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 正文

日本如何沦落为美国的「军事殖民地」(下)

作者:许介鳞  更新时间:2014-12-17 15:57  来源:海峡评论  责任编辑:昆仑

  许介鳞

  (台湾日本综合研究所所长)

  当时美军驻在日本,一年需15,500万美元的费用,日本政府必须提供相当数额的日圆货币,称为「防卫分担金」。此协议因未得日本国会的批准,成为日本国内一大政治争论问题。因美军基地的新设或扩张、演习、发生事故,以及美军的犯罪处理等,成为日本政府与当地居民之间形成对立的「美军基地问题」。因此签订「美日行政协议」,充分地显示日本成为美国的一个「保护国」或「附属国」。

  新美日安保条约:让美军核武进入日本

  美国很早就策划培养A级战犯岸信介为手下操纵日本。从1948年到1953年有一个组织称为「美国对日协会」(American Council on Japan),也是著名的「对日游说集团」(Japan Lobby),操纵日本的对日管理班〔注20〕。

  岸信介的成功,除了获得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以及美国CIA等,认为他是坚强的反共主义者而支持之外,也获得日本超国家主义者和黑道(YAKUZA)的支持。岸信介从「战犯」一跃翻身成为全国最有权力的「首相」后,对于美国政府的指示,包括美国CIA的指示,必言听计从。

  1952年4月生效的美日安保条约,本来是无期限的条约,但是如果加入联合国安全保障体制的话,「美日安保条约」将被解除。为了回避美日安保条约被解消,必须重新「换约」设定10年的期限,在期间当中双方都不可解除条约,而发挥拘束力。因此在八年后的1960年6月之前,必须修订换约。

  1957年2月取得政权的岸信介首相,上任后即开始修订作业。美国于1958年10月,开始与日本交涉作成新条约。新条约第五条规定:「日本施政下的领域」为条约适用区域,换言之,日本必须维护在日的美军基地,美国则要防卫日本,如此确保形式上的双务性。虽然在交换公文,美军在日本配置的重要变更,美军装备的重要变更(核武的带入日本),战斗作战行动等,美国必须要与日本「事先协议」,但日本实际上是美国的保护国,「事先协议」早已形骸化。

  1960年签订的新美日安保条约,表面上规定日本与美国处于对等的地位,删除旧条约中有美军帮助日本政府镇压内乱和暴动等条款,但同时订立「美日地位协议」,确定驻日美军及军属在日本的法律地位,驻日美军及军属有尊重日本法律的义务,但又规定他们在护照、签证、旅日时的外国人登录、管理手续等,不受日本法律约束,享有一定的特权,如美军驾驶执照在日本适用、美军船舶和飞机进出日本港口设施免缴使用费等。另外还特别规定,如果美军军人及军属发生刑事案件,只在检察当局起诉之后,美军基地方面才会交出嫌疑犯,由此可见驻日美军的特权地位。

  到了1971年,日美间的贸易收支,开始呈现日方有25亿美元的黑字顺差。美日关系开始产生贸易摩擦,美国要求日本在防卫方面也要负担经费。1978年制定「美日防卫协力的指针」,规定「有事」之际的攻击由美军负责,防卫方面由日本自卫队负责,各自分担角色。日本乖乖地听从,自1979年度起,编「体恤(思いやり)预算」,对美军驻日费用开始体恤地给予财政支持。

  「冲绳无核」交还游说费100万美元

  战后美国托管冲绳的政策是避免牵涉政治,要把因战争而荒废的冲绳诸岛,改造为封锁中俄共产圈出来太平洋的美军基地。对于冲绳是否交给日本,在1967年的美国总统选战,尼克松幕僚已经开始考虑美国在远东的亚洲战略。美日经过将近五年的交涉,当中最棘手的问题是日本人民要求「拔除核武」交还。为了交涉冲绳送还日本,美国总统尼克松与日本首相佐藤荣作举行过三次首脑会议。美方由季辛吉担任交涉的负责人,他顾虑美国的国防部以及陆、海、空三军,都强烈地要求「基地的使用与核武的储藏要维持现状」。日方的佐藤首相当时在国内反越战的氛围中,受日本人民「绝对反对核武」的抗议,左右为难。

