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 正文

朝鲜互联网发展现状及其政治影响评析

作者:阚道远  更新时间:2014-12-08 14:21  来源:现代国际关系  责任编辑:南岗

  作者简介:阚道远,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国家税务总局党校讲师,主要从事国际关系、政治传播研究

  内容提要:在信息时代,互联网的跨国性、渗透性、交互性给朝鲜当局带来日益增大的国家治理和意识形态压力。金正恩执政后,朝鲜当局大力推进信息科技和网络发展,内联网普及速度加快,但对国际互联网依然严格限制。朝鲜互联网发展的速度、规模、水平取决于其国内政治状况及国际环境,其互联网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反复性依然很大。就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局势而言,朝鲜网络政治效应的复杂性和全局性不应低估,各方须保持密切关注。

  关 键 词:朝鲜/金正恩/互联网/网络战

  互联网作为思想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舆论的放大器,其跨国性、交互性、渗透性对国际关系和国内政治的影响日益增强。在国际环境变幻莫测和国内政权代际交替情势下,朝鲜互联网发展与其对外关系、国内政治变革呈现复杂的互动关系,互联网在朝鲜经历了曲折而又微妙的发展历程。如何利用国际互联网融入国际社会,推动经济社会进步,同时维护国家安全和政权稳定,是朝鲜当局需要认真考虑解决的重要而又现实的政治课题。本文试图梳理朝鲜当局的互联网政策及朝鲜互联网发展状况,分析朝鲜发展互联网的任务要求与压力,在此基础上判断朝鲜互联网发展的未来走向及其政治影响。

  一、朝鲜互联网政策及其发展现状

  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政治对立原因,西方对朝鲜互联网发展状况颇多微词。2006年,“保护记者委员会”将朝鲜列为“世界十大信息监控国家之首”,“无国界记者组织”则称朝鲜为“当今世界的互联网黑洞”。①实际上,朝鲜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互联网建设,此后一直没有停止互联网研究和发展步伐。近年来,朝鲜互联网政策逐渐从“完全封闭”、“全面控制”向“充分利用”、“有效控制”演变,互联网发展呈现不少值得关注的特点。

  首先,最高领导人高度关注信息科技发展。朝鲜两代领导人金正日和金正恩对发展互联网均抱有较大兴趣,并在不同场合强调互联网对朝鲜的重大意义,决心大力推进朝鲜的信息科技事业。2012年5月,金正恩继任朝鲜最高领导人后不久即下达指示,“应该灵活利用网络,通过网络多接触其他国家的先进科学技术”。该指示被写入《国家整备基本方针》,下达给各级干部。②2014年1月,金正恩在朝鲜国家科学院成立61周年之际,重点参观视察信息科技研究所,对发展信息科技做出重要指示。③信息技术、纳米技术和能源技术一起被列为朝鲜“尖端科技”开发方向和领域。④仅在2013年第四季度,朝鲜就举办了“第24届全国软件竞赛暨展览会”⑤、“第5届全国大学生信息科技成果展”⑥、“第14届全国教育部门软件展”⑦等数场信息科技盛会,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崔泰福、内阁副总理金勇等重要领导人出席活动,金日成综合大学、金策工业综合大学等一批朝鲜信息科技教育实力雄厚的高等院校参加竞赛,为数不少的朝鲜青年学生和研究人员参与,期间还进行了中朝和英朝之间的软件竞赛和信息技术交流。这些活动搭建了“推动国家信息科技快速发展的重要平台”,形成重视信息科技发展的浓厚舆论氛围。

