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 正文

狠刹历史翻案之风,再树真实历史权威

作者:正宇君  更新时间:2014-12-07 10:00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最近,我在网上读了北大王晓秋教授写的《历史岂能任意颠覆》的文章。读后非常高兴,非常激动,非常舒坦。在长期沉闷的气氛中,终于迎来了一股清风。我有这样振奋的感觉,不是这篇文章的内容有多么的新颖,而是它能刊登在《人民日报》上,这确实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信号。这个信号让长期为党的命运揪心的人们松了一口气,看到了新的希望。

  长期以来,社会上总有一些人打着“学术自由”的旗号,以什么什么揭秘的方式,以敢于讲“真话”的精神,以还历史真面目为“使命”,肆意妄为地篡改、伪造、歪解历史,给人们的思想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其严重的程度早已到了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时候了。

  一:戳穿篡改历史的手段,铭记历史的教训

  长期以来,不少的公知们以淡化意识形态,追求务实精神为名,淡化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弱化为劳动人民服务的意识形态,但却竭尽所能地强化着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大兴历史翻案之风,借以达到他们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革命,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全盘西化,把中国变成帝国主义的附庸的目的。

  他们采用惯用的手法就是不断地蚕食近、现代史,大搞历史虚无主义。

  一些公知们借否定“文革”,“大跃进”,全盘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借毛泽东晚年的失误,开始是对毛泽东进行抽象的肯定,具体的否定,一旦时机成熟,就图穷匕首现,彻底地露出了他们本来的面目,要赤裸裸地全盘否定毛泽东;通过恶意丑化毛泽东,继而丑化整个共产党;通过否定建国前三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肯定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学习外国先进的管理经验,在经济领域所取得的举世公认的成果,否定整个社会主义制度;通过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准备阶段——新民民主义革命;通过宣扬共产主义渺茫论,给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冠以“乌托邦”的方式,否定共产党的高级纲领,否定共产党的最终目标,进而否定共产党的初级纲领,再进而否定共产党的全部历史,否定共产党在中国产生、生存、发展、壮大的合理性。

  他们以否定毛泽东开始,进而否定共产党,最后达到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同时,必然要竭力美化被中国人民打倒的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美化被中国人民抛弃的资本主义制度。

  共产党是一个革命的党,它领导了中国历史上的一场声势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涉及领域最广、意义最深远的一场革命,完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彻底的一次社会变革。共产党之所以能领导中国革命的成功,除有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有广大劳动人民的支持,有毛泽东这样的伟大领袖外,也是与共产党继承和发扬中国历史上一切革命的光荣传统和优秀的遗产,特别是近代人民反帝、反封建革命的光荣传统和优秀遗产是分不开的。共产党在历史上是一个革命党,现在共产党虽然取得了执政地位,但共产党的最终革命目标还没有实现,已取得的革命成果还不巩固,因此,共产党现在不仅仅是一个执政党,而且仍然应当是一个具有革命精神的党。

  共产党与生俱来的革命性,是共产党区别于一切资产阶级政党的原因所在,是共产党本质的重要体现。目前一切企图打倒共产党的人,也就必然要发对革命,反对真正意义的人民革命。

  现在,社会上一些人就是这样做的。

  他们不仅反对共产党领导的新民民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同时也反对历史上的一切真正的革命。他们反对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反对义和团运动,反对太平天国革命,反对历史上一切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他们像恶毒丑化共产党革命的领袖毛泽东一样,恶毒丑化孙中山,丑化洪秀全,丑化李自成。据说,他们唯独不否定陈胜、吴广领导的秦末农民大起义,而且是大为盛赞,因为他们否定毛泽东时要用,因为他们把新中国当作历史上实施集权专制、反对“民主”的秦朝,毛泽东就是那个实行“暴政”的秦始皇。

