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 正文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体制性失败令美国人沮丧

作者:记者  更新时间:2014-12-17 09:20  来源:参考消息  责任编辑:朝阳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2月8日发表题为《人们对企业和政府都丧失了信心》的文章,作者是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

  在纽约拉瓜迪亚机场,下了全美航空公司的大巴,得步行至地面交通设施。几个月来,一直有个牌子上面写着:“新电梯将在2015年春季投入运行。”在一处重要地点分隔波士顿和剑桥的查尔斯河宽度只是略大于100码(约合91.44米——本报注)。然而,由于一座主桥在接受维修,两年多来交通一直被分流,维修工程预计会持续到2016年。

  基本任务都难应对

  据说世界在进步,不过以前看来轻而易举的事现在似乎变难了。莱茵河比查尔斯河宽很多,但乔治·巴顿将军只用了一天,就建成了坦克中队能够通过的桥梁。现在,几乎需要85年前建造帝国大厦所用的一半时间来维修拉瓜迪亚机场的那部电梯。

  如果说美国人民对未来以及所有类型的公共机构都丧失了信心,你会感到奇怪吗?如果维持电梯运行和维修桥梁这样基本的任务我们都难以应对,难怪幻灭和愤世嫉俗情绪会蔓延。

  政治辩论往往围绕公共和私营部门各自的作用展开,进步人士强调自由市场的失败,保守派人士则强调公共部门的功能失调。悲哀的事实是,两种观点都有可取之处。

  那部需要5个月时间来维修的电梯为私人所有。尽管电梯设在机场内,但不能将问题归咎于政府当局。多年来,必要的维修一直被拖延——所说电梯的零部件甚至被拆下用于其他电梯。如今,新的所有者有众多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替换电梯系统只是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维修查尔斯河上的桥梁是地方政府的责任。预算上的短视、过于严格的工人作业方式加之未能考虑到交通延误的成本,似乎是该工程施工期异常之长的原因。

  虽然大部分政治讨论在宏观层面展开,关注的是开支、税收或监管政策方面的大规模变革,但我推测,让公众感到失望的大部分问题发生在更微观的层面。

  恶性循环威胁民主

  应该怎么做呢?首先,有关基础设施讨论的焦点应从大型新项目(这些项目在启动和完工时会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转移到维修、维护和项目执行等更平常的问题上。比方说,在认真考虑修建一流的高铁系统之前,应考虑维修现有的铁路和车站。

  第二,公共和私营部门的会计人员应研究计算延期维护所带来成本的方法,并在财务账目中表明其本质——向未来借钱。经过核算的数据才有说服力。如果拖延维护被公之于众,对决策者来说代价就会高昂得多。

  第三,公众以及代表公众的媒体必须不再轻易接受公共机构的失败。据说,我们不想了解我们能够习以为常的问题的全部情况。这就形成了政府表现差、因而缺乏资源、从而表现更差的恶性循环。这种恶性循环是对健康民主的严重威胁。企业也会发生类似的情况。如果所有者不信任管理层,他们会坚持要求取出现金,而不会允许将资金用于长期投资。唯一的答案是对失败做出快速积极的反应,确保失败是暂时的。

  比任何具体措施更重要的是,除了媒体和公众自身的经济问题之外,人们对太多的公共机构存在太多的失望情绪还有一个原因。公共机构的表现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我们每天都能看到这种情况。在经济危机和地缘政治不稳定的时期,维修电梯和修桥看起来或许是小事。不过,现在我们应该认识到与最终至关重要的问题(公民对共同未来的信心)相比显得微不足道的小事的重要性。

  (报道选自参考消息)

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4/12/334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