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 正文

美国是如何将一些香港青年人变成僵尸的?

作者:后沙  更新时间:2019-11-16 09:06  来源:后沙  责任编辑:青松岭

  这五个多月来,香港那些黑衣暴徒们在街头肆虐作恶,就犹如僵尸闹大街。

  你很难想象一个中国人会如此仇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甚至自己的父母。

  香港暴徒有个口号叫:黑警死全家!聚在一起喊一喊,有壮胆之功效。那么,跟着暴徒搞“时伐革命”的警察家庭子女怎么办?只能跟着同学喊“黑警死全家”,喊完后,心里是想哭还是想笑?只有自己清楚。

  “我下辈子再投胎,我宁愿做英国狗拉出来的狗屎上的苍蝇……” 这是香港某一网络电台主持人马健贤在七月份“啤梨频道”直播时说的话,一帮青年听众还留言点赞,觉得提气。

  他们的脑子呢?这完全不是正常人类的情感表达。脑子被美国吃掉了,准确地说,是被美国安插在香港教育领域,媒体领域,宗教领域的代理人吃掉了。

  他们还活着,却变成一具具僵尸,对于美国来说,没有比这更好操纵,更廉价的工具了。

  僵尸不仅会伤害社会,更会传染给别人,如果香港不及时恢复秩序,那么正常人反而无法在僵尸的世界里存在。

  《史记.淮南王传》记载:“僵尸千里,流血顷亩”,他是指战争的残酷性,千里皆是僵硬的尸体。但“僵尸”这一词汇,慢慢变成了现在的“僵尸”概念。

  僵尸,西方也有历史传说。中外僵尸的区别,除了服装之外,走路姿势是最大的不同。西方的,走路歪歪斜斜,拖泥带水,中国的,走路一蹦一蹦,膝不能弯。

  那么僵尸主要出现在哪里?一是好莱坞,二是香港电影。

  艺术上的僵尸,再怎么恐怖吓人,也只是电影院里的体验。

  问题是美国将僵尸带进了社会。这些僵尸,美国绝不会在本土社会中刻意培养,它只针对目标国家,比如中国,苏联(俄罗斯)。

  以前的赶尸人,有杜勒斯兄弟等人,现在有蓬佩奥,佩洛西它们。

  最好的僵尸,就是年青人,美国要做的就是如何吃掉他们的脑子?即所谓的“洗脑赢心”。

  1945年,CIA局长艾伦.杜勒斯在美国国际关系委员会上演讲时说:

  ……人的脑子,人的意识,是会变的,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地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用什么方式来做?就是在苏联内部找到认同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

  ……文字,戏剧,电影这一切都将表现和歌颂人类最卑劣的情感,我们将使用一切办法去支持和抬举一批艺术家,让他们往人(苏联)的意识中灌输性崇拜,暴力崇拜,虐待狂崇拜,背叛行为崇拜,总之,是以一切不道德的崇拜。

  ……只有少数人,极少数人,才能感觉到或者认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们会将这些人置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我们会找到对付他们的办法,并宣传他们是社会渣滓,我们要把布尔什维克的根挖出来,把精神道德庸俗化并加以清除。

  ……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的赌注押在青年人身上,让它们变质,发霉,腐烂。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我们一定能做到。

  苏联崩塌。年青人的性崇拜,暴力崇拜,虐待狂崇拜,背叛行为崇拜,在俄罗斯90年代比比皆是,他们却认为美国带来了自由。

  从某种角度来说,当一个人失去道德和法律约束时,他的确是彻底自由了,但这个国家和社会怎么办?