  在这些人眼里就没有真正真实的历史可言,历史就是他们可以任意打扮的小姑娘,是可以由他们任意颠覆的玩偶,是可以为他们的政治服务的最佳工具。

  大搞历史虚无主义,是目前对共产党的事业最具有破坏力的一股思潮。有些所谓的历史专家,所谓的学者,以打着学术自由的幌子,大干篡改历史、伪造历史、歪解历史,否定近代史的主流,否定人民革命,否定爱国主义,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勾当。

  在阶级社会里难以存在真正的所谓的“纯学术”。“纯学术”的提法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已经变成了资产阶级向党进攻的武器,成了他们的“隐身术”和进攻方式。共产党对此应该提高警惕。

  历史虚无主义泛滥是苏联瓦解的重要原因之一。苏联前领导人以批评历史伟人的失误开始,恶意夸大失误的后果,最后导致全盘否定历史伟人。

  任何历史伟人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他们往往是特定历史的符号和标志。历史伟人的思想、理论、实践,包括正确的和错误的实践,都是历史上一定的社会基础的反映,是一段历史的象征,是历史内容的浓缩。通过否定历史伟人的方式,达到否定人民革命、历史进步的目的,是他们必然的逻辑。

  苏联前领导人全盘否定斯大林时,毛泽东就指出,苏联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丢了,列宁这把刀子,也丢得差不多了。这两个伟人都否定了,就等于否定了整个苏联的历史,否定了苏共领导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这就意味着苏共政权的不合法性。这种思想占领了舆论的主阵地,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就土崩瓦解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垮台,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

  毛泽东就是中国像列宁和斯大林这样的伟人。

  历史总是会出现惊人的相似。中国想彻底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和打倒共产党的人,和前苏联一样,正是从全盘否定毛泽东开始的。他们对毛泽东的攻击和污蔑是全方位的,手段和言词都是极其卑鄙毒辣的。

  他们否定毛泽东的事业。他们认为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打破了中国走向民主的进程。他们否定毛泽东领导人民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制度,污蔑这一制度是封建专制制度,他们编造“大跃进”导致饿死三千万,甚至五千万人,“文革”期间有数亿人受到迫害,数千万人致死,这些所谓的“史实”,足以说明社会主义制度造成了中国史无前例的大灾难,足以说明中共政权的残暴和不合法性。愚蠢的是,他们在编造这些数字时,也不考虑一下最起码的逻辑。他们美化蒋介石,把蒋介石吹捧为“仁慈”和“民主”的化身。说什么,如果蒋介石不民主,在国民党时期怎么会出现像鲁迅这样的大师级的人物,闭口不谈鲁迅所受到的迫害,鲁迅辛辣隐晦文风产生的原因和时代背景;闭口不谈,蒋介石时代屠杀了多少民主人士和共产党人;也不研究一下世界历史,大师级的大思想家中有多少正是产生在最黑暗、最专制的时期,也不认真研究一下,如果毛泽东那么的坏,为什么他领导的革命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怎么会那么快就取得了胜利,蒋介石那么的民主,为什么最终被人民所抛弃了。他们认为毛泽东是由于偶然的历史机遇胜利了,蒋介石的失败也在偶然的历史机遇中失败了,这种说法能骗得了多少人?

  他们永远不会去认真思考蒋介石失败的根本原因。他们总是把历史的成败归功或归罪与某人,否认历史的发展的客观规律,不懂得任何革命的产生、发展、成功都是以客观现实为基础的,任何伟人只能做成客观条件允许他做的事的道理。

  他们否定毛泽东的伟大思想。毛泽东的思想是完整的科学体系,是对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正确认识。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人从事革命探索、实践成果的总结,是对胜利与失败,经验与教训的科学总结。它既有丰富完整的哲学思想指导下的顶层设计,又有能科学指导实践的方法论,还有涉及到许多政策和策略问题的具体解决办法。毛泽东思想已经指导共产党在实践中取得了胜利,又帮助共产党人科学地预测了许多可能发生的情况。

