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 正文

反垄断案:美高通将向中国赔付近10亿美元

作者:宗和  更新时间:2015-02-10 14:15  来源:路透社等  责任编辑:朝阳

  据俄新社援引路透社2月9日消息,知情人士透露称,世界上最大移动设备的芯片和组件制造商之一美国高通公司(Qualcomm)将向中国支付高额不正当竞争赔款10亿美元,这一数字创下历史纪录。

  路透社指出,高通公司可能于9日宣布向中国国家发改委支付赔款。此外,中国合作商向高通支付的专利使用费将缩减。

  早前高通总裁德里克•阿伯利1月表示,国家发改委因怀疑该公司引发与专利持有人纠纷或采取导致新专利签发推迟行为,而对其进行调查。

  路透社指出,10亿美元的罚款将成为在中国从事经营活动的公司遭受到的最高金额罚款。

  根据9月28日结束的2013年至2014年财政年度统计显示,高通公司265亿美元的利润中约一半来自在中国的业务。同时,公司在中国的大部分利润来源于专利使用费。

  高通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移动设备的芯片和组件制造商之一,诺基亚、LG、三星、HTC、索尼等品牌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中都使用该公司的处理器。公司的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

  罚款额低于预期值 专利费遭削弱

  美国外媒认为,这一裁定并未对高通业务产生巨大冲击,而罚款额度也低于一些分析师的预期,高通也因此调高了本财年的业绩预期。

  当然,也有一些分析师担心,高通未来在中国的专利授权收入,可能会因为这次修改受到影响。

  对于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结果,高通一些高管表示失望,但是认为和发改委达成的协议中的条款,并不会对高通的业务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实际上,周一,在宣布了发改委罚款结果后,高通还调高了本财政年度的营收和利润预期值。

  高通总裁DerekAberl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感谢中国国家发改委认识到了高通技术的价值和重要性,以及对中国的贡献,希望未来高通的在华业务,获得发改委的支持。”

  媒体指出,高通此次遭遇的反垄断罚款额度,小于一些分析师的预期,不过也将进入科技公司遭遇的较大规模的反垄断罚单行列。

  历史上,微软公司在欧盟遭遇了反垄断调查,遭遇了25亿美元的罚款。另外,高通公司的对手英特尔公司,也曾在欧盟遭遇了15亿美元的罚单,英特尔多年来一直在试图推翻这个裁决。

  不过一些分析师也担心,高通此次修改了中国手机专利费的费率和政策,将会“严重削弱”其利润丰厚的专利授权商业模式。

  在上一财年,高通的专利授权收入高达75亿美元。专利授权的独特商业模式,促使高通获得了1100亿美元的资本市值。

  据悉,过去,高通针对中国手机的专利费收取一个单一费率(并未对外界透露),而此次高通将引入更复杂的专利费计算方式,4G和3G专利也将采用不同的费率。

  新闻背景:发改委确定高通垄断事实

  早在2914年7月11日,官方表述为:“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许昆林局长、卢延纯副巡视员与德里克·安德勒总裁就高通公司涉嫌违反我国《反垄断法》的情况及解决问题的路径深入、坦率地交换了意见。”

  按照这句表述,既然已经到了解决问题的阶段,发现问题、证实问题就一定在更早之前。那么,高通到底怎么垄断的,垄断程度有多深?后面怎么惩罚?业内格局怎么变化?在展开这一背后故事之前,我们还必须“预习”几个问题:

  第一,高通是谁?

  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多数消费者并不知道这个隐藏的“大鳄”。

  “如果说PC(个人电脑)时代芯片产业的霸主是英特尔公司,那么,在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时代,高通代表的就是手机芯片市场的‘最高标准’。”一位长期跟踪通信和互联网产业的业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感慨,“现在,就拿中国手机市场来说,不用高通芯片的手机还真不多。”

  第二,如何垄断?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高通在与手机市场相关的两个领域都占据绝对的市场支配地位,分别是无线通讯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和CDMA、LTE基带芯片市场,前者市场占有率是100%,后者市场占有率是90%。

  除此之外,高通在3G和4G技术方面累积了大量专利,由此产生了高通特有的“专利费制度”,这一制度,被业内称为“高通税”,即指他们可以像政府一样收税。

  第三,怎么罚款?

  罚款并不是越多越好。反垄断的目的也不是罚款,而是纠正偏离市场的行为。

  全球权威电子行业咨询公司iSuppli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高通是一家现金流非常充沛的公司,如果只是被罚款,不改变其对终端手机的专利收费模式,对手机芯片市场现有格局可能意义不大。但如果高通改变对终端手机收费的模式,那么对包括联发科和展讯在内的芯片企业会是很大的利好。”

  所以到底是72亿元,还是一分不罚,就看高通与反垄断局就“解决问题的路径”怎样深入、坦率地交换意见了。

  “支配”的地位

  反垄断调查,首要的依据就是,这家企业是不是在市场中占据支配地位。这一点,高通也很难否认

  为了商议反垄断,今年来,有官方记载高通高层访问,就有四次。

  7月24日,刚上任4个多月的高通全球CEO莫伦科夫来到了中国,讲述他对市场的看法和对中国的支持,明显带有“示好”之意。但有意无意间,他最终回避了中国官方部门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

  算上莫伦科夫,高通高层短短3个多月时间内,已第四次来到中国。今年4月3日、5月8日和7月11日,美国高通公司总裁德里克·安德勒先后三次来到中国,就反垄断调查的有关问题交换意见并接受调查询问。

  “就目前高通的江湖地位,很难说服中国高层,他们并不垄断。”多位行内专家日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称,站在中国的角度,高通触及中国的《反垄断法》“几乎没有悬念”,“或也不冤枉”。

  “无可质疑,高通目前在中国手机芯片市场占有很大比重。在最热的4G芯片领域,更是早就主导了整个市场。”飞象网CEO、通信行业观察人士项立刚就对《国际金融报》记者举例。

  那么,高通是怎么和中国《反垄断法》搭上边的?

