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 正文

日本如何沦落为美国的「军事殖民地」(上)

作者:许介鳞  更新时间:2014-10-11 11:41  来源:海峡评论  责任编辑:昆仑

  许介鳞

  (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所长)

  

  美日关系很微妙,如果只用表相的「美日同盟」关系理解,而不知其间有一种极微妙的「新保护国」关系,恐怕很难去了解真相,因为其间隐藏着太多不让人知的事实。而且日本的媒体,自战后由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统率驻日美军统治日本后,日本社会的言论也从投降前的「鬼畜美英」,转向战后崇拜伟大的「美利坚帝国」。

  美国学者陶尔(John W. Dower),以《拥抱战败》(Embracing Defeat)来归结第二次大战后日本人的思想和行动。1945年日本战败被美军占领之后,以默默听从美国的「家父长制」权威,建构成「支配与服从」的关系。即使1951年签订对日和约,1952年批准此约之后,日本形式上「独立」而恢复「主权」,但是美国同时以《美日安全保障条约》,绑住日本为美国的军事殖民地。日本在名义上是「独立国」,实际上只是美国的「一个保护国」(a client state)。

  战后日本的每一任总理大臣,都是乖乖地听「美国老大」的话。因为二次大战后,美国在世界上凭借其最强大的武力与财富,最喜欢「霸凌」(bully)、「欺负」(maltreat)他国,而日本人的妙招就是「拥抱战败」,即「拥抱美国」才得以生存复兴起来。

  1951年4月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在韩战打得不顺利,提出使用什么手段也要胜利的战略论,而与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S. Truman)对立,旋即被罢免回国。他在国会的听证会上说:如果盎格鲁-萨克逊族的美国人是成熟的45岁,日本人则「像个12岁的孩子」(like a boy of twelve),处于很容易接受美国指导的状态〔注1〕。从前日本人是「天皇的赤子」,战后日本人逐渐习惯于把自己当作「麦克阿瑟的孩子」,虽然这位「老兵」早已从日本人的历史意识消失,不过,遵从「美国老大」的意见,却变成战后日本民族性的一部分,「老兵不死」(Old soldier never die)的阴魂依然深植日本人的内心中。

  日皇「圣断」日本投降

  美国投下两颗原子弹,震撼了全日本朝野。8月14日天皇主持「御前会议」,天皇下「圣断」接受《波茨坦宣言》,在日本最高统帅天皇的决断下,日本终于投降。

  8月15日天皇广播《终战诏书》。天皇裕仁即位20年,从来没有一次向臣下全体国民直接说话。天皇的语言,都是以「诏敕」的形式下赐,由亲信恭敬地代读,因为日皇是「现人神」,不直接讲话。这次的诏书,空前地由天皇亲口录音,广播给全国臣民恭听。诏书的内容,并没有说日本战败投降,更不说日本侵略中国及亚洲各地,只强调「敌(美国)重新使用,频频杀伤无辜,残害所及不可测,倘若继续交战,最终会招来我民族之灭亡,延至破坏人类文明,如斯,何以保我亿兆之赤子,以谢皇祖皇宗之神灵」。由此诏书可见,天皇根本漠视亚洲人生命财产的存在,心里畏惧的只是美英「残虐之爆弹」。诏书最后,日皇很有自信的判断:日本「得以护持国体」(天皇制)〔注2〕 。

  此《终战诏书》,日皇不用「战败」或「投降」之辞,否定日本有侵略的意图,无视日本帝国对中国、朝鲜、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亚洲国家侵略的暴虐行为,也不谈他个人有任何战争责任或道德责任,用「终战」的字眼代替日本举国投降,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昭和天皇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设置大本营,到1945年8月14日决定接受《波茨坦宣言》投降,总共召开15次「御前会议」,共有15次的「圣断」,史家断言昭和天皇是位居日本的最高战争指导 。〔注3〕

  日本表明投降之后,美国总统杜鲁门,未经英国、苏联、中国的同意,径自任命麦克阿瑟为盟国最高司令官(Supreme Commander of Allied Powers)。苏联也要求任命苏联军官为司令官,并要求分割占领北海道的北半部,但遭到美国拒绝,阻止苏军占领日本。盟国之内,只有大英联邦,以附庸国的澳军为主力进驻广岛县。因此名义称为「盟国军队」占领,实际上是美军冒称「盟军」单独占领日本。

  日本投降的前一天,战时的末代首相铃木贯太郎,下令将日本陆海军的价值数千亿日圆的军需物资隐藏起来。后来,这些军方的物资或公共资产,被日本的领导人物,偷偷地掠夺,据为私囊。

  日本战败后,天皇史无前例地任命皇族东久迩宫稔彦王组阁。东久迩皇族内阁很狡猾地提倡「一亿总忏悔」,即日本的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日本的「一亿人口」都有责任,都应该忏悔,来回避领导战争者的战争责任。