  他们贬低毛泽东的才能,否定毛泽东的许许多多的重大措施,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件基本的事实,毛泽东自遵义会议起,一直是全党实际的领袖。经过长期实践的考验,这一地位得到了充分的确立。新中国成立后,直到逝世,他一直是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公认的伟大领袖,这种盛誉似乎已成了毛泽东的专利,即使是毛泽东逝世后,这一评价也没有动摇过。在国际上,毛泽东也享有崇高的威望,他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用自己的思想影响过世界进程的政治家。一个著名的外国专家认为,罗斯福,丘吉尔曾对世界进程起过重大作用,但是,他们背后都有一个强大的国家,而毛泽东的身后则是一个积弱积贫的国家,毛泽东是世界上以自己的意志对世界改造最多的人。

  他们否定毛泽东的政治品德。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迎合社会上一些人的心理需求,把党内严肃的政治斗争当作纯粹的个人权利之间的斗争。从表层上看,他们主要是把矛头指向毛泽东,实际上,他们是为了最终否定中国共产党。铁的历史事实证明,49年以前,没有毛泽东同博古、王明、张国焘等之间的直接的针锋相对的斗争,就难以实施适合中国实际的革命道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就有可能失败,中国的现状就有可能仍是一个四分五裂,被孙中山称为一盘散沙的政治局面,势必会影响中国的全面进步。他们丑化延安整风,把它当作是毛泽东主导下的第一次排斥异己的政治运动。他们攻击一点,不及其余,制造了许多的逸闻轶事。但铁的事实是中国共产党通过延安整风达到了空前的团结,达到了真正的成熟,真正确立了符合中国实际情况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组织路线和军事路线,为中国革命的成功奠定了牢固的思想基础和政治基础。

  他们歪曲历史,割裂历史事件的复杂关系,伪造历史,为己所用,竭力丑化建国以来的历史,抹杀建国前三十年我国在社会建设的各个领域所取得的举世公认的、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他们不能站在历史的角度,一分为二的分析“大跃进”及“文革”时期,共产党,包括毛泽东的失误,不是善意地解释历史,从历史的教训中吸取经验教训,把国家建设的更好,而是怀着自己的政治目的,把一些由于受历史的局限难以避免的失误,当作全盘否定毛泽东、共产党的“重型炮弹”,伪造“大跃进”导致中国饿死三千多万人,“文革”时期几亿人受迫害,致死数千万人的“事实”,并把这一恶果全部记在毛泽东的账上,记在毛泽东政治品德的账上。从大量系统的史料中我们可以发现,毛泽东与彭德怀之间的矛盾,不是个人恩怨的斗争,而是由复杂的历史原因造成的,与其他一些领导人相比,毛泽东对彭德怀还是表现出了相当的关心与爱护的,对他的问题的定性虽严,处理也是相对很轻的。如果彭德怀事件是一个历史的悲剧,那么也有他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其他一些重要的领导人也要负相应的重要责任。毛刘之间的斗争已被历史证明是一场严肃的路线斗争。尽管过去高层一些大人物一度不承认党内有刘少奇路线,那是由于当时的政治需要。现在的事实说明,中国历史上发生的“毛刘之争”的的确确是一场路线斗争。这一点,就连共产党的诤友,毛泽东的“对手”,右派们推崇的梁漱溟先生也是承认的。当然,这两条路线的孰是孰非,需要历史的进一步判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以刘贬毛,以刘丑毛,当需要拥“刘”的时候,他们为刘少奇的路线高唱赞歌,当他们需要反“毛”的时候,却从来不分析毛泽东路线的历史根源,总是拿毛泽东的政治品德说事,抹杀严肃的路线斗争的事实,企图诱发人们对毛泽东的厌恶情绪,动摇人们对毛泽东的崇敬的感情。

  有史以来,纵观所有的政治斗争,必然要涉及权力斗争,世界上不可能有抛开权力斗争的政治斗争。所以,我们不能一概否定权力斗争。毛刘之间的路线斗争,也可以说是政治斗争,必然也有权力斗争的成分。但是,毛泽东争的是公权,不是私权。任何一个政治领袖,都不是单独的一个人,而是社会上一定政治力量的代表,手中没有权利,自己所认为的正确的政治路线又怎么能推行下去呢?

