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 正文

毛泽东否定抗美援朝战争?——《炎黄春秋》、凤凰、网易、共识网是美国对华信息心理战工具

作者:何雪飞  更新时间:2014-11-29 08:58  来源:华夏网  责任编辑:南岗

  毛泽东否定抗美援朝战争?

  ——《炎黄》、凤凰、网易、共识网是美国对华信息心理战工具

  何雪飞(华夏网特约评论员)

  【华夏网(www.hxw.org.cn)编者按:此文作者对相关问题进行了严谨认真的分析和梳理。尽管我们并不完全同意其文章的全部结论,但是还是认为此文澄清了很多认识误区并深化了相关讨论,因此有必要发表。】

  一、毛岸英忌日前后,网易等门户网站大肆否定抗美援朝战争

  11月25日是毛岸英忌日。2014年11月22日,门户网站网易、搜狐等纷纷在首页刊登题为《毛泽东1956年评抗美援朝:帮朝鲜打这场仗错了》的文章,文章注明“本文摘自《炎黄春秋》2013年第12期 作者:何方 原题为:抗美援朝的得与失 本文为节选”。

 

 

  11月23日,网易新闻客户端及其微博又对此文进行大肆炒作。

 

  

  而官媒人民网陕西频道竟然也趁机炒作抹黑抗美援朝战争:

  http://sn.people.com.cn/n/2014/1122/c364052-22978184.html

 

  

  其实早在2013年12月《炎黄春秋》发表何方《抗美援朝的得与失》一文后,凤凰网等门户网站就进行过大肆炒作:

 

  

  2014年12月22日,网易对此文进行第二次大规模炒作后,维基百科于22日迅速更新了朝鲜战争的词条,加入了如下内容,配合的可谓密切、迅速:

  http://zh.wikipedia.org/zh/%E6%9C%9D%E9%B2%9C%E6%88%98%E4%BA%89

  【朝鲜战争结束之后毛泽东多次同朝鲜官方和苏联官方谈话时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朝鲜战争是“错误的”,并且认为“金日成和斯大林应该为朝鲜战争负责”。[31]】

 

  

  12月25日,虽然网易新闻的链接已经被删除,但维基百科还是千方百计地保留了相关信息:

  【毛泽东对朝鲜战争的看法

  毛泽东认为发动朝鲜战争是错误的:1956年9月18日他同前来参加中共八大的朝鲜代表团会谈时就说:“对朝鲜劳动党的做法,过去就有意见,例如朝鲜战争,开始就提醒过金日成不该打,后又警告他敌人可能从后方登陆。”9月23日,他对也是来参加中共八大的米高扬说:“朝鲜战争根本错误,斯大林应该负责。”1957年7月5日米高扬到杭州通报苏共打掉以马林科夫为首的“反党集团”问题时,毛泽东又和他谈到朝鲜战争问题,还抱怨说:“斯大林、金日成对中国刻意隐瞒发动战争的时机及作战计划,最后,中国却被牵连进战争,这是错了,绝对错了。”[283]】

  二、毛泽东三段否定抗美援朝的话都是子虚乌有的

  如上所述,这篇文章是对《炎黄春秋》2013年第12期刊发的何方的《抗美援朝的得与失》一文的摘录。何方曾任张闻天的秘书,由于在毛时代受了点委屈,和李锐一样蜕变为中国著名的亲美卖国反共汉奸,成为《炎黄春秋》的主要骨干。在美国不断通过军事、经济、文化各种手段围堵、遏制、颠覆中国的背景下,何方几十年如一日地鼓吹美国对华没有恶意,鼓吹中美友好。何方《抗美援朝的得与失》一文中最要害的内容是这样一段话: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875.html

  很明显,与何方的文章不同,姚监复给出了这段话的来源,是薛理泰、赵刚2010年发表在共识网内部杂志《领导者》第37期上的《中国国家安全的罩门——谈朝鲜半岛局势之走向》一文。

  我们再来看薛理泰、赵刚《中国国家安全的罩门》一文的原文是如何说的: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zlwj/article_2011011828407.html