  其次,挖掘和运用网络的政治经济功能。在政治方面,1997年朝鲜建立第一个政治宣传网站“朝鲜中央通讯社”网站,其后各种政治新闻网站陆续建立,例如“我们的国家”网站、《劳动新闻》网站、“朝鲜之声”网站等,均能提供多国语言服务,是朝鲜进行外宣的重要窗口。⑧伴随信息化进程,朝鲜利用互联网进行国内政治宣传和对外政治传播的水平不断提升,一度利用推特、脸谱、优兔官方账号发布消息,宣传朝鲜内外政策,扩大网络空间话语权。金正恩执政后,更加重视通过互联网打造年轻领袖的“亲民形象”,涉及最高领导人的网络视频、图片的数量和质量均出现显著变化。在经济方面,1999年朝鲜建立“资讯银行”网站,继而不断建立银行和外贸企业网站,试图通过国际互联网展示并推销朝鲜产品,促进国际贸易,获得对朝鲜至关重要的外汇。目前,朝鲜拥有包括金融、工业、软件、旅游等在内的十余个经济贸易类网站。⑨在行政管理方面,朝鲜政府以“光明网”为内联网基干搭建公共机关信息平台,发布和传递行政命令和生产信息,促进单位学习和经验分享,提高经济、行政部门的工作效率和组织程度。随着朝鲜内部互联网发展达到相当高的水平,2011年12月朝鲜发布《电脑网络管理法》和《电子认证法》,目的在于进一步完善互联网相关法律,为实现内部资源的数据化提供法律依据。⑩

  第三,着重建设军事网络战能力。朝鲜对网络的军事用途颇为重视,大力研发互联网军事技术,网络战能力在近期国际冲突中时有表现、不断提升。2009年朝鲜开始建设网络战部队,2011年金正恩执政之后建设步伐明显加快。金正恩十分重视网络战的作用,将网络战、核武器以及导弹视为三大作战手段,组建了专门负责网络战的“网络司令部”,大力培养和选拔网络技术人才,充实网络部队。据韩国国防部统计,朝鲜对韩国的网络攻击密度达每天15000余次。从2009年到2013年,朝鲜对韩国的网络战共造成韩国7.5亿美元损失,主要包括对韩国银行金融系统、通信交通设施和大众传媒进行渗透。(11)美国军方则认为,朝鲜目前拥有“造成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瘫痪,并对美国国防网络造成广泛破坏”的能力。(12)据美国对全球160多个国家网络战能力的评估,美国以4分名列第一,朝鲜、日本和以色列以3.6分紧随其后。(13)同时,朝鲜善于利用互联网进行信息心理战,破坏国外反朝网站,支持国外亲朝网站。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统计,朝鲜利用服务器在19个国家的140余个网站进行信息心理战,2011年、2012年分别向韩国发送了27090和41737条政治宣传信息。(14)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朝鲜民间互联网发展曲折、约束重重。“光明网”是由朝鲜唯一的国营互联网运营服务商提供硬件和技术支持的局域网络,网内还有一些论坛、聊天室和几家国营媒体如“朝鲜之声”、《劳动新闻》和朝鲜中央通讯社等官方网站。朝鲜国内用户电脑上装载的并非世界通行的微软Windows系统,而是自行研发的“红星”系统。朝鲜居民只需到各电话分局办理入网申请手续,即可通过电话线上网,无需支付任何入网费。但迄今,在朝鲜2400万人口中只有150万人使用网络。政府、军队以及高等学校可以使用互联网,普通民众依然很难接触到互联网。在朝鲜,民众私下访问国际互联网是违法的,部分大学的计算机实验室是少数几个例外。在手机通讯方面,2008年朝鲜与埃及奥拉斯考姆通讯公司合作,开始建设3G网络。奥拉斯考姆公司投资40亿美元用于朝鲜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获得朝鲜通信业25年的专营许可。(15)2013年,朝鲜电信运营商首次开放3G数据网络,但仅支持外国公民访问。

