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 正文

关注徐州:又一个网络反腐实名举报女斗士--金爱莲

作者:平民百姓110  更新时间:2010-06-14 11:34  来源:金爱莲博客  责任编辑:执中


关注徐州:又一个网络反腐实名举报女斗士--金爱莲


       九死一生继续实名举报三年多来被江苏“文强”层层保护的坚决不予立案调查的四十多万医保诈骗案及二千多万贪腐案等问题

        举报人:金爱莲,女,42岁,汉族,原江苏徐州港务集团邳州公司职工医院医师,住邳州市明珠瓜果市场北排1号楼。

        被举报人:葛新军,男,53岁,汉族,江苏徐州睢宁县人,原江苏徐州港务集团邳州公司劳资科长、97至07年邳州港京河宾馆经理,03年邳州港二浴室承包人, 05年邳港京河宾馆承包人, 06年邳港职工医院承包人。住邳州市田园别墅。

一、一年诈骗医疗保险基金四十余万

       2006年,葛新军秘密突然成为徐州港务集团邳州公司职工医院承包人。于是,京河宾馆退休职工和从未进过医学校门的葛新军胞弟走马上任,分别担任医院正、副院长。三个不懂医术的粗人从此搞起了以医骗保的勾当。他们对外宣布,凡是到职工医院住院的享有医疗保险的患者,全部医疗费用个人只承担500元。(如不在医院就餐的,只交300元)余下由院方解决。但前提是,患者及家属不得过问用药和治疗实际费用、不得到医保处签单报销分文药费。

       王敦启,离休老干部,在职工医院享有全年病床。不管用药与否,院方要求每月都要开出6000元左右的处方记空账。

         2007年1月份,我在邳州市公安局经济案件侦查大队看到部分住院病人住院清单,所有清单显示病人入院第一天全部是一次记入几天帐,最多一天记入八天账(实为记空账),经侦大队杨队长说葛新军解释说是病人入院后未能及时到医保处登记积攒几天一次记入。据我在医院亲眼所见,病人入院后医院都是当天派人去医保处登记(星期天除外),姚静(葛新军小孩姨)和石卉二人专职负责去医保处登记、报销且医保处距离医院仅几百米。清单上还显示,所有住院病人自入院起至出院每天都收静脉推注费2.5元,这项记费几乎百分之百为空头记账。现仅从邳州市公安局经侦办案人员随机抽查部分病人住院清单中,我看到的几个病人清单记载情况事实日下:

        1、沈宪运(住院当天我当班,只是血压稍高点外,其他一切正常,被葛新军所聘院长公司退休职工庄小义劝说住院)的清单反映2006年6月5日入院至2006年6月28日出院,总费用5995.00元,详细分析事实:

        ①6月5日入院第一天被连续记入8天账(杨队长说葛新军说当天电脑坏了,我当天当班,证明当天电脑没坏),费用为1774元,(1774/8)X7=1552.25(元);

        ②医保处规定床位费每天只报15元,沈入院一周却开出14天床位费且每天为36元医保处全部予以报销。(7X36)+[(36-15)X7]=399(元);

       ③沈住院期间一次没用过药物推注治疗,记入推注费28天次,28X2.5=70(元);

        ④沈入院8天记入15天用血塞通,沈实际用国产水剂血塞通0.4元/支,记账为25.7元/支进口粉剂血塞通(药房孙燕春、藏侠、刘卫珍、阎红军知情)。每次2支,15天30支,空记7天14支,8天16支,(14X25.5)+[ (25.7-0.4)X16]=765.4(元);

       ⑤6月7、12、16日三次记入心电图费用,除7日外12、16日均为空记,一次30元,30X2=60(元);

