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38 篇文章

究竟谁在倒退、走“回头路”

  “倒退”、走“回头路”问题是个大问题,方向性问题。  长期以来,谁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经济理论,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公有制,反对私有化,谁就被“经济公知”污蔑为“倒退”“走回头路”,他们自己拼命鼓吹新自由主义、搞私有制、资本主义,反倒不是“倒退”、“走回头路”,这在社会主义中国,正常吗?  那么,究竟什
2022-10-11 作者:祁建平 互动:138

疫情防控应抓“要害”

  打蛇打七寸,做事抓要害。抓住要害,事半功倍,相反,则事倍功半。  疫情防控的要害是什么?就是严查重处核酸检测机构及其背后资本势力的兴风作浪。  石家庄一核酸检测公司故意隐瞒阳性样本一案,起码让我们明白两点:  一是疫情之所以反反复复,根子在包括核酸检测机构在内的靠疫情大发横财的资本势力兴风作浪。  二是疫情防控,不控制核酸检测机构及其背后的资本势力,疫情就永远会反
2022-09-29 作者:祁建平 互动:68

贾浅浅可以成为中国作协会员,但必须满足一个前提

  当一些人还在为贾浅浅能否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为贾浅浅的“诗”厚颜无耻地百般辩解的时候,9月1日,人民网刊发了一条消息:“人民为中心 文艺攀高峰——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80周年主题展”在京开幕。这无疑是一条好消息,好就好在重申了“文艺为谁”的这个原则问题,这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用心用情
2022-09-02 作者:祁建平 互动:40

中国经济领域的“奇葩”景象

  今天中国的经济领域,出现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奇葩”景象。说它“奇葩”,是因为这些景象大多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而且这两个方面经常“打架”,给人一种要么自相矛盾、南辕北辙,要么越渴越吃盐的感觉。粗略梳理一下,就梳理出十种“奇葩”:  一方面宣传“乡村振兴”,另一方面鼓励农民进城买房;  一方面是炸楼、烂尾楼,另一方
2022-08-31 作者:祁建平 互动:251

司马南的声音

  四十多年来,我们在追求物质享受中失去了什么?是正义和良知;  四十多年来,全国上下在歌舞升平中失去了什么;是骨气和血性。  在万马齐喑中,全国人民终于听到了一个勇敢的声音。这个声音,敢于挑战以联想为代表的利益集团和资本邪恶势力,撕开侵吞国有资产流失的黑幕;敢于揭露和批判以莫言为代表的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文艺官僚集团,张扬文艺必须走为人民服务的正确道路;敢于为背
2022-08-24 作者:祁建平 互动:90

用党性检验检验莫言这类人

  共产党员,要讲党性,不管什么人都应如此。  莫言是一个共产党员,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共产党员。毫无疑问,他们都应当讲党性,讲原则。然而时至今日,仍有一帮人百般为莫言们辩解。我倒要问问,无论你们如何巧舌如簧,能否定莫言不是一个共产党员吗?能否定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是共产党员吗?  既然是一个共产党员,甚至是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当然应当用党性检验检验莫言这类人。检验的结果是什么呢
2022-08-16 作者:祁建平 互动:139

两个“三十年”对比,要看对比的目的是什么

  吃苦耐劳本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如果把这个优良传统给否定了,中华民族还会有未来吗?  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嘲讽、挖苦、甚至谩骂先辈的“穷”和“苦”的。凡是这样做的,恐怕会让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瞧不起。你见过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法国人乃至其他民族,会嘲笑自己的先辈没有这个、没有那个吗?这种现象,唯独出现在四十多年来的中国,不觉得奇怪吗?  一个社
2022-08-02 作者:祁建平 互动:276