  二、朝鲜发展互联网的考量

  朝鲜之所以在经济发展遭遇困难,对外基本“封闭”的条件下积极发展互联网,主要基于如下四点考虑。第一,通过发展互联网确立和巩固朝鲜领导人的政治合法性与领导权威。作为有着海外留学经历的年轻领导人,金正恩的外语水平、国际视野、对新事物的开放包容态度,尤其是受信息技术教育的背景和对信息技术的理解掌握水平(16),都使得朝鲜内部和国际社会一直对其充满期待,这些因素增加了金正恩的个人魅力和朝鲜当局的政治软实力。在确立金正恩为朝鲜最高领导接班人时,朝鲜主流媒体宣布,金正恩的贡献在于为朝鲜工业部门引进了电脑数控系统,利用信息科技改造了生产体系,尤其是军工部门,(17)并认为,“金正恩对尖端科技的掌握证明了他的卓越领导力”。(18)可见,信息技术水平和信息技术贡献成为年轻领导人顺利接班的重要政治资本。金正恩执政之后,一再强调发展信息科技的巨大作用,谋求促进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从向百姓普及手机,部分开放网络等措施看,年轻领导人展示了迎合新时代需求的形象。”(19)互联网发展对朝鲜当局并非可有可无,相反,其与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执政绩效、社会形象息息相关。与其他领域相比,信息科技和通讯工具发展进步(如“阿里郎”手机的推出,“三池渊”平板电脑的发售(20))更容易吸引眼球,网络政治传播产生的宣传效果更突出。信息技术发展和运用的任何可圈点之处,都已经成为朝鲜当局和最高领导人获得合法性和政治权威的来源。

  第二,通过信息科技推进朝鲜经济社会发展。事实上,朝鲜发展信息科技的经济生产用途要远远大于其沟通联络功能。金正恩执政之后,力求快速将朝鲜的劳动密集型经济升级为知识经济和信息经济,摆脱经济发展困境。他在2014年新年贺词中着重强调,“科研部门要解决在发展国家经济、改善人民生活方面需要解决的长远问题和当前面临的科技问题,突破尖端,开辟知识经济建设的捷径”。(21)事实上,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为适应经济全球化进程,朝鲜把发展信息科技作为经济复苏的关键举措,一方面通过近年互联网教育和投资,培养出一支出色的信息科技人才队伍,能够承接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公司的信息科技外包项目,进行硬件服务和软件开发,获取外汇收入,并促进信息技术开发,推进技术创新;(22)另一方面,努力建设“光明网”丰富的数据库,在国内各个部门之间分享和扩散科技信息,并通过发展计算机数控技术(CNC),提高产品标准化水平和国内生产能力,尤其是能源生产能力,为工业发展和人民生活提供必要保障。(23)按照金正恩的指示,2014年工厂要积极推进现代化、CNC化,提高原料和材料的国产化比重,实现生产正常化。(24)

  第三,维持政权稳定、抵御西方意识形态渗透是朝鲜当局制定互联网发展政策的重要考虑因素。发展互联网并非朝鲜当局的政策首选,一旦危及朝鲜政权稳定,任何政策选择都将在政权安全的压力下被排在次要位置。目前,朝鲜民间网络发展状况是:内联网大范围普及,手机、电脑等通讯媒介迅速发展,国际互联网连接却极为有限,受到严格管控。这种状态主要源于朝鲜内部政权稳定因素和外部意识形态压力。就朝鲜内部而言,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苏东剧变和苏联解体,朝鲜进入经济社会发展的困难时期,国际制裁、能源紧缺、粮食歉收、生活困苦,“苦难行军”实际上长期持续。朝鲜核试验、导弹试射、“天安舰事件”、“延坪岛事件”等引发的国际关注,不仅没有打开外交困局、获得更多国际援助,反而起到负面效果,使朝鲜受到更严厉的国际制裁和外交孤立。尤其是从金日成到金正日、金正日到金正恩的两次代际政权交接引发的政局不稳,迫使朝鲜官方采取密不透风的社会控制措施,与国际社会隔离、防止西方渗透颠覆、维持政权稳定成为首要任务。在这一背景下,朝鲜当局不得不采用“强控”手段进行政治统治和国家治理,并使之成为常态。这恰恰与互联网社会要求的开放性、渗透性和透明度格格不入。西方学者推断,一旦接入国际互联网,由于信息的跨国自由流动,朝鲜民众通过国际国内比较,难免会感受到社会现实和政治宣传之间的巨大反差,这将影响朝鲜政权的合法性,极有可能引发来自内部的政局动荡。(25)因此,尽管朝鲜几任领导人认识到互联网对推动经济社会和科技文化发展的巨大作用,但是在发展民间互联网的实践上依然犹豫不决、决策反复。就朝鲜外部而言,西方国家在冷战思维的驱使之下,一方面极力通过国际舆论“妖魔化”朝鲜,另一方面试图利用互联网对朝鲜进行意识形态渗透。西方学者认为,朝鲜对国际压力是“免疫”的,只有互联网可以发挥微妙的作用,所以西方国家不能放弃这种努力。(26)美国强调,“网络自由”事关人权,朝鲜政府应当尊重和容忍自由表达、自由集会、批评政府的网络功能。(27)谷歌公司董事长施密特在2013年初也呼吁朝鲜政府让普通民众上网。他指出,朝鲜是数字革命中的“黑洞”,“现在是一个关键时期,朝鲜政府应当作出抉择,是要以开放的姿态进行网络普及,还是继续维持落后的现状”。(28)由于朝鲜互联网的低普及率和严格管控令西方国家的网络外交无计可施、成效不大,因而西方国家在对朝鲜进行严厉经济技术封锁的同时,却要求朝鲜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开放国际互联网。由此观之,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压力是朝鲜采取小心谨慎的互联网政策的重要外部原因和考虑因素。

