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 正文

滠水农夫:农村老人自杀现象探究

作者:滠水农夫  更新时间:2015-01-30 15:10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社会学家调查批露,在很多农村,老人自杀现象极为普遍,老人们说,比起亲儿子,药儿子(喝农药)、绳儿子(上吊)、水儿子(投水)更可靠,这些老人已经把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看成很自然的事,与此对应的是很多农村也形成了一种社会风气,对老人自杀不仅没有舆论谴责,甚至没有一丝惊异,完全视为正常现象。一个个老人在绝望中无声无息地走向生命终点,而且他们的命运正在一代一代的重演,让我们这个有五千年文明史,一直以来秉承尊老敬贤传统的民族情何以堪。

  俗话说,好死不如奈活着,若不是确实无法生存和彻底绝望,谁又会去自寻死路呢?农村老人自杀现象自有其根源。根据社会学家的研究,造成农村老人自杀原因有四:一是生存困难,衣食无靠;二是疾病折磨,老无所医;三是精神孤独,缺乏交流;四是无人照料,负担沉重。笔者认为,社会学家得出的结论肯定是科学的,也是有道理的,但却仅仅是站在学术研究的角度,没有形成更加广阔的视野,因此也就不可能真正揭示造成农村老人自杀的本质根源。笔者认为,既然农村老人自杀是一种社会现象,就要循着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去解读隐藏在这些表象背后的具体真实,还原事物的本来面目。

  首先,从历史来看,中国封建社会的传统讲三纲五常,忠孝节义,长辈老人在家庭、家族中具有崇高地位,以前我们一句俗话叫“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说的就是在传统中国家庭里长辈老人对小辈儿孙的绝对权威,伴随着反封建的革命和新文化运动,这种传统体制作为封建礼教被批判否定,其目的当然不是为了重新制造一个压迫对象,而是追求人性解放和社会的完全平等。伴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及其以后一连续的政治运动和思想改造,在中国大陆封建思想观念的肃清应该说是比较彻底,经过毛时代三十多年的改造,传统的封建家长制基本从根拨起。人们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被组织起来,形成了一个个的集体,集体组织既是摧毁封建家长制的载体,又是新的家庭关系建立的载体,农民生活在集体之中,家庭从传统的生产单位、经济单位、种族(文化)传承单位脱离出来,家庭成员之间具备了实现真正平等的社会基础,是一种新型的亲情伦理关系。显然在组织起来的背景下,家庭每个成员都是集体的一员,受到集体的保护,包括老人,虽然在生理上处于弱势,但这种弱势的缺陷被集体所弥补。毛时代的农村老人,虽然整体的生活水平很低,但他们绝对会有保障,更由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提倡,老人们还通常能获得社会的足够尊重。但自从三十多年前的分田单干,事实上回复到小农经济一切就发生了彻底扭转。

  回复到小农经济的农村实质上已经与传统的小农不同,因为传统小农具有封建制度的背景,而新的小农不仅彻底摆脱了封建制度的影响,而且要迎接市场化大潮的冲击。早已失去封建家长制的地位,又失去了集体组织的保护,还要面对市场化的自由竞争,农村老人由生理上造成的弱势形态就显现无疑了。改革的实质就是从组织化到原子化的过程,农民重新成为一盘散沙,小农经济的恢复重使家庭成为生产单位,上辈人随着劳力力的减退,自然就要从家庭的核心排斥到边缘,由家庭地位的下降进而到社会地位的下降就成为必然规律。

  这是从家庭生产中、经济活动中分析了老人在家庭中边缘化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社会观念的改变,这个原因其实对上一个原因的效果起到促进发酵作用,这一点对农村老人来说更是致命的。邓小平说,白猫黑猫捉着老鼠就是好猫,实用主义在中国泛滥成灾,大行其道,农村老人作为捉不着老鼠的没用的猫,在人们的思想意识中自然就不会有地位。更兼之市场化大潮下,腐朽落后的拜金主义、享乐主义、自私自利观念盛行,农村老人作为弱势者,在丛林社会竞争中本来就处于不利地位,加之这种非人性观念极端盛行,甚至成为社会风气,普遍为人们所接受,农村老人在潜移默化中,在抗争无效后,也就只有无奈接受,算是一种麻痹自身的解脱。所以当整个社会都认为老人无用,活着是拖累负担的时候,老人们也只有无奈的接受,并通过自杀来寻求解脱。他们对于自己悲惨的命运甚至是坦然接受,既不抱怨社会,更不会抱怨自己的后代子孙,这是一种何等的惨剧啊,更可怕是这种惨剧正在一代代重演,今天漠视自己长辈自杀的人很可能将来也自然而然地走到这条路上。