  “反垄断调查,首要的依据就是,这家企业是不是在市场中占据支配地位。”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马林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如达不到“市场支配”地位,也就不会对涉嫌垄断的企业进行调查。

  中国《反垄断法》第17条第二款显示:“本法所称市场支配地位,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能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

  也就是说,首要的一点是:高通是否达到了支配地位的标准。

  对此,国内一位手机厂商负责人7月28日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具体解释,首先,高通在与手机市场相关的两个领域都占据绝对的市场支配地位,分别是无线通讯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市场和CDMA、LTE基带芯片市场。

  该人士介绍,就前者看,高通在相关市场上占有100%的份额,没有任何竞争,“一旦基本专利进入无线通讯相关标准,就排除了实现同样功能的技术进入标准的可能,在基本专利许可这个相关市场上就没有其他替代,没有能与其竞争的经营者”。就后者看,高通在CDMA和LTE基带芯片市场上的份额都超过90%,在WCDMA上超过50%,“均达到了市场支配地位的推定标准”。

  第三方——国内知名手机评测软件安兔兔的统计数据昭示:其评测平台数据中,高通在安卓手机芯片市场的份额居于绝对优势,“2013年,高通在安卓设备芯片中份额达到48.7%,领先第二位三星20个百分点,国内新兴芯片厂商华为海思占比仅为2.8%”。

  在这位手机厂商人士看来,高通还存在“捆绑搭售”的行为。“高通将处于完全不同相关市场的芯片产品与专利许可互相进行捆绑。同时,高通出售芯片,以客户须先获得和持有其专利许可为前提条件。”他表示,根据“权利用尽”原则,权利人在出售自己的产品时不应要求对方同时获得专利许可。

  “除高通外,也没有其他公司有这种行为。”他说,“比如,德州仪器(TI)、博通等芯片厂家也持有很多专利,但没有在芯片销售时要求其客户先缴纳许可费。”

  “高通税”的质疑

  从许昆林公布调查信息的这半年以来,随着中国反垄断调查机构对高通调查的深入,焦点逐渐指向的就是“高通专利费制度”

  《反垄断法》草案立法小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规制与竞争研究中心主任张昕竹曾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中国的《反垄断法》反对的不是一家企业在市场中占据垄断地位,恰恰是“利用垄断地位,为自己谋利的同时,打击市场中的其他竞争对手和下游客户等”。

  进一步的疑问是,高通有没有利用支配地位做出损害市场的行动来?

  先来看目前的大背景。

  专家介绍,高通在3G和4G技术方面累积了大量专利,全球三大3G标准——CDMA、WCDMA及中国移动[0.58%]力推的TD-SCDMA等均大量采用了高通的专利,4G专利领域,高通“同样具有优势”。

  但仔细观察,业界或可发现:从许昆林公布调查信息的这半年以来,随着中国反垄断调查机构对高通调查的深入,焦点逐渐指向的就是“高通专利费制度”。

  “在业界,这被俗称为‘高通税’。每年,这家公司都能从专利收费中获得不小的收益。”上述业内人士介绍。根据高通最新发布的2014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在22.4亿美元的净利润构成中,专利授权及专利费共计18.84亿美元。

  专利费成为高通净利润的“主要来源”。彭博社报道称,高通高管去年10月曾在纽约强调中国市场的重要性的同时,就直言“中国数据网络的升级意味着高通可供货芯片,并从中国移动收取授权费”。

  但近日,针对专利费,有消息称,即使是过期专利,高通仍在收费,并赚取着“比苹果手机还高的利润”。

  更关键的问题,按顾文军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的说法,高通对终端手机收费的模式“严重制约着国内手机产业链的发展”。

  这或就达到了“损害市场”这个标准。那么,具体来看,高通又是怎么利用自己的支配地位的?

  “高通收取很高的许可费,在WCDMA产品,高通一家就收取国内各终端厂商全部收入的5%的许可费,在LTE上宣布收取4%的许可费率。”上述手机厂商人士解释,这“非常不合理、过高”。

  “高通作为众多基本专利持有人中的一个,在WCDMA和LTE标准基本专利中占比不高,但其毫不考虑同一个产品需承受的合理累加许可费率问题而独家收取5%的许可费,导致国内厂家无法合理经营。”他进一步解释,权威统计是,在WCDMA和LTE上,高通所持有的基本专利占比并不突出,“爱立信、诺基亚、华为等多家公司均持有重要比例的基本专利”。

  “同一个专利产品须承受众多专利权人的许可主张,所有的权利人对同一个产品所主张的许可费率累加起来应该有一个合理上限,应能让产品制造商合理承受。”他说,但现在,仅高通一家就拿走了全部销售收入5%的许可费,“这会导致国内终端厂家无法合理经营,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的竞争地位,基本上属于赔钱赚吆喝的状态”。

  一项统计显示,中国手机企业普遍挣扎在盈亏线上,“2013年全国手机企业的利润均值不足0.5%,却全部要按照高通单方宣布的专利许可费率,将手机零售价的5%交给高通”。在他看来,该费率水平远高于中国手机和终端芯片企业的利润水平,偏离高通对无线标准的贡献度。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5/02/338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