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183 篇文章

资本操控媒体导致反智主义盛行

  近年来,资本无序扩张在各领域均表现突出,文化领域同样出现乱象。当前,在中央将“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作为重要目标,并加大规范文化市场的背景下,梳理和总结资本无序倡导的价值体系,以及资本控制媒体的危害性,显得尤为必要。  资本倡导的价值观带有反智主义倾向  在经济全球化深度发展的今天,资本力量日趋成为跨国界流动的隐形帝国。西方国家原本就是垄断资本控制一切,而

2021-11-27 作者:田文林 互动:139

西方对中东的意识形态渗透及其深远影响

  一、意识形态渗透是西方维护霸权的重要方式  西方大国谋求霸权历来是军事扩张、经济掠夺、意识形态渗透“三位一体”。相比于武力征服和经济控制,意识形态渗透隐蔽且威力强大。如果说军事霸权目的是攫取他国领土、迫使他国屈从,经济扩张是最大限度攫取他国资源和财富,思想渗透就是着眼于控制、摧毁非西方的价值观和灵魂,最终目的是通过文化渗透和价值观输出,摧
2021-08-20 作者:田文林 互动:46

衰朽与动荡∶ "阿拉伯之春"十周年反思

  【内容提要:"阿拉伯之春"十年来,阿拉伯国家总体处境呈现出悲剧性演变的趋势。一方面,民主转型导致政治衰朽。中东剧变前,中东国家原来的威权政体尚能维持政局稳定、提供公共产品,但民主转型导致相关国家中央政府权威弱化,最终不得不实行"再集权化",更多国家则面临"回不到过去,看不到未来"的困难处境。另一方面,经济发展每况愈下。经济停滞和民生困难原本是导致中东剧变的主要原因,但"
2021-04-21 作者:田文林 互动:36

田文林:“颜色革命”不是捕风捉影——读《阿拉伯“革命”隐藏的另一面》有感

  正像健康是个人生存的前提,平安是家庭幸福的前提,稳定和安全也是国家繁荣的前提。国家的安全与和平犹如空气与阳光,其存在时丝毫不觉,一旦失去才倍感重要和珍贵。虽然道理很简单,但认识到这点并不容易。很多人能够理解“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表象联系,却认识不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隐性因果。“颜色革命”恰好属于后者。因此,但凡有人提醒要
2020-06-06 作者:田文林 互动:76

田文林:从“颜色革命”到“混合战争”— —叙利亚危机再评估

  叙利亚位于地中海东岸,自古就是东西方交通的十字路口,首都大马士革有“人间花园” “地上天堂”的美誉。叙利亚至今保持政治经济独立,正因为不肯臣服西方国家,叙利亚长期遭受西方国家孤立和制裁。2011年“阿拉伯之春”发生后,西方国家乘机在叙利亚策动“代理人战争”,使叙利亚陷入惨烈而血腥的漫长内战。一、更迭叙利亚政权符合美国的既
2020-05-23 作者:田文林 互动:66

田文林:美国对埃及的“和平演变”及其负面影响

  近年来,“颜色革命”日渐成为威胁第三世界政权安全的最大动荡源。如果从冷战时代算起,带有“颜色革命”色彩的政权更替事件数不胜数。据统计,数十年来,美国中情局至少推翻或试图推翻超过50个外国政府(中情局只承认干了7起)。另有统计表明,1946-2000年间,美国曾81次试图对45个国家的选举施加影响,借以实现政权更替。20世纪90年初的苏东剧变,以及21世纪初格鲁吉亚
2020-05-20 作者:田文林 互动:39

田文林:大危机时刻凸显野性资本的无情与无能

  当前新冠疫情既是人类面临的空前灾难,也是考验各国治理水平和极限生存能力的“全球通考”。在抗疫斗争中,以往被很多人奉若神明的欧美国家,其政治制度、经济结构、治理理念的短板和缺陷暴露无遗。西方国家应对危机的能力羸弱至此,很大程度上正是资本力量的野蛮生长的结果。  资本既是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组成要素,也是随时可能反噬人类社会的异己力量。这是由资本的本
2020-04-16 作者:田文林 互动:110

