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 正文

新罗夫人:再论踩头发至死案

作者:新罗夫人  更新时间:2015-01-30 11:14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澄清太原警察踩头发事件的起因不是民工讨薪,而是佩戴安全帽引起纠纷,节目的结尾还是只是强调要依法办事,却没有提及要依什么样的法?这个所谓的法应由谁来制定?本案中,发生纠纷的双方以及后来的警察第三方也都在强调法:保安强调依法佩戴安全帽,农民工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责问保安队长为什么不带安全帽。农民工依法斥责警察打人,警察依法怒斥是农民工打人…,依法的结果终于使农民工周秀云至死,踩头发的警察呛啷入狱。以至于全国一片哗然,各种议论纷纭,加深了社会矛盾。依法能摆平一切吗?所谓情大于理,理大于法,人类社会倘若是没有了感情只有猫论下的金钱关系,那人类社会将变得还不如非洲草原的兽类。法是有阶级性的,法既然是由人来制定,必然就有阶级倾向性,资本主义的法保护的是资本家,社会主义的法是保护无产阶级人民大众。法理不可能大于天理,天理就是人人平等,尊重每个生命。中国历史上最暴虐的秦始皇强调的就是法制,结果只传了二世就灰飞烟没了。而文景之治和大唐盛世都是德治,以德治国才是人类社会的终极发展阶段,大家动辄请律师上法庭依法拼输赢断然成不了什么盛世和人民安居乐业。

  倘若我与家人发生矛盾,断然不会上法院依法解决,因为我们有血缘亲情,因为我爱我的家人,我的家人也爱我,我们会用亲情相互呼唤对方,表达浓浓的爱意,破涕为笑,重归于好。就算是与朋友邻里纠纷,也不会轻易走法律途径,毕竟我们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友谊。只有做生意的对象恶意欠款不还时才会找律师,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金钱至上的人际关系,只有在西方,子女长到18岁后立刻赶出家门自食其力,老人年迈以后进养老院,同学朋友吃饭AA制。我们更希望互相帮助,用眼神表达情谊,用语言述说关爱,帮助指导子女共同走过初涉社会的坎坷历程,陪伴在老人的身边,让老人在深情厚谊中安详的走完一生。

  太原警察为什么会把农妇踩在脚下?因为这农妇在他的眼里就是刁民、泼妇、文盲、是山沟里来的无赖,就像肮脏的老鼠或贱命的小强,当然要用脚踩,省得脏了他们高贵的手。在共产党员任志强们把中国人分成富人和穷人两个阶级后,个别警察尽管没有李嘉诚潘石屹们的巨额财富,却也舔脸拼命的往富人堆里钻,最不济也要成为富豪们的打手小兄弟。现在有些个别警察除了以结识官员为自豪外,往往炫耀曾与某富豪在一起打过高尔夫、曾与某富豪的公子在一个桌上吃过酒,或是某有钱人为自己买过单。他们甚至以结识有钱人的小三的爹爹为自豪。喝得面红耳赤的老板一个电话,就屁颠屁颠的赶去吃残羹剩饭去了。今天,刚入警的小青年们喜好把警服穿回家光宗耀祖,个别老警察更喜欢在业余时间带大金链子、穿裘皮,浑身上下一身名牌来展示自己的伪富豪的身份,家里若不开个什么公司酒店之类的都不敢在圈里混。

  即便太原警察与工资争执方山西四建集团互不相识,也会不自觉地站到农民工的对面,不由分说的先把农民工当成被告再说。只要是富人与穷人的对峙,一定是穷人撒泼打滚不讲理。今天有些个别警察已经变成了富人的保安,自动的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所以所谓群体事件就时有发生,当老百姓发现警察与穷人发生争执,尽管与那穷人素不相识,也会不由分说的利用人多势众一哄而上把警车掀翻。而我们的新闻媒体却还在词不达意喋喋不休的分析群体事件的缘由和依法治国的必要性。追根溯源就是有些个别警察与人民不再有亲情,不再是鱼水关系。毛主席时代认定老百姓是衣食父母,国家公务人员应该与老百姓心连心,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现在的有些个别政府却办成了公司,个别市长成了董事长,眼睛盯紧财政收入,一切只为GDP,想方设法把土地卖出高价。现在的社会价值取向认定马云王健林才是主要纳税大户,老百姓才交了几毛钱的税?还不够他自己享用的公共福利支出呢!而农民工则是社会的拖累和垃圾,农民工是中华民族崛起的绊脚石!他们大声说话,他们衣服肮脏,他们做工偷懒,他们不爱洗澡,他们没有文化…,农民工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他们一往情深的希望中国百姓像西方人一样有文化有教养,可是却不想与西方警察一样有求必应。