  美国对自己的青少年怎么教育的?与杜勒斯说的截然相反,特朗普自己都在忙着呼吁树立爱国主义精神,不爱国者,可以滚出美国。

  你得从小学会尊重国旗,把国家放在心头。然而美国代理人会指责本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是培养“爱国贼”,是洗脑教育。

  香港学校教育出来的,很多都是这种货色,自己还有一种脱离枷锁,拥抱自由的精神优越感。它如果敢把它的行为在美国复制一遍,今天,它应当在牢里捡肥皂。

  杜勒斯讲话六十多年后,同样是美国高官,前犹太州州长,前驻华大使,前驻俄大使洪博培,他在2011年11月13日接受CBS采访时说:

  我们(美国)不能让中国引导时代潮流,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我们应当伸出双手拥抱中国国内的同盟者和支持者。我们可以称他们为“年轻一代”或“互联网一代”。要知道,中国一共有五亿网民,八千万博客写手,他们(同盟者)将给中国带来巨大变化,而这些变化将使中国走向衰落。只要机会出现,美国将赢得制造业,战胜中国,重新崛起。

  洪博培,杜勒斯表达的思想完全一致,不同的只是宣传平台从广播,电视,报纸,转到了互联网,目标仍然是年青人。

  2011年的网络空气,过来人都体会过,那些自称公共知识分子的意见领袖,把中国从古黑到今,从头黑到脚,从上黑到下,任何事情都能上升到体制高度进行发挥。

  毛岸英,黄继光,邱少云,刘胡兰,雷锋等英雄人物,道德标兵被它们抹黑到不能再黑。就像杜勒斯所言,“只有少数人,极少数人,才能感觉到或者认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们会将这些人置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

  于是,五毛这顶帽子就满天飞,一位市井小民上网跟他们争论几句,也成了官方派来的五毛。

  内地如此,那香港呢?除了网络,香港的教育机构,媒体机构几乎全部成了僵尸培育基地。

  我们都知道香港教材是有毒的,但这教材是由谁控制和生产的?却很少有人知道。

  香港八所大学的“通识教育”教材是被垄断的,垄断者,不是国家教育部,也不是香港教育局,而是美国控制下的一个NGO组织“香港--美国中心”。

  该NGO就设在香港中文大学之内,表面上,它是一个非盈利的高校联盟机构,打着学术旗号,背后真正的靠山是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

  2014年“占中运动”之前,3月15日-16日这两天培训骨干的“工作坊”就是由这个中心举办,“占中运动”名称也是它们取的,全名叫“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

  脑子如果没有被吃掉,谁会相信这是“爱与和平”?

  除了封闭式仇华反华教育,美国还有什么手段能让青年人沉迷其中?

  就是性和毒品。

  暴徒在性方面的混乱,我们在网上略有所闻,其实是很普遍。在正常的社交过程中,男女之间一般是克制的,总得有个求爱过程。但在“颜色革命”时期,在“自由民主”口号下,性,变成了一种自由方式,女孩成了奉献者,有一种崇高感。像不像ISIS?

  毒品,《大公报》在10月18日报道中就指出过,警方早在八月份,在破获暴徒“武器库”时搜到一批含大麻成分的精油, 口罩浸上大麻精油,戴上的人便会亢奋。

  一旦口罩被摘下不久,暴徒就会表情呆滞,目光茫然。

  乌克兰基辅闹翻天时,街头也是泛滥着性和毒品,台北“太阳花”运动的领袖,有的后来被拘留,就是因为在校园贩卖毒品。那个“民主女神”刘X安,自己就是卖淫+吸毒。

  但凡学业有成,前途光明的学生谁会去参与这种暴乱?但环境形成后,有的青年学业和前途就这样被毁于一旦。

  美国为了实现战略目标,它的狠毒以及不择手段,是全球绝无仅有的。

  它现在的重点僵尸目标就是中国青年人,还有俄罗斯。为什么?

  用经济手段遏制中国崛起,不能。

  用军事手段打断中国发展,不敢。

  剩下的,只有制造内部混乱一招,而且成本相对节省。

  香港是中国的领土,绝不会变成下一个乌克兰,五个多月乱下来,市民们也应当看清了西方的“民主,人权,言论自由”是什么货色?

  当收网的时候,当阳光到来的时候,那些无脑僵尸,那些魑魅魍魉,终将灰飞烟灭。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9/11/410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