  东久迩宫稔彦王在8月17日组阁,次日即日本投降后的第三天,管辖警察特务的内务省,向全国的警察管区秘密下令,为占领军(美军)特别设置「性慰安设施」。8月26日,色情接客业者在东京银座设立「特殊慰安设施协会」(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8月27日,专为美军设立的慰安设施「小町园」开业。战败后的日本政治家,最先想到的是利用女人的卖春战术来对付美军,当时的大藏省主税局长池田勇人,给「特殊慰安设施协会」融资一亿日圆〔注4〕。

  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于1945年8月30日抵达日本,三天后的9月2日,在美舰密苏里号(Missouri)签署投降文书,盟国由麦克阿瑟以及其他盟国九国的代表签字。日方应该以天皇或皇族首相东久迩宫稔彦王签署降书,却只是由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和外相重光葵两人签署。日本安排这两人签署降书,用意在避免天皇或皇族牵涉「战犯」。当时内务大臣木户幸一,对投降文书的签署使节,要烦劳皇族,表示绝对反对〔注5〕。美国竟让应该出席投降仪式的天皇缺席,也不必在投降文书签名,暗示美国已经把天皇与战争责任切割,以保护天皇制的存续。

  麦帅抵达日本不到一个月,日皇裕仁为了「护持国体」,于9月27日极机密地赴东京赤坂的美国大使馆麦帅住所,拜访盟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两天后麦帅指令日本各报刊登天皇与麦帅的合照相片。日皇慎重地穿着「燕尾礼服」立正,麦克阿瑟穿着「开襟军服」随便站着。天皇亲自移樽就教的态度,让麦帅可以安心占领日本,从利用天皇间接统治日本,进而支持日本「保护天皇制」。美国同意保护天皇制,意味着日本成为美国的「保护国」。GHQ(General Headquarters,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的办公场所,设在东京日比谷的第一生命大厦,这里居高临下,可以监视「皇居」的动静。

  日本国民从前都是天皇的「赤子」,自从天皇在麦克阿瑟面前立正的照片公开后,日本人都逐渐习惯于把自己当作「麦克阿瑟的孩子」。在美军占领日本期间,日本人是默默地听从美国压倒性的家父长制权威。韩战后成立的日本军队,无疑的,是在美国控制下的「小美军」,日本经济崛起也是大大地依赖美国的援助与庇护。日本在侵华战争的关东军731生化战部队,也成美军为争取细菌战等数据而遮掩保护的对象,皆逃避了「战犯」的审判〔注6〕。

  美军占领日本期间,日皇裕仁移樽就教去拜访麦帅11次,但是战后至今,超过60年以上的岁月,日皇与麦帅11次会谈的内容,从未正式公开。据日本宫中的人说,第一次拜会之前,日皇的样子很紧张而不安。迎接日皇的麦帅手下包华斯(Faubion Bowers)说,日皇到达时,注意到他在发抖。当包华斯要保管日皇头顶上的黑色高绢帽时,似乎让天皇感到恐惧,好像有害怕身上的东西全部被拿开的恐惧感〔注7〕。

  麦帅与日皇会谈40分钟。天皇依照外务省作成的稿子回答问话,美方事先提出题目给日方准备作答。三天后的《纽约时报》透露,天皇对珍珠港的奇袭,责难东条首相,天皇反对战争,裕仁事前对于珍珠港攻击完全不知情。史实是这样吗?为了保护天皇,麦帅不会让天皇难堪。

  当会见完毕回去时,天皇的精神高扬抖擞起来,不再紧张而恢复了自信。天皇回去后,马上对内大臣木户幸一说,麦帅称赞我:「陛下始终为和平努力」〔注8〕。木户也松了一口气。会见次日,皇后将皇宫栽培的菊花和百合花赠送给麦克阿瑟夫人。次周,天皇和皇后赠送精美的莳绘盒子到麦帅住家。〔待续〕

  〔注1〕John W. Dower, Embracing Defeat: Japan in the Wake of World War II (New York:W.W. Norton Company, 1999), pp.550-552 . ジョン˙ダワー《败北を抱きしめて》下(东京:岩波书店,2004年),页374-376。

  〔注2〕外务省编纂《日本外交年表并主要文书1940-1945 下》(东京:原书房,1973年),页636-637。

  〔注3〕大江志乃夫《御前会议—昭和天皇十五回圣断》(东京:中央公论社,1991年),页100-102。

  〔注4〕ドウス昌代《败者の赠物—国策慰安妇をめぐる占领下秘使》(东京:讲谈社,1979年),页27-28。

  〔注5〕重光葵《续重光葵手记》(东京:中央公论社,1988年),页234。

  〔注6〕藤井志津枝《七三一部队--日本魔鬼生化的恐怖》(台北:文英堂,1997年),页377-382。

  〔注7〕John W. Dower, Embracing Defeat, p.293.

  〔注8〕木户幸一日记研究会编《木户幸一日记》下卷(东京:东京大学出版会,1987年),页1237。

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4/10/330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