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 正文

北部湾的风:不透明的“透明国际”在自损公信力

作者:北部湾的风  更新时间:2014-12-07 20:10  来源: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总部设在柏林的“透明国际”发布2014年全球“清廉印象指数”报告,将中国的排名大幅下调20位,从2013年的世界第80名降至第100名。

  《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评论道:“大概所有中国人看到这个消息都会惊诧不已,认为这个排名一定是‘搞错了’”。

  “因为这个排名与中国人对国家反腐败进展的真实感受南辕北辙。反腐的疾风暴雨正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层面和角落猛刮,触动之深之广不仅新中国前所未有,在整个中国历史上也至少是‘几百年一遇的’。它的成就不仅中国人有目共睹,世人也皆有耳闻。”

  实话说,以往中国社会对‘透明国际’的排名还是当回事的,至少将信将疑。今年这个中国排名不升反跌、而且是得分暴跌的最新榜单一出,其在中国人中的公信力损失堪称是坠落式的。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叫‘China’的话,如果‘负20’的评价说的就是中国人看到的让所有贪官风声鹤唳的2014年,那么它显然属于‘睁眼说瞎话’级别的错误。”

  “‘透明国际’辩称,这个排名依据了13家国际独立调查机构的报告和数据,其中美国两家机构对中国清廉的打分大降,那意思是,只使用数据不负责采集的“透明国际”很客观。问题是,当中国这么受人关注的国家出现剧烈排名震荡的时候,‘透明国际’没有愿望派人来中国、哪怕给他们在中国的朋友打几个电话验证一下吗?美国相关机构多次提供过山车式的数据,已涉嫌为特定目的操纵数据,‘透明国际’对此不闻不问难道有理吗?”

  “透明国际”作为第三方的一个国际机构,要获得公信力最重要的是客观公正,不偏不倚,而这次它睁眼说瞎话,只能自损公信力,只能让绝大多数中国人也把它看成一个某种政治势力的一个工具,最起码,也是一个搞笑的机构。

  中国的清廉度怎么样,最有发言权的是中国人,不是什么洋大人,更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美国猪。

  平心而论,中国这些年来的确出现腐败,而且相当严重,至于出现腐败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大多数人心中有数,准确说,即使是现在对于腐败的高压态势之下,要彻底清除腐败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在13亿国人中,如果眼睛不瞎的,不是别有用心的,都不会认为2014年中国的腐败程度比2013年更加严重,换句话说,即是“透明国际”用统计数字表达出来的,中国的清廉度下降了。

  但是“透明国际”却这样做了,而且是那么“理直气壮”,当然,它供出了始作俑者是“其中美国两家机构对中国清廉的打分大降”。

  事情真相已经非常清楚了。

  改革开放的前30年中,自由派中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极力推动了“权力资本化”,即腐败,然后,他们中的另外一部分人以在体制内的已经“资本化”的“权力”作为内应,并且误导民众把对“权力资本化”的强烈不满发泄到执政党和现行社会制度上,以最终实现他们“资本权力化”的目的。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从国际国内某些人对“18大”以来党中央强力反腐的抵触和反对态度,就可以这些人对中国腐败的真正态度。

  首先,是得到外部势力支持的李大眼等所谓公知精英对现在的强力反腐败百般贬损,认为“反腐败是维护旧体制”,是“阻碍宪政的实施”。接着英国的《金融时报》遥相呼应,对中国的反腐风暴发表了评论文章,文章评估了中国反腐面临的风险,认为,再深入下去,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走向独裁,一是刮起“文革遗风”。

  按照他们的逻辑,中国的反腐败如果不顺着他们指点的做法去做,那么就是“不清廉”。

  最后,就是美国两家机构对中国清廉度的打分大降以及由此产生的“透明国际”对中国清廉度的排名比2013年下降20名。其中的猫腻是什么,稍为有点脑子的人用脚后跟也能够想出来。

  中国的强力反腐败,是某种势力不愿意看到的:原因起码有如下几点:

  在反腐败斗争中直接受到打击的是他们的自己人,即那些在“权力资本化”进程中产生的腐败分子,这些已经“资本化”的“权力”是他们在体制内的“内应”。

  清除了这些贪官污吏,平息了民愤,某些人就失去了可以利用来推进“资本权力化”的借口。

  随着对改革开放中某些失误的拨乱反正,中国将在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让两种社会制度的孰优孰劣的对比越来越明显,这是那些外部势力及其在中国的代理人们不愿意看到的。

  怎么办呢,他们连很多小国也摆平不了,就更加不用说像中国这样的的举足轻重的大国。

  于是,恶心一下中国政府,并且利用曾经被国人认同的“透明国际”这种国际机构来恶意贬低一下中国政府反腐败的成效,以损害中国人对反腐败的信心和对中国政府的信任,就成为了他们无奈之下的选择,于是就有了“美国两家机构对中国清廉的打分大降”。

  本来,作为一个国际机构,公信力尤其是在相关国家内的公信力相当重要,如果失去了公信力,以后它的任何东西都等于放屁。总部设在柏林的“透明国际”本来可以站在相对中立和超脱的立场上公正评价问题的,因为德国在西方一直保持着一种相对的独立性。面对美国的相关机构对中国的偏见和成见,如果他们是负责任的话,不应该偏听偏信,而是应该到中国的民众中听听民众看法,再作出相对客观的评价,但是,所谓共同的价值观让它最终放弃了公正的立场,沦为西方遏制中国或者給中国制造麻烦的政治工具。

  也许实际情况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也许“透明国际”也有不“透明”的地方,有它的“难言之隐”,所以,在“美国两家机构对中国清廉的打分大降”的情况下,就不再认真核实了,但是有一点,就是它从此在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的公信力就大打折扣了。

  一种东西对别人的吸引力就在于让别人对其处于在乎和不在乎之间,如果让别人太在乎,别人会常常与它斤斤计较;如果别人对其一点也不在乎了,它就是个屁。但愿“透明国际”别把自己弄成后者。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4/12/333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