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 正文

哭,一般不会死人——李慎明同志文章欣赏

作者:正宗草民  更新时间:2015-08-23 23:06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哭,一般不会死人——李慎明同志文章欣赏

  哭,是人的极为平常的一种情绪表达方式,普通人会哭,即便像毛泽东这样的伟人中的伟人也会哭。但区别就在于,普通人的哭是普通的哭,毛主席的哭是非同寻常的哭。这一回李慎明同志专门写了篇关于毛泽东之哭的文章,由于其冗长,便来了个头尾细读,中间一目十行,总比全然不知点滴文意好一些。

  “有人说,毛主席晚年是哭死的。”不知李慎明同志所指是哪些人说的此话,纵然如此,也比有些“共产党人”躲在“资窝”里糜烂不堪崇高万倍。人总是要死的,从来就有“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的说法,用“哭死”来形容晚年的毛泽东,必定是无良之辈的丑话。“迄今为止最为权威的2003年12月由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1949—1976)》的记载及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毛泽东在其晚年确是常动感情,甚至痛哭失声。毛泽东晚年常在泪水中生活倒也是事实。”“如1972年12月,福建省莆田县城郊公社小学教员李庆霖致信毛泽东,反映他的一个插队务农的孩子在生活上遇到的困难以及作为父亲的苦恼和不平。”次年四月,毛主席复了信。(据李文)据此,李慎明同志猜测说:【这可能是促使毛泽东进一步了解到基层群众,特别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十分困难的生活状况和“文化大革命”对全国生产和人民生活影响的重要原因,这也可能是1975年11月6日毛泽东下决心提出“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依据之一。】见过当年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吗?没有见过的可以观看电影《牧马人》,勤劳善良的农民们是如何呵护和关怀知青的;牧区是贫困地区,而我们这里就不同了,知青是受到很多照顾的,一般都不直接下田地干农活,或去当代课教师,或做赤脚医生,或去集体工厂工作。即使是在贫困的农村区域,只要不落到小岗村那样的地方,只要知青不把自个长期看作城市的少爷,只要不把农民当作天生的“劳改犯”,知青就不会有“十分困难的生活状况”。草民是人民的一员,“文革”对我的生活没有造成负面影响。文革开始时,草民已15岁。期间草民到过杭州、上海等地,市面秩序还是井然的,所指是70年代前半期。1955年,毛主席了解到郏县知青工作经验后,亲自批示:“一切可以到农村中去工作的这样的知识分子,应当高兴地到那里去。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由此掀起了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支边垦荒的热潮。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在一篇报道的编者按语中传达了毛主席的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假如李文所言是对的,哪么就是当年的毛主席的确是老了······

  李文说:【总之,此时的国际形势对我十分有利。但从国内看,“文化大革命”虽已进入“收尾阶段”,却极不顺利。社会主义所有制改造完成以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无疑仍是社会的基本矛盾,但社会的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在新中国建设的实践中,毛泽东否定了党的八大《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中关于“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这一结论。在党的八大特别是反右斗争之后,由于指导思想的失误,毛泽东一直强调阶级斗争的现实性、严重性和长期性,甚至在其晚年他还作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来一次”等石破天惊的结论来。】大家认真地想一想,再环顾一下四周,认为今天国内的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呢?历经了三十多年的、至今还在深化的改革开放,难道已经满足了人民对经济文化的需要?毛泽东“失误”了,“没有失误”的后时代,为什么却让中国变成了贫富差距巨大的国家呢?时下历史虚无主义横行,极右势力嚣张,腐败分子屡抓不尽,汉奸言行畅通无阻,而“人民民主专政”则成了一句空话。对此种种现象,老百姓是敢怒而不敢言。事实是,忘记了毛泽东的忠告,也忘记了邓小平的告诫,中国就注定会走向邪路,哪么,将来该如何向历史和人民作交代?