  第四,通过实施网络战提升朝鲜话语权和利益博弈能力。在国际互联网无政府状态下,网络越发达的国家,反而越脆弱;优势有多大,劣势就有多大;网络覆盖的范围有多广,被攻击的范围就会有多广。(29)这是典型的网络社会“两面性”。事实证明,一些国家国民经济、基础设施和军事机关对网络的依赖程度不断提高,国家往往成为网络攻击的主要受害对象。朝鲜的情况却恰恰相反,低网络覆盖虽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经济社会现代化,却同时避免了过于依赖网络的脆弱性和不确定性。表现在国防安全上,朝鲜相对于发达国家的“数字落差”和“不对称劣势”反而转化为“不对称优势”,即其他国家很难利用国际互联网系统对朝鲜发动攻击,影响朝鲜的国民经济和社会生产,但是朝鲜却能通过发展网络战部队,有效渗透其他国家发达成熟、无处不在的互联网系统,产生巨大的政治和军事效果。因此,朝鲜一方面在国际互联网的发展应用上极为谨小慎微,另一方面却不遗余力地大力发展军事网络战能力。虽然有效评估朝鲜互联网军事能力比较困难,但是可以对朝鲜的动机做出如下基本推断:其一,网络战成本低廉,影响巨大。与核武器研发、导弹试射等军事项目相比,网络部队的建设和使用成本更加低廉,对朝鲜目前的经济状况而言也更易于承受。同时,对美日韩的网络进攻从民用设施到军事设施,牵一发而动全身,具有跨国属性、整体影响和震慑效果。其二,朝鲜可以利用网络战的“不对称性”获得战略平衡。(30)大力发展网络战能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朝鲜在军事力量上与美日韩的差距,提升朝鲜的获胜几率,这在未来的冲突中至关重要。其三,网络战具有隐匿性特点。一旦朝鲜借用其他国家服务器发动网络攻势,尽管受到怀疑和关注,也很难收集到确凿证据,从而可以免受国际制裁和谴责。(31)其四,朝鲜善于利用互联网吸引眼球,一方面谴责“美帝国主义”对朝鲜的渗透颠覆和韩国、日本的“帮凶行径”,塑造自身的“受害者”形象,谋求国际同情和支持;另一方面制造地区紧张局势,最大限度获得利益博弈的筹码,争取美日韩的让步和妥协。其近期的主要做法是,或在《劳动新闻》和朝鲜中央通讯社网站上连篇累牍发布新闻,尤其通过新闻标题包装,猛烈批评美日韩对朝政策;或在优兔上发布关于朝鲜即将对美日韩发动打击的宣言等视频内容。朝鲜利用互联网的心理战手法已经产生了不小的国际影响。皮尤中心调查显示,36%的美国人比较关注朝鲜相关信息,朝鲜通过网络释放的信息成为影响美国民众的重要国际信息来源。(32)