  【1957年7月5日晚7时许,毛泽东在杭州汪庄靠西湖边上的会议室接见了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米高扬一行。在座的中央领导人还有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等人,阎明复任翻译,田家英任记录。会谈一直进行到次日早上3时。在谈到朝鲜战争时,毛泽东直截了当地指出,斯大林、金日成对中国刻意隐瞒发动战争的时机及作战计划,最后中国却被牵连进战争,这是错了,绝对错了。他的表态说明了北京领导人在朝鲜战争结束以后作出的评估。】(刊于《领导者》总第37期(2010年12月))

  这就是那段话的最原始出处。

  原来,在薛理泰、赵刚《中国国家安全的罩门》一文中,“斯大林、金日成对中国刻意隐瞒发动战争的时机及作战计划,最后中国却被牵连进战争,这是错了,绝对错了。”这段话并不是毛泽东的原话,而是作者薛理泰、赵刚对毛泽东言论的总结和概括,因此并没有引号。毛泽东的原话究竟是什么?薛理泰、赵刚对毛泽东的原话进行了怎样的改动,我们不得而知。更关键的是,薛理泰、赵刚《中国国家安全的罩门》一文对这段话也没有给出来源和出处。

  然而,就是这样一段毫无来源出处的、由美国情报机构专家薛理泰总结杜撰出的话,在《炎黄春秋》何方的文章中就被加上了引号,变成了毛泽东的原话,经过凤凰网、网易、搜狐等多轮大规模的宣传传播,产生了恶劣影响。

  三、始作俑者薛理泰与美国情报机构关系很深

  薛理泰在共识网和凤凰网开有博客,还在凤凰网开有专栏:《薛理泰纵论春秋》http://news.ifeng.com/opinion/zhuanlan/xuelitai/list_0/0.shtml 可见凤凰网对此人的重视。

  薛理泰的中文名片如下:

  http://www.glut.edu.cn/Git/View.asp?ArticleID=8296

  【薛理泰,1979-1984年任香港明报中国版主编及资料室主任。1984至今任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该中心是美国大学中规模最大、最具声誉的智库,前国务卿赖斯曾经在该中心长期任职,前国防部长佩里已经回到在该中心主事研究。最近五年,薛先生还在明报、信报、联合早报、香港苹果日报、台湾苹果日报以及《领导者》、《同舟共进》、《信报月刊》等报刊上共计发表了二百五十多篇文章,是专攻台湾问题、朝核问题、中美关系、中日关系的专栏作家。近年主要研究课题是东北亚安全格局、东北亚军事均势以及世界和地区性核态势之评估。】

  在薛理泰和讯网的名片中,还有如下内容:

  http://data.book.hexun.com/author-7258.shtml

  【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军事战略、两岸关系、东北亚安全局势及中美关系等,曾与美国学者约翰刘易斯等合作著有《中国制造原子弹》、《不确定的伙伴:斯大林、毛泽东与朝鲜战争》、《中国的战略海权》、《中国军事决策机制》等多部中英文专著。】

  而薛理泰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上的名片中还有如下内容:

  http://fsi.stanford.edu/people/xue_litai

  【他经常参加东北亚安全问题的学术会议,并经常与国外安全专家交换看法。其文章著作有《中国海基核打击力量:核时代权力现代化的政治》、《中国核武器工程始末》、《不确定的伙伴:斯大林、毛泽东及朝鲜战争》等等。】

  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是与美国情报机构关系密切并长期接受美情报机构资助和控制的著名研究机构,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前国防部长佩里等人都是其骨干。薛理泰原来生活在港台与国民党情报机构关系密切,他自1984年起就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的研究人员,专门负责与国内外安全专家沟通,并搜集整理中国核武器、核战略、军事战略及对朝政策方面的情报,并将其撰写成书籍和报告提供给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以遏制和颠覆中国。自2006年起,薛理泰又频繁在大陆活动,在各地大学、研究院所频繁讲学,包括中央党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改革开放论坛、公安大学、国防科技大学等,一方面搜集情报发展线人,另一方面杜撰编造各种信息心理战文章在大陆媒体广泛发表传播,误导中国外交决策。例如,从2013年1月末开始的半个月内,薛理泰就在凤凰网连发三篇文章,造谣声称朝鲜制造核导弹是为了对付中国,来离间中朝关系:

  《朝鲜核导弹对中国的威胁》 2013年02月16日 08:57

  http://news.ifeng.com/opinion/zhuanlan/xuelitai/detail_2013_02/16/22164116_0.shtml

  《朝鲜核爆对中国安全的冲击》 2013年02月04日 11:43

  http://news.ifeng.com/opinion/zhuanlan/xuelitai/detail_2013_02/04/21926829_0.shtml

  《特大型原子弹将在东北边境引爆》 2013年01月28日 08:44

  http://news.ifeng.com/opinion/zhuanlan/xuelitai/detail_2013_01/28/21668791_0.shtml

  一个美国情报机构的特务,借杜撰造谣出的毛泽东的话来否定抗美援朝战争,丝毫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个美国特务竟然可以在中国大陆中央党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改革开放论坛、公安大学、国防科技大学等敏感机构肆无忌惮地开展活动,其杜撰的造谣信息和信息心理战产品在共识网及其《领导者》内部杂志刊登,又经过《炎黄春秋》的正式发表相关内容变成了合法公开的出版物,再由凤凰网、网易、搜狐乃至人民网等官方媒体在中国舆论场大肆传播,肆无忌惮地彻底否定了抗美援朝战争。可见美国情报机构对中国相关权力机构渗透之深。相关权力部门应采取措施,不能继续让《炎黄春秋》公开刊发这类文章,不能让共识网、凤凰网、网易等网站继续充当美国对华信息心理战工具。

  四、薛理泰、李志绥等美国情报机构特务为何在1957年7月5日米高扬秘密来华事件上做文章?

  据《毛泽东年谱1949-1976》记载:

  【(1957年)7月5日 晚八时至次日晨四时,和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在杭州刘庄会见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高扬。陈伯达、王稼祥、李维汉、胡乔木、田家英参加会见。在听取米高扬关于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反党集团和苏共中央全会决议情况的通报后,毛泽东表示支持苏共中央的决议。他说:这件事在我们党内有些震动。我们已经采取了措施。由刘少奇同志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支持你们的决议,并且用电报通知了各省省委。今天我们中央发了一个电报给你们中央,已经广播了。会见后,同刘少奇等谈话。】

  1957年7月5日米高扬秘密来华,晚8时同毛泽东等领导人谈话,直到次日4时。这次秘密来华引起了美国情报机构的高度关注,当时他们千方百计搜集相关情报。再加上这次会谈时间长达8个小时,因此薛理泰等美国情报机构特务感觉就有足够的空间可以任意进行杜撰造谣了。

  利用这次谈话造谣做文章,美国情报机构已经是惯犯。早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情报人员一手操作、添油加醋杜撰编造的李志绥回忆录中,就曾利用这次谈话大作文章。李志绥声称米高扬来华是要与毛泽东讨论原子弹问题,李志绥还亲自和米高扬及毛泽东讨论了原子弹问题,经过这些讨论,李志绥得出了丑化毛泽东的结论:“对毛来说,原子弹炸死一千万、两千万人都算不得什么。所以杀掉几十万个右派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呢?”。

  毛泽东秘书、保健医生及护士长林克、徐涛、吴旭君等人所著的 《历史的真实——评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的回忆>》揭露了相关真相:

  【关于一九五七年米高扬秘密来华

  李志绥的“回忆录”中说:“米高扬一行人到了杭州,想跟毛讨论中国核武器发展计划。毛要我去见见米高扬。”“米高扬同我谈起原子弹的可怕。”据李志绥“回忆”,他和米高扬还讨论了一阵子原子弹问题。

  随后,李志绥将他与米高扬的谈话告诉了毛。“毛说:‘米高扬同我说,有他们的原子弹就够了,他们的原子弹伞可以蔽护我们。苏联其实是想控制我们,不要我们生产原子弹。苏联生怕我们不服他的控制,怕我们得罪美国。我们是从来不受谁的控制,也不怕得罪哪个。我们是搞定了原子弹了。我常说,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谁也不要想限制、控制、吓唬我们,你控制,我就反控制。谁也不要想做我们的太上皇。’”

  李在编造了这一番对话后,笔锋一转,道出了他真正要说的话:“对毛来说,原子弹炸死一千万、两千万人都算不得什么。所以杀掉几十万个右派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呢?”

