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 正文

钱昌明:是谁在宣扬“人性自私”论? ——剥削阶级复辟私有制的需要

作者:钱昌明  更新时间:2019-02-11 11:49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钱昌明:是谁在宣扬“人性自私”论?

  ——剥削阶级复辟私有制的需要

  一段时期来,宣扬“人性自私论”的言论甚嚣尘上。一时间,“共产党人也是人”成了一句口头禅。由此,共产党员争名利,就不再为耻;相反,弘扬大公无私的雷锋精神,反倒遭人讥笑。

  在“人性自私论”的荼毒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又成了天经地义;在“人性自私论”的荼毒下,追求财富又成了人生奋斗目标;在“人性自私论”的荼毒下,不择手段致富的,又成了“能人”、“成功人士”;在“人性自私论”的荼毒下,原先清廉的干部队伍,出现了一批又一批“前腐后继”的贪腐分子!

  “人性自私论”,硬把“自私”恶行与“人性”扯在一起,说“自私”是人天生的本性。把动物的本能,诸如吃喝拉撒睡性——包括所有缺乏理性的行为,都视为人的本质属性。这无疑就是把人当作是没有理性的“畜生”,是十足的谬论!请勿忘了,几千年来,人们最厉害的一句骂人话就是:“你真没人性,畜生!”

  何谓“人性”?“人性”即人的本质属性。它应该是人类所特有的、而不为其他物种所共有的属性。

  人类是地球的附属物,是大自然的产物,是大千世界万物中的一族。科学已告诉我们:大自然是由生物(有生命)和非生物(无生命)的物质组成;生物又可分为植物与动物;动物又可分为无脊椎动物脊椎动物两大类;脊椎动物中又可分为畜生与人类。

  人类是大自然中生物体由低级向高级发展过程中的高端生物,故“人”才被称为“万物之灵”。如今,“人性自私论”竟把人类混同为畜类,把“兽性”的贪婪、残忍,当作早已脱离了动物界的人的本质属性——“人性”,实属是可悲的反动!无疑是对人类文明最无耻的亵渎!

  怎样认识人性?人性究竟是“善”还是“恶”?对此,古人早有不同见解,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出现以前,莫衷一是:

  “人之初,性本善”,此为孟子的“性善”说;“人之初,性本恶”,此为荀子的“性恶”说;还有“性无善恶之分”说,此为告子的观点。

  究竟应该怎样认识“人性”与善恶?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是社会的人,不是脱离具体社会抽象的人。“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人们的观念、观点和概念,一句话,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共产党宣言》)

  存在决定意识。人,天生是一个个的个体,自然就会有个体利益,或称“私利”;人同时又是集体的、社会的,因为个体离开了集体就不可能生存,这就必须维护集体利益,即所谓“公利”。人的这种个体性与集体性的对立统一,决定了人既存在个体“私利”性一面,同时,必然还存在着“公利”性一面。

  个体“私利”的存在,当以不损害集体“公利”为原则,超越了这一原则,就成了“自私”,“私”就成了罪恶。反之,集体“公利”又是以维护个体“私利”为目的,个体的“利他”、维护“公利”的行为,就是“善”。

  “公”是善,“私”是恶。人的这种两重性,反映在人性上就表现为:“善”与“恶”的两面性,这也被人们俗称为“半是天使半是魔鬼”。

  人性的两重性,从根本上否定了人性的善恶说。可见,世上根本不存在天生的“善”,也不存在天生的“恶”。说白了,人来到世间,究竟是从善、还是从恶?全是客观环境影响与主观选择的结果。或者说,有怎样的“社会存在”,就会有怎样的“人性”;有怎样的“社会关系”,就会有怎样的善恶观。