  每每讨论公务人员的工资待遇时,个别公务人员几乎异口同声:“我们经过了十年苦读,经过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考试选拔,我们就是社会的精英,就应该享受精英同等的待遇收入等等。”完全忘了他们每天上班走进政府大楼第一个看到的醒目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忘了当初“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壮志豪言。他们只是抱怨自己的工资低,却从不去考虑还有许许多多的老百姓的收入比他们低得多,更不去想到怎样去提高这些百姓的收入。说到底,今天的公务员之所以每天上班工作就是奔公务员超国民待遇工资去的,因为公务员的待遇高,因为是铁饭碗,因为退休金高于老百姓好几倍…。既然没有了为人民服务的观念,那就一切向钱看,马云王健林才是衣食父母,农民工是进城讨饭的累赘,严重影响市容市貌。公务员凡事要从富豪们的角度考虑问题,于是,我们的市长大人就在机场等几个小时去与赵本三握握手,合个影。我们的科长处长们见到老百姓就绷着脸保持官员的威严仪容,见到富豪们脸上就绽开绚丽的花。我们的公务员们就是到了退休以后都要与老百姓分隔开,老干部活动室严格限制退休人员入内,因为他们是离休。我们的城管们见着小商小贩们心里就烦,我们的拆迁办怒不可遏与钉子户大打出手,而且会很委屈也很理直气壮:“大多数老百姓都自愿迁走了,这些钉子户们无非就是想多讹钱而已。”可是他们忘了,毛主席时代的三线建设从大城市往山沟里迁走了多少人啊,那时候有钉子户吗,那时有讹钱吗?右派公知们一定会污蔑说:“那时政治高压,不敢不迁。”但是今天我们访问已近耄耋之年的那些创业老前辈们,得到的只有一个回答:“国家需要。”“响应党的号召。”语气坚定而且自豪。今天还可能复制那样的大迁徙吗?真要有这样的工作任务,能把这些官员姥爷们逼自杀。

  清末以来中华民族一盘散沙,没有国家民族概念,只顾自己的小家,八国联军来了,俄国人来了,日本人来了,很多人都无动于衷,西方人认定中华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但是,毛主席却唤醒了沉睡在中国人民心中的爱国热情,就有农妇用自己的乳汁喂口渴的伤员的传奇,就有在敌人的枪口下用自己的亲身骨肉换回八路军的孩子的悲壮。林彪带进东北10万八路军,两年后再出关已经是浩浩荡荡的百万雄师。在淮海战役中500万支前民工肩扛手推冒着国民党军队的狂轰滥炸把粮食弹药送到前线,把伤员运回后方。在淮海战役史里有这样的描述:战壕里的解放军边吃着热腾腾的包子,边对国民党军队喊:“弟兄们,过来吃包子啊。”饿极了的国民党士兵趁夜黑爬到解放军阵地来吃包子。也就投诚成了解放战士。很多人惊叹国民党失去民心,我却从中读出了另外一层的含义:“这是几十万人的伙食啊,若是“依法办事”蒸馒头、熬大锅菜、管饱就可以了,但是老百姓却有闲心做包子,因为解放军是人民子弟兵,他们在为自己的亲生骨肉做饭,他们用包子表达传送对亲人解放军的感情。”人民作出所有的一切,就是因为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解放军把老百姓当成父母,当成亲人。而老百姓对亲人的回报是自己的一腔热血和自己的一切一切。

  漫步长白山,到处都是烈士墓,在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中朝鲜族人民奉献了几乎所有的适龄青壮年参军,没有毛主席的民族平等的政策,没有毛主席对苦难深重的朝鲜人的容纳关爱,何来朝鲜族人民的前赴后继?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战士冒着美军密集的炮火,赤脚踩在雪地上,波浪式的一波又一波的连续向美军阵地发起冲击,直到把敌人打垮,因为毛岸英已经在他们之前牺牲了。而在今天,当战争来临,还有多少老百姓的子女能像抗美援朝战争中踊跃参军,我们当然可以依照《国防法》,《征兵法》甚至临时颁布《战争紧急状态法》要求中国公民依法尽义务服兵役,这样的战士组成的军队又有多少战斗力呢?

  1955年,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向毛主席申请实行警衔制,毛主席说:“你们警察也要挂牌牌了?肩上扛了牌牌,还怎么帮老百姓挑水、担粮食呀?” 罗瑞卿回来后立即召开公安部党组会,部党组决定立即主动撤回警衔制议案。 毛主席时代的社会治安很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那时的警察基本都是户籍片警,要经常到管区内住户走访,重点是那些孤寡残疾老人。那时还没有普及自来水,身强力壮的警察进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老人们担水、劈材和买粮,那时的人民警察会气哼哼的把老百姓的头发踩到脚下吗?1992年人民警察终于实行警衔制了,把一颗颗星星一条条杠杠扛到了肩上,一把手必定是001,二把手是002,7把手是007,没有人佩戴004,于是陈佩斯在春节晚会上向全国人民发问:“谁最大?”他们早八晚五晚上只留两个人值班,他们一个星期休息两天,他们雇佣大批协警在马路时指挥交通,自己则躲进车里吹空调。遇到群众报案时,他们不再心急火燎的跑到现场抢救他们的亲人,如果案情不大,就用派几个协警到现场处置。

  把自己与老百姓对立开来的个别公务员们热衷称呼上司为老板,在政府办公室里拜把子、排兄弟,到庙里吃斋饭、抢第一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