  三、朝鲜互联网发展前景

  对于朝鲜来说,如果开放互联网,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可能会由于信息流动影响体制存续;如果继续封闭互联网则不利于经济发展、国际合作和国家声誉,最终无助于保持政权稳定。这被称为典型的朝鲜“网络发展困境”。

  一旦接入国际互联网,互联网渗透力量将逐渐穿透主权边界和朝鲜政权设置的“信息壁垒”,网络信息传播与朝鲜当局意识形态之间的巨大张力和冲突无法避免,保持意识形态的纯洁性、统一性、感召力的难度和成本都在增加,对政权的说服能力构成挑战。(33)因此,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互联网极有可能成为朝鲜政局的“新变量”,发挥微妙却显著的作用。从朝鲜实际情况看,一方面,朝鲜当局依然奉行强有力的新闻信息管控政策,密切监控互联网发展,将国际互联网使用局限在非常小的范围内;另一方面,在经济利益和好奇心理的驱使下,为数不少的朝鲜民众正在试图突破政府对信息渠道的严格管控,接触韩国电影及流行音乐,以及其他国家的电台与电视节目。手机、电脑、MP3播放器及U盘已开始通过走私等非法途径进入朝鲜。(34)可以预见,在世界信息化浪潮和民众信息利益诉求影响下,“信息孤岛”局面难以长期维持,这考验着朝鲜当局的适应性和调试力。长远来看,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有利于朝鲜实现经济社会现代化、增强国防军事能力、树立开放的国际形象。互联网发展与朝鲜政权稳定并不必然是“零和博弈”局面,而是有多种路径和现实可能。(35)朝鲜当局在可预见的将来会继续采用实用主义和工具主义策略,建立“蚊子网络”(36),即在享受互联网带来的经济发展好处的同时,尽可能屏蔽和过滤消极政治影响,防止外部信息、文化渗入现存体系内部,维持政权稳定。

  归根结底,朝鲜互联网发展的速度、规模和水平毫无疑问取决于当局对国际、国内形势的基本判断和掌控能力。(37)无论如何,互联网发展应该服务于增进而不是威胁动摇朝鲜政权的核心利益。2003年,朝鲜已经试开通国际移动通信业务,但是到2004年龙川郡爆炸案危及金正日人身安全后,朝鲜当即关闭国内无线通信网,禁止本国民众使用手机,并严禁外国游客携带手机入境。2007年,朝韩关系缓和,在两国首脑会晤期间,金正日向卢武铉表示,“只在开城工业园联网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朝鲜的其他地区也进行联网的话,那就会有许多问题。如果问题能得到解决的话,那么没有理由不开放互联网。”这里所指的“问题”,主要是涉及朝鲜当局视为核心利益的国家安全和政权稳定问题。2007年李明博上台不久,朝韩关系逆转,南北方之间经贸联系和信息合作几乎全部中断,朝鲜政权严密控制互联网发展。2009年,朝鲜的核试验和导弹试射之后,遭到更加严厉的国际谴责和制裁,朝鲜生存的外部环境恶化,国际互联网连接几乎完全中断。金正恩执政之后,2013年在国际社会的呼吁下向外国游客开放3G网络,之后不久又立即禁止,同时严格检查中朝边境地区居民的互联网使用。(38)在2011年金正日逝世、金正恩接班之际和2013年处决张成泽的敏感时间点上,朝鲜互联网都做出了重要反应:或是切断一切外部联络,或是加强信息过滤和筛选,朝鲜中央通讯社和劳动新闻网页上有数以千计的信息被删改。(39)因此,可以做如下推论:一旦朝鲜国内政局稳定,与美日韩等国关系缓和,朝鲜当局就会更加从容和自信,也会增加开放国际互联网的信心和勇气,朝鲜的互联网发展进程将由此加快。相反,一旦朝鲜国内政局不稳,与美日韩等国关系紧张,朝鲜当局就会更加谨慎和敏感,因而将加强对信息网络的控制,甚至不惜切断与外部世界的联系、最大限度降低外部风险。总之,朝鲜互联网发展的脆弱性和摇摆不定,实际上根源于朝鲜局势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