  李文曰:【在毛泽东看来,新中国建立后,党领导人民无疑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无比辉煌的成就,但新中国是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脱胎而来的,绝不可能彻底摆脱旧中国遗留给我们在经济、政治和文化遗产中各种腐朽梦魇的纠缠,加上面对比我们强大得多的西方世界的军事威胁、经济封锁和政治文化侵蚀,以及我们对完全崭新道路、制度等探索中出现的失误甚至是严重的错误,使得我们党和政权内出现很多不尽如人意的腐败现象甚至是资本主义复辟的严重危险性,因此,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成了萦绕在毛泽东特别是其晚年心头最重要和最根本的情结。毛泽东的理想信念、思想理论与客观历史现实以及他本人根本无法超越的时代局限的巨大反差,“文化大革命”中常常出现的连毛泽东本人也无法想象和掌控的局面,对他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在整个党、国家、民族和人民中最终竟出现了“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的状况,使得晚年的他在思想理论及精神上常常处于忧虑、不安、孤独、孤寂、无助、无奈甚至是伤感、凄凉、内疚、悲愤、痛苦的集合之中。晚年的毛泽东深深认识到,自己发动的这个旨在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的“文化大革命”如他自己估计的那样“第一个可能性是失败”分明变成了现实。他在生命垂危之际,几次背诵南北朝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庾信的《枯树赋》,其中的“此树婆娑,生意尽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便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此时的心境,而常常涌流的泪水则从另一个层面上反映出他“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对事物的发展进程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的无奈之态。任何伟人都不是完美无缺的,这是被已有历史反复证明的铁则。我们决不能也决不应替毛泽东的错误辩护,但也应高度重视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对其进行具体分析,以从中汲取经验教训,进一步做好我们今后的工作。】品味这样的文章段落,是很令人费解的,作者似乎是在告诉人们:伟人毛泽东者,亦不过如此也。一,毛泽东自以为是地认为“党领导人民无疑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无比辉煌的成就”。二,实际上,“我们对完全崭新道路、制度等探索中出现的失误甚至是严重的错误,使得我们党和政权内出现很多不尽如人意的腐败现象甚至是资本主义复辟的严重危险性”。三,【毛泽东的理想信念、思想理论与客观历史现实以及他本人根本无法超越的时代局限的巨大反差,“文化大革命”中常常出现的连毛泽东本人也无法想象和掌控的局面,对他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在整个党、国家、民族和人民中最终竟出现了“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的状况。】四,即鉴上导出的结论:“使得晚年的他(指毛泽东——草民注)在思想理论及精神上常常处于忧虑、不安、孤独、孤寂、无助、无奈甚至是伤感、凄凉、内疚、悲愤、痛苦的集合之中。”那好,咱来逐一地简析一下吧。1,由邓小平领衔起草的、周总理所作的(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有了结论,同志们不妨去翻阅一下。2,如果套在今天社会的头顶上,那倒正好合适。而且,今天早已不是“资本主义复辟的严重危险性”的问题了。3,对文革,“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而“不多”的恰恰是大大小小的干部,尤其是走资派,还有许多知识分子;“不少”的便是人民群众,否则就难以解释毛主席辞世后,全国为何出现一片的号啕痛哭之声的现象?其时的情景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空前的,这有纪录影片作为实证,存放于档案馆里。很难想象,也很难解释,对待一个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十年动乱、浩劫”的人,人民在他死后不表示出由衷的高兴,反倒对他的辞世表示了最大的悲痛,为什么?4,“晚年的他在思想理论及精神上常常处于忧虑、不安、孤独、孤寂、无助、无奈甚至是伤感、凄凉、内疚、悲愤、痛苦的集合之中。”这样的笔法用语真的好凄凉又好恍惚,似乎是在煽动人们对晚年毛泽东施以同情、怜悯和谅解。这又使人们想起张某某同志的那篇专门写毛泽东“晚年孤独”,***晚年幸福的奇文来,而其实,所有人对晚年毛泽东任何方面所下的的任何结论,都是自己的猜测,尽管有所谓的“佐证”,大多也是不靠谱的。***等在80多岁时还是那么的专权和自信,毛泽东却为什么偏要坠入那么多情何以堪的“集合之中”呢?

  李文作者是尊重老祖宗毛泽东的,这从冗长的文中可以读出充分流露的真情实意来,当然,作者也是“三七开”的定论和那份“决议”的忠实宣传者和拥护者。普通人也好,伟人也罢,有错误人人都可以批评,问题是到底有没有犯“错误”和“严重错误”。对此,李文并无较强的说服力。毛主席在文革初期就提出了“抓革命,促生产”的治国方略,其萌芽期更早。1975年重提“把国民经济搞上去”,说明毛泽东并没有专搞“政治运动”,而是一直来在抓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成就也是辉煌的,邓小平同志对此也有论述。

  李文在尾段说:“从一定意义上讲,毛泽东的一生,是为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而奋斗的一生。尽管毛泽东晚年在探索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之中犯了错误甚至是严重的错误,但其关于保持党和政权永不变质的战略思想在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中不仅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而且在我国当前特别是党的纯洁性、先进性及执政能力建设中依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指导意义。”草民想,反复地重提毛泽东晚年的“严重错误”,实无太多的意思,而且,既然是“严重错误”,早已被否定、被批判了,哪又何解“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依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指导意义”?毛泽东思想中如果剔除了毛泽东晚年的思想理论,还能叫完整的毛泽东思想吗?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讲,一些学者的见解和结论是有失偏颇的。

  草民是草,不必计较。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5/08/350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