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 正文

被撕裂的教育——评北大退档事件

作者:红荼工厂  更新时间:2019-08-12 11:32  来源:激流1921  责任编辑:晨钟

  最近几天各大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中美贸易战打得火热,但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恐怕还是没有这两天北大退档贫困考生来的更吸引人,美国“远在天边”,但是提到北大——谁家会没有个在将来的某天参加高考的孩子呢?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北大在国家专项计划中向河南省理科投放8个招生名额,河南一高考生以538分、超过一本分数线36分的成绩投档北大提前批贫困地区国家专项计划并被提档,该生正排名第8,但随后北大以该生成绩过低难以通过学业为由退档,河南省教育考试院向北大提出两次回复希望北大撤销退档均被北大以相同理由拒绝。事情曝光后,社会舆论开始发酵,最终北大迫于压力,选择录取了该名学生。

  “北大”、“贫困生”、“三次退档”,种种元素全部都戳中了最敏感的地方,恐怕大部分人看到这则消息,想到自己终将会参加高考的孩子,心里划过的可能只有物伤其类以及随之而来的愤怒吧。中国最顶尖的大学用了一种最蛮横的方式将放在台下的潜规则明确的告诉了所有人:没有人可以拉低踏入重点大学大门的台阶。是啊,中国高等教育事业的骄傲,立于中国大学最顶点的北大自然有如此资本拒绝一个成绩不够的学生——哪怕这个学生出身贫困;哪怕这个学生确实通过了国家计划,符合录取标准。

  但笔者却想到了今年2月份才曝光出来的影视演员翟天临“学术造假”事件,翟天临在直播时因称“不识知网”被人怀疑学术造假,最后经过调查确有其事,而翟天临造假的学历是北京大学的博士后

  两件事相互对比,我想我们可以彻底看清北大的真实面目:一位连知网都不知为何物的演员,北大可以毫无顾忌的颁发出“宝贵”的学位证;可面对一位寒窗苦读十二载的学子,北大却高傲的关上了自己的大门。北大口口声声说该考生分数过低难以跟上北大的教学进度,摆出一副“为你好”的无耻嘴脸,但却绝口不提对该考生的后续安排,使得最后该考生不得不参加复读,平白浪费一年时间。而在此我也想发问,为何北大担心一个被正规录取的贫困生跟不上进度,却不担心一个连知网都不知道的翟天临无法毕业?前倨而后恭,多么可笑,又多么无耻!

  但是我们不应该仅仅停留在讽刺与谩骂上,北大为我们上演出了一副精彩的滑稽戏,把以精英主义、高等学术为染料妆点起来的中国教育身上所披挂的黑布抬起了一角,让我们看到了:教育的商品化改革,已经彻底将我们的教育事业割裂开来,一方面是广大不发达地区教育水平落后、教育资源匮乏,而另一方面则是以北大为代表的各个重点大学为了始终保持自身的龙头地位,通过各种手段继续本就充裕的教育资源。国家扶贫专项计划本就是一种为了扶持不发达地区,将教育资源进行再分配的手段,然而北大的所作所为则证明了这种手段的无力:既然北大今日能以教学进度为由“卡人”,保证自身的学术地位,又能用大开后门“招人”,拓展自身的社会资源,那么其他大学呢?今日北大因事情曝光触犯了社会舆论被抛向了风头浪尖,被迫无奈最后改变态度,那么在舆论没有监督到的地方,各大高校又是否更是花招尽出呢?

  教育的商品化,将这一公共事业毫不留情的推向了自由市场,那么既如此,又如何指望现在的教育产业不遵守商品交换价值规律?又如何指望现在的教育逃过踏上精英主义道路的命运呢?若想解决这种充裕者愈充裕、落后者愈落后的局面,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和群众路线结合起来。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之所以依靠匮乏的教育资源却能在二三十年内消灭文盲,靠的就是走群众路线,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将学校开到山沟沟里去”,不让教育资源越来越集中,而让教育资源真正的为群众服务,让广大有需要的人获得知识。今天,虽然我们面临的现实要求不同,但是局面是相似的。我们不再需要解决文盲问题,但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将高等教育普及到广大群众身边。自改革开放后以来我们对教育产业的种种改革已经证明了事实上诞生并不是什么高等教育普及,反而只有一个又一个的垄断学阀,教育不再是改变普罗大众生活的手段,而仅仅是少数权贵手中涂抹门面的金粉、抑或是麻醉大多数人、使之相信能改变命运的宗教。

  唯有让广大群众参与进教育事业,而非仅仅作为一名看客、服从者,唯有改变教育商品化、改变教育资源分配的无序局面,不让一小撮所谓的学术精英大搞垄断,才能真正填平教育鸿沟,不再让这位河南考生的经历再次发生。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9/08/406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