  人类在地球上的出现,已有两、三百万年的历史。在漫长的原始社会阶段,人们共同劳动、共同消费。公社成员的个体利益(“私利”)因有“群”、“氏族公社”的存在而得到保障(比如能公平地分配到食物,分享到集体劳动的成果,获得生命的安全等);反之,“群”与“氏族公社”的集体利益(“公利”)又因成员个体的付出与牺牲,得以保障,社会才得以正常运行与发展。客观上存在生产资料(土地、自然资源)的公有制,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们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公正的。其时,人们形成的是公有观念、集体主义思想与“利他”精神。

  只是到了五千年前,人类进入文明(文字出现)时期,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生产方式发生了改变——生产个体化已不再需要人们的共同劳动。如掌握了弓箭的猎人,可以单独行猎;原始农业生产也已不需要氏族成员共同劳动。公社的土地定期分配到家庭,家庭已成了社会经济单位,劳动产品开始归属各家私有。

  私有制的产生,导致贫富分化。占人口少数的掌权的氏族贵族和富有的氏族公社成员,构成为奴隶主阶级;占人口多数的贫困的氏族公社成员和战俘,则沦落为奴隶阶级。奴隶主阶级占有社会生产资料,利用手中掌握的政治、经济资源,组织了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暴力机构,对奴隶阶级的反抗进行残酷镇压与统治,形成了奴隶制国家。就这样,公有制的原始社会被私有制的奴隶社会所取代。恩格斯说:

  “文明时代的基础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剥削”。从此,剥削阶级“卑劣的贪欲”成了私有剥削制度发展的“动力”(《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奴隶社会以后,虽然又经历了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但私有剥削制度的阶级社会本质,始终没有改变。归根到底,“人性自私论”就是五千年私有剥削制度的产物。

  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由感性向理性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由野蛮走向文明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由低级演变为高级的发展过程。在历经了五千年历史的发展后,人们终于认识到:

  私有剥削制度的阶级社会,是万恶之源。任何社会制度,无非都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只能适应其特定阶段的历史。这就像人类在蒙昧时期经历了两、三百万年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却不是永衡的道理一样。如今,在经历了五千年私有剥削制的阶级社会后,也已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罪恶的私有剥削制度的阶级社会必须改变,否则,私有制的罪恶,必将导致人类的毁灭!君不见,由于私有制下不同人们利益的对立,当今垄断资产阶级控制的帝国主义,正在为一己之私,已跃跃欲试地在策划“核导”战争?如不能改变,其结果不就是要毁灭人类?

  私有制的阶级社会,应该只是人类进入文明时期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感性发展阶段;人类历史必将步入文明时期发展的第二个阶段:理性发展阶段。——即它的成熟阶段,进入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社会。

  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学说横空出世,人类开始为创建一个没有剥削、压迫,公平、公正和更为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而斗争!——社会主义社会是它的低级阶段。

  20世纪,俄国的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先后胜利,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一度染红了近半个地球,消灭了私有制,实行了公有制,消灭剥削与压迫,在14个国家(苏联、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东德、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中国、朝鲜、越南、蒙古、古巴)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

  然而,国际范围的末代剥削阶级——资产阶级,是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它们必然要进行垂死的挣扎。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反动势力,必然要进行疯狂的反扑。在这场攸关人类命运的搏斗中,杜勒斯对社会主义阵营施出了最为毒辣的一手:和平演变。资产阶级要利用“私有”观念的“法宝”,来维护其私有剥削制度,来夺回它们失去的阵地,复辟私有制。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讲得很明白:“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遗憾的是,由于五千年私有剥削制度形成的私有观念,绝不是通过一次社会革命所能轻易消失的,需要经历长期的思想斗争过程。只要人们与传统观念还没有作“最彻底的决裂”,“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就一天不会根绝。诚如毛泽东思想所阐明,“物质可以变成精神,精神可以变成物质”(《人的正确思想是从那里来的?》),一切取决于条件。

  当今,是谁在宣扬“人性自私论”?他们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鼓吹“人性自私论”?个中道理,读者自明矣!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9/02/399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