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 正文

从“颜色革命”想开去

作者:乔维  更新时间:2014-12-15 17:33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前段时间,因我的一位兄长参加环球时报年会,有兴趣浏览相关的信息,看到“将军与学者就中国‘颜色革命’风险大吵真相”的文章。静心拜读,觉着学者们对颜色革命与中国的释解不无道理,反过来又认可将军们的颜色革命潜伏危险性论述。也许我就是个无心智的一介草木,对高深的理论总是混沌迷蒙,也难怪前两天纠结了一篇文字“左右之争是权贵们操纵的一张牌”,放到几个论坛全被‘和谐’了。时下网络文字也存在游戏规则,要么你挺左或则你为右,不左不右干脆就抒发爱国情怀,倘或你大话西游也能畅通无阻。而我的骨子里又学不会墙头草,无智的草木抒发爱国,弄不巧拍到牛蹄筋,反弹踢伤不可怕,担心的是踢碎我一粒寸草心。所以我是信左或是转向右?想弄明白就得分辨出左右为谁而论,想清楚我自己究竟又是谁?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也是道理。

  千思万绪,当自己归回原位,再回首雾蒙蒙雨打遍地多是草木,恍惚间感觉亿万双茫然天真的面孔,挤压在雾霾里无助而喘息,那里面有我有你,有我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忽然想透却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环球时报真的很坑爹,你给那些学者将军们布了一个无法跳越的局,“颜色革命”离中国有多远?纯粹就是个纠结的论题。无论学者或将军们吵翻了天,唇枪舌战一万年,其实他们各自的观点立场说的都很有道理,因为蹲在各自的炕梢望窗外永远不会拍摄出相同的风景。

  先让我们走进那些学者的思想界面,你会读懂他们的话语:“只要坚持走邓小平开创建设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学者的前提是只要走特色之路,颜色革命就不会找上门。将军们却认为:“颜色革命是西方国家想改变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颠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在现时社会体制下要特别警惕,事实上我们正面临着颜色革命的现实威胁”。所以我说环球时报布了一个无法跳越却坑爹的局,他给学者和将军们都预设了陷阱和圈套,无论左右质证最后都会给双方挖个坑,因为质疑的焦点最终会归结到一个疑问,那就是我们推进的特色主义属性究竟为何物?

  要想知道颜色革命的论题有多纠结,首先明白颜色革命的本性和存在条件,他是以和平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本身有着明确的利益和政治诉求,发生的背景基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的因素。一般有颜色革命动荡的国家或区域,内在诱因多为腐败猖獗、贫富悬殊、缺失公平、以及执政能力的原因让社会矛盾激化,内外反对势力为了各自的利益,互相勾结推动民怨,往往导致持久的社会对立和动荡,给执政者形成强大压力。

  假如学者们坦言中国的现状是腐败严重、缺少民主和公正的社会事实成立,一面又说只要坚信走特色之路就不会发生颜色革命,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们的政府以及主导的特色社会主义,正恰当适合内外势力的胃口,相互之间的利益所求正得到满足。如果将军们认为中国正在被颜色革命渗透,内外勾连着利用舆论兴风作浪,恰恰又论证着我们的特色主义自信理念的脆弱,承认社会腐败、以及正义与公平和我们的执政能力都有问题。

  无论学者将军们吵乱了天,让我们的政府倾斜那一边,都会被推向尴尬而两难的境地,赞扬学者的言论就是对自己血统的不忠,支持将军们的判断是对依附在自己身上的利益盟友不义。所以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说不清也别挑明,最好是“摸着石头”走下去,姓资姓社不如信事实,喋喋不休着争论说浅了给自己设陷阱,讲透了同样是给我们的政府也挖坑。

  颜色革命确如洪水猛兽,对一个国家和政府的破坏力相比战争更残酷,如果杜绝其存在和滋生的土壤,唯有政府廉洁、社会公平、信仰正义,民众有幸福感存满对未来美好的希望。曾经毛主席带领着年轻的共产党们,用鲜血和自我牺牲精神为人民争天下,就是要实现一个公平正义、人人平等的国家。因为颜色革命面对一个健康的社会,只能成为一个梦幻中的传说,曾经一句俗语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其实环球时报最应该讲真话,提出论题要实事求是看主义,观风看雨才能见真相。理论的争吵你堆满一箩筐,不如为天下百姓去追问:我们的这三十年到底分流给普通民众的红利有多少?

  也许谁也无法讲明白这个最简单疑问,只好让博学者和精英们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让苍白的理论在文字间穿越 ,百孔千疮却要糊一层金箔纸,标贴在高处也是弱不禁风,最终漏光的也是赤裸裸的腚。

  新近读到林治波先生关于重庆国企私资占47%的一句话:“以党章管党,以宪法治国,看来都是空话。党章不是说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吗?宪法不是说不许破坏社会主义制度吗?私有化的做法符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要求吗?”忽然想到“把权利关进笼子”以及“依法治国”,关乎到国家路线的刚性口号,千万不要成为空洞的流行语。

  因为权利这东西就是个双簧,舞台上是为了表演,走进观众的群体里才会见底牌,尽管民众的目光不全聚焦到后背,只要吆喝的声调与动作错位就会露马脚。至于法治的践行,只有让权利敬畏法律,律法至上无王侯,全民才会遵循规矩出牌,除此之外所有的争吵都是乌龙。

  权利、法治、人治或是颜色革命的争吵复杂化,冠冕堂皇说是意识形态的争斗,是左右之间的政治以及利益博弈。其实结症的根源在于特色主义的红利是否惠民,改开的路线是否为人民。我们尊敬的习总都强调:“要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简单说最大公约数就是人民的利益,左吵右争只要是为民众代言,无论左右都是正义的化身。

  现实有时很悲观,在没有硝烟的舆论战里,看似都站在道德的擂台上,打出为民争权谋利的彩旗,拳脚勾画着却是强权与利益团体的较量。别说让民众去相信你的真诚,最后连你都会失去自信,道理人人都会讲,关键是争夺的利益之果究竟属于谁?

  只有把复杂的理论简单化,让寻求最大公约民众说了算,我们时时记着小平同志的“发展才是硬道理”,切不能忘记毛主席的话“为人民服务”是最大的硬道理。

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4/12/3344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