  这一切,全部是无中生有的编造。

  1、来华使命

  米高扬这次秘密来华,唯一的使命,就是向中共中央通报苏共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反党集团”的情况,根本没有同毛泽东谈原子弹问题,更谈不到什么“中国核武器发展计划”。

  一九五七年七月五日晚,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王稼祥等在杭州会见了米高扬。根据当时的谈话记录记载:这次会谈,从五日晚七时半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三时半(中间吃饭时间四十分钟)。主要由米高扬通报情况,毛、周等偶尔插话和提问。毛泽东也向米高扬简单提了一下中国的反右派问题,还谈到他第二次访苏的日期问题。

  毛泽东在听完米高扬的情况通报之后,当即向他宣布,中共中央政治局已经决定支持苏共中央的决定,并让翻译将中共中央致苏共中央的电报读给米高扬听。在整个会谈过程中,李志绥根本不在场,也不可能在场,他对谈话内容毫无所知。

  至于李志绥讲,毛泽东要他去见米高扬,真是编造得绝顶地荒唐离奇。米高扬来,毛泽东竟会派他的一个刚刚到任的保健医生去谈原子弹这样极端机密而敏感的问题,这本来是任何一个头脑健全的人都不会相信的,但我还是去查证了一下。

  关于这件事情,最了解情况的是当时负责俄文翻译并全程陪同米高扬的阎明复。

  我问了阎明复。

  他说:“米高扬七月五日到杭州后,就说他腰痛。当晚,他同毛主席等领导同志会谈,会谈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接着就去休息了。他离开后,我给叶子龙讲了米高扬说他腰痛的事。叶子龙说,让李大夫带人去看看(请读者注意,不是毛泽东,而是叶子龙叫李志绥去米高扬那里。--林克)。那天中午十二点多钟,米高扬才起床,李志绥带了一位名叫孙振衰的年轻大夫来给他针灸。由于一点多钟飞机就要起飞,李志绥和孙大夫前后只呆了十几二十分钟就离开了。其间,李志绥除了问了问米高扬的病情以外,根本没有谈别的事。我一直在场。我是翻译,李志绥不懂俄文,不通过我他怎么与米高扬交谈呢?”

  我告诉阎明复:“李志绥的书里说,他与米高扬谈了原子弹问题。”

  阎说:“这是胡说八道!”

  李志绥还讲到,毛泽东说苏联想控制中国,不让研制原子弹。这也是捏造。当时,苏联政府正准备同中国签订帮助中国利用原子能的协议,还要派专家来。】

  从20年前李志绥编造毛泽东1957年7月5日与米高扬会谈时讲原子弹问题,到今天薛理泰杜撰毛泽东1957年7月5日与米高扬会谈时讲朝鲜战争问题,美国情报机构的卑劣招数丝毫没有改进。

  五、用《毛泽东年谱》证伪薛理泰、何方文章中的造谣内容——兼评朝鲜战争

  查阅《毛泽东年谱1949-1976》,可以发现,毛泽东对朝鲜战争及抗美援朝战争的立场是一以贯之的,根本没有丝毫“抗美援朝战争打错了”的理念。

  根据《年谱》记载:

  【(1956年)6月2日 上午,在汉口住处和罗瑞卿、杨尚昆、王任重等听取重型机床厂生产准备工作情况的汇报。下午,第二次游长江,在武汉长江大桥以上一千五百米的汉阳岸下水,从大桥第一、二号桥墩之间穿过,游到徐家棚以北上岸,约十五公里。对陪同游泳的王任重说:这是多么好的游泳场所,应当号召人们到大江大河里去游水,可以锻炼人们的意志。有些人害怕大的东西,美国不是很大吗?我们碰了它一次(指抗美援朝战争——<年谱>编者注),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这里对抗美援朝战争的态度,仍然是自豪的,认为打赢这场战争,证明了美国根本没什么了不起。