  他们捏造史实,编造谎言,丑化毛泽东的伟大人格。这是一个极其恶劣、下作,但又十分毒辣的手段。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道德的国家。社会主义制度之所以曾受到广大劳动人民的拥护,除了它能给人民带来实际的利益以外,社会主义的理念也是充满道德力量的;毛泽东之所以受到了广大劳动人民的衷心拥戴,除了他为中华民族建立的丰功伟绩以外,毛泽东的伟大人格也是劳动人民心中的一座撼之不动的巍巍丰碑。一些卑鄙之人,对此更是恨之入骨,怕的要命。因而,毛泽东的光辉品格,就成了他们要竭力丑化和攻击的对象。

  他们将僻街小巷的地摊儿才出售的黄色小说里的情节套在毛泽东的头上,手段之卑鄙,心态之阴暗,令人作呕;毛泽东在新中国之初,老百姓期望过安定日子之时,送子参军,奔赴前线,抗美保家,壮烈殉国,不仅没有赢得那些无耻之徒的敬佩,却被诬为企图让子世袭大统,以推测代替事实,以假设代替历史;他们污蔑《毛泽东选集》中的文章,多为别人手笔,却不能真正道出是何人代劳,忽略了毛泽东的独特见解、光辉的思想无人能匹,忽略了毛泽东简洁明快、通俗易懂,思辨严谨、气势宏大的文风,前后贯通,天衣无缝,忽略了毛泽东恣肆雄辩,酣畅挥洒,阳刚豪放,既有桐城派的简切博雅,又有《文选》的华丽文采,无论是用文言文,还是用白话,无论是精巧工对,还是散乱出之都有一股逼人气势的写作风格,正是这种独特的写作风格,致使许多行家一看便知出之何人之手,被世人誉为“独领一代风骚”;他们在毛泽东稿费上大做文章,夸大稿费的数量,言外之意是不正当所得,现在大量的文献显示,毛泽东一生的稿费不仅数量有限,而且主要用于公务,例如,1920年,毛泽东组织新民学会会员赴法勤工俭学和筹建湖南共产主义小组时,在上海曾向章士钊借款,章士钊无钱,却很快发动各界人士捐款,筹得两万块大洋交给毛泽东,50年后,毛泽东开始用稿费还这笔款子,一直还到1974年章士钊去世,毛泽东逝世后所有稿费并没有由他的后代继承,连同毛泽东逝世后出版的、再版的著作,依法律应属毛泽东的稿费一起都成了国家的财产。不知小丑们如此攻击毛泽东有何意义!

  毛泽东的伟绩前无古人,毛泽东的品德如皓月当空。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丑化毛泽东无所不用其极,足以显示毛泽东的伟大,足以显示毛泽东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标志性人物,是中国共产党的圣人,是共产党的哲人,是共产党的灵魂。捍卫毛泽东的伟大形象是当前共产党的一项十分紧迫的任务,也是共产党的历史责任。

  历史是一面镜子,前世不忘,后事之师。前苏联的悲剧似乎正在中国重演,令人遗憾的是这种极其严重的局面,曾一度没有引起高层的高度重视,甚至沽名钓誉,放任自流,引起了严重恶果,真是令人痛心。

  二:历史规律不可抗拒,革命历史不容颠覆

  现在,就是有那么一些人,站在阴暗的角落里,用一种极其阴暗的心态看世界,容不得世界有半点的光明。

  诚然,世界总会有一点黑暗面,光明也不会永远是光明的。社会总是会进步的,但在进步的过程中,也总会有局部的、短暂的倒退,但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永远是社会的主流。

  共产党领导中国几十年,从整体上讲是快速进步的。这种进步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局部的。在整体进步的情况下,共产党也犯了一些错误,而这些失误,是在进步的探索中所犯的错误,是在为广大劳动人民,为整个民族的进步热切愿望指导下所犯的错误,是在整体上顺应历史发展规律的情况下所犯的错误。这些与历史上的反动派们在整体上逆历史潮流而动,主观上为保护小团体的利益,整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