为什么有些人不愿意站在人民群众一边

  继河南村镇银行后,业主“停贷”又成为一大热点。  表面看上去,这两个问题没有什么关联,但它们的本质却是一样的,都集中反映了“资本”与人民群众的对抗性矛盾,只不过前者表现为资本对人民的掠夺,后者表现为人民对资本掠夺和剥削的反抗而已。  在这个对立的矛盾面前,作为执政党和执政党领导的政府,是站在广大人民群众一边,为广大人民群众撑腰做主,还是站在&ldq
2022-07-18 作者:祁建平 互动:74

由“防空警报”想到“文化入侵”

  “七七事变”之日,全国各大城市都响起了防空警报。  这一警报,警醒的不应当只是国防意识,更应当包括遭“文化侵略”的忧患。  世界上有两种侵略,一种是通过军事手段,占领别国的领土,掠夺别国资源,奴役别国的人民;另一种是通过文化输入,从思想上、精神上奴化他国人民,俘获它国人民的灵魂。我们今天虽然没有遭到西方国家的武装侵略,但是一些国人的思想和灵魂,很大
2022-07-08 作者:祁建平 互动:117

人民不是傻子

  人民不是傻子  毒教材事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然而全国人民没有等到一个像样的结果。  显然,教育部当时信誓旦旦的所谓“彻查”,只不过是虚晃一枪。他们的目的,就是“拖下去”,以为“拖”过了这波风头,就平安大吉了。  这种掩耳盗铃般的做法非教育部所独有,恐怕许多负有公共管理责任的机关都信奉这个东西,总是过高估计了自己,把人民当傻子,以为风
2022-07-05 作者:祁建平 互动:247

也谈“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中国共产党迎来了她的101周岁的生日。  在这样一个日子里,我们需要思考,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究竟是什么,借用《人民日报》最近发表的“什么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干什么”一文中的说法,就是思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  中国共产党“从哪里来”,答案是:从工人阶级中来,从农民阶级中来;中国共产党“往哪里去”,答案是:社会主
2022-07-01 作者:祁建平 互动:496

唯物辩证地看待当前经济问题

  “稳”经济,无疑是当前重中之重。  问题是如何“稳”,靠什么“稳”?是靠主观愿望拍脑袋式地“稳”,还是按照经济发展的客观实际和内在逻辑“稳”,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思路。我们坚决反对前者而拥护后者,因为前者是唯心主义的,后者是辩证唯物主义的。从唯心主义出发找出路,不仅不能“稳”住经济,相反很大程度上会造成更
2022-05-31 作者:祁建平 互动:237

拷问“毒教材”

  今年的“六一”儿童节,是在一片阴霾中到来的。  之所以如此,就在于在“六一”前夕,暴露出“毒教材”事件,这一事件引起全民公愤,目前还在持续发酵。  对于“毒教材”的危害,各方已经谈的很多,不再赘述。这里需要拷问的是,我们的意识形态阵地为什么会屡屡失守?  拷问一:意识形态责任制问题。远的不说,近年来,按照中央要求,各级党委都建立了

2022-05-31 作者:祁建平 互动:627

批判“经济公知”

  “文化公知”现在已经是过街老鼠了,但是“经济公知”却至今仍然十分猖獗,甚至主导着中国的经济话语权。“文化公知”的危害人们已经认识到了,而“经济公知”的危害不仅没有引起重视,得不到批判,相反却大行其道。  什么是“经济公知”?一句话,就是信奉西方经济理论,特别是把西方经济自由主义那套东西作为圭臬,在中国大肆推行私有
2022-05-25 作者:祁建平 互动:406

来一次新的“劳动解放”

  在新中国成立73年的今天,中国人民面临的任务似乎又回到了1949年。  1949年,中国人民从几千年来被压迫、被剥削的苦难中解放了出来,翻身成为新中国的主人。今天的中国人民,面临着从私有化和雇佣劳动中重新解放出来的历史任务。只有实现了这个历史任务,才能重新成为国家的主人。  改革开放,尤其是国有企业大量私有化以来,每年的“五一”劳动节,照例还有“五一&rdqu
2022-05-14 作者:祁建平 互动:250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