  另外,资金和技术壁垒始终是朝鲜互联网发展的客观制约。即使朝鲜当局摆脱决策困扰,形成大力发展互联网的共识,要想取得通信技术的长足进步和资金保障,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美国和韩国因素。(40)为了避免朝鲜将高新科技用于军事用途,1996年美国主导的《瓦森纳协定》明确规定禁止向朝鲜出口包括电子器件、计算机、电信与信息安全产品在内的军民两用科技产品。同时,由于朝鲜依然被美国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因而难以获得西方国家更多的国际投资,而这是发展先进信息产业所必需的资金条件。韩国曾经打算在开城工业区设立若干信息科技公司,雇佣朝鲜信息软件人才,一方面注入资金,开展商业合作,提升韩国和朝鲜的信息科技竞争力,另一方面帮助朝鲜培养和储备信息科技人才。但是,随着2007年李明博执政和朝韩关系倒退,这类信息软件公司始终未能取得成效。

  在这样的情势下,即便朝鲜在不久的将来全面接入国际互联网,短期内所产生的政治影响也可能十分有限,并不会出现如西方国家所热切期待的“民主浪潮”和“体制变革”。其一,由于朝鲜资金和技术较为匮乏,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长期滞后,电力供应面临严峻问题,要想支撑互联网大规模运行和维护,尚有不少障碍。其二,个人电脑作为奢侈品仅仅为朝鲜少数人群拥有,互联网的普及率和渗透性难以快速达到国际平均水平,网民人数占人口比例不大,影响力十分有限。朝城市化进程不足,仅有平壤、咸亨、清津、南浦等四个城市人口超过50万,(41)民众消费能力有限。高昂的手机费用在150美元-700美元之间,也影响了手机等通讯工具进一步普及。(42)其三,朝鲜当局在技术层面已做好接入国际互联网的准备,会在最大程度上过滤和阻止不利于朝鲜政权稳定的负面信息传播。综合判断,短期内不应过分夸大国际互联网对朝鲜政局的政治影响。

  然而,朝鲜格外重视网络的军事功能,依然存在发动网络攻势的现实可能性,甚至成为影响东北亚局势的重要变量。如前所述,虽然缺乏十分清晰明确的证据表明朝鲜蓄意发动网络攻势,但是朝鲜大力发展网络军事力量的意图比较明显,即把网络军事手段作为核试验和导弹试射之外的第三种威慑工具,吸引国际社会关注,获得政治经济利益的“要价空间”。同时,网络具有其他两者所不具备的行动便利、成本优势和隐蔽条件。因此,朝鲜利用互联网进行利益博弈和增加筹码的冲动持续存在,与美日韩的网络冲突今后也许在所难免。但是近几年的事实则表明,朝鲜当局这类利益博弈和冒险行为并不总能成功,反而有损国际声望,阻碍朝鲜国家正常化和南北关系缓和进程,带来巨大的政治和军事风险,后果十分难料。(43)为了应对复杂局面,2013年10月举行的首尔互联网大会通过了确立网络空间规范的《首尔原则》。《首尔原则》在国际安全领域规定,各国应大力促使包括联合国宪章在内的国际法适用到网络空间。如果一个国家在网络空间做出错误行为,就必须承担国际责任。(44)同时,参加“六方会谈”的五个成员国代表(朝鲜除外)在首尔互联网大会期间另举行会议,就网络安全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为贯彻落实“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提供帮助。(45)由此可见,网络冲突已经成为影响朝鲜半岛局势的重要问题,并引起各方重视。在国际社会关注和国际规制完善的情况下,朝鲜利用互联网进行利益博弈的行动空间将被逐渐压缩,所承受的外部压力和行动成本也将日益增大。

  【注释】:

  ①"In North Korea,the Internet is Only For a Few",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http://www.iht.com/aticles/2006/10/22/business/won.php.(上网时间:2013年12月20日)

