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章

40 篇文章

张树华:党组织应及时消毒和过滤

  根据党组织部门公布的党员统计数据,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中共新发展党员的速度势头递增,平均每年新党员数量超过200万人。目前,全国有党员总数8600多万,毋庸置疑,中共已经是全世界党员数量最大的政党。  如此庞大的党员队伍怎样管理,如何做到党员数量与质量相统一,如何优化党员队伍结构,各级组织保持怎样合理的数量规模,如何更好地发挥党员和党组织的先锋模范作用,如何建立动态的党员退
2014-06-13 作者:张树华 互动:24

张树华:民主化幻影与乌克兰泥潭

  在俄语中,乌克兰一词的意思为“在边缘”、“边沿地带”。长期以来,乌克兰人曾为此忿忿不平。1990年前后,戈尔巴乔夫发动的政治民主化改革陷入困境,统一的苏联国家岌岌可危。正是乌克兰率先打出“独立”、“主权”的旗号。1990年前后,原苏共乌克兰共和国克拉夫丘克“第一书记同志”,摇身一变,成了乌克兰共和国“总统先生&rd
2014-02-26 作者:张树华 互动:11

张树华:自信地审视西方模式、推动国际政治议程的转向

  2013年10月30日至31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和中联部联合举办了第四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主题是“世界社会主义和左翼思潮的现状及发展趋势”。来自18个国家的近120位代表参会,畅谈中国梦与世界社会主义。  独家网受邀采访,并全程记录了此次会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张树华同志作了题为,《自信地审视西方模式、推动国际政治议程的转向》
2013-11-23 作者:张树华 互动:2

第四届社会主义论坛:张树华发言

 一 2013年:国际格局变化与新东方的崛起  2013年,世界历史出现一个重要转折点。德国《世界报》年初刊文指出,到2013年,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总量将首次降至世界经济总量的一半。德国《文学和社会的批评》杂志推出题为“西方黄金时代已去”的文章。历史上西方世界是相对于亚洲、中东和非洲等地的概念,不仅是一种发达经济和生活的象征,也代表着一种政治和经济模式。但201
2013-11-11 作者:张树华 互动:10

张树华:俄罗斯向何处去:衰落、转型与重生

20多年前,戈尔巴乔夫推行的“民主化”和外交“新思维”最终导致了苏共垮台和苏联解体。苏联之后的俄罗斯,不仅失去了全球性“超级大国”和社会主义阵营“首领”的地位,而且被西方大国视为“冷战”后失败的国家。直到2000年前后,普京掌管俄罗斯,逐渐在国际事务中俄罗斯重新树立了政治大国、军事强国和能源大国的形象。

然而,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重创了俄罗斯。俄罗斯社会和政治精英在有关“国家定位和发展道路”等问题上举棋不定,在“民主观、历史观和价值观”等问题上各持己见。面对制度性的缺欠和社会中显见或隐含的各种危险,俄罗斯如何实现现代化?通过什么途径实现现代化,实现什么样的现代化?等等,俄罗斯又一次步入道路选择的十字路口。

2013-10-15 作者:张树华 互动:20

冷战后国际“民主化”的经验与教训

与国外情形相近似,在国内,民主之于国内思想理论界既熟悉、又混乱,到底什么是民主?如何发展和实现民主?什么是正确的民主发展观?西方某些国家强行推销的“民主化”暗含哪些危险?提出哪些思想挑战?这些都需要我们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方法来分析、来回答。

2013-06-18 作者:张树华 互动:6

党建:俄罗斯为何打响“历史保卫战”

  对前苏联的“挖根”、“掘墓”,割裂、否定历史,使俄罗斯痛感民族精神的丧失。普京说,俄罗斯应该保留自己民族精神的特点,俄罗斯民族不能迷失自己。  2013年5月9日,在庆祝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阅兵式上,俄罗斯总统普京讲话强调要传承俄罗斯精神。这和普京不久前恢复劳动英雄称号以及再次要求对青少年进行国家历史教育一样,普京回望历史再次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
2013-05-30 作者:张树华 互动:27

