05/402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