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77 篇文章

刘继明:革命,暴力与仇恨政治学——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40年

  革命、暴力与“仇恨政治学”  ——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40年  刘继明  我一直觉得鲁迅先生离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十分遥远,以致不可轻易作为谈论的对象了,所以平时写文章也好,谈天也好,我几乎很少以鲁迅为话题的。这大概与少年时所处的环境有关。那时,鲁迅的作品和文章,是篇篇被奉为经典的,如《祝福》、《故乡》、《狂人日记》,《为了忘却的纪念》、《纪念刘和
2021-10-12 作者:刘继明 互动:99

刘继明|丁玲的左与右

  丁玲的左与右  刘继明  一  在我看来,如果要评选十名20世纪中国最为为杰出的女性,丁玲大概能排前五,如果评选20世纪中国最杰出的女作家,丁玲的排名则可以排第一。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排在她前面的。  我这样说,反对的人肯定会如过江之鲫,马上举出张爱玲、萧红、冰心等名字来。没错,这几个人也都是20世纪很优秀的女作家,特别是张爱玲,近几十年来红遍海内外,几乎成为了中国女
2021-10-10 作者:刘继明 互动:236

刘继明|毁誉褒贬郭沫若

    今年是郭沫若先生逝世四十周年,但除了个别学术团体组织的纪念活动,主流媒体鲜有人提及,一如四十年来郭沫若在中国文化界备受冷落的境遇。  记得郭沫若去世时,我还在上初中,语文课本中有一篇《科学的春天》,是郭沫若在全国科学大会闭幕式上的讲话。“我祝愿全国的青少年从小立志献身于雄伟的共产主义事业,努力培育革命理想,切实学好现代科学技术,以勤奋学习为光荣,以不求上
2021-10-10 作者:刘继明 互动:305

刘继明|致你们.《辩护与呐喊》后记

  致 你 们  刘继明  当我的敌人将一瓢瓢污水、一支支毒箭朝我身上投来时,我知道,同他们那个“文坛”分道扬镳的时刻到了。  实际上,我跟“文坛”的告别,并非自今日始,而是从我创办《天下》杂志时就开始了。我的秉性和立场注定了我跟他们不是一类人。他们容不下我,我也不屑于同他们为伍。我不会为了迎合他们的趣味和标准写作,我有我自己的标准。“文
2021-10-09 作者:刘继明 互动:229

刘继明:文革、《多余的人》及其他——答狂飙社

  狂飙社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您最早谈到文革是在回答德国汉学家蒂洛.迪芬巴赫博士采访时,他问:“文化大革命时您在哪个地方、做什么?‘文革’对您有什么影响吗?”您回答:“文化大革命谈不上对我有什么影响。因为文革爆发时我还不到3岁。我出生于湖北省石首县(今石首市)一个长江边上的小村子,那里位于湖北省与湖南省交界,是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平原的结合地带。在我
2021-10-07 作者:刘继明 互动:350

刘继明、沙黑:【长篇选载】多余的人(三)

  5.颜老师  郁平不知疲倦地一直走到天亮。白昼的来临,更让他觉得夜间发生的一切如梦如幻。家乡已经被抛在后面,他逃出了家乡之网,不会被牵扯在里面挣扎扑腾了。他来到了一个城镇,经过打听,是天陵县城。狭小的街道,铺着麻石,仅容一辆黄包车通过,两边是连家小店,冷冷清清。  当郁平坐在小吃店门口喝豆腐脑、咬烧饼的时候,他第一次看到了国民党军,全副武装,都戴着钢盔,约有一个连的人,从狭
2021-10-06 作者:刘继明 互动:53

刘继明、沙黑:【长篇选载】多余的人(二)

  3.北撤  郁平没有等舅舅回来,就辞别舅母,独自走了。老家对于他而言,没有了任何留恋之处,没落就由其没落吧,毁灭就任其毁灭,他要像《家》中的觉慧那样投进新的生活,何况,前面还有朱芸那样堪为榜样的女性。如果现在赶回学校,也许还能追上她……  怀揣着这样朦胧而美好的梦想,郁平走在深秋的平原上。他并不急着赶路,他顾及他的身体,学校就在凤谷,他只要不停地朝那个方向走近
2021-10-06 作者:刘继明 互动:46

刘继明、沙黑:【长篇选载】 多余的人(一)