  ②“金正恩会夯实权力基础并走开放之路吗?"The Daily NK, http://www.dailynk.com/chinese/read.php?cataId=nk00300&num=10647.(上网时间:2014年1月22日)

  ③“金正恩视察国家科学院”,朝鲜“我们的国家”网,http://www.naenara.com.kp/ch/news/news_view.php?22+1931.(上网时间:2014年1月18日)

  ④“朴凤柱在国家科学院考察强调发展尖端科学技术的重要性”,朝鲜中央通讯社,http://www.kcna.kp/kcna.user.article.retrieveNewsViewInfoList.kcmsf#this.(上网时间:2014年1月18日)

  ⑤“第24届全国软件竞赛暨展览会开幕”,朝鲜中央通讯社,http://www.kcna.kp/kcna.user.article.retrieveNewsViewInfoList.kcmsf#this.(上网时间:2014年1月18日)

  ⑥“全国大学生信息科技成果展在平壤开幕”,朝鲜中央通讯社,http://www.kcna.kp/kcna.user.article.retrieveNewsViewInfoList.kcmsf#this.(上网时间:2014年1月18日)

  ⑦“第14届全国教育部门软件展开幕”,朝鲜中央通讯社,http://www.kcna.kp/kcna.user.article.retrieveNewsViewInfoList.kcmsf#this.(上网时间:2014年1月18日)

  ⑧Son Key-young, "North Korea Goes Online", Asian Politics and Policy, Volume 3, Number 3, 2011, pp. 487-488.

  ⑨"The North Korean Website List", North Korea Tech, https://www.northkoreatech.org/the-north-korean-website-list/.(上网时间:2014年1月23日)

  ⑩“朝鲜制定互联网法律拟加快实现经济信息化”,韩国联合通讯社,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international/2014/01/12/0301000000ACK20140112000700881.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26日)

  (11)Mark Clayton, "In Cyberarms Race, North Korea Emerging as a Power, Not a Pushover",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October 19, 2013.

  (12)Lolita Baldor, "North Korea's Cyber Threats And Missiles Worry U.S.", The Huffington Post, October 1,2013.

  (13)The Chosun Ilbo, "Seoul Must Not Drop Its Guard Against N. Korean Cyber Attacks", http://english.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13/03/21/2013032101208.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23日)

  (14)"North Kore's Vast Cyber Warfare Army", MIT Geospatial Data Center, http://cybersecurity.mit.edu/2013/09/north-koreas-vast-cyber-warfare-army/.(上网时间:2014年1月20日)

  (15)高秋福主编:《金正日与朝鲜》,新华出版社,2012年,第59页。

  (16)Richard Stone, "Pyongyang University and NKfJust Do IT!" November 1, 2010, http://38north.org/2010/11/pyongyang-university-and-nk-just-do-it/.(上网时间:2014年1月26日)

  (17)"Kim Jong Un is Good at Cutting-edge Technology", The Daily NK, http://www.dailynk.com/korean/read.php?catald=nko5000&num=85810.(上网时间:2014年1月22日)

  (18)Jae-Cheon Lim, "North Korea's Hereditary Succession: Comparing Two Key Transitions in the DPRK", Asian Survey, Vol. 52, Number 3, 2012, p.560.

  (19)“2014年加快金正恩偶像化”,The Daily NK, http://www.dailynk.com/chinese/read.php?catald=nk00300&num=13231.(上网时间:2014年1月22日)

  (20)The Chosun Ilbo, "N. Korean Tablet PC 'Impressive' ", http://english.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13/10/24/2013102401610.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24日)

  (21)“金正恩发表2014年新年贺词”,朝鲜中央通讯社,http://www.kcna.kp/kcna.user.special.getArticlePage.kcmsf.(上网时间:2014年1月18日)

  (22)Paul Tjia, "North Korea: An Up-and-Coming IT-Out-Sourcing Destination", October 26, 2011, http://38north.org/2011/10/ptjia102611/.(上网时间:2014年1月25日)

  (23)Richard Stone, "Pyongyang University and NK: Just Do IT!" November 1,2010, http://38north.org/2010/11/pyongyang-university-and-nk-just-do-it/.(上网时间:2014年1月26日)

  (24)“金正恩发表2014年新年贺词”,朝鲜中央通讯社,http://www.kcna.kp/kcna.user.special.getArticlePage.kcmsf.(上网时间:2014年1月18日)

  (25)Andrei Lankov, "Changing North Korea: An Information Campaign Can Beat the Regime", Foreign Affairs, November/December 2009, Vol. 88, Issue 6, p.102.

