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 正文

到底是谁“没有人性”?

作者:北部湾的风  更新时间:2014-12-06 20:59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占中三子”自首,“占中三孩”顶上,玩起了“绝食”游戏。大陆广大民众一边看热闹一边磕瓜子,还不时往他们身上吐瓜子皮。好凑热闹的老夫我也往他们身上吐了块瓜子皮——写了篇文章《“绝食牌”鸡粥在香港热销》,调侃他们的幼稚举动。结果引起了某网站某些希望能够从“占中三孩”的“绝食”游戏中得到意外收获的人的不满,在我的帖子后面跟帖拍砖:

  “你们有点人性吧,有人要绝食,你要是善良人应该劝他吃点东西爱惜生命,你们反对绝食者进食,这得多阴损才能说出这些挖苦的话。”

  “不想让他们吃饭,想要他们的命,绝食者和你有多大的仇?你说这话损不损?”

  “楼主有一点人性没有,你心中的恶已经覆盖了你心中的一点点的善良。”

  “作者已经是没有一点人味,没有一丝良善的行尸走肉。”

  “统治者需要大多数百姓成为旁观者,别人的受难成为他们自得、优人一等的理由,还可以乘火打劫,沾点血作人血馒头,以治疗他们的肺痨。于是,他们沦为‘广大群众(看客)’与帮凶。”

  “百年前那群无聊的看客吃了沾了人血的馒头, 虽然没有治愈他们的肺病,痨病, 精神病, 却使他们的子子孙孙染上了吃人血馒头的毛病。”

  “人性已经完全泯灭,不可救药。”

  对此,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也在后面跟帖反对他们的意见:

  “伪善者们,够了!动辄用死作威胁手段的,不是好鸟。

  真意要去的人,绝不高声嚷嚷。所以伪善者们放心,鸟儿不会饿死的,因为可以喝粥。”

  “绝食者需要的就是这些‘安慰’,然后他们顺坡下驴,既得到名声又不伤身体。跟那些一哭二闹三上吊一个道理。”

  “绝食这个事的确是闹剧,和人性慈悲没有关系。每个人要对自己做的事说的话负责,说了绝食又偷吃,是为无信,无信的人怎么博得同情和支持?哪怕你说绝食结束再吃也算是个结果。最新消息,香港的小黄饿了不到48小时也认怂了,以为民主斗士那么好当吗?社会上管这种人叫办事不靠谱,集冲动和怯懦于一身,连样子都装不下去的人,未来的社会交这种人手里谁放心?都说民主,那么民众就是老板,公务员就是职员,你会雇佣这样的人当雇员吗?”

  “很不错,绝食也绝得萌哒哒。”

  “绝食山珍海味,粥还是要喝的,牛奶是要喝的。”

  在我的帖子后面就出现了“挺‘绝’”派和“凑热闹”派两派。

  我细心观察“挺‘绝’”派拍的砖,非常搞笑或者荒谬。

  他们給反对“占中三孩”行动的人扣的第一顶帽子是“反对绝食者进食”,是“想要他们的命”;第二顶帽子是“人性已经完全泯灭”;第三顶帽子是“染上了吃人血馒头的毛病。”

  我又一次笑喷了,这些人以为别人都是厦门大学(吓大)毕业的。

  第一,究竟是谁鼓动和操纵几个小孩子绝食,拿他们当成人质要挟当局的?是讥笑他们幼稚行动的人吗?

  第二,他们的后台老板以及他们的家人,明知道做这种事情没有任何效果,还鼓动或者放任几个未成年人做这种损害自身健康的事情,究竟是谁“人性已经完全泯灭”?

  第三,鲁迅作品《药》中的茶馆主人华老栓夫妇为儿子小栓买人血馒头治病的故事,揭露了封建统治阶级镇压革命,愚弄人民的罪行,颂扬了革命者夏瑜(人物原型是秋瑾)英勇不屈的革命精神,惋惜地指出了辛亥革命未能贴近群众的局限性。而某些人出于少数人的一己私利而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逆香港主流民意而动,鼓动几个未成年人用自残的方式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被大多数人嗤之以鼻,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用这种说法的人也许比那些只是会骂街的人多一点艺术细胞,但是他们能够从逻辑上论证两者的关系吗?