  美方想出来的解决策,是尼克松派遣其外交幕僚艾伦(Richard Allen)为密使,到东京会见佐藤首相,传达尼克松为了展开新的远东战略,希望1970年到期的美日安保条约自动延长,并且为了取得日本政府和日本国民的赞同,尼克松可以表演让日方要求冲绳「原则上拔除核武」。

  尼克松总统的构想是一种非常政治性的骗术。美国决定原则上「拔除核武」交还冲绳,但现实上储藏在冲绳的核武,不可能在日本民众面前搬出来运走,只是由美国总统用嘴巴表明:冲绳「像日本本土那样没有核武」,用口头保证「拔除核武」而已。美国政府从来没正式发表过冲绳储藏核武,也没有公开展示过核武,日本人民又不许进入美军基地。因此美方只要政治性的说出原则上「拔除核武」交还冲绳给日本管理,骗骗不知情的日本国民就行了。「冲绳归还」,正确的说,是美国将「施政权」交给日本,并不是军事基地的交还〔注21〕。

  信息的传达过程也是很戏剧性。尼克松总统派外交幕僚艾伦赴日,将此事秘密告诉佐藤首相一个人,佐藤得到尼克松幕僚艾伦确实的信息,于是进行安保条约的自动延长与冲绳交还的程序。当尼克松的密使艾伦,为了「冲绳归还」访问东京后,艾伦也派友人佛勒明(David Fleming)为游说客(lobbyist)到东京,名义上充当日本一流汽车制造商的游说客,年薪10万美元,再加上薪资外的津贴10万美元,每年收取20万美元的五年契约,因此美国掮客共获得100万美元的报酬。当时是1美元=360日圆的时代,日本首相佐藤,为了得到美国总统尼克松愿意说出「原则上拔除核武」交还冲绳,就可以安抚日本人民的反对声音,即命日本企业付100万美元的巨额报酬〔注22〕。

  日本的要求领土问题无助

  日本称国后岛、择捉岛与齿舞、色丹两岛,为日本的「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2010年11月1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Dmitri Medvedev)登陆南千岛群岛中,日本所称的国后岛。不到两年后的2012年7月3日,梅德韦杰夫又以俄罗斯总理身分,再度登陆国后岛视察。其后俄国的军舰、军机绕行日本的领海、领空附近。时时以「美日同盟」为后盾的日本,见美国默默不出声,也无可奈何。日韩竹岛(独岛)之争,美国袖手旁观。「美日同盟」对日本来说,只是摆着好看,一切看「美国老爸」的脸色,根本使不上力。北方四岛之争,美国也是袖手旁观,日本无法依靠「美日同盟」,请美国出来声援。

  2012年12月26日,日本右翼政治家安倍晋三,再次回锅担任日本首相。2013年1月11日,安倍召开记者会,就钓鱼台主权问题表示,日本拥有「尖阁诸岛」主权,他强调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没有谈判的余地,这种发言是藉日本有「美日同盟」为后盾。当然,台日渔业谈判交涉会沿袭民主党的「怀柔台湾策」。

  日本民主党因美军基地普天间问题得罪了美国后,新任的自民党首相安倍晋三,急着访美欲恢复稳固的「美日同盟」关系。安倍上任后就提出2013年1月赴华盛顿访问的行程,但遭美国借故推迟。安倍不得已先行访问东南亚。终于在2月21日启程访美,带着「放宽进口美国牛肉」的厚礼,拜访在华盛顿的欧巴马,但是安倍的在美活动被压缩。22日下午,安倍终于进入白宫与美国总统欧巴马举行会谈。日方想进一步加强「美日同盟」关系,但美方虚与委蛇。虽然安倍声称与欧巴马会谈,标志着日美同盟的「信任和连带」已经完全恢复,但是他不够用功,不知道欧巴马在第二任已经改变了全球的策略。