从苏共精英到俄罗斯权贵——俄罗斯政治精英蜕变“陷阱”

20多年前,一场由戈尔巴乔夫发起的“改革”运动引发了苏联社会的剧变,结果导致苏共垮台、苏联解体,原有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被抛弃,社会改变了方向,政权改变了颜色,其影响犹如改朝换代一般。20多年过去了,革命的硝烟渐渐散去,俄罗斯民主选举层出不穷,政权更迭不断,新老政治精英交替登场,然而官场生态难改,政权生态依旧。不仅西式民主法治没有实现,苏联时期政治的效率和秩序也已丧失殆尽,于是形成了一种奇怪的“非东方、非西方”、“非资、非社”的政治生态。

据一些研究俄罗斯精英问题的专家测算,苏联时期联盟和地方两级的权贵阶层约75万人,若加上他们的亲属,则有大约300万人,占居民总数的1.5%。

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大搞政治改组和干部撤换。在其带领下,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的苏联社会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官僚机关”、反“阻碍机制”的改革浪潮。原苏联政治精英集团四分五裂,纷纷自寻出路。然而人们看到的只是一部分较为“激进”的精英夺取了另一部分较为“保守”的精英手中的权力。或者说是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精英排挤了老精英。与权力更替相比,意识形态、政权形式显得并不重要,不过是手段而已。

一份被广泛引用的俄罗斯科学院的调查材料显示,新的精英中,“前朝遗老”的比例竟超过了70%。而在俄罗斯地方政权中,保留下来的旧时精英比例就更高,约占80%以上。1992年底的一项对地方领导人的调查也表明,民主浪潮对苏共地方党委书记们并没有多大的冲击。

与过去相比,当今俄罗斯政坛的开放性、流动性都有了增强。但是,精英阶层外表的光鲜依旧遮不住内部生态的恶化与蜕变。俄罗斯10年的市场化进程为权力演化成资本提供了良好的机会。市场化、民主化不仅并未给原苏共官员和管理层带来灭顶之灾,相反他们却利用手中的资源获得了新生。厂长经理们变成了“红色资本家”,“共青团干部”则早已成为金融资本的代表人物。

2013-02-25 作者:张树华 互动:96

张树华:俄罗斯经济私有化的后果及教训

  20世纪七八十年代,苏联社会出现危机。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继任苏共中央总书记,先后打出了“民主化、公开性、改革与新思维”等口号,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搞乱了苏联社会、搞垮了苏联经济、瓦解了东欧社会主义阵营。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一职,这也意味着统一的苏联国家不复存在。以叶利钦为代表的激进自由派掌握了俄罗斯的国家大权。1992年开始,国家解

2012-10-30 作者:张树华 互动:4

张树华:牢记俄罗斯私有化的教训

私有化没有带来经济发展和企业效益迅速提高,相反却引发财产争夺战,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一些工业部门衰落、经济衰退。私有化后,俄罗斯航空制造业生产能力只有原来的12%-15%。俄罗斯有色金属业基本被外国籍的俄罗斯私人控制。1996年俄罗斯经济损失相当于苏联在二战中的损失的2.5倍。“公平分配社会财产”迷雾渐渐散去,俄罗斯老百姓发现,身边少数人一夜暴富。俄罗斯2/3居民对私有化结果持否定态度。一些资深社会学家认为,在这场以“私有化券”为赌注的赌局中,大多数百姓是输家,普通人“当家作主”情况更少,真正的赢家是原
2012-05-11 作者:张树华 互动:7

俄罗斯国企私有化的灾难

2012-02-23 作者:张树华 互动:137

张树华:中国要善于“驾驭民主化”

2011-12-02 作者:张树华 互动:16

张树华:认识民主 谨防陷入七大误区

2011-11-07 作者:张树华 互动:142

对撒切尔夫人1991年在美国休斯敦演讲的查证

2010-12-10 作者:张树华 互动:232
1 2 3