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 正文

坚决清除破坏高校马克思主义宣传工作的伪党员

作者:独行者  更新时间:2015-02-05 08:10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为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这是毛泽东关于十月革命对华影响的一句经典论断。马克思主义虽然在此之前已经传入了中国,但是多为零散片段,极不系统,中国人真正大规模系统地吸收学习马克思主义,还是得从十月革命算起。如果以此为起点,再过两年,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就快整整一个世纪了。

  按照国际惯例,此时此刻中国应该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纪念活动,不过让人感到尴尬的是,中国目前似乎完全没有这一氛围,即将迎来自己百岁大寿的马克思主义,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着高校的意识形态工作问题。

  党和国家为一方,认为高校意识形态工作存在很大问题。

  公知们为另一方,认为没有问题,上面的举动完全是神经过敏、脑子有病。

  那么到底有没有问题呢?

  2015年1月1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指出要将高校作为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壮大主流思想舆论,切实加强高校意识形态引导管理,做大做强正面宣传,管好导向、管好阵地、管好队伍,坚决抵御敌对势力渗透,牢牢掌握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话语权,不断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

  我们可以看出,党和国家的工作目标是,牢牢掌握,不断巩固领导权。

  2015年1月30日,质疑派代表,著名公知张鸣对此发表微博,现抄录如下:

  掌握着境内所有电视、平媒和网络,你要说的话,都是在最佳时段,最好的版面,然后你抱怨说,你失去了话语权。我无语。

  张鸣的态度可以看成质疑派的缩影,那就是,根本不需要加强改进,而且隐蔽地批评掌握的还有点过度了。

  争论了几天,双方的言论都发表了不少,从微博上看,几乎是一边倒的态势,支持张鸣等人,对于党和国家极尽嘲讽。

  张鸣等公知多为大学教授,微博上关注他们的也多为知识分子,换句话说,在他们以及对应官媒的微博下发评论的,基本上不是在读高校学子,就是已经毕业的高校学子。

  问题有没有,这还用说吗?问题不但有,而且很严重!

  笔者不才,在此只想探讨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高校学子选择了远离马克思主义?

  徐岚在《高校思想宣传工作难在哪里?》一文中认为,宣传工作僵化,流于形式是核心问题。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是这真的就是根本问题吗?

  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本身就存在问题,不适合当今中国,这才是为什么高校学子抵制马克思主义,宣传工作步履维艰的根本原因。他们的论据还很理直气壮,只要是真理,那就是不言而喻的,不需要怎么宣传就能得到认同。

  马克思主义博大精深,笔者无法在此详细介绍,但是笔者就想在此问一问那些质疑马克思主义的人,马克思主义追求进步与公平,反对剥削与压迫的信念,难道在中国高校学子里面就引不起共鸣吗?

  公知们抱怨现在理论谈得太多,那好,笔者不说理论,就谈谈实实在在的历史。知识分子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靠什么赢得了广大人民的尊重?

  我们不妨梳理一下知识分子的主要事迹?

  战国年间,孟子一生奔走,渴望实现仁政;东汉末年李膺等人抵制宦官乱权,至死不渝;北宋时期,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呼唤可谓是振聋发聩;明朝末年,阉党肆虐,东林党人顾宪成等人以“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自勉与之对抗;进入近代,孙中山、毛泽东为国为民耗尽心血。

  可以说,追求进步公正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贯信念,所谓马克思主义不合时宜属于纯粹污蔑,改革开放后中国暴露出来的问题,西方过于自由化导致的问题,正需要马克思主义来解决,正如著名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如何改变世界: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传奇》中所写的一样,现在确实是“认真对待马克思”的时候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高校学子moving away from Marx?

  笔者根据所见所闻,认为主要有两点原因。

  首先就是徐岚在文章中国所提出的,宣传流于形式,已然僵化。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宣传真理的唯一正途。在这方面,毛泽东可谓是树立了最好的典范。大革命时期,毛泽东深入基层,广泛与群众接触互动,探索出了中国革命的真理,那就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长征期间,红军经历众多陌生地区,面对当地群众的不理解乃至攻击,毛泽东等领导人严肃军纪,以身作则,用实际行动打消了群众的疑虑,将革命的火种播撒到了沿途所经的半个中国。红军停留的时间是短暂的,可是宣传效果却是长期的,稳定的,不可动摇的,不以反对分子的绞杀而泯灭。

  必须创新宣传方式,运用互联网思维,让正能量变得生动起来。这是徐岚对宣传难题的破解之道,笔者表示完全同意,但是这必要,却不充分。

  无论是党中央、国务院,还是徐岚,他们的看法都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的,那就是话语权还在手上,只是方法上有问题,导致了被削弱的可能性。

  高校宣传系统的人员,只是不注重方法吗?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高校的宣传系统乃至党委,在人才引进与选拔上存在长期的忽视,致使相当部分的伪党员得以藏身其间。这部分人心中完全缺乏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信念与基本素质,心里装的完全是资产阶级的价值观,追求自身利益,完全忽视集体,甚至不惜牺牲集体利益乃至违法乱纪。贪污经费、包养二奶、拉帮结派成了这部分人的人生目标,极大的败坏了党的形象,更有甚者,部分马列教师,本应该宣传马克思主义,可是在课堂上,当着学生的面却大谈而谈如何牟利。某些向往马克思主义的高校学子苦心学习马列著作,却被主管人员嘲讽为脑子有病,入党那需要学习马列?以学习经济学才是要紧之事加以劝勉!

  面对这些现实,高校学子如何不失望?处于人生观价值观形成阶段的高校学子很容易因此而走向偏激,将怒火迁怒于马克思主义身上。也正因如此,有人痛斥道,马克思主义就是被某些党政机关里的蛀虫给败完光了,丢尽脸了。

  张鸣等人认为话语权一直在共产党手里,但实际上,握紧话筒的那些党员不一定在宣传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看似牢牢占据着大学校园这一重要阵地,实际上却早已经远离了大学校园。

  是谁让马克思主义远离了高校?这些隐藏的,乃至公然跳出来的败类恐怕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因为他们的存在长期得不到治理,致使抹黑言论拥有了广阔市场。

  有鉴于此,笔者认为,在改进宣传方式的同时,坚决清除高校宣传系统和其他党政系统里的败类,让真正的党员占据讲台,握紧话筒,才是当务之急。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党的路线正确就有一切,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政权可以有政权。路线不正确,有了也可以丢掉。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

  这是毛泽东关于党的生死存亡问题的一句经典论断。

  如果站在高校台上的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路线的正确从何谈起?

  宣传方式要注意,宣传人员更要注意,不然可就不只是流于形式的问题。

  对于高校里的伪党员,必须发现一个多少,严惩多少,绝不能让马克思主义潜在的信仰者毁在这些人手里。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5/02/338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