  下面回应“挺‘绝’派”拍砖者的挑战:

  打比方:

  几个小孩子,不满意学校的早上八点钟上课的规定,非要学校改成八点半上课,不满足要求他们就不吃东西。学校应该怎么办?不答应他们,就成为了“没有人性”,如果迁就了他们,以后有20个学生“绝食”要求学校七点半上课怎么办?应该改还是不改?

  还有,我们家邻居有6个小孩子(比绝食的五个人多一个,岁数也比他们小,最大的15岁)非常善良,他们通过自己的家长呼吁香港的几个哥哥姐姐吃东西,健康要紧,如果哥哥姐姐们不吃东西,他们也不吃。假如这几个小孩子绝食出了问题,那么那些鼓动或者支持“占中三孩”绝食的人算不算是“想要他们的命”?算不算“没有一点人味”?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一些歹徒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有时候会劫持自己的儿女要挟警察,威胁说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就杀死自己的儿女。这种情况与现在的很相似,“占中三孩”的家人和占中的组织者不劝阻或者制止这些未成年人的无谓的自残行为不算“人性已经完全泯灭”,而大多数人通过对此愚蠢行为的讥笑唤醒他们却成为“人性已经完全泯灭”,什么逻辑?

  至于说别人所谓“反对绝食者进食”的说法则完全是无稽之谈。究竟谁“反对绝食者进食”,地球人都知道。

  卢彦慧在绝食94小时以后于12月5日9时在金钟非法集会现场主舞台宣布停止绝食。已经吃东西,经医疗人员检查,卢彦慧由于血糖偏低及先天因素影响,出现心跳较快、心律不正、头晕及低烧,为免对身体造成永久伤害,故听从医生建议,决定恢复进食。卢彦慧对停止绝食表示惭愧,向支持的市民道歉。

  “占中三孩”之首黄蜂绝食72小时扛不住喝了葡萄糖水以后,自责“不争气”,那么他是在为谁争气?吃了东西就是不争气,不吃就是争气,到底是谁让他们不吃东西?还有,卢彦慧对停止绝食表示惭愧,向支持的市民道歉,那么,她在“支持的市民”面前做错了什么?又为什么惭愧?就因为他们俩都吃了喝了东西,就会产生自己“不争气”和“惭愧”的感觉,到底是谁“反对绝食者进食”?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

  综上所述,有三点是应该明确的。

  第一,所谓“绝食”示威,从本义上说,就是坚持不进食,直到达到目的为止。因此,无论是网络上照片显示的头上缠着写有“绝食”字样的布条吃东西的情况(有人辩解说是2009年的照片)也好,黄蜂的绝食72小时以后扛不住喝葡萄糖水也好,卢彦慧在绝食94小时以后吃东西也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食”,而属于吓唬人的“绝食”秀。

  第二,反对他们的行为的人是没有人希望他们绝食的。因为他们是未成年人,是被某些人用极端观念劫持的人质,他们是无辜的,罪魁祸首是他们背后的人。他们一开始就不应该有如此愚蠢的行为,现在他们不干蠢事了,大家反而松了口气。只不过在他们头脑发热被别人利用,还以为自己在干惊天动地大事的时候。大家一边瞧热闹一边嗑瓜子,同时不屑一顾地往他们身上吐瓜子皮而已。把“想要他们的命”的罪名扣到反对这种闹剧的人的头上属于典型的贼喊捉贼!

  第三,真正不管他们死活的是那些让黄蜂在喝葡萄糖水以后觉得自己“不争气“的人,是那些让卢彦慧在绝食94小时以后吃东西时觉得“惭愧”并且对他们表示道歉的人,此时此刻,他们肯定非常失望,因为他们最希望的是这几个小孩子饿死,然后以此博取民众的同情,以煽动人们向有关方面施压。

  至此,谁才是真正的“人性已经完全泯灭”的人?相信大家都已经心中有数。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4/12/333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