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 正文

文老师:国有银行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作者:文老师  更新时间:2015-01-10 17:44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在网上读了专家解读:李克强考察前海微众银行有何深意?2015年01月04日21:40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

  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民营银行是金融系统释放改革红利的重要产物。李克强选择在微众银行成立之初就去视察,体现出对目前金融改革方向的充分肯定。通过设立民营银行,一方面可以在总量上提供更多有效的金融供给,一方面利用创新手段提高金融服务的水平,倒逼传统金融改革。

  李克强还称赞他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郭田勇对记者说,政府需要提供更好的环境支持,下一步可考虑定向放宽现有的金融监管政策,通过试点鼓励创新型金融模式的发展。他相信,凭借灵活的体制机制和先进的管理水平,民营银行不会在与传统银行的公平竞争中成为“失败者”。

  我有与专家不同的意见。我认为,国有银行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相信,国有银行在与私人银行的竞争,不管是中国的私人银行,还是外国的私人银行,只要国企的领导为人民服务,企业落实鞍钢宪法“一改、二参、三结合”的创新管理方法,国有银行一定会成为竞争的胜利者。

  红利是什么?懂马克思剩余价值论的人,都了解,红利就是马克思说的剩余价值。资本家通过资本,剥削压迫工人,获取剩余价值。

  1965年,我在广西师范学院读书,曾问过上我们政治经济学课的老师潘国球,我问他:“按马克思的观点,商品生产产生利润,现在我们仍是商品生产,有剩余价值,有剩余价值就有剥削。教科书说我们已经消灭了剥削,我认为是不对的。”潘老师没回答我的问题。过了一段时间,大概是认为比较了解我了。他对我说:“我这样给你解释。现在仍有剩余价值,剩余价值国家拿去了,用于建设。国家反官僚主义,反官员贪污、腐化,反对个人发财致富,发展集体所以制和全民所制经济,所以说消灭了剥削制度。不是消灭了剥削。资产阶级法权,有剥削性质。”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提出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现在回看,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是让一部分人占有更多的剩余价值。开始,不许讲赚钱是投机倒把。接下来,在集体经济和全民经济中搞承包。后来搞产权转让。结果是官商勾结,侵吞集体和国有资产,形成并发展了私人企业。不讲私人企业,把私人企业说成是民营企业。把老板或者资本家,说成是民营企业家。

  “人心不足蛇吞象”,“贫穷思温饱,富贵思人欲”,“人的欲望无穷”等传统文化中的糟粕思想得以泛滥。先富的人并没有多少人帮助人们后富,而是一门心思争更富,竞争县首富、市首富、省首富、全国首富。尽管牟其中、周正毅等首富一个接一个的垮台,但大家仍如飞蛾扑光,前仆后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怕危险,要登上首富光荣榜。

  2014年,马云登上全国首富榜后不久,又超过了李嘉诚,成了亚洲首富。书店一下子摆出了许多吹捧马云的书。马云是“一登龙门,则身价十倍”。对于马云的突然暴富,各有各的评论。我认为,美国想利用马云,搞乱或者搞垮中国的银行。马云利令智昏,不知其被利用。

  先富起来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邪改派,自以为有了权钱,可以推翻共产党的领导。邪改派违反宪法、违反党章、在经济上要全面颠覆公有制和按劳分配,在政治上要推翻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在思想上,要用“普世价值”取代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为了“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打开了“潘多拉魔盒”。1984年,总设计师看到了打开“潘多拉魔盒”的危险。说了十个“如果”。

  一、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以使中国百分之几的人富裕起来,但是绝对解决不了百分之九十的人生活富裕问题。(《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九八四年六月三十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64页)

  二、如果按照现在开放的办法,到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几千美元的时候,我们也不会产生新资产阶级,基本的生产资料归国家所有、归集体所有,就是说归公有。(《在中顾委三次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八四年十月二十二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91页)

  三、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一九八五年三月七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1页)

  四、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一九八五年三月七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11页)

  五、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的讲话》一九八六年一月十七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54页)

  六、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能在某些局部地区少数人更快的富起来,形成一个新的资产阶级,产生一批百万富翁,但顶多也不会达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而大量的人仍然摆脱不了贫穷。(《中国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一九八七年三月三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08页)

  七、我们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我们的人均四千美元不同于资本主义国家的人均四千美元,特别是中国人口多,如果那时十五亿人口,人均达到四千美元,年国民生产总值达到六万亿美元……就表明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必须摆脱贫穷》一九八七年四月二十六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25页)

  八、如果搞资本主义,可能有少数人富裕起来,但大量的人会长期处于贫困状态,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中国搞现代化,只能靠社会主义,不能靠资本主义,历史上有人想在中国搞资本主义总是行不通。我们搞社会主义虽然犯过错误,但总的来说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吸取历史经验防止错误倾向》一九八七年四月三十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29页)

  九、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善于利用时机解决发展问题》一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64页)

  十、如果富的愈来愈富,穷的愈来愈穷,两极分化就会产生,而社会主义制度就应该而且能够避免两极分化。解决的办法之一,就是使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支持贫困地区发展。 (《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一九九二年一月十八日——二月二十一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74页)

  可是,被放出来的妖魔鬼怪根本不理他。这些妖魔鬼怪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着“大力发展生产力”,“不改革开放只有死路一条”,“杀出一条血路来”等口号,与美国配合,在经济上搞垮中国的大型国有企业,在政治上,用现代民主国家,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把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改革成为资本服务的现代政府。

  马克思、列宁、毛主席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阶级斗争理论,给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提供了思想武器。列宁第一个在革命实践中,实现了马克思的消灭私有制理论。毛主席把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的实践相结合,在神州大地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奠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理论和物质基础。

  列宁在《大难临头,出路何在?》一文中说:“银行国有化,不剥夺任何一个私有者的一个戈比……银行国有化,才能使国家知道几百万乃至几十亿卢布往来流动的去向,以及这种流动是怎样发生和在什么时候发生的……才能真正做好征收所得税的工作,才不至发生隐瞒财产和收入的事情,而现在的所得税极大部分是落空的。”(《列宁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4月第一版,1975年8月湖南第一次印刷。P.137)

  银行国有化,列宁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今天,建立民营(即私人)银行的人,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是倒退回到资本主义私有制。私人银行在竞争中,能成为胜利者吗?我不相信。(2015年1月9日初稿,10日08:40完稿,16:07修改)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5/01/336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