  安倍是一个保守的政治家,极重视日本与美国的提携,所以当初推行违宪的「集团自卫权」,要增大防卫经费,都是为讨好欧巴马总统,他准备要演出成功的高峰会谈,想不到欧巴马政权已改变策略,对于日本行使「集团自卫权」,唯恐刺激中国,没有表示赞成的态度。因为中日之间万一发生不可测的事态,美日是同盟国,美国也有可能被日本连累拖下水,介入冲突,这是很为难美国的。

  当下,美国仍勉强维持世界第一的地位,日本仅承担美国军事基地的附庸地位。3月韩国女总统朴槿惠访美,韩国的经济成就,令美国人刮目相看,战略上的重要性目前超越日本。因为韩国的外交,对中、对美、对俄,都保持等距离关系。相反的,日本在钓鱼台、独岛、北方四岛有领土争议,都与邻邦为恶。在中国迅速崛起,韩国经济意外跃升,日本遭遇东日本大地震、海啸以及核电泄漏等天灾人祸,尚不能解决的情况下,要「找回强大的日本」,谈何容易。

  而且,安倍对世界局势已经大转变还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在美国大谈「尖阁列岛」问题。他重申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强调不能容忍日本领土主权受到挑战。他声称欧巴马在会谈中重申了美国对日本的防卫义务,日本将增加军费,与美国共同维护亚洲地区的安全。但是欧巴马在两人会谈以及之后的记者会,绝口不提「尖阁列岛」问题。

  欧巴马政权的战略检讨会分析,如果延迟政治决断,照军部的方针支出军费,10年之间可能达到一兆美元。同样地,欧巴马如果错估对待中国的情势,30年后只会留下污名〔注23〕。

  日本依然是美国的军事殖民地

  日本是美国培养的乖乖牌「附庸国」,日本的军事专家长尾秀美说,「当美国的『属国』有什么不好」,而提倡美日永久同盟〔注24〕。日本人心甘情愿地当美国的「属国」,这种角色是南韩、菲律宾等其他盟友无法取代的。就算日本强大起来,日本依然是美国政治、经济和军事的「附庸」,也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一颗棋子。美国需要日本当卒子,不可能让日本太嚣张而耀武扬威。

  日本要拿「钓鱼台岛屿主权」,从中日摩擦做突破口,乞求美国看在「美日同盟」的面子上奥援,恐怕期待会落空吧。欧巴马政权第一任时主张「重返亚洲」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助理国务卿坎贝尔,都已经下台,新任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新任国防部长查克‧黑格尔(Chuck Hagel)都主张美中关系必须和解和合作。美国的世界政策正在转向。美国主导的军事演习,目的是要清扫库存的军火,以及夸耀美国的高科技新式武器,日本参加而进一步购买昂贵的武器,是美国「军产复合体」所最欢迎的。安倍又再搞军事的崛起。

  澳国学者麦考马克(Gavan McCormack)说:日本只是美国的「附庸国」〔注25〕,在如来佛的掌心上跳舞。美国常常戏弄日本,台湾对日本何必如此自卑,不敢发出抗议的声音?【全文完】◆

  〔注20〕Glenn Davis/John G. Roberts, An Occupation Without Troops: Wall Street's Half-century Domination of Japanese Politics (Yenbooks, 1996)

  〔注21〕上田哲《战后60年军扩史》(东京:データハウス、2006年),页131。

  〔注22〕日高义树《日本いまだ独立せず》(东京:集英社,1996年),页36-51。

  〔注23〕David E. Sanger, Confront and Conceal: Obama's Secret Wars and Surprising Use of American Power ( NY: Crown Publishers, 2012) Chapter 2 “Afghan Good Enough” pp.15-57

  〔注24〕日长尾秀美《日米永久同盟--アメリカの「属国」で何が悪い!》(东京:光文社,2005年),第7章。

  〔注25〕麦考马克《附庸国—美国怀抱中的日本》(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页3。Gavan McCormack, Client State—Japan in the American Embrace (Verso,2007)

  参考阅读:

  日本如何沦落为美国的「军事殖民地」(上)

  日本如何沦落为美国的「军事殖民地」(中)

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4/12/3346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