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100 篇文章

张承志:《诗与游击队的谶语》

  “追求联合,不怕孤立 ”  (連帯を求め、孤立を恐れず)  ——我们仍然坚持规避政治,坚持文学的取道。  我们仍然坚持清算殖民主义,发掘古典的文化与道德。我们仍然唯一只以人道为标准,蔑视种种附庸帝国强权的理论话语。是的,包括概念和话语也不选择他们的那一套。道不同者,尽可离开。像真正的左翼先驱一样:追求联合,不怕孤立 。  (张承志,2020.5.14)  
2020-05-16 作者:张承志 互动:24

张承志 | 边境上的托尔斯泰

  保马编者按  保马今日推送张承志老师《边境上的托尔斯泰》一文,以张承志老师一贯的开阔浩荡视野观照北亚大地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以国际主义为线索,串起喀山、克里米亚、圣彼得堡等地图上的珠玉。从克里米亚塔塔尔人面对历史重负沉默的承担,到托尔斯泰如何跳脱出国家至上的陷阱,进而反思俄国境内存在的对内民族压迫与对外殖民扩张的罪恶,再至“被遗忘的” 苏尔坦&bu
2020-05-14 作者:张承志 互动:36

张承志:《大河三景》

  大河三景  张承志  半生的愿望,就是在不同的地点,接近黄河。  因为后来终于明白了:所谓的顺河而下,其实不可能也没意思。最要紧的,是和河岸的人发生深刻的关系。当我对这个道理还是懵懂半解——我就一次次向它靠拢过去。  也许,能说潜入了的地点,最终积攒了两三处?但是更多的,只是接近,抵达河岸。  到过的黄河地点,数数已经不少。只算河上的峡,就有扎西嘎峡、龙羊

2019-07-13 作者:张承志 互动:51

张承志:《从“蟹工船今日丸”写给他》

从“蟹工船今日丸”写给他张承志  作家小林多喜二重新被日本人忆起,小说《蟹工船》重新被年轻人阅读——对这个醒目现象的认识,是那2010年在明治学院大学讲演《四十年的初衷不敢忘》之后。讲演次日,每日新闻记者铃木英生的谦让令我惊奇,可能是我谈到烧身自杀的桧森孝雄时说得激动,他流了眼泪。  让我更惊奇的,是小说《蟹工船》的再次畅销居然是由他推动的。在

2019-01-03 作者:张承志 互动:17

张承志:《聋子的耳朵》

  也不知怎么回事,就留意起戈雅来了。  最初是因为这位西班牙画家的一张斗牛画。  那天在一个人的家里靠着书架浏览,戈雅的这幅画吸引了我。他描绘了一个被反复美化的斗牛的尴尬场面:牛已经挑翻了几匹马,斗牛士吓得缩在后面,等着长矛手迎战。但是那战战兢兢的长矛手挺矛不刺,他的马死撑着腿呆若木鸡,不肯上前。  为了找这幅画,我才发觉了戈雅其实画了一大批斗牛题材。他画的大多
2018-11-25 作者:张承志 互动:64

张承志:《烈士的谦卑》

  不,这里没有壮怀激烈。  没有一声重音响。  在撕心裂肺的故事终于结束,在人心已经疲惫得快要再坚持不了一瞬的时候,耳际传来了一个声音。它如游丝,恍惚飘拂,又那么沉重。它远在彼岸,但牵扯着我,一霎间,仿佛离地升空,肉体像是融化着。  不,我不愿翻译它。我初次意识到,翻译也许还是一种庸俗化的过程。我不愿它被难以规避的俗语覆盖,我不愿那一丝纯净被玷污。  这只是一个对空寂和
2018-11-14 作者:张承志 互动:63

张承志:《歌手和游击队员一样》

歌手和游击队员一样张承志  和许多同龄人一样,我的往昔岁月也点缀着一串歌。  但不同的是,在我的音乐履历上,先是染上了异族胡语的歌曲底色,然后又添上了与一些职业歌手结交的故事。甚至有时想入非非,独自阑入白虎堂,幻想过自己也写词谱曲怀抱吉他、投入宣泄的深渊。  ①  至今时而被一股异样的情绪攫住,控制不住作歌的冲动。在这本散文集里辑入的《恋阙与胡琴》、《Alder-tai
2018-10-16 作者:张承志 互动:25