  【(1957年)3月17日 中午,乘专列到达天津。在专列上同天津市负责人黄火青、吴砚农、万晓塘、李耕涛、李华生等谈话。同日 晚上,到天津市人民剧场,在天津市党员干部会议上发表讲话。毛泽东说:在我们过去几十年,主要的工作就是阶级斗争。打倒蒋介石,抗美援朝,土地改革,还有社会主义改造,这些都是属于阶级斗争的范围。这个斗争时间很长,从一八四O年鸦片战争算起,有一百多年。这是一个很大的斗争。在作这个斗争的时候,人们对于我们在开头也是不相信的。现在人们就相信了,说共产党行了。】

  ——这里对抗美援朝的态度仍然是完全正面的,认为它同打倒蒋介石、土地改革、社会主义改造等等一样,都是必要的伟大的阶级斗争,而且是共产党的主要工作之一,而且开头人们不相信,但经过这个战争,【现在人们就相信了,说共产党行了】。这里对抗美援朝战争完全是肯定的。

  【(1958年)6月16日 上午,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第二次同中国十位驻外大使和即将出任驻外大使的郝汀谈话,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彭真、陈伯达和外交部正副部长参加。毛泽东说:……两个阵营,是我怕你呢,还是你怕我呢?还是双方都怕?我是有点怕的,和平好,战争总是要死人的。中心问题是哪个怕哪个多一些,程度上应有多少之别。敌人怕我们多一些,这是我们的估计。一九四六年,我讲过美国是个纸老虎。我经常考虑这个问题,但是有时天上有乌云,例如蒋介石打下张家口、美国侵入朝鲜等。抗美援朝战争时,我是放在美国占领鸭绿江这一个基础上来考虑问题的。】

  ——毛泽东1958年的态度仍然很明确,中国希望和平,但是【美国侵入朝鲜】、【美国占领鸭绿江】,因此中国必须进行抗美援朝战争,而且打赢这场战争最终使【敌人怕我们多一些】。这里哪里有指责斯大林和金日成发动朝鲜战争并认为抗美援朝不该打的意思?毛泽东的真实说法和想法与《炎黄春秋》何方及薛理泰制造的谣言完全相反。

  【(1963年)6月16日 下午,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朝鲜崔庸健-行,刘少奇、周恩来、朱德、董必武、彭真等在座。毛泽东说:金日成同志上次来对文件提了很好的意见,崔庸健同志又来,同志们都来,我们两国关系更进一步密切了。今天在我们两党之间可以说没有什么隔阂了,关系是很好的,是互相支持的。在谈到抗美援朝战争时,毛泽东说:第一是朝鲜支援了我们,因为你们牺牲最大,你们在第一线,中国是后方;第二才是中国支援了你们。对越南、老挝也是这样,因为他们在前线。特别是南越的斗争,老挝的斗争,我们支援的不过是一些武器,他们牺牲的是生命。用这个观点看问题,才能解释真相。亚洲各国、非洲、拉丁美洲以及其他地方,凡是对帝国主义和反动派进行斗争的,都在支援我们。】

  ——这段话直接否定了何方文章中的第一段谣言,毛泽东从未说过朝鲜战争不该打这样的话,而且认为第一是朝鲜支援了我们,因为你们牺牲最大,你们在第一线,中国是后方;第二才是中国支援了你们。对越南、老挝也是这样,因为他们在前线。

  【(1964年)8月13日 下午,在北戴河会见越南劳动党中央第一书记黎笋,邓小平、彭真、康生、伍修权在座。……比武器,我们比不上美国,海军、空军也是如此。但有一条,我们强,能持久,有人民。他们没有人民,因为他们得罪人民。中国也要作准备,敌人认为只打你们不动我们不利。在朝鲜战争中,我们什么时候出兵呢?是在敌人到鸭绿江边了,我们五个军才分别从新义州等路秘密开赴朝鲜。美国人没有料到,因为过去我们说的他们以为是空话,结果打了一个它没有料到的仗。现在它不想打,所以说我们没有增兵。】

  ——毛泽东这里的谈话很明确,中国出兵朝鲜,打抗美援朝战争的缘由,是【敌人到鸭绿江边】,与朝鲜内战中谁打了第一枪没有任何关系。众所周知,朝鲜战争之前,无论是南朝鲜还是北朝鲜,都迫切地统一国家,战争爆发本来就不可避免,《炎黄春秋》何方及薛理泰造谣称美国和南朝鲜不想打仗,是金日成和斯大林发动了朝鲜战争,这是无稽之谈,还说毛泽东因此后悔出兵朝鲜,更是造谣的离谱,没有丝毫历史和军事常识。

  众所周知,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刚爆发,26日美国就参加了战争入侵朝鲜,将一场内战国际化。不仅仅如此,6月27日美军第七舰队就驶入中国台湾的基隆、高雄两个港口,封锁台湾海峡,介入中国国共内战,用军事武力手段阻止中国解放台湾,这一系列具体决策则是杜鲁门总统于6月25日、26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决定的。除了积极参加朝鲜战争和封锁台湾海峡外,杜鲁门还做出另外两项决策:加强在菲律宾的美军,加强对在印度支那(越南)法国军队的援助并派出军事使团。总而言之,美国对新中国展开了全面围堵。随后美国军队打倒鸭绿江边并轰炸中国东北沿线城市,中国东北工业基地及平津的确受到致命威胁,在中国海军无法在台湾海峡打败美军情况下,毛泽东的中国在朝鲜及随后再在越南出兵痛击美军,在打败美国从朝鲜、越南两个方向对中国的围堵的同时发展出了强大的海空军和自己的先进的国防工业,并最终迫使美国在70年初向中国低头放手台湾,这是最正确、最睿智的战略选择。

  假如美国军队不侵略朝鲜,假如美国军队不打到鸭绿江边并轰炸中国城市,假如美国航母不侵略台湾海峡直接介入中国内战,中国在东北及平津安全的情况下,一定会先解放台湾,再打朝鲜战争。将中国拖入战争的,完全是美国。《炎黄》何方及薛理泰等人要么是战略和历史白痴,要么就是别有用心了。

  【(1968年)11月17日 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会见范文同一行,谈越南同美国的谈判问题。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黄永胜、温玉成等在座。毛泽东说:因为最近没有什么仗打,所以你们想同美国谈判,要把它谈走也困难。美国也想同你们谈判,因为它的处境相当困难。它要顾及三个地区的问题,一个是美洲——美国,一个是欧洲,一个是亚洲。但是它把重兵放在亚洲搞这么几年,已经不平衡了,在欧洲投资的美国资本家在这方面就不满意。同时美国在历史上历来是让别国先打,打到半路它再参加。只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先打朝鲜战争,然后打越南战争,他一国当头,别的国家很少参加。不管它叫什么特种战争,还是局部战争,对美国来说都是全力以赴的。现在它对别国顾不上,例如它在欧洲的军队就哇哇叫,说人少了,有经验的战士和指挥员给抽走了,好的装备也抽走了。不论是它在日本、朝鲜还是在亚洲其他地方的军队,还不是照样抽吗?它自己国家不是说有两亿人口吗?但它经不起打,只出几十万兵,兵力有限。你们打了十几年之后,就不要单看自己的困难了,要看到敌人的困难。】

  ——这段谈话很明确,毛泽东认为,美国历史上是【历来是让别国先打,打到半路它再参加】,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与之不同,美国是主动发动战争的侵略者。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毛泽东在8、9、10月份对朝鲜战争做过几次总结,这里一并温习下:

  【(1953年) 10月17日 晚九时半,同即将赴越南的韦国清[1]谈话。毛泽东说:今年的一件大事,朝鲜停战了。抗美援朝经过三年,取得了伟大胜利,靠的是领导的正确,没有正确的领导,事情是做不好的。前不久我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作报告讲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伟大意义时,讲了好几条,头两条最重要。第一是打到了三八线,守住了三八线;第二,取得了军事经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各军兵种取得了对美国侵略军实际作战的经验,这是了不起的经验。】

  ——在毛泽东看来,抗美援朝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从鸭绿江打到了三八线并守住了三八线,而美国军队则是侵略军。

  【(1953年)8月12日 晚八时,在中南海西楼会议室出席全国财经工作会议并讲话。毛泽东说:要提倡谦虚、学习和坚忍的精神。要坚忍。如抗美援朝,我们打痛了美帝国主义,打得它相当怕。这对我们建设有利,是我们建设的重要条件。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军队受到了锻炼,兵勇、干智。当然,我们牺牲了人,用了钱,付出了代价。但是我们就是不怕牺牲,不干则已,一干就干到底。】