        ⑥6月5、13、16、27日均开达克宁膏剂共4支,我问过沈宪运本人其人没有真菌感染(脚气),即便有一支足够,至少3支为空单记费。3X16.5=49.5(元)。

        六项共计诈(取)骗医保金2896.15元,诈(取)骗医保金比例达到48.31%。

       2、2006年7月12日至8月7日院长庄小义感冒住院,费用共4966.51元,我们职工亲眼所见,庄小义仅坐在门诊打几天吊针,庄小义对医院职工说:“我这是在为你们医院做贡献”。庄小义此次住院真实费用不会超过三五百元,就按1000元计算,3966.51元为空头记账。诈(取)骗医保比例高达79.87%。

        3、刘跃军2006年11月14日入院至12月7日出院,总费用3499.13元,我了解过其本人用药情况,刘住院期间外出出差多日,出差前后共打吊针十五、六天,清单显示打吊针二十七天且为连续打,多记十一、二天,平均每天用药89元,按11天算,11X89=979,空记27天推注费27X2.5=67.5,入院当天连续记费5天,空记4天,平均每天费用152.14即152.14X4=608.56。诈(取)骗医保总费用为979+67.5+608.56=1655.06(元),诈骗医保比例达47.30%。

       2006年有188名享有医保的患者入住职工医院,11个月计算总费用为820457.77元,一年骗保479967.8元。

        本人还有一个疑问没查清,葛氏兄弟将好多病人的医保就诊本、卡长期扣留在手中,是否用于空头人名套取医保金?这只有葛氏兄弟及吴自凤医师知道。

二、与公司个别领导合谋,骗取公司拨款近千万元及近千万元收入去向不明。

        1997年葛新军因在劳资科大肆卖招工指标、卖假工伤及于95年负责订制港服(马仕西服)时吃回扣25万元等问题,职工不断举报,时任领导担心葛在劳资科出事将其调到京河宾馆任经理。05年即以每年年末上交5万元承包固定资产上千万元的该宾馆且总经理张少军每年在宾馆的住宿费则是6万元,公司于当年无偿送与宾馆10万元。任宾馆经理十年时间里,葛新军从公司骗取拨款千万元,并有上千万元的收入去向不明。

       (一)、骗取公司千万元拨款

        1997年下拨6次;1998年下拨7次。每次少则几十万元,多则几百万元。1998年一次就拨款350万元(被隐瞒)、03年拨款200多万元(大额被隐瞒)。餐厅改造,一年拨款四次之多,电梯维修一次拨款就是40余万元,足够买到两部电梯。证据5证实。

        2003公司拨款150万元到宾馆账上供葛装修宾馆,装修结束时150万元账上结余30万元被葛新军直接划入个人账户(公司纪检为其掩盖),而后即04年上半年葛新军又买来57.38万元发票谎称为装修费用拿到公司全部给予报销。

       2003年葛新军为其儿子在睢宁老家开电动车销售门市亏损,04年将其门市搬迁至邳州作为宾馆电动车销售门市,报成亏损四、五十万元,公司全部给予报销补回,并且所卖电动车款全部存入葛新军个人账户。证据10证实。

        2003年公司拨款44万元与葛新军成立宾馆有限公司,自始至终葛新军年年报亏损,公司不但从未得到过分文红利,反而年年拨款为葛新军补贴亏损。

       千万元的拨款,有多少用到了宾馆维修?10年维修是否需要千万余元?这只有葛新军和公司个别领导知晓。

      (二)、千万元巨资去向不明

        葛新军1997年担任京河宾馆经理至2007年。十年时间内,葛新军采用两本账的手法,欺骗公司,蒙哄职工,侵吞公款,使大笔的收入去向不明。可笑的是,公司领导竟佯装不知。

       1、京河宾馆有固定包房业主14户,每户年租金2至3万不等。10年间应收租金300万元。此款未曾入账,去向不明。

       2、10年间,宾馆每年都有一笔固定收入,即学生中、高考住宿费3万元。此30万元从未进账。去向不明。证据9证实。

       3、京河宾馆有9名职工停薪留职,每人每年上交2400元管理费。每年可节省工资十余万元,增收2.16万元。可是宾馆对此9人的工资按月做表领取,收入却不进账,10年又有几十万元去向不明。证据11证实。

