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919 篇文章

一场没有对错的撕裂

  中国抗疫已经整整三年,这个过程很漫长,政府和人民都付出了代价,包括生命、财产和精神负担,但也取得了超越所有发达国家的理想成绩。  然而,时间拖得越久,社会面情绪就增长得越快,间歇性或持续性封控压力近乎达到公众可承受的极限,负面因素正与日俱增。  工作稳定的人,经济条件优越的群体,更希望以健康为前提继续坚持有疫必封的政策。  没有固定工作的人,受疫情影响失业的人,私人产
2022-11-26 作者:孙锡良 互动:207

孙锡良:争鸣,再论人性

  基于人性的理解,之前已经有过论述,那是着重于概念颠覆的尝试。我并不认可过去和当前主流人性论的认定,完全倾向于把去除动物性的部分确认为人性。  猩猩在动物中智力相对较高,它可用石头砸坚果,还可以拿起树枝打群架,多少带一点使用工具的文明性。  然而,无论砸多少万年,无论打多少次架,猩猩还是动物,它不可能懂得做一个锤子砸坚果,更无法造一杆长矛和火枪打架,使用石头和树枝是它进
2022-11-20 作者:孙锡良 互动:140

孙锡良|农村振兴必须拒绝封建还魂

  前两天,陕西某村村民一口气杀死7人并砍伤两人,直接起因是邻里通行权纠纷。  近几年,农村群体性杀人不是偶发事件,是频发事件,动不动就有灭门大案,这与美国频繁的枪击案乃是异曲同工。  从生命视角看,杀人者应该受到谴责并应受到法律严惩。  然而,不同的命案结果,需要分析不同的原因,有些命案的发生源于人性之恶,有些命案的发生却并不表明凶手本性残忍,往往是累积矛盾得不到化解的
2022-11-12 作者:孙锡良 互动:251

一把筷子

  一根筷子,随便用点力就可以折断,倘是一大把筷子,就算是大力士也很难折断它。这个简单道理不是我发现的,小时候的课本早就讲过。  还是在我小的时候,父亲经常跟我讲日本鬼子进村的事,一个小鬼子,扛一杆带刺刀的枪,一天走一个乡,没有任何人敢拿他怎么样,客气的时候,他也给小孩子发一颗糖,不客气的时候,刀尖上会挑个中国人的人头,让你看着就颤抖。  再往远点,我们还能清楚地记得,八国联军进
2022-11-01 作者:孙锡良 互动:164

宇宙的尽头是什么?

  孩子突然问我:“爸爸,你知道宇宙的尽头是什么吗?”  我也没多想,就直接回答:“没研究过这个问题,真不知道宇宙有没有尽头,更不知道宇宙的尽头还有什么。”  她大笑:“你想多了,宇宙的尽头是编制,年轻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真是脑洞大开啊!这个急转弯转得过急,我是完全体会不到现在年轻人的冷暖,完全不知道她们面对社会时竟有这么艰难。  近些年
2022-10-20 作者:孙锡良 互动:303

什么是”二战大格局“?

  现实世界,看起来有些乱,俄乌冲突发生后,激发了人们对整个国际格局大动荡的担忧,部分学者提出了“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有大变局”这样一个结论。  然而,大家再看,非洲动了吗?美洲动了吗?亚太动了吗?欧洲主体动了吗?  都没有,世界之变,变在局部,大格局仍然未变,仍然没有看到有何种力量能够撼动这一格局,美国仍然是世界之王。  说心里话,我很期待真有大变局,希望看到更多的大国能
2022-10-14 作者:孙锡良 互动:140

养狗与放火

  美国,一个令全世界极为头痛的怪物,它的掌门人拜登,正在把这个怪物变成魔鬼,这个流氓国家正在用最下三烂的手法危害世界。  简单点讲,美国耍流氓就两招:养狗,放火。  美国从多场战争中总结出教训,直接打仗,伤亡较大,耗费惊人,且无法取得满意的结果,更无法让利益最大化。现在,它试图做出改变,这个变,不是让世界更安静更和平,是让世界更乱。这个变,是让狗先出场,万不得已,自己才出场。  养狗
2022-10-01 作者:孙锡良 互动:213

毛主席为何要负重前行?