    引子  郁平正在写一本回忆录。由于刚学会用电脑写作不久,打字的速度很慢,再加上年纪大了,记忆力减退的很厉害,有时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字句或某件陈年往事,脑子像挂不上档的汽车轮子,怎么也转不动,思维一片空白……  郁平承认自己老了。“可我们毕竟年轻过,也像现在的新新人类那样标新立异、朝气蓬勃。”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只不过,我们那时候热衷
2021-10-06 作者:刘继明 互动:75

刘继明|文革、《多余的人》及其他——答狂飙社(上)

    狂飙社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您最早谈到文革是在回答德国汉学家蒂洛.迪芬巴赫博士采访时,他问:“文化大革命时您在哪个地方、做什么?‘文革’对您有什么影响吗?”您回答:“文化大革命谈不上对我有什么影响。因为文革爆发时我还不到3岁。我出生于湖北省石首县(今石首市)一个长江边上的小村子,那里位于湖北省与湖南省交界,是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平原的结合地带。

2021-10-06 作者:刘继明 互动:472

刘继明|思想简史:一个时代的蜕变

  本文不是一篇学术论文,只是笔者以个人和亲历者的视角,对2001-2021的二十年,特别是自互联网兴起以来,中国社会和思想文化思潮以及知识分子群体的蜕变过程,做出的一份有別于主流的观察记录。  浮光掠影,挂一漏万,在所难免。但既然是个人的,也无意追求整全,更不用掩饰笔者所持的价值立场。  全文分为10个部分,依次为:  1.“公共知识分子”与“公知”;  2.网终

2021-09-18 作者:刘继明 互动:373

将革命进行到底——贡萨罗主席访谈

  《每日新闻》 一九八八年七月  红色文献翻译&红砖厂青年报VOY 译  译者注:《每日新闻》是秘鲁的一家进步报刊  一 目标  《每日新闻》:贡萨罗主席,什么促使你在一段长期沉默后接受了这次采访?而你又为什么选择了《每日新闻》?  贡萨罗主席:首先,我们说,领导人民战争八年多的秘鲁共产党已经在一些不同文件里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我们一直认为党本身的声明更重要得多,因为这
2021-09-16 作者:刘继明 互动:68

刘继明|贡萨罗主席死了,但革命还将继续

  一  据BBC、VOA、华盛顿邮报等多家西方主流媒体报道,秘鲁共产党“光辉道路”、秘鲁人民战争领导人阿维马埃尔·古斯曼即贡萨罗主席,于9月11日在狱中逝世,享年86岁。  一位毛主义者在社交网站上写道:“贡萨罗主席在秘鲁资产阶级政权的黑暗地牢中当了29年多的囚犯,遭受了最非人的对待,这最终导致了他的逝世。这是世界无产阶级的巨大损失。他的去世将更加激
2021-09-14 作者:刘继明 互动:92

刘继明:今天为什么要纪念毛泽东?

  大约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开始,每年9月9日和12月26日,从北京的毛主席纪念堂,到湖南的毛主席故乡韶山,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中国很多地方都有人以各种形式纪念毛主席,逐渐形成了一股至今绵延不绝的“毛泽东热”,而且影响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入人心。前些年,有人建议把12月26日命名为“毛诞节”或“人民节”,在民众中引起了广泛的响应。一个国家领导人和政党

2021-09-10 作者:刘继明 互动:488

刘继明|革命与改革只有一步之遥——也谈胡锡进们为什么要围攻李光满

  我看来,李光满的文章具有明显的国家主义或民族主义色彩,别说极左,连左派恐怕都算不上。李文之所以能够在较大范围激起人们的共鸣,无非是契合了某种被压抑的社会情绪和民众的期盼,但他认为一场深刻的变革甚至革命正在进行,似乎过于乐观或言之过早。这从胡锡进等人以及外媒的过度反应看得出来,至于他们对李光满的围攻,则传达出精英权贵阶层某种不安和恐慌的情绪。  对文艺界和娱乐圈
2021-09-09 作者:刘继明 互动:418

刘继明:论举报

  我们先来看看什么叫“举报”。  关于“举报”,词条上的释义是:1、上报。2、检举,报告。并援引清·黄六鸿《福惠全书·教养·礼耆德》:“择本乡年八十以上,素有德行,从公确实举报。”用现代语言解释就是,举报指出于公义,对违法行为向公权机关报告,是一种值得褒扬的“德行”。  与举报相近的一个词条是“告密&rdqu

2021-08-13 作者:刘继明 互动:354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