  今天农村老人的生存困境既有社会观念造成的,同时又结合了社会生产实际,而且在市场化小农经济的条件下,社会对农民的压迫,城市对农村抽取,通过一层一层的传递,最终的承受者一定程度上要落到老人们身上,这就让他们本来的困境更加雪上加霜。小农经济学派提出一个当代农村的典型现象,即以代际分工为基础的半工半耕家庭模式,一个家庭的青壮年出外打工赚钱、老年人留守农村种田两方面结合起来维护一个正常家庭的再生产发展需要,这种代际分工的家庭模式说好是保证农民既要饭吃,又有钱赚,但实质上是农民家庭在小生产条件下受到市场经济冲击而不得不作出的无奈选择,绝对代表不了小农经济的优越性,相反这种家庭模式背后隐含的是由于农民家庭受到压迫而向家庭成员最弱者的转移,实际上是一种最不人道的“代际剥削”。这就像在一个丛林社会,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食物链的底端最终指向的是最弱者一样,农村老人成为了社会压迫和剥削的最后承受者,这就是越弱小反而越容易成为损害对象动物世界法则。拿这些留守农村的老人来说,他们不仅不能像有保障的城市人一样,到了退休年龄就可以不用工作,安享晚年,反而要承担起农业劳作的重担,自己解决生存问题,而且还要养育照看孙辈,甚至要为后代在城市立足尽义务,自己省吃俭用,从牙逢里攒钱供后辈获得社会竞争的基础。很多农村老人七八十、八九十岁还必须劳动,自食其力,真正的是活到老,做到老,做到死为止,命运悲惨,决不是像矫情的知识分子所宣扬的那样,说田园生活对老人们是一种精神享受,连生存的物质基础都困难谈何精神享受?由于社会竞争的激烈,人们观念的改变,所谓的“水往下流”视为正常合理,而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孝敬赡养、老人反丢得一干二净,本应代际之间的双向流动只剩下上辈对下辈的意向流动,这就意味着一旦老人失去劳动能力,不能为后代作出贡献,就只能像被榨干的无用废物一样,弃之一旁,无人问津。当这种思想意识渐渐扎根于农民的观念之中,形成社会风气,也就被包括老人在内的所有农民所认同。年老等于无用,无用就不应该再活在世上拖累别人,为了不拖累自己后代就只有选择自杀一条路,于是农民老人自杀由一个极其惨烈的社会现象变成了合理必然。这就是改革开放后,经济学们从西方引进的所谓“经济人”理念在现实中具体的体现。

  现在由于国家发展了,对农村的投入增加,农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也正在建立,这无疑对农村老人来说是一件好事。比如说前几年国家开始实行每个月给60岁以上的农村老人发50元钱,尽管50元钱对很多人来说微不足道,但对基本生存都没有保障的农村老人来说,50元钱给了他们继续生存下去的一线希望。但是,先不说国家在现有条件下,不可能有财力把所有农村老人的生存问题根本解决,退一万步说即使能够解决,国家建立了全面有力的社会保障体系,农村老人是否就能够安享幸福晚年呢?现实的情况却是,在城市里有很多有退休费甚至保障程度很高的老年人,都没有感到自己的晚年生活很幸福,尽管在物质上他们不存在问题了,但精神却倍受煎熬,如媒体上时不时就爆出某地老人在家死亡数日无人知晓的事,最近又有一位老人公开招聘干女儿,还自愿送房产作为遗产。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加剧,空巢老人家庭将不断增多,对于他们来说精神上的需求成为他们养老最重要的因素,这就涉及到老年人不仅能够生存、生活而且能够获得“有尊严”的生活。现在有很多老人只能在养老院渡过余年,那里的生活条件可能还不错,但对他们来说也只是“活着”而已,而活着的意义却找不到了。相对这些老人来说,目前农村老人的境遇更为悲惨,因为他们连活着的物质条件都不具备,而有尊严的生活就更是遥远的奢望了。

  从长远来看,国家也许能够一步步提高农村养老的物质条件,但单纯地靠国家养老(其实也不是现实的)是不是能解决问题呢?回过头来说,中国已经迈向现代化进程,将来的发展趋势家庭养老肯定已不可能,解决养老问题好像只剩下国家这一条路,但完全依靠国家又是不现实的,这就面临一个两难选择。尤其对目前已经陷入绝对困境的农村老人来说,养老问题甚至成为了生存问题,从这一问题发端作了以上的一些分析,我们不难看到最终的根源在于农村集体的解体,没有农村集体的依靠,老人成了市场竞争的最终牺牲品。从上面的分析也可以看出,农村老人不仅在集体里能获得生存保障,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够获得尊严。笔者家乡的村子在集体时代一个五保户爹爹,是个瞎子,那时候社员们都喜欢去他家里玩,瞎子爹爹给人们讲古,谈天说地,人们非常尊敬他,家里总是被人收拾得干干净净,吃喝用度全村人都争相照顾他。后来,分田到户,集体解散,各人种各人的田,瞎子爹爹渐渐被村民们遗忘,没有过几年就默默无声地去世了,据说他死的时候屋里臭气熏天,蛆虫乱爬,没有人敢进屋为他殓尸。我时常想,要是集体不解散,瞎子爹爹一定不会落得那样悲惨结局!可见,以前的人们常说集体是农民的命根子绝非虚话,尤其对农村无依无靠、失去劳动力的老人来说,集体就是他们赖以活下去的保护神。然而,社会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农村集体早已不复存在,残酷的现实把农村老人逼到自杀的地步,这是社会的悲哀,是我们这个有着优良传统的民族的悲哀。

  我也常常想,怎样判断一个社会是进步还是落后,有没有什么简单直观的标准?我就想到了这些命运悲惨的农村老人,还想到那些与父母天隔一方的留守儿童,还有无数的流浪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们,他们无疑是当今社会最底层最弱势群体。由此我就得出了自己结论,判断一个社会是进步还是落后关键不在别的,只要看这个社会最底层、最弱势的人们生活状况如何就足够了。

  2015-1-30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annong/2015/01/337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