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 正文

聂焱 | 重庆公交坠江:社会需要法治,更需要正确的是非观

作者:聂焱  更新时间:2018-11-03 16:48  来源:峰锐观察  责任编辑:小石头

  01

  看了这场致命交通事故发生前几秒的录像,大概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愤懑、叹息,叹息、愤懑。这两种情绪交错纠缠。

  网民们总结得确切:一个人错过站,让一车人错过了后半生!十五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因为一名中年女子坐过站的情绪失控、一名司机的职业素质与心理素质不过硬、一场没有必要的争吵而消逝了,死者包括至少一名三岁男童。

  血的教训之后是深深的反思。

  许多网友留言说:以后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一定要上前制止。

  更多的人谴责坐过站又殴打司机的刘姓女子,以及无视一车人的安危与刘姓女子互殴的司机。

  类似的危害公共秩序与安全的事件并不少见,只不过这一次,陪葬了十五条人命!

  02

  在高铁列车“霸座男”、“霸座女”、“扒着列车门不让开车等老公”之类的各色“霸道”男女们出现之后,又来了一波辱骂、殴打公交司机的“无法无天”乘客,这些行为受到普遍的谴责,然而当事人却鲜有公开认错或表达悔意的。

  很多人认为,应当从严惩罚这些危害公共安全与公共秩序的人。是的,但这只是一方面,毛主席曾经说过,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当事人发自内心的认错与忏悔,不仅可以杜绝他们本人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同时也可以影响更多的、与他们有同样倾向的人。

  就像那些贪腐的高官一样,不仅要让他们入狱,还要让他们悔过。中央电视台曾将他们中的一些人在狱中反省与悔过的画面播出,可以更好地警戒世人,尤其是公务员队伍。

  法律的公平与严正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念,以及围绕是非观念形成的邪不压正的社会风气与强大社会舆论。

  如果那位刘姓女子,内心深处的是非观是这样的:坐过站是自己的错,迁怒他人是错误的;与司机争吵是错误的,会妨碍行车,干扰到车上其他人的安全;打人是不对的,尤其是先动手打人是错误的,那么即便她因坐过站再懊恼,再失控,也不会采取自认为错误的行动,与司机对骂五、六个站的时间,最终导致惨剧发生。

  如果那位司机,内心深处的是非观是这样的:我是一名公交司机,确保行车安全是第一位的,任何妨碍行车安全的事不能做,做了就错了;如果有乘客无礼、辱骂,我要尽量克制,不行就停车处理;与乘客对骂互殴是错的,制造交通事故来将撒泼乘客绳之以法的想法与行动更是错得离谱,那么情况会否有所不同,惨剧就可以避免?

  如果车内大部分人,都在刘姓女子与司机发生口角的第一时间,就上前阻止与调解,那么这比事后动用法律来惩处,是不是更有效、更有益?

  03

  法律是底线,人不能按照底线要求自己,需要以“公共道德”这种比法律更高的标准来约束自己。千万不能说“法无禁止皆可为”。

  公知们一边以诋毁集体精神、国家观念的方式,将个人自由抬高到不能再高的高度,一边又将各种无视公共秩序与公共安全的道德败坏、世风日下行为甩锅给制度、文化、甚至人种。

  事实上,新中国的制度与文化是怎样的呢?是既重视公共秩序与公共道德,也重视个人解放与自由的制度与文化。

  比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上小学,放学回家路上,同学们会按家庭住址分成几个小队,排队回家。总有小朋友不喜欢排队,要打闹,小队长就会出来维持秩序。这就是从小注意培养秩序观念的例子之一。

  有一次,我在学校玩耍时崴了脚,无法自己走路上学。其中一名同学,自告奋勇每天背我上下学,老师得知后做了调整,分配几名同学陪伴她与我,不用遵守排队回家的规矩,直至我痊愈。而那位背我上学的同学,获得了当众表扬。

  我至今还记得她温暖的脊背、有力的双手、还有沉默寡言。事实上,她兄弟姐妹众多,放学后经常需要帮助家里做家务,她的父母原本可以阻拦她,但还是放任她去帮助别人。

  还有一次,我们学校去附近郊区参观日军残害矿工的“万人坑”,在展览馆内不同展厅之间有一个小门,每到小门时,同学们就会一窝蜂挤在一起,这时候,那位讲解的工人叔叔,就指着从不争抢的最后一位女生说,大家都应该向她学习,遵守秩序,不争不抢不挤。

  同学们受到工人叔叔的批评,感觉很不好意思,之后的秩序好多了。

  这就是那个年代的风貌人情,能说不重视公共秩序吗?能说不重视培养公共秩序吗?

  以小见大,无论是社会、学校、还是家庭,那时都在弘扬对社会、对他人有益的事,并在集体意志与个人自由之间达到一种平衡,一种更益于社会安全与秩序、更益于个人身心健康的平衡。

  04

  记得从前,小孩子与人打架,回到家里,大部分父母的做法是先训斥一通,说打架是错的,然后再问具体情况,论双方是非。

  如今,很多父母叮嘱小朋友,到幼儿园要是别人打你,你一定要打回去,不要受欺负,受欺负没出息。

  如果现在的老师不敢像从前一样公平公正,主持正义,碰到小孩吵架就和稀泥,又怎么去培养儿童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呢?

  将个人利益与个人自由抬得过高,就是滋生霸道的土壤,就是创造弱肉强食的生存环境,就是让“我是狼,我怕谁”的理念泛滥横行。

  而将这一切“反社会主义制度与文化”的思潮造成的恶果,硬是甩锅给社会主义制度与文化,真是错得离谱、“霸道”逻辑。

  05

  曾看过一幅这样的漫画。

  在地狱里,人人都要饿死了,因为他们吃饭的饭勺勺把太长,吃不到嘴里;而在天堂,也是长长的勺把,但人人吃得很欢,很满足,为什么?因为大家互相喂食。

  天堂与地狱的资源其实都一样,只不过,资源使用方式不同而已。

  用长勺子喂对方,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人人都用长勺子喂自己,就只能大家一起饿死。

  明明用另一种方式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为什么非要把人类社会,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才说是符合人性呢?!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8/11/395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