  2022年9月14日,美国通过了《台湾政策法》。  可以认为,这是美国对台政策的历史性节点事件,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解决台湾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就问题聊问题,其实已经没有太多意义,聊到最后,又会演变成“物质欲决定一切”的归宿。谁让你歌舞升平,谁让你灯红酒绿,功劳就记在谁头上,核心利益从来都不在资本的考量中。大家在骂美国的时候,很少有人思考这个“中美死结”是
2022-09-24 作者:孙锡良 互动:325

十分之一足够了!

  中国的教育,从小学争论到大学,一直陷在“死读书”这个问题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实在找不到解决门道之后,就用一个“内卷”概而统之。  这种焦虑,反映了国人对创新人才的高度渴望,已经到了全民性急功近利的状态。说白了,很多人不是想成为人才,是人人想做上等人,没有谁愿意落到社会底层。  关于人分三六九等的社会性恐惧,我在前面已经有专文,不再重复,也不是我
2022-08-16 作者:孙锡良 互动:324

你们还俗吧!

  玄奘寺供奉四位日本侵华战犯,有甲级,有乙级,有丙级,皆参与过南京大屠杀。  初一听,感觉特别愤怒,这不是犯罪行为吗?怎么能在寺庙里发生?牌位存在竟长达四年之久?  给大家讲个小故事。  某年,我和朋友去山西某相府游玩,看完相府后,朋友说顺带看看对面的名寺,我陪着他进去了,并且还在门口的厢房各自抽了支签,这个过程全是免费的。  抽完之后,我看了签上那几句话,尽管和尚不高兴,我还是出
2022-07-23 作者:孙锡良 互动:577

​专业是如何热死的?

  十多年来,每到夏季,都要与大量考生或家长接触,有些思潮没办法改变,但值得回顾与总结。  专业的冷热变化,既与大学的专业设置灵活性不够有关,也与国人的短视性有关。往根里讲,是受市场经济金钱至上的观念影响,从表面看,它就是人们的事业观已经发生了转变。  在谈专业问题之前,我想讲讲前不久跟学生家长的简短对话。  家长:“我家孩子能上你们学校的计算机或电子专业吗?”
2022-07-22 作者:孙锡良 互动:171

俄罗斯算1极还是0.5极?

  苏联,曾经的红色帝国,综合实力非常强大,足可以与美国分庭抗礼,一个主导着社会主义阵营,一个主导着资本主义阵营,一个有“华沙“,一个有”北约“。  1991年,红场巨变,红旗倒下,曾经创造了无数奇迹的人类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发生了脆性崩裂,二战后的世界格局发生了惊天大变局,两极世界瞬间只剩一极。  冷战,并不受世界欢迎,苏联的瓦解,大家以为世界将会进入一个更加和
2022-07-19 作者:孙锡良 互动:204

清北仍是国人的情感寄托

清北仍是国人的情感寄托  暑期,既是毕业季,又是升学季,清华和北大总要成为中国教育的中心话题,因为中国最好的人才会一年一年地往这两个蓄水池里流。  大学的预算,也是年近的热点话题,清华年度预算达到三百多亿,而湖南的985学校就几十个亿,且招生规模要大得多,单人预算差了近十倍,湖南的211高校则只有十来个亿,相差几十倍。  有人看着不舒服,认为级差太大。  我个人对这种差距持理性
2022-07-17 作者:孙锡良 互动:217

孙锡良:坏人还在路上

坏人还在路上  最近,有一则大事发生,刷圈的现象又再次出现。  有位朋友,当过兵,有些激情,看到新闻后,就跟我讲:“老孙,你帮我写副对联吧,自己的◊◊下水,我得庆祝庆祝。”  我拒绝了他,一是写对联本不是我的特长,再则我根本就没有喜悦之情,决没有唱歌的好情绪。  昨天,今天,我都看到了唐山四个被殴女孩的传言,有说死一个的,有说死三个的,有说已经全死的。不管是真相还是谣
2022-06-19 作者:孙锡良 互动:826

孙锡良:“红码”如何变成了“恐码”?

  中部某市将维权储户及家属赋红码一事闹得很凶,该市给出一个连自己不都相信的谎言理由。看了之后,我失去了评论它的兴趣,感觉这帮人已经失了底线。  然而,回避热点事件真的解决不了问题,昨日,又曝出该市给多个小区正常维权的业主赋红码。  可怕的局面还是出现了,不想看到的局面还是出现了。红码,本是中国成功抗疫的一个过程标识,现却被无边界的地方部门赋成了治理工具,令人恐惧!  
2022-06-16 作者:孙锡良 互动:271
1 2 3 4 5 6 7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