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 正文

马乾宁:有存款保险,存款就会没有风险?

作者:马乾宁  更新时间:2014-12-05 10:24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说的虽然是过去,但也是现时。中国三四十年的改革向来不会学好,如西方资本主义的社会福利他们学来了吗?没有。但西方资本主义的坏他们都学来了。如今推行存款保险的理由就是“存款保险制度是全球大多数国家广泛使用的、保护存款人利益、维护金融体系稳定的制度安排。”

  什么叫存款?除生产经营的企业外,所谓存款就是人民储蓄。是人民劳动报酬的积累。在生不起病,上不起学,养不起老的今天,人们不存钱行吗?有人就说了:“别拿人民说事!人民有几个存款过50万的?光国有银行一家存50万元就是250万元,谁会拿那么多资金闲着放银行?企业家不会,再有闲钱的就是贪官了吧”。

  在这些人看来好像事不关己。真的是如此吗?我看未必。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现在看50万对我们没有利害影响。但现在的50万难道能还与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万元购买力相比吗?这个罪恶的开始后如果依旧是滥发货币到时候五千万,五亿也可以让你有。国民党就这样干过。而且即使是贪官们的钱,贪腐所得也理应想法追回来归还人民,而不是这样不明不白的填了黑窟窿。

  为什么说它是罪恶?因为搞存款保险甭管说得多好听。这都是一群国家的硕鼠们的行为。可以想象人民的存款如同粮食,要是让一群老鼠来看粮仓是个什么结果。理所当然一群看粮仓的老鼠自然不会对你承诺你的存款是没风险的。如今就是一群硕鼠掌握了国家财政与国家金融。

  保险行业的产生如车险财险等的出现起到了以众人之力抵御天灾人祸的作用。但现在保险业的发展已经严重扭曲了。如同一年逾4000亿元高速收费去哪儿了 真的仅为“还贷”吗?的疑问一样。保险业也成了从业者谋取暴利的工具。如郎咸平:保险公司就像“老鼠会”。

  “一家中资保险公司,招了一个没有经验的推销员,如果他的佣金是一个月880元,那么他的上级主管可以分到2045元,如果一个绩优业务员每月赚4000元,他的上线能赚5340元,再上线能赚16860元……”

  郎咸平表示,这种金字塔式的营销模式事实上就是传销的一种,表面是保险公司,其实却是“老鼠会”,“我们现在对传销嗤之以鼻,但万万没有想到,传销已经成为中国保险业的业态,尤其是人寿保险。”

  金融出了问题要保险,保险可能出问题要再保险。再保险出问题要再再保险。这就是形式主义思维。所以说不解决看仓鼠的问题,而指望保险制度也是徒劳的。

  所以说金融风险不是来自经营不善,而是来自国家财政与国家金融管理的人才是根本问题。是他们想搞钱生钱的金融游戏。不解决根本问题而搞什么存款保险就是舍本而逐末。现在的虚拟经济,其本质就是通过资本凭证(股票.证券等)的交换,在交换过程中利用交易差价赚取货币资本。这个交易过程本身并不创造任何可利用的实物和实物价值。但它可通过把资本凭证虚拟增值方式炒高,进而获得更高的货币资本。金融衍生工具的创新就更不必说了,他连资本凭证都懒得炒了,直接抄资本凭证交易本身了。如果把劳动成果比做蛋糕,金融资本主义就是通过钱生钱的金融手段来分蛋糕,搞剥削。所以说金融危机的根源就如同许诺高利的非法集资,他们制造出的虚拟价值根本没有现实生产的利润增长来支撑。

  眼下为什么要搞存款保险改革?他们花言巧语掩盖的事实是金融行业已经让他们折腾的千疮百孔,岌岌可危。他们他们要大搞食利的金融资本主义还要转嫁金融危机于平民百姓,要拿平民百姓的钱填他们捅出的窟窿。我们说国家.国家,国和家。人民不能答应有些为政者肆意妄为的印钞,整天挥霍财政败光了国而让家来承担。所以说对于存款保险这样一个不学好的改革人民不答应。

  为什么搞了三四十年化公为私的改革,有些人绞尽脑汁的要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写进宪法的时候出来了一个《存款保险条例》?难道这个《存款保险条例》不是明目张胆而且企图合理合法化的公开抢劫人民的个人财产——存款?看来有些人就是想大搞西方的金融资本主义,重蹈其覆辙。将来一旦出现人民个人合理合法收入的个人存款不能如数偿还的现象,个人认为首先要惩罚的就是那些乱政者,他们的责任甭想通过一纸存款保险条例逃脱。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4/12/333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