  (26)Andrei Lankov, "Changing North Korea: An Information Campaign Can Beat the Regime", Foreign Affairs, November/December 2009, Vol. 88, Issue 6, p.96.

  (27)"Eric Schmidt and the North Korean Internet Dilemma", North Korea Tech, http://www.northkoreatech.org/2013/04/23/eric-schmidt-and-the-north-korean-internet-dilemma/(上网时间:2014年1月20日)

  (28)Eric Schmidt and Jared Cohen, "The Dark Side of the Digital Revolutio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pril 19, 2013.

  (29)[美]理查德·A.克拉克、罗伯特·K.科奈克著,刘晓雪等译:《网电空间战》,国防工业出版社,2012年,第3页。

  (30)Mark Clayton," In Cyberarms Race, North Korea Emerging as a Power, not a Pushover",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October 19, 2013.

  (31)James A. Lewis, "Speak Loudly and Carry a Small Stick: The North Korean Cyber Menace", September 7, 2010, http://38north.org/2010/09/speak-loudly-and-carry-a-small-stick-the-north-korean-cyber-menace/.(上网时间:2014年1月26日)

  (32)Chico Harlan, "As Propaganda Videos go Viral, N. Korea Becomes a Web Hit", The Washington Post, April 12, 2013.

  (33)Nina Hachigian, "The Internet and Power in One-Party East Asian States",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Summer 2002, p.42.

  (34)Suzanne Choney, "North Korea's Internet? What Internet? Formost, Online Access doesn't Exist", NBC News, March 29, 2013, http://www.nbcnews.com/technology/north-koreas-internet-what-internet-most-online-access-doesnt-exist-1C9143426.(上网时间:2014年1月20日)

  (35)Yoo Hyang Kim, "North? Korea's? Cyberpath", Asian Perspective, 2004, Vol. 28, Issue 3, p. 192.

  (36)Cheng Chen, Kyungnin Ko, Ji-Yong Lee, "North Korea's Internet Strategy and its Political Implications", Pacific Review, December 2010, Vol. 23, Issue 5, p.660.

  (37)Yoo Hyang Kim, "North Korea's Cyberpath", Asian Perspective, 2004, Vol. 28, Issue 3, p. 205.

  (38)The Chosun Ilbo, "N. Korea Cuts 3G Mobile Web Access for Foreign Visitors", http://english.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13/03/29/2013032900427.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24日)

  (39)Tania Branigan, "North Korea Erases Online Archives", The Guardian, December 17, 2013.

  (40)Heejin Lee, Seungkwon Jang, Kyungmin Ko, "'Kp' Korea,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Digital Review of Asia Pacific 2009-2010, p.232.

  (41)"The World Factbook",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Last Up-dated on January 7, 2014,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geos/kn. 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26日)

  (42)Yonho Kim," A Closer Look at the 'Explosion of Cell Phone Subscribers' in North Korea", November 26, 2013, http://38north.org/2013/11/ykim112613/.(上网时间:2014年1月26日)

  (43)Leonid Petrov, "Cyber Attacks May Spark New War in Korea", July 9, 2012, http://38north.org/2012/07/lpetrov070912/.(上网时间:2014年1月25日)

  (44)“首尔互联网会议闭幕通过首尔原则”,韩国联合通讯社,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newpgm/9908000000.html?cid=ACK20131018003000881.(上网时间:2014年1月26日)

  (45)“六方会谈五国代表本周共聚首尔拟议网络安全问题”,韩国联合通讯社,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newpgm/9908000000.html?cid=ACK20131015000200881.

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4/12/334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