田文林 | 伊朗在疫情与制裁的夹缝中彰显韧性

  当前新冠疫情蔓延至整个世界。其中,伊朗是中东地区疫情最严峻的国家。尽管这些年伊朗一直遭受美国“极限施压”,但是在当前面临疫情对极限生存能力和国家治理能力的考验时,伊朗的表现可圈可点。这也从侧面表明,伊朗政府的执政理念和政治体制,远比很多人想象的要好得多。    伊朗成为中东新冠疫情“重灾区”的原因   伊朗是中东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2020-04-13 作者:田文林 互动:35

田文林:苏莱曼尼身亡,美国恐已无法从中东全身而退

  1月4日,在伊拉克巴格达,哀悼者举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的画像参加送葬活动。来源:新华社  2020年新年伊始,中东地区便发生重大“黑天鹅事件”:伊朗精锐部队“圣城旅”最高指挥官苏莱曼尼被美国用无人机击杀。这一重大事件无异于捅了马蜂窝,不仅令美伊对抗急剧升级,也使中东局势骤然复杂。美伊对抗正螺旋
2020-01-08 作者:田文林 互动:36

田文林:国家发展不能忽视学术祛魅

  当前,中国发展处于船到中流浪更急的关键期,机遇前所未有,挑战也前所未有。国家间竞争实际是国家战略的竞争,战略竞争又是战略境界和价值观的竞争。高超的战略水平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源于对实践经验的提炼总结,也有赖于学术研究的理论指引。中国要想可持续发展,必须扶正祛邪,批判和清算那些似是而非的伪命题。西方学术话语暗含意识形态陷阱  表面看,学理性研究只是象牙塔里的自娱自
2019-12-19 作者:田文林 互动:68

田文林: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引子  近代以来, 在西方国家观的长期渗透和冲击下, 伊斯兰世界被动地进行“自我改造”。具体地说, 这种“观念改造”体现为依次递进的三大方面:西方国家先是用“一族一国”的国家观, 瓦解了伊斯兰世界维系数个世纪的多民族共存的帝国体系;继而用“主权国家观”瓦解中东国家刚刚建立起来的“民族国家观”;最后, 西方国
2019-12-13 作者:田文林 互动:68

田文林:中东去除病根才能摆脱困境

  近期以来,埃及、伊拉克、黎巴嫩等中东国家相继发生大规模民众抗议。尽管引发抗议的导火索不尽相同,但总体看,因西方干涉所导致的发展滞后是中东国家政局不稳的最大症结。  首先,中东发展滞后的内因是历史上过于热衷与西方自由主义“接轨”。当年奥斯曼帝国纳入国际分工体系时,正值欧洲列强完成工业化之际,伊斯兰世界没有意识到看似公平的全球化暗含的不平等性和残酷性
2019-11-02 作者:田文林 互动:49

田文林:从非暴力抗议到“代理人战争”,微型世界大战摧毁叙利亚

  叙利亚原本是中东地区强国,政局稳定,民众安居乐业,但由于该国不肯臣服西方,便长期遭受孤立和制裁。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西方乘机在叙利亚策动“代理人战争”,使其陷入惨烈而血腥的漫长内战。  冷战期间,欧美就多次图谋颠覆叙利亚政权。1947-1948年,美国中情局支持右翼势力,试图影响当年的叙利亚选举;1949年3月,中情局资助并直接卷入叙利亚政变;1956年,中情局
2019-09-15 作者:田文林 互动:32

田文林|西方大国操纵"颜色革命"的心态与手法

    图为2011年3月9日,一名利比亚反对派士兵正在利比亚拉斯拉努夫放哨,远处正发生一起爆炸。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原编者按  近来,暴力乱港事件严重危害了香港自身的繁荣与稳定,引发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值得高度警惕的是,从2014年的所谓“占中”到今天的暴力乱港,都是以激进的所谓“街头抗争”来冲击政府机构、长期堵塞交通要道,胁迫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妄
2019-09-12 作者:田文林 互动:42

田文林:颜色革命之祸——内战八年和平无望 利比亚坠失序深渊

  图:受西方支持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今年5月与“国民军”交战 法新社  利比亚地缘与能源位置均很重要。1969年卡扎菲领导的“自由军官组织”政变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起现代利比亚,并将该国建成非洲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国家。在2011年利比亚陷入动荡,西方乘机武力干涉,推翻执政42年的卡扎菲政权,利比亚由此从天堂坠落地狱。一、“以压促
2019-09-11 作者:田文林 互动:47
1 2 3 4 5 6 7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