        4、京河宾馆餐饮部04年承包给浙江人,承包金30万元;05年承包给索福海,承包金22万元;06年承包给李强,承包金21万元。这78万元未进账。去向不明。

        5、05年京河宾馆营业收入230万元,除去工资等各种费用90万元,盈利140万元。公司反而补助十万元。如每年盈利按折半计算,10年间,就有700万元收入去向不明。十年,葛新军从未向公司上交分文利润。公司财务一查即证实。

        6、1997年宾馆餐厅负责人之一杨玉平证实1997年宾馆餐厅收入100万元左右,1998年宾馆餐厅收入基本是97年的二倍,葛新军全部谎报成亏损,这笔钱去向不明;证据8证实。

        7、2004年宾馆客房部纯利润少则12万元,多则22万元,04年客房部利润200万左右。葛新军反谎报成亏损,公司给予补贴,这笔钱去向不明。证据6证实。

三、05年与公司个别领导合谋侵占巨额公款

        2005年葛新军以每年年末上缴5万元宾馆折旧费承包固定资产上千万元的宾馆,然而05年公司反而拨款10万元送于宾馆,葛每年对宾馆10万元固定投资更是一句空话,总经理张少军在宾馆的住宿费每年则是6万元。证据3、4证实。

四、与公司个别领导合谋在二浴室变戏法贪污大笔公款

       1998年前后,葛新军负责二浴室装修改造,二间普通男女浴室所花费用竟高达130多万元。之前职工在浴室洗澡一直免费,2003年葛新军承包二浴室,一分钱不用上交公司,公司每年无偿送给葛新军600吨煤炭(葛新军将煤炭随意拉出去卖),自此公司每年花20万元从葛新军手中买票发给职工。

五、与公司个别领导合谋侵占转卖多套扶贫房(惠园小区)

       葛新军以本人、小孩姨、小孩舅名至少侵占三套扶贫房。每套三万元购买,以七至十万元转卖他人。

六、32万元股权出让

        2007年4月28日,宾馆经营情况未经任何审计是亏损还是盈利就将葛新军年年报称亏损的32万元股权全部出让给公司,为什么?令人费解。证据7证实。

七、 触犯刑律,销毁罪证

       2006年,我开始实名举报葛新军违法犯罪事实。然而,实名举报材料在各级纪委、检察机关旅游后,回到了葛新军的手中。葛新军一面加大对我的打击报复,一面销毁证据、账册,并大肆对相关领导行贿,力求自保。2007年5月,徐州港务集团邳州公司装模作样的作出了解聘葛新军京河宾馆总经理职务的决定。理由只是葛新军在“2005—2006”年“承包”期间“将账外账的原始凭证、账册销毁”,对我举报的问题却只字未提。

        2007年初我公司党委书记蔡明亲自指挥针对我对葛新军的举报材料将1997年至2007年京河宾馆与公司的相关帐目全部毁改。而后党委书记蔡明、纪检书记潘修鹏和被举报人葛新军串通大肆对地方纪检、检察、公安等部门相关领导行贿,致使地方力保贪污嫌疑人,坚决不予立案调查,且帮助被举报人毁改原始证据。更甚的是邳州市公安局直接参与对实名举报人我进行打击报复和陷害。我三次被公安留置、两次被伪造证据陷害、两次遭到重殴、一次被迫服毒自杀未果,并险被公安机关强制送进精神病院治疗(被我八十多岁父母拼老命救下)。

        如今的我举报艰难,危机四伏,但是我不屈服权贵,不惧怕报复,继续实名举报。然而,错综复杂的地方保护权钱交易,在地方举报只是徒劳,唯有恳请中央领导给予调查核实,依法处理。

         综上,如查实我的举报材料是诬告陷害,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0/06/153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