张承志:《英特纳雄纳尔一定要实现》

  1  不知远在多久之前,我就听说了“朝觐”一词。再过了不知多久之后,这个词临近了,它和许多的朝觐者(哈知)一起,出现在我的四周。我知道了穆斯林一生一度要尽力抵达麦加圣地,至于这样做的意义,我却一直没有深究。  后来三十多年风尘坎坷,我走遍了大西北的莽莽荒山,深入浅出,观察结交了数不清的村落门派百姓农民。时不时曾听见哈知一词滑过耳边,又随即倏忽消失了。在那时
2018-09-03 作者:张承志 互动:87

张承志:《大地的诗》

  中国印象  不,没有什么。我从来没有说过一次“我孤独”。  我只是安宁、稳重、沉默。在草莽和荒凉的荆棘丛里的山坳里,我从无言中获得了一次升华。  这升华价值千金。我默默地任人说“它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我默默地任人说“它是一位如钢的好汉”。我默默地任人说“它曾挟着雷电划过长空”。我默默地任人说“它正潜伏忍
2018-08-22 作者:张承志 互动:42

《游击时代》——于美英法对叙利亚的灭绝升级之际

  再发按语:  在美英法三强盗悍然扩大对叙利亚的侵略、而全世界人民两手空空束手无策的此时此刻,每个有良心的人都在想:怎么会有这样黑暗的时代!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世界!  他们究竟要干什么?他们的中东毁灭战争要继续到哪一步?他们想把世界拉到哪里去?  ——在中国人的冷漠旁观中,在知识分子的无休争论中,无辜的鲜血正一刻不停地流!  我们两手空空。嘴巴被剥夺了
2018-04-15 作者:张承志 互动:51

张承志:革命的世纪结束了,我仍然喜欢《芒比》

1 这篇小文涉及3个西班牙语单词。第3个词,在四十年多前曾奇怪地进入过我们的生活。那是插队的后期,返城的开头。散在各地的同学重聚北京,串门聊天,无拘无束,胡乱地寻些歌唱。在版本众多的知青歌集中有一首,题目是《芒比》,它就是那第3个词。不消说那时候不可能添上洋文注音,我连它是什么语都不知道。可那年头的事情不像现今:怪怪的它翻译得朗朗上口,有地名还有年号。而且,后来我才知道:连一
2017-04-24 作者:张承志 互动:56

张承志:五十年再读白求恩

  <1> 一瞥的照片  不久前到一个朋友家去玩,见到一张罕见的白求恩照片。  我大吃一惊。一句话立即浮上心头:“去年春上在延安&hellip;&hellip;”  它就拍摄于延安。一方空间,居然赫然印着白求恩和毛泽东在一起的画面。似乎在观剧,他们各自注视,神情专注&hellip;&hellip;  八十年前的拍摄条件,八十年的时光洇浸,使这幅百年一霎的照片模糊洇漶——但毕竟唯
2017-04-23 作者:张承志 互动:219

张承志:《鲁迅路口》

  1   今年又一次去了绍兴。该看的上一次早已看过,若有所思的心里有些寂寞。城市正在粉刷装修;拆掉刚盖好的大楼,改成黑白的绍兴色。可能是由于天气的原因吧,这一回头顶着万里晴空,总觉景色不合书里的气氛。在鲁迅故居门口,车水马龙根本不理睬远路的游客;滔滔河水般的群众之流,擦着制作的假乌篷船一涌而过。我犹豫着,最后决定不再买票进去。  与其说是来再一次瞻仰遗迹,不如说是
2017-04-21 作者:张承志 互动:91

张承志:看那匹苍白的马——美苏文化冷战的一个隐喻

  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人读书,对外国文学开卷有益。在一个短暂的时期里,我也时而读些翻译小说,意在呼吸些舶来的新鲜空气。读过什么忘得光光,唯独记得在上海一个翻译杂志(或许是译林?)上读过的一个故事,准确些说是一个印象,被我下意识地记忆了二十年。  细节早已漫漶不清。但其中描写了一个国际势力组织各种人才、分工合作,拼凑出一部世纪文学名著的故事——使我不能忘怀。

2016-07-01 作者:张承志 互动:38

张承志:芒比

  1  这篇小文涉及3个西班牙语单词。  第3个词,在四十年多前曾奇怪地进入过我们的生活。  那是插队的后期,返城的开头。散在各地的同学重聚北京,串门聊天,无拘无束,胡乱地寻些歌唱。在版本众多的知青歌集中有一首,题目是《芒比》,它就是那第3个词。  不消说那时候不可能添上洋文注音,我连它是什么语都不知道。可那年头的事情不像现今:怪怪的它翻译得朗朗上口,有地名还有年号。而

2016-05-20 作者:张承志 互动:38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