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 正文

曲婉婷,我想讲几段东北下岗往事给你听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9-01-31 11:05  来源:中产先生  责任编辑:小石头

  曲婉婷近日为母呼唤“公正”,引起网友质疑和嘲讽,我想讲几段东北下岗往事给她听听,不知道她的歌声里是否也有他们的悲欢,他们是否有一刻存在在她深深的脑海里。

电影《钢的琴》剧照

 

  在许多东北下岗的心酸往事里,最让人心惊肉跳的是吴晓波在调研时候听到的两个真实故事:

  在《钢的琴》背景城市沈阳,当时铁西区很多工人家庭全家下岗,生活无着,妻子被迫去洗浴场做皮肉生意。傍晚时分,丈夫用破自行车驮她至场外,妻子入内,十几位大老爷们儿就在外面吸闷烟,午夜下班,再用车默默驮回。沈阳当地人称他们为“忍者神龟”。

  还有一户家庭夫妻下岗,生活艰辛,一日,读中学的儿子回家,说学校要开运动会,老师要求穿运动鞋。家里实在拿不出买鞋的钱,吃饭期间,妻子开始抱怨丈夫没有本事,丈夫埋头吃饭,一语不发,妻子抱怨不止,丈夫放下碗筷,默默走向阳台,一跃而下。

  90年代的东北,这个社会弥漫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气氛,所有人都很压抑,因为就算自己不下岗,亲戚朋友也下岗了。

  买断工龄的钱不够吃一年的,很多人要自谋生路。网上看到过一段描述:每到黄昏时分,我妈就会出现在学校门口,推着个板车,载着煤气罐和油锅,在那儿卖炸土豆片给学生。 到了传说中人人都要穿貂儿的冬天,她依然推着板车走在漫天风雪里,载着煤气罐和油锅跋涉在小街巷厚厚又不平整的冰上,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

  拍《屌丝男士》的大鹏也在《缝纫机乐队》里说起过东北人的这段往事,主人公小时候家里穷,父亲下岗,妈妈就没上过岗,为了给他买第一把吉他,他妈硬是把缝纫机搬到商场给人扦裤边,一脚一脚把他踩进了音乐学院。

  我相信,那个年代很多东北人记忆里都有一两种刻在骨头里的声音,板车上小吃摊油锅的吱吱声,骑倒骑驴拉客时耳边寒风的呼呼声,或者是深夜缝纫机咯咯的作响声……陪着他们度过艰难岁月。

  那个时候的东北,任何一个双职工下岗的家庭,都像扛着一口油锅在冰上走,那种小心翼翼却随时会落入困顿的生活,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

  内蒙古非著名作家孔二狗在天涯写出他的成名作《东北往事》,从另一个侧面记录了这段历史:下岗女工成为失足妇女、男人为了赚钱打劫斗殴……悲情中带了些腥风血雨。

  时代的压抑,每个人都感同身受,却不容易言表。1997年,东北的大街小巷,夹杂播放着刘欢的《从头再来》,和任贤齐的《心太软》——“辛辛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进风雨,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挚爱的亲人”,“其实你根本没那么坚强”,可以说是唱出了人们的心声。

  十多年后的2009年,曲婉婷正式在加拿大出道,她不知道,那一年的哈尔滨,气温低到零下32℃,哈尔滨原种场的职工家属院停了供暖,让他们更绝望的是,买断了20年工龄的他们甚至没有拿到一分钱的安置费。

  这笔1000多万的安置费,是工人生活的安身立命钱,是老人的治病钱,是孩子学费和早上的蛋饼钱……多名工人因此自杀。而贪污了3.5亿,包含了原种场工人们1000多万安置费的,就是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

  当曲婉婷在微博上为她妈呼唤“公正”的时候,这些人的公正在哪里?

  当她唱起《我的歌声里》,不知道她的歌声里是否也有他们的悲欢,他们是否有一刻存在在她深深的脑海里。

  她的歌声和才华以及所谓的“公正”,在成千上万户艰难度日的东北家庭映衬下,完全不值一提。

  相信真正的公正会到来,就这样。

http://www.wyzxwk.com/Article/gongnong/2019/01/398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