  ——在毛泽东看来,打抗美援朝完全是必要的、有利的,“我们打痛了美帝国主义,打得它相当怕”,【对我们建设有利,是我们建设的重要条件】。

  【(1953年) 9月12日 下午三时,出席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会议听取彭德怀作《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的报告》。毛泽东发表讲话。他说:抗美援朝,经过三年,取得了伟大胜利。抗美援朝的胜利是靠什么得来的呢?刚才各位先生说,是由于领导的正确。领导是一个因素,没有正确的领导,事情是做不好的。但主要的是因为我们的战争是人民的战争,全国人民支援,中朝两国人民并肩战斗。我们同美帝国主义这样的敌人作战,他们的武器比我们强许多倍,而我们能够打胜,迫使他们不能不和下来。为什么能够和下来呢?第一,在军事方面,美国侵略者处于不利状态,挨打状态。如果不和,它的整个战线就要被打破,汉城就可能落入朝鲜人民之手。这种形势,去年夏季就已经开始看出来了我们方面发生的问题,最初是能不能打,后来是能不能守,再后来是能不能保证给养,最后是能不能打破细菌战。这四个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都解决了。我们的军队是越战越强。第二,政治方面,敌人内部有许多不能解决的矛盾,全世界人民要求和下来。第三,经济方面,敌人在侵朝战争中用钱很多,它的预算收支不平衡。这几个原因合起来,使敌人不得不和。而第一个原因是主要的原因,没有这一条,同他们讲和是不容易的。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我们的经验是:依靠人民,再加上一个比较正确的领导,就可以用我们的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是伟大的,是有很重要的意义的。第一,和朝鲜人民一起,打回到三八线,守住了三八线。如果不打回三八线,前线仍在鸭绿江和图门江、沈阳、鞍山、抚顺这些地方的人民就不能安心生产。第二,取得了军事经验。我们摸了一下美国军队的底,跟它打了三十三个月,美帝国主义并不可怕,这是一条了不起的经验。第三,提高了全国人民的政治觉悟。由于以上三条,就产生了第四条:推迟了帝国主义新的侵华战争,推迟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帝国主义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中国人民有这么一条:和平是赞成的,战争也不怕。打仗要用钱,可是抗美援朝战争用钱也不十分多,用了还不到一年的工商业税。当然,能够不打仗,不用这些钱,那就更好,因为现在建设方面要用钱,农民的生活也还有困难。去年、前年收的农业税重了一点,于是有一部分朋友就说话了。他们要求“施仁政”,好像他们代表农民利益似的。说到“施仁政”,我们是要施仁政的。所谓仁政有两种:一种是为人民的当前利益,另一种是为人民的长远利益,例如抗美援朝,建设重工业。前一种是小仁政,后一种是大仁政。两者必须兼顾,不兼顾是错误的。那末重点放在什么地方呢?重点应当放在大仁政上。现在,我们施仁政的重点应当放在建设重工业上。要建设,就要资金。所以,人民的生活虽然要改善,但一时又不能改善很多。就是说,人民生活不可不改善,不可多改善;不可不照顾,不可多照顾。照顾小仁政,妨碍大仁政,这是施仁政的偏向。】

  ——毛泽东的这一段总结非常重要:第一,朝鲜战争结束前的形势,是中国完全占了上风,美国如果不结束战争,中朝一方将很快拿下汉城,这种形势,1952年夏季就已经开始看出来了。第二,中国打朝鲜战争完全是必要的,也取得了伟大胜利。中国军队和朝鲜人民一起,打回到三八线,守住了三八线。如果不打回三八线,前线仍在鸭绿江和图门江、沈阳、鞍山、抚顺这些地方的人民就不能安心生产。第三,打抗美援朝战争是为了人民的长远利益,是大仁政,但为了和平,为减少士兵伤亡,为了能够不打仗,为了减少人民尤其是农民负担,为了将钱用在建设方面,中国在形势有利的情况下,暂时结束了战争。毛泽东认为,从大战略角度看,朝鲜停战后,只要中朝两国坚持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朝鲜半岛的形势会越来越有利于中国一方。

http://www.wyzxwk.com/Article/yulun/2014/11/333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