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产业研究 > 正文

数字技术行业无限扩张的阴影

作者:郑渝川  更新时间:2019-08-11 11:00  来源:经略网刊  责任编辑:晨钟

  所评图书:

  书名:《硅谷帝国》

  作者:(美)露西·格林

  译者:李瑞芳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日期:2019年7月

  2018年1月,杰夫·贝佐斯、沃伦·巴菲特和杰米·戴蒙宣布,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摩根大通合作成立了一家新公司,进入医疗保险行业。这个消息传出后,联合健康、安森保险、安泰保险等老牌健康保险公司的股价被重挫。

  巴菲特和戴蒙代表了资本的支持,而贝佐斯领衔新项目,这让老牌健康保险公司及其投资者感到担忧,是合乎逻辑的。贝佐斯领先的亚马逊,以及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市场上扮演类似角色的企业,比如京东,过去一些年里已经成功的触动了多个行业发生洗牌。亚马逊推出自营品牌亚马逊倍思,让美国等市场上的包装商品、时尚、美容和个人护理品牌非常头疼。借助多年售卖的数据,经过高效的机器学习,亚马逊对于许多消费品行业的理解,完全不弱于这些行业的老牌企业,并使得相当多数的消费者形成了近乎依赖的购买习惯,这使得其力推的价格更低、品质更优的自有品牌,可以在付出很低的试错成本前提下,较快的迎来成功。

  亚马逊、摩根大通等进入医疗保险、保健行业,对于美国居民来说,在短期内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相当复杂,运转效率很低,支出成本却很高。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英国。

  像亚马逊一样,对医疗保健、保险行业感兴趣的互联网、高科技巨头还不少,脸书、微软的老板都斥巨资参与其中。科技公司热衷于此,显然绝不仅仅是企业家自己宣称的为人类造福,更重要的原因是可以借此将数据分析、量化分析的触角实现更为深入的延伸,让几乎所有人的健康数据一览无余的成为科技公司的资产,这样一来,公司不仅能够通过健康科技产品和服务获得稳定的价值回报,而且还将进一步成为消费者全身心的生活主导者。所以,最近几年,家庭血液检测设备和服务,面向运动员和健身者的专业诊断服务,廉价DNA测序服务等五花八门的健康保健创新层出不穷,为消费者廉价获得高品质健康服务创造了可能,同时成为了硅谷和华尔街的宠儿。

  尽管如此,也有人看到了上述趋势背后的风险,或者说阴暗面所在。著名的未来学家、智威汤逊所属的“未来和创新智库创新集团”全球总监、专栏作家露西·格林在其所著的《硅谷帝国》一书就指出,考虑到科技领域开发者呈现的性别失衡,科技公司涉足健康保健创新,对于女性的服务需要考虑就远远不及对于男性需要的重视;更严峻的问题在于,当大量的健康数据被科技公司获取后,这很可能使得医疗保险政策发生有失伦理的偏转:如果消费者超重,很可能需要支付更多的保险金或者在生病时只能领取更少的报销额度,如果消费者患有某种遗传疾病,就很可能被排除在获准投保的人员名单之外。露西·格林还指出,健康保健领域的服务,与资本、科技公司的结合,还可能固化相应的社会偏见、歧视。

  《硅谷帝国》一书相当冷峻的指出,硅谷的科技公司普遍认为他们可以用记述解决所有问题,包括前面提到的医疗保健,以及教育、出行、旅行、基础设施等方方面面。这些公司往往会采取一种极具破坏性的方式挤入现有的经济或公共服务领域,以资本的慷慨支持来推销其技术至上的新模式,在很短时期内迫使原有的行业秩序、服务方式发生剧烈转变,乃至彻底解体。

  比如教育领域。科技行业的创业者,以及老牌公司的企业家都喜欢在该领域投资支持,资助适应于新时代的教育体系,致力于让教育变得更具个性化,脱离传统的课堂教育模式,依托于互联网、社交媒体培养具备批判意识和能力的人才。硅谷大鳄彼得·蒂尔甚至宣称,今天的年轻人没有必要接受大学教育,虽然他本人创建的公司、投资对象都雇佣了最优秀的大学毕业生。《硅谷帝国》这本书认为,互联网精英们其实并不了解教育,对于社交媒体替代课堂教学来成为教育的平台,更有些想当然。最典型的例子是,社交媒体深度成瘾用户,其实比课堂教学模式培养出的尖子生,更不可能具有包容性、批判性和创新能力。当然,互联网精英力推的新型教育模式,确实相比传统教育具有低成本的优势,可以通过技术平台扩散优质教育教学成果,但那也只能说明新模式可以很好的发挥查漏补缺的辅助作用而已。

  《硅谷帝国》这本书对于硅谷为代表的数字技术行业,近年来跨越互联网行业进入经济和社会其他领域带来的改变和震荡,进行了详细分析,指出技术、资本、创新的结合带来了许多令人激动的创新成果。“硅谷拥有大量丰富的消费者数据,不受地理边界和治理范围的限制。它们村粗话的数据正变得越来越私密和全面。电子记录可以获取我们的健康和生物数据、我们的银行账户信息以及从语音识别命令中获取的数据。这种技术可以通过读取面部表情来实时分析人的情绪。”但相关成果也伴随着社会代价,一些成果在经济上也是不可持续的。而在互联网精英热切期盼“破坏式创新”为之带来巨额利润的同时,这些创新还会造就数量惊人的利益受损者,这也是部分经济学家注意到的互联网创新助推带来的贫富差距扩大的现象。

  因为技术和经济上的成功,互联网精英进入了越来越多的领域,并自信能够带来同样的“化学反应”式的革新。尽管这种自信被视为狂妄自大,并在近年来遭遇了社会层面、文化层面越来越多的抵触。在抵触面前,无论是脸书、谷歌,还是亚马逊、优步,互联网巨头都做出了一定程度的让步,却仅仅是形式意义上的。爱彼迎、优步在美国等一些国家和地区,完全排斥接受政府监管,更没有任何诚意来友善的迎接消费者维权。

  《硅谷帝国》书中指出,硅谷为代表的数字技术行业在无限扩张的推进下,大大侵蚀了过去由传统企业以及公共部门供给的产品、服务,缩减了财政税收,让许多传统行业变得衰弱而不得不成为互联网巨头的附庸;与之同时,自动化、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还在加剧失业;值得重视的是,爱彼迎、优步等平台还通过操纵价格,使得房屋、出行价格变得更高,迫使低收入消费者退出了市场。

  这样一个状态下,硅谷为代表的数字技术行业建立起了形同帝国的经济联盟,在利益分配中占据更大份额,却让其他人收获的份额变得更少、也拒绝承担更多的责任;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互联网行业以外的私人企业,应对和解决社会、经济问题的能力越来越差,从而让全球化秩序面临越来越突出的压力。毫无疑问,书作者认为,“硅谷帝国”的建立,将使得互联网精英成为为数不多的通吃赢家,更多人则成为输家,必然将带来严峻的社会和经济后果,为此应当更好的调整经济和社会的运行规则,让互联网企业承担起与其利益、利润所得相匹配的社会责任。

  作者:郑渝川

http://www.wyzxwk.com